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26
四封院夜一
四封院夜一

真理26

2022-09-23|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又是一個很無聊的日子,兩人老樣子在做自己的事情,一個無聊的下午就這樣過去了,剛好兩人想要出門吃飯時,門鈴就響了,吃飯的事情只好擺一邊,還是生意重要,來的是一位很年輕的帥氣先生,但眉宇之間又透露著一絲哀傷,佩軒拿了杯手搖杯招待客人,建豪則是準備問案了。
 「請問先生怎麼稱呼?」
 「您好,畢姓曾,今日前來是為了我那可憐的小兒子,他在學校疑似自殺,但是我老婆堅持死因不單純,然後又常常看到您在新聞上的活躍,因此想到您。」
 「我也姓曾耶!那請問平常小弟弟個性如何?有朋友嗎?」
 「我那兒子比較慢熱,也話少,幾乎沒朋友,應該說沒有同性別朋友,因為長相遺傳到我,不是我在說,我兒子的外在特別好,成績也都不錯,很多女孩子喜歡我兒子,我兒子向來容易害羞,但絕對是個好孩子,當老師發現時,我兒子已經墜樓身亡,墜樓地點就在音樂教室大樓的廁所,無倫如何都要拜託您查出我兒子真正死因!」
 「一個孩子突然死亡,排除有心結,不是因人而死就是被害死,那好!這案子我接了費用的部分隨意吧,你有報警了嗎?」
 「有喔!一位陳姓女隊長讓我來找您,說您有本事在一天內破案,其實您的實力我早已聽聞,拜託您了!」
 「原來是陳大姐啊!我明天一定到!放心吧,交給我!」
隔天一早,因為佩軒要回家一趟,好像是媽媽發燒了,需要照顧,所以今天就建豪自己坐車去現場,現場是某間私立高中,死者今年高二,建豪到場後,老早就有許多警察在場,當然陳姐也在場,建豪表明身分後,也加入偵辦,首先難免要問候一下。
 「陳姐啊,好久不見啦!」
 「嘿嘿!臭小子又來撈錢啊!」
 「我去你的哩!不開玩笑了,現在進度如何?」
 「根據現場來看,幾乎沒有打鬥痕跡,但是地上卻有包香菸,還只剩下半包!」
 「有驗過指紋嗎?
 「有喔,這上面有單一人的指紋,但是知道這個沒用啊,我們連個嫌疑人都不知道。」
 「屍體身上有外傷嗎?」
 「有耶!胸口中了一刀,發現屍體時那刀子還插著呢!」
現在建豪初步了解後,開始拿著相機在現場研究,命案在前天下午1點多發生,那天剛好有下雨,學生要到達音樂教室大樓都要走路經過操場,很明顯的現場都有「鞋印」,總共有三組腳印,因此可以斷定案發當天,一定是約三個人圍著死者一人,然後人不知道怎麼了就掉下去了。
然後建豪又發現地上有點紅紅的痕跡,於是請來鑑識組的大哥,大哥二話不說就直接表示這地上之前一定有血,而且還不少,有經過沖洗,建豪猜測人墜樓前搞不好還沒死,建豪再回頭去問問刀子的事情,刀柄上也有指紋,跟那包香菸上的指紋是一致的。
 「老弟啊,你看了那麼久,你覺得如何?」
 「這也太狠了,我可以斷定,人是先被捅一刀後倒下,此刻人還有意識,真正死因是被丟下去摔死的!由其陳姐你看我拍得腳印照片,嫌疑人至少有3個人,我推斷應該是3人合力把人丟下去的,是說這裡有監視器可以看嗎?」
 「沒有那種東西喔,我們都問過也看過,這學校太老了,很多設備都壞掉了,但是聽說一樓門口的好像沒壞,或許可以調閱看看!」
然後建豪跟陳姐便去警衛室調帶子,首先看到很多同學陸續上樓,接著過五分鐘後,有三個同學最後才上去,於是建豪請警衛將人臉局部放大,透過訓導主任,將三位同學找來,三位同學分別是王英傑、陳俊毅跟李詠得,三人到訓導處後反應相當緊張,建豪往好的方向去想,可能是現場警察太多,但是陳姐卻不這麼想。
 「你們三個認識曾天澤嗎?」建豪溫和的問問題。
 「我們認識,但是平常不太講話,因為他都跟女生說話比較多」三人一起回答建豪的問題。
 「那英傑弟弟大哥問你喔,你當天有去過音樂教室大樓嗎?」建豪試探性質的問道。
 「沒有啊,我沒去啊,我因為肚子痛在保健室跟護士阿姨拿藥吃,然後就在那邊休息了。」英傑弟弟眼神閃爍的回應。
 「那你們兩個呢?」建豪接著問道。
 「我那天請假在家,沒來學校上課啊!」俊毅弟弟隨便回答。
 「我那天也沒到學校,我那天翹課去網咖玩。」詠得弟弟也亂回答一通。
此刻建豪決定不問了,先放三個孩子回去上課,這根本不用問了,這三個孩子都在說謊,陳姐也表示她早就察覺異樣,所以問了那麼久,簡直白問,正當建豪要離開訓導處時,發現了這個英傑弟弟的左邊頭髮有搓黑黑的,這下遭到建豪給鎖定了。
建豪研判,一定是手沾到血之後,本能的抓了一下頭,沒注意到自己手上有血,但是建豪卻又看到英傑弟弟的手洗乾淨了,建豪合理猜測,應該是慌張時頭皮發癢去無意識抓一下,因而頭髮沾到血,現在所有證據都指向英傑弟弟是兇手,現在建豪還是不太有安全感,於是建豪會同陳姐跟一位鑑識組大哥,在次上樓去現場查看。
 「你們看看,現場的跡象來看,鞋印共三組,鞋印前方也有一組鞋印,你們怎麼看?」鑑識組大哥問著陳姐跟建豪問題。
 「現場除了鞋印以外可以說是相當整潔,但是你們看看,這地上的血的『流向』,如果是站著受傷沒有倒下的話,血應該是『用滴的』,但是從這地板來看,明顯的血是人倒下後大量流出的!第一我研判人是先倒下之後,約莫過了快一分鐘,然後被一人以上合力抬起後,往下丟!」建豪說出他的看法。
 「還有喔,我這才看到,這牆上會不會有指紋啊?我們以犯罪心理學來說,如果人有什麼事情要把人丟下去,照理來說,會雙手靠著,往下查看不是嗎?」陳姐直接點出重點。
 「對耶!陳姐真棒!我看案子破啦!,驗過指紋後,所有人訓導處集合!」建豪表示所有事情他都知道了。
建豪推理前還特別去跟保健室小姐求證,當天根本沒人去保健室找她,只有午餐時,英傑弟弟來拜託她,說是希望護士阿姨可以幫他圓個謊,但是沒有說清楚細節,還是跪下來拜託的,小姐只好先答應,本來小姐想守約,但是看到建豪身後的員警,還是說實話了。
在來那三個學生當然又被叫來訓導處了,現場不只有員警,主任跟校長都在場,一場推理也要開始了,三個同學顧做鎮定,一副信心滿滿的樣子,殊不知自己所隱藏的事實早被發現,建豪還故意盯著英傑弟弟看,英傑弟弟還避開眼神接觸,一場推理秀正要開始。
 「首先是主謀者,也就是一刀刺進天澤小弟胸口的人,就是你喔!英傑弟弟!」建豪直接點出真兇。
 「你沒有證據!我可以告你喔!」英傑弟弟開始狡辯。
 「臭小鬼還跟我辯,證據一,這刀子上面有指紋,這包菸上也有指紋,兩者指紋一致,至於是不是你的指紋,現場驗一遍就知道了!」建豪先簡單說兩句。
 「我為什麼要讓你驗?我可以告你『妨礙自由』喔!」英傑弟弟還在逞強。
 「死小孩,警方辦案,一切合法,由不得你!」陳姐出聲罵了兩句。
現場英傑弟弟被兩個大人架住,驗了指紋,經過現場比對,罪證明確,英傑弟弟也跪下了,但是建豪還不打算放過他,建豪還有很多話要說,現在才是真正的推理秀要展開。
 「你們以為騙的過我嗎!你們三個從一開始就都在說謊話!首先是你!英傑弟弟!你案發時帶了其他兩位朋友在其他同學進教室後,上樓把人圍住,先把人給罵了一頓後,亮刀恐嚇,然後天澤弟弟不以為意,就信你不敢動手,於是你盛怒之下,一刀刺進天澤弟弟胸口,人當場倒下,然後你因為太緊張而頭皮發癢,沒注意到左手沾到血,還抓了你左邊的頭髮的部分,然後你們把人丟下樓,想營造是自殺,但是你們太笨了,忘了把刀子拔出來,在來牆上也有英傑弟弟跟其他兩位你們的指紋,你們一定是有用手靠著確認過吧!最讓我生氣的是人根本當下就沒死,人是被你們丟下去才摔死的,我真的是會被你們三個天才氣死。」建豪分析了整個過程給大家聽。
 「俊毅,我沒把刀子拔掉嗎?」英傑弟弟問著俊毅弟弟問題。
 「好像是沒有,我當時都嚇死了,我哪還有心思管你刀子拔了沒!」俊毅弟弟回答英傑弟弟的問題。
 「所以人當下是沒死嗎?」詠得弟弟很緊張的問著建豪。
 「廢話!人都沒死,你們還把人丟下去,真是他媽的王八蛋!」建豪整個氣到不能自己。
 「你們三個小子,年紀輕輕就那麼狠,阿姨從警多年都沒遇過這種案子,今天還是頭一次遇到!」陳姐很感慨的表示著。
 「你們三個!我以校長的權限現在正式告知你們,你們『被開除了』,而且直接『開除學籍』,陳主任,聯絡他們家長來吧!把退學手續辦一辦!」校長當場下達行政處分。
當下曾先生也在場,曾先生相當冷靜,但是建豪卻看見曾先生手已經『握拳』,於是趕緊聯絡曾太太來安慰曾先生,看到老婆的曾先生馬上就落淚了,還好夫妻倆算鎮定,反倒是其他三位學生的家長,聽到自己小孩殺人了,氣到不行,由其是主謀英傑弟弟的爸爸,拿起一旁的球棒,就想打死自己孩子,還好由陳姐擋下了。
 「你個逆子,學抽菸我還可以算了,因為我也抽菸,你給我殺人是吧!天啊!我‧‧‧」王爸爸氣到說不出話。
 「你們三個是怎樣?天澤弟弟哪裡對不起你們?殺人動機呢?」建豪想把事情了解清楚。
 「因為他老是一堆女生喜歡他,我只是想嚇嚇他,誰叫他還把上次我威脅他的事情講給老師聽,我一氣之下就拿刀子刺他,我以為他死了,然後聯合了俊毅跟詠得,把他丟下去。」英傑弟弟說出殺人動機。
 「你威脅他什麼?」建豪接著問話。
 「我叫他頭髮剃掉,不准在耍帥!」英傑弟弟回應建豪的問題。
 「臭小子我去你的,人家耍帥乾你屁事?」王爸爸氣到又開罵。
 「曾先生很抱歉,是我不會教小孩!俊毅隨你處置!」陳媽媽跟陳爸爸心痛的表示著。
 「阿得!我們家沒有你這種殺人犯的小孩!警察小姐,你們就公事公辦吧!我跟我老婆都沒意見!」李媽媽跟李爸爸表示一樣意見。
 「哥哥,你怎麼知道我們三個說謊的?」英傑弟弟天真的提問著。
 「你們沒注意到嗎?音樂教室大樓一樓入口有監視器啊!」建豪回答俊毅弟弟的問題。
 「奇怪了,這學校設備不是都壞了嗎?不是整支監視器都生鏽破掉了嗎?」詠得弟弟也提出問題。
 「阿伯告訴你們,那支監視器還是有錄影功能喔,我也以為壞了,沒想到用電腦連結還是可以調出畫面,於是我就錄製畫面後,將影片取出囉!好險以前的機器我都沒丟,哈哈!」警衛先生笑著說話。
 「別聊了,來人!把三個孩子上銬帶走!」陳姐下令帶走三個犯人。
然後三個弟弟被警方帶走了,英傑弟弟被以蓄意殺人的罪嫌移送少年法庭審理,俊毅弟弟跟詠得弟弟也被依合謀殺人的罪嫌移送,因為他們都未滿18歲,依照法律是不能判死刑的,於是都被送進了少年觀護所,最少也要關個10來年才有機會假釋出獄。
眾家長都紛紛示意對曾先生跟曾太太表示歉意,曾先生跟曾太太也展現大氣的風度,不極端而選擇理性,這真的非常難得,建豪也很訝異,校園霸凌竟然會衍生出兇殺命案,這其實也是社會人士們要面對的課題,真的要正視「校園霸凌」 ,孩子從小就教好,長大才會有出息。
 「曾先生,我走啦,你這費用我就不收囉!」建豪準備回家去了。
 「不不!這裡有1萬元,不管怎麼說您都破案了,拿去吧!」曾先生堅持送上辦案薪資。
 「那我就不客氣囉!嘿嘿!」建豪臉皮很厚的收下紅包。
 「我說老弟啊,你老樣子那麼神啊,厲害喔!」陳姐誇獎著建豪。
 「不是我神,是他們還太小,沒有想那麼多,心思不夠細膩,十足是三個小笨蛋,如果今天是大人,就不會犯這種錯誤了。」建豪很帥的說了段話。
最後家長們都表示如何處理孩子的過錯他們都沒有意見,這案子就這樣破了,建豪這一次也是一天不到就破案,其實校園霸凌這一塊不只做老師的要正視,對於孩子的身教也很重要,建豪也不捨那些小弟弟年紀輕輕的就背案底,現在只能希望透過司法,讓他們真心悔悟,反正人還年輕,只要肯回頭,永遠都還來的及才是。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各位讀者好喔~歡迎來看看四封院的大作唷~我專長短篇分集小說~希望我的故事能每天帶領讀者們進入我的故事世界當中~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