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會想知道的《教宗的繼承》冷知識

2022/09/30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教宗的承繼》(The Two Popes, 2019, Netflix)講述由上屆教宗本篤十六世到今日的聖方濟教宗的傳承過程,在2020的奧斯卡有三項提名,最佳男主角、最佳男配角、與最佳改編劇本,在金球獎有四項提名。《教宗的繼承》有許多關於羅馬教廷的冷知識,那些你肯定會想多了解的有趣歷史。

本篤十六世(Benedictus XVI)

本篤十六世原是德國樞機主教,天主教會第265任教宗,2005年就任,2013年辭職。他是史上第二位提出辭呈的教宗,繼六百年前在1415年的額我略十二世退位之後(以身體虛弱因素)。

保守的本篤十六世

本篤十六世是位保守傳統的教宗,在2002之後一連串的神父性侵男童案,沒有採取積極懲戒,造成名聲危機。本篤十六世除了是位教宗,也善於古典鋼琴演奏,還寫過非常多神學書籍。

聖方濟(Jorge Mario Bergoglio)

聖方濟是義大利裔阿根廷人,2013年就職為教宗,是首位生於南半球/拉丁美洲/耶穌會的教宗,也是史上第二位非生於歐洲的教宗。他世俗親民、欣賞流行音樂、喜歡可樂披薩、也熱衷足球賽。

聖方濟接受 LGBT

聖方濟是位與時俱進的新時代教宗,2013年表示接受LGBT:「如果同性戀者心向上帝又心地善良,我有什麼資格批評呢?」他表示教廷對於同志的態度「是歡迎,不是排斥;是慈悲,不是譴責。」

聖方濟接受宇宙大爆炸

羅馬教廷讓人印象保守,但是自2013聖方濟擔任教宗以來,天主教變得親民開放與前瞻。除了公開接受同志,聖方濟也接受演化論與大霹靂,不再單方堅持聖經故事的上帝創造人類與伊甸園傳說。

骯髒戰爭

聖方濟親身歷經1976-83年在阿根廷的骯髒戰爭(Dirty War),因為同為耶穌會的神職朋友遭到嚴刑拷打,甚至虐死,讓他難以原諒自己,認為自己沒有盡到救援的責任,非常過意不去。

崇高教宗也有煩惱

本篤十六世與聖方濟都是人,內心也有難以自我原諒的過往。《教宗的繼承》呈現上帝在人間化身的教宗同樣平凡人,有虛弱的身體、脆弱的心靈、會想吃垃圾食物、也喜愛激烈的運動賽事。

更為親民世俗的21世紀天主教

《教宗的繼承》以世俗的足球賽連結崇高的神職人員,也以前後兩任教宗的音樂喜好呈現兩人的矛盾與互動、和解與連結。透過音樂與足球,電影呈現教宗的開放親民,也呈現教廷在21世紀的價值轉換。

編劇Anthony McCarten

《教宗的繼承》的電影編劇Anthony McCarten,就是《愛的萬物論》、《最黑暗的時刻》、與《波希米亞狂想曲》的金獎編劇,善長改編歷史事件與人物。
關於「神父性侵案」,可以參考由湯姆麥卡錫(Tom McCarthy)導演的《驚爆焦點》(Spotlight, 2015)。
在《教宗的繼承》的故事呈現,兩位教宗終於成為好友。在代表神聖的全白客廳,兩人一起坐在全白的沙發,兩人看似敵對卻又友好,實際上根本都是站在同一陣線的羅馬教宗。

2.1K會員
223內容數
《科幻電影希米露》提供多面向與多層次的故事閱讀與思考。每個電影,都有個故事的時空,透過歷史與文化的解讀,就能找出詭異故事的金鑰、理出奇幻故事的脈絡、也能解開任何不羈電影的思路邏輯。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