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起人間||第2章:不捨
Mei-ga Chen
Mei-ga Chen

風起人間||第2章:不捨

2022-09-22|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我從來沒有恨過妳,這件事原本就與妳無關....」
紫衣少女名叫巧風,夜族大護法更是端木傑的結髮妻子。
原本應該是靈力豐沛的巧風如今卻是一身虛弱的出現在風中,身形單薄、破碎的衣擺被風吹的飄盪著。
她手持雙刀佇立著,身上有一半的重心偏向那支撐的雙刀,要不是有雙刀的依靠想必定會跌落在地上。
見狀端木傑有股想衝上前抱住她的衝動,但卻被他自己的理智深深壓抑住。
她這副模樣一看就知道是硬破自己所設的結界,這一破不僅傷元氣還耗損了六成的功力,他心疼又憤怒。
「小風!妳為何要來!?妳不要命了嗎!?都說了這事與妳無關!」
巧風摀著心頭一跛一跛的朝著端木傑走去,她知道端木傑恨她,但她愛他,就算面對多大的困難或是敵人,她就是想陪在他身邊。
「我身為夜族大護法,尋找寒月訣和查清冥宗的陰謀不也是我的使命嗎?」
「破我所設的陣要耗損六成的功力,妳現在來是來幫我還是來拖我後腿的!」端木傑心中是心疼,但卻口是心非的說著。
原本緩步走著的巧風聽到端木傑的這段話停下,用著難以置信並傷心透的眼神看著他,問著。「原來你是這樣想的....」
見到巧風那絕望無助的神情整個心糾著更緊更痛。
他根本不想這樣說,但不知道為何只要牽扯到巧風的事,他整個心就會一團亂,想與她接近又想遠離她,愛也不是恨也不是。
巧風深吸了一口氣收起傷心,看向蒙面長者,志氣的說著。「我不會拖累你,我武功雖不及你,但我好歹是大護法。」
聽著她這番話,端木傑錐心刺痛,他想解釋但目前的狀況又無法解釋,正當他猶豫不決時,蒙面長者又是一陣嘲笑。
「這可是在鬧內訌了?說好的相互信賴呢?你們就是如此虛假,既然她生想與你生,死也要一起死,那我就成全你們!」
蒙面長者結起法印向地上一壓,咒陣從蒙面長者為中心向外拓展而去,咒痕所到之地立即泛起了陣陣妖氣,天雲變色,原是一片明亮瞬時轉為陰暗。
端木傑立即趕到巧風身旁將她護在身後。「這妖力非同凡響,妳不要離我太遠。」
這話讓巧風心頭一暖,嘴角泛起淺淺的笑容,但接下來的話卻又讓巧風一臉疑惑不解。
「他應該不會傷害妳。」
當巧風想追門此話何意時,長者所施咒陣的妖力化形成妖朝他們兩人攻來。
端木傑想護著巧風不讓其出手,但蒙面長者已然到來,帶力的劍招硬是將端木傑從巧風身旁逼開。
巧風雖損了六成功力,但剩於的靈力和術法對於化形的形妖還是有餘力的,更何況她心裏賭著絕不成為累贅的意念,雙刀行雲流水一刀一個的砍向形妖,但形妖無實砍掉一隻又生出一隻。
端木傑與蒙面長者對陣又是一場勢均力敵、不分上下的比勢,一個攻就一個守,一個出掌一個化掌。
但這麼專注在對陣的端木傑卻沒發現自己已被蒙面長者設計離巧風越來越遠,遠到有可能巧風有危險也無法趕到的距離。
蒙面長者一個擋劍將端木傑打退了幾步,臉上雖蒙著面卻還是能看出他不懷好意的笑,正當端木傑嗅到不對勁時,蒙面長者掌力向地面一震。
「縛靈!」一陣血紅的光從地而起又快速退回地面,化成一條蛇形迅速盤行朝巧風而去。
端木傑「小心!」二字都還沒說出口,正於形妖搏鬥的巧風就被那條快速的形蛇由腳向上的緊緊的綑綁住。
他想奔向前卻沒想到自己也中了形蛇的招,形蛇盤繞著端木傑尤如緊身咒似的牢牢的將他定在原地動彈不得。
端木傑看著形蛇將巧風纏繞到呼吸困難,用著難以相信的神情看向蒙面長者。「你想殺她?你瘋了嗎!?你怎麼能殺她!」他大喊著。
「阻攔我的人都得死。」
蒙面長者說的雲淡風輕,但聽在端木傑耳裏卻是怒火中燒。
「你喪心病狂!不准傷害她!」
蒙面長者又臉帶譏笑的瞄了他一眼。「端木傑,現在就讓你再重溫一次你最愛、最在乎的人死在面前的滋味。」
話一說完,蒙面長者已經瞬移到巧風面前,而他手上那把利劍也毫不留情的朝她心口刺去。
端木傑見巧風命在旦夕心慌到瘋狂,但那形蛇卻怎樣都擺脫不了,他顧不得自己的安危就算耗盡所有靈力他也要救巧風。
他凝聚自身所有靈力用力一發,形蛇被這強大的靈力繃裂而碎,但端木傑現在的距離離巧風實在是太遠,如以一般的速度根本來不及救,於是他只好再聚集剩於的靈力化形為麒麟。
巧風見在劫難逃,眼中也無懼怕,反而是一臉慷慨就義的堅定,突然眼前一陣黑影擋在她身前,原該插入她心口的利劍卻被趕到的端木傑擋下。
利劍直直刺入端木傑的心口,穿身而過,雖傷不在巧風身上,但看到此景她的心也如同被刺穿般的撕心裂肺。
「傑哥哥!」
中劍的端木傑用盡最後護住心脈的靈力於掌,用著必須殺了對頭人的狠勁,一掌重擊在蒙面長者的胸口上。
他一定得死!為了巧風他一定得死!
那掌的狠勁將蒙面長者原地鎮飛了出去,在作用力下刺在端木傑心口上的劍也隨著蒙面長者的飛離離身而出,血跡四濺噴散在半空中,而原在端木傑懷中的寒月訣碎片也掉飛了出來。
蒙面長者摔地重傷,雖沒死但也無力再戰,他見寒月訣碎片掉出馬上用著術法將碎片沒入自己的心中,此行就算是完成任務,他不戀戰的快速逃離。
端木傑見蒙面長者離去,危機已解,一直強忍住的鮮血在此同時脫口噴出,全身虛脫無力的重落在地面。
「傑哥哥!」巧風手忙腳亂的將自己的靈力灌輸進端木傑的體內,但靈力卻如同石沉大海似的,一點波瀾起色都沒有。
她想再灌輸更多的靈力進去,卻被端木傑拉住了手。
「不要再浪費妳的靈力了...」端木傑臉色死白有氣無力的說著。
巧風再也忍不住悲痛,痛哭了起來。「你不是恨我?為什麼還要救我?」
端木傑吃力的舉起手輕靠在巧風的臉龐上,他有多愛她,在分別兩地的七年裡,他日日夜夜都思念著她,就算脫去了青澀的稚氣依舊是那樣令他心動。
她永遠是自己深愛的小風妹妹,但兩人氏族的恩怨卻讓他不能再愛,雖知道這事與她無關,可他身為端木氏唯二的後人,氏族的血海深仇不能不報。
他也無力再撫摸她那細緻的臉蛋,只能勉強靠著,困難的說著。「我從來沒有恨過妳,這件事原本就與妳無關....」
原陰暗的天漸漸的恢復了明亮,那昶亮的天空依舊生氣蓬勃。
端木傑視線穿過他那張深愛著的臉龐,看向臉龐後清澈的藍天,想著,如果當年沒發生那件事,現在的結果是否會不同?還是說這樣的結果已在輪迴中....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願世間都善待追夢之人~!
本文發佈於
輪迴令是一部十分長的小說,由少年的百年孤寂掀開序幕,曾經是百年玄門之首的宗門一夜間滅了燈,江湖波濤不斷,陰謀不歇,一連串的謎團等待著百年玄門後起之秀一一解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