ABYSS PARADISE - 第五章:寂寞的......她是誰?(5)

2022/08/22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ABYSS PARADISE》
  第五章:寂寞的......她是誰?(5)
  一路踏過幾面濺上新鮮血液的鏡子,濃厚的血腥味撲面而來,地上零亂掉落的人類殘肢衝擊視線,大面積的血液掩蓋了布料原本的色澤,僅剩下一小塊橘色的邊角,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
  「Katiea,你看到了多少?」Pamela知曉現在Katiea的心情並不好,正常情況下不去招惹Katiea才是明智之舉,但事關這次遊樂場的遊玩成功人數,在一切尚未明朗之際,任何線索都不能放過。
  更何況是這種關於新遊客們過往的資訊。
  「就兩個,粉色蛋糕裙一直低頭哭泣的長髮女孩兒,還有那個穿草莓印花裙罵你的傻子。」雙手在殘渣碎肉中挑挑揀揀,纖長的手指拎出一小塊東西:「喲,竟然還有剩餘的心臟,這次的遊樂場小姐不行啊。」Katiea翹起唇角,伴隨嫌棄的笑容將心臟碎片塞進了Pamela懷裡。
  「幹嘛給我這個?」Pamela先是一愣,而後迅速反應過來Katiea的用意:「都說好幾次了,我的享用可不是什麼髒東西都吃,Katiea你真把我這當垃圾回收站啊?」Pamela厭惡地伸出兩根手指把那塊心臟碎片拎起扔了出去。
  「你也遇到了對嗎?Pamela?」一看Pamela的這個狀態,Katiea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有在遇到那個叫Lichute的傢伙時,Pamela的語氣才會像是炸藥般一點就炸。
  「不止,還有之前跟你們提到的那個幻夢遊樂場,Lichute自甘墮落成了遊樂場小姐。」Pamela冷笑,眸底帶著化不開的輕蔑、噁心,他們這群遊客是樂園中的異類,被樂園的意志、樂園主及遊樂場小姐憎惡著,恨不得殺之而後快。
  可成為樂園中的遊樂場小姐難道又是什麼好事嗎?拋棄了人類遊客的身份,也拋棄掉脆弱的身體,將靈魂獻給樂園,成為了殘害過去的同胞的怪物,以遊客的血肉為食,思想被佔據,自我被遊樂場規則扭曲蠶食,既非人,更非鬼。
  僅是一個令人作嘔的怪物。
  「所以呢?你殺了他嗎?」Katiea無聊地用腳尖點點地板,霧面的鏡子上濺著零星血跡,是半乾涸的紅褐色,有些暗色的血珠還未完全凝固,就被Katiea手上扇子的扇柄胡亂劃開了。
  「收一收你那想看戲的心思,Katiea。」Pamela搖搖頭:「殺了Lichute事情並不會有所改變,過去的已經過去了,身為人的Lichute被我永遠拋棄在那個名為Sasilayana的家的遊樂場,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而成為怪物的Lichute並非我該終結的那人,Katiea,我分得清。」。
  「但是Pamela。」Katiea正欲開口,下一秒,一根修長的食指伸過來堵住他的唇,Katiea順勢纏住那根手指,滑膩的舌頭觸感並不好受,可Pamela卻面無表情地,眼裡神色未動搖半分。
  「嘁,不好玩。」Pamela的反應在Katiea的意料之外,但仔細一想,卻也在情理之中,距離Lichute那件事已經過去三年了,若Pamela三年的時光都無法走出,那麼,Pamela也不配被稱為Destiny的Pamela了,更遑論是持有遊玩榜上的享用之名。
  廢物,就該待在屬於廢物的地方。
  假使走不出來,那麼不如死在他們Destiny的手下,面對無能的友人,Destiny自然會手段溫柔些。

  「我沒有見到任何人,這個是第一個。」趕在Katiea做出其他更過分的舉動之前,Pamela搶先說出Katiea想要得到的資訊。
  「一個都沒有?Pamela,你好沒用啊。」見Katiea用那種看廢物的目光看著自己,Pamela揉揉眉心,強壓下心中升騰起的不快:「別鬧,Katiea。」在清楚聽到Pamela話語中的警告之意後,Katiea終於正了正神色。
  掏出一面小鏡子左右照看整理妝容,隨後在唇瓣上唇瓣上補上鮮亮的正紅色口紅,Katiea垂眸掩住其中的情緒,輕吻了下白金色的扇面:「晚安,親愛的小姐。」祝願妳,有個美好的夢境。
  地板上,女孩殘缺頭顱上僅剩的那一隻眼被闔上了。
  
  兩人一邊拌嘴一邊快步向前,以此來暫時壓下對主導這個遊樂場的遊樂場小姐的不滿,直到,前方出現一道墨綠色的身影。
  「救命!有東西在追我!」拐過一個彎後,兩個穿著精緻裙裝的男人暴露在眼前,女孩很快認出這是當時所有人都在時,口裡說著令眾人摸不著頭腦的話的男人,想到這裡,她決定求救。
  反正,不管是什麼東西都比這些怪物好吧?那些不斷拽著她的腳的黑色虛影實在是太可怕了!
  走道盡頭一片漆黑,幾條細瘦的黑影緩緩探出,向著前方女孩的腳踝靠近。
  「別過來。」Pamela把玩著叉子,冷眼瞪著女孩,硬生生把她的腳步釘在原地,微微側頭看向身邊的人,眼神傳遞資訊。
  Katiea唰的一聲展開扇子掩住半張面容:「有好玩的東西了,讓她過來,Pamela。」。
  「唯有被困鏡中的人才會被鏡魘纏繞,想要我們救妳?那就拿出妳自己的價值。」極淺的紫色眼眸斜了過來,只一句話,便決定了女孩的命運。
  那一瞬間,她的心如墜冰窟,如果她能自己解決那些東西的話,又何必向他人搖尾乞憐?
  「哎呀!Pamela你不要這麼殘忍嘛!這些剛入園的新遊客什麼都不懂,你怎麼能讓她們自己去對上鏡魘呢?懂不懂得憐香惜玉啊?」鮮豔的紅唇上下碰撞,Katiea笑彎了眼,不斷上揚的唇瓣也遮不住那深深的惡意。
  一旁的女孩滿心沉浸在自己得救的消息當中,只有Pamela發現了不對勁。
  Katiea笑得......太過嬌俏了些,Destiny裡都知道Katiea笑愈歡,事情就愈是麻煩。
  而能讓Katiea感到有趣的麻煩事物,無一例外都跟遊樂場小姐有關。
  摺扇揮向那名為鏡魘的東西,在接觸到扇面的那一瞬間,鏡魘發出一陣滋滋聲,像是被烤焦的模樣,從原本的黑色虛影變為黑色碎渣,掉在地上被Katiea抬腳輾去。
  扇面上蕾絲一如最初的潔白,並未被鏡魘及其的變化弄髒。
  「謝、謝謝你們救了我,我叫Sinise,我可以跟著你們嗎?」Sinise雙手不安地交握著,墨綠色上衣的下襬被捏皺也渾然不覺。
  見狀,Katiea唇邊的笑意又加深了些。
  「當然好呀!人家家的名字是Katiea,然後那邊那個看起來很甜美很好吃的是Pamela。」嘴角的弧度越發擴大,可Katiea灰色的眼瞳中卻是冷意更甚。
  垂在身後的手指微微勾了勾,後方,Pamela從裙子的褶皺處掏出數支棒棒糖,幾番挑選後挑中一支紅色的塞進Katiea手裡。
  剝掉糖紙後露出裡頭鮮紅的像是要滴出血來的糖果,豔色的舌將之捲入:「什麼叫很甜美很好吃......?難道你們還會吃人嗎?」Sinise咽了咽口水,無法控制地將目光移到Pamela身上。
  華麗的深紫色並沒有將Pamela整個人淪為衣服的陪襯,反而將他凸顯得更加高貴,烏黑的紋路緊緊纏繞在裙擺邊緣和Pamela的水果叉上,添一分詭譎。
  「討厭啦!Sinise妳怎麼可以這樣說人家家呢?妳竟然把人家家跟那些噁心的遊樂場小姐混為一談!」Katiea突地尖叫起來,似要對Sinise發洩心中的不滿,可到話語最後,他又嬌笑幾聲:「人家家可從來不會對自己的同族下手呢!我殺的東西向來只有怪物,所以啊,Sinise妳可得好好表現哦。」。
  笑聲甜美,卻彷彿摻了毒,滲入骨髓。
  「如果讓人家家發現妳有異心,我們就會...殺了妳。」咧開嘴巴露出深藏其中的口舌,本該潔白的牙齒此時已被染上淡淡的紅,透亮濕潤的光澤如同剛吃了個人般。
  「我...我......我保證!我真的沒有存什麼不好的心思!」支支吾吾半晌,Sinise眼眶裡的眼珠上看下看,就是不看看向Katiea和Pamela兩人,這下,Sinise的古怪之處在Pamela心中又放大了幾分。
  本來就很奇怪,Katiea並不是那種多麼熱心腸、好管閒事的人,尤其是在方才的鏡像中見到Katiea之後,Katiea的情緒早該被引爆了,爆發後的Katiea才不會管妳是遊客還是遊樂場小姐的誰,只要是出現在他眼前妨礙他的,下場僅有一個:殺掉。
  至於Katiea口中的不會向同族下手?這真的是他聽過最大的笑話!Pamela想著,遊樂場小姐被劃分到怪物那一塊不假,可他們這群存於樂園多年都無法正常死去的遊客,難道就不是怪物人嗎?
  都是一樣的,在ABYSS PARADISE 中,遊樂場小姐和遊客,沒有不同。
  他們所求的,不過生存。
  就如遊樂場小姐死前有機率收到樂園主的邀請,以自身過往及個人愛好打造遊樂場,並將遊客們的血肉作為食物拆吞入腹般,遊客們通關一個又一個的遊樂場,也僅僅是為了那句:遊玩一定數量的遊樂場後,遊客將會進入由樂園主親自打造的遊樂場,倘若遊玩成功,則能從此脫離ABYSS PARADISE 。
  每個人因為經歷需要遊玩的遊樂場數量不一定,但只要不死,就有機會。
  
《ABBYS PARADISE》
第五章:寂寞的......她是誰?(5)(完)
ㄧ陌風青酒
  各位好啊,這裡是陌風,又到了每三個月絞盡腦汁交稿再發出想拖更三個月的聲音了XD
  好了一樣有問題評論找我,我會不定時爬上來看的。
  最近上班忙碌,所以沒什麼時間寫文,那麼下次再見,感謝各位的閱讀。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一個寫文的,想把溫暖送予各位閱讀者,歡迎留下感想與指出不足,但別杠。 內容皆為原創。
『親愛的 Lady,歡迎來到 ABYSS PARADISE,我是樂園主     ,在這個樂園裡,願您能尋到妳想要的一切。 一 一予妳極致歡愉,願妳一生無憂。』 無限流耽美文,立志嚇人。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