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起人間||第3章:殺機
Mei-ga Chen
Mei-ga Chen

風起人間||第3章:殺機

2022-09-23|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少主,虛無深信宿命輪迴,別一錯再錯。」
在瘴氣瀰漫、濃霧繚繞,奇石巨林的深處,是另一個世外桃源的世界,世外桃源裡吊腳樓由近而遠自然的座落著。
此處被五座大山環抱在內,這五座大山的山腰或山頂座落著比一般吊腳樓較大些的院落。
入冬時節,兩旁大樹的樹枝都已光禿,只剩樹幹橫著,波光粼粼的湖面上結著了一層薄薄霜花,向深處走去正前大山接頂處有著雄偉的宮殿,那是夜族的總壇。
離朱雀宮不遠的樹林裏有三個小身影快速的穿梭在林與林間,在前方較快的身影是一棕一黑,而離他們身後不遠處則有一紫色的小身影奮力的跟隨著。
「皓天哥哥、傑哥哥,等等我!」那紫色小身影是年僅七歲的巧風。
前方那一棕一黑的身影似乎正在較勁,根本沒有理會巧風的呼喊,速度不但沒有減慢反而有加快的跡象。
身著棕色衣衫,劍眉星目的孫皓天看向與自己速度不相上下的端木傑輕輕笑了一下,一腳蹬在樹幹上加快了腳程勝過了端木傑半步。
一身黑衣, 五官深邃臉龐俊俏的端木傑也不示弱的,利用樹枝的輔助擺盪又超越過孫皓天。
兩人就在你一前我一後的追逐,連越了界都不自知,直到追逐快到林外見到正有人經過才急忙的煞住腳步。
一位面容佼好,身穿火紅色高貴絲綢,衣領衣邊滾著金邊,貴氣逼人的女子正板著臉,一臉怒容、眼神犀利的瞪著正急亂收住腳步的他們。
而煞不住腳步的巧風一頭撞在端木傑的身後,正想抱怨為什麼突然停住,但一見眼前那位女子臉色也突然大變。
「殿下。」三人恭敬的向面前的女子行禮。
目前這位有著王族氣勢的女子正是夜王之女,同時也是大護法的齊踏雪。
齊踏雪口氣嚴厲的說著。「玩野了!這可是你們該來的地方!?」
被這一問,三人有點害怕的低下頭。
「回你們該回的地方去!」說完齊踏雪狠狠瞪了他們三人一眼,不停留的向前方宮殿走去。
跟在齊踏雪身後的是一名身穿黃衣,面容高雅端正的女子,此女子是夜族大祭司,精衛羽氏:羽占星。
羽占星溫柔的笑著。「你們調皮了,都玩到找不到邊了吧。」
「對不起,我們沒注意到。」
「天也快暗了,快回去吧!今天是臘八節,別讓你們師父和爹娘擔心,快回去過節吧!」
三人又恭敬的行禮。「是!大祭司。」
見羽占星也離去,三人轉身向原路走去。
「齊殿下真的好有氣勢,人長的漂亮武功又好。」巧風崇拜的說著。「而且還是夜族第一人以十五歲的年紀通過考核,登上大護法一職,好想像她一樣。 」
「妳?」孫皓天有些嘲笑的說。「我覺得在夢裏可以成真。」
「皓天哥哥你說什麼!」巧風不服氣嘟著嘴。「我雖然沒有皓天哥哥跟傑哥哥那麼聰明,但我想只要苦心修練一定可以的!」
孫皓天沒有應聲只是猛點頭豎起大拇指,但臉就是種嘲笑。
「可惡的皓天哥哥,只會嘲笑我!」巧風氣不過的捶打著孫皓天。
「小風,修練還是要適可而止,把自己逼的太緊反而容易事倍功半,但我相信齊殿下能做到的事,小風也一定能做到。」
聽到這話巧風可開心了。「還是傑哥哥好~!」後就是對孫皓天扮了個鬼臉。
孫皓天也不與她爭論,一副隨妳的表情,他現在的心中只有吃。
「今天是臘八,廚娘答應我要煮好吃的臘八粥給我吃,阿傑,用過晚膳後帶阿澈一起來聽竹院嚐嚐,我家廚娘做的飯可好吃了!隨便帶上煙花,我們熱鬧一下啊!」
巧風也認同的點頭。「傑哥哥,一起來聽竹院過節吧!」
端木傑思考了一點點頭。「好,我回去跟我爹說一聲。」
「好!那我和小風在聽竹院等你們。」
三人在岔路上分開,孫皓天和巧風往聽竹院的方向走去,孫皓天將雙手枕在後頸,看著漸暗的天。
「不知道廚娘除了臘八粥外還會煮什麼好吃的給我吃。」
「晧天哥哥,你腦裏是不是除了吃就沒別的事可想?」
孫皓天側著臉誠懇的看著巧風,認真的回答。「對!我的志願就是吃遍天下美食。」
對於這個回答,巧風頓時不知道該回應什麼。
遠方的飯菜香隨風飄來,嗅進了孫皓天的鼻裏,他眼睛突然一陣發亮。「好香啊!廚娘定是煮了很多好吃的,我先回去,妳也快點!」
丟下這話,孫皓天一刻都不停留的向前方奔去,只留下還在錯愕中的巧風。
夜族在安居中原前是沒有過臘八節及其他節日的習慣,所謂入境隨俗,為了不讓自族與中原格格不入,而中原的這些節日也十分有趣,於是也開始過起各項節慶。
五嶺谷的各氏族都忙著熬煮著臘八粥及過節的菜色,飯菜香傳繞著谷內各處,讓人覺得溫暖和安詳,開心及平安的談笑聲在各隨落響著好不熱鬧。
入夜時分
一朵絢麗的煙花在夜空綻放,隨後接著是無數朵帶著五顏六色的煙花接續的在空中炸放,將黑夜襯著時明時暗。
聽竹院笑聲不斷,四名孩子開心的嬉笑吵鬧著,煙花的五彩顏色照映在院中各處,如此的歲月靜好。
但在另一處的朱雀宮的側殿裏卻埋著詭譎的氣氛,齊踏雪眼中帶著些微的殺氣,目光不離的看著正在露台上仰望星空占卜著的羽占星。
羽占星一手持著星盤,查看星空裏玄機,眉頭深鎖,一手又掐指算了算,深嘆了口氣,額頭上輕冒出一些冷汗。
羽占星回頭看著身後只隔著兩三步距離的齊踏雪,猶豫著不知該如何開口。
齊踏雪耐不住性子向前跨出一大步,伸手狠又有力的掐住羽占星的咽喉,命令著。「說!卜出什麼了!?」
「少....少主....」羽占星被這一鎖喉連呼吸都十分困難,更別說要完整說出一段說。
羽氏天生都擁有占卜的能力,所以夜族上下都對羽氏十分尊敬,尤其是承襲王位百年的齊氏王族,但有傳聞現夜王因齊踏雪行為不端將不傳位給她,於是齊踏雪軟硬兼施的要求羽占星為自己占卜。
齊踏雪將手勁微鬆,讓羽占星有呼吸的空間。「妳到底占卜出什麼?老實說!」
「主星異動,王位更替。」
「什麼意思!?」齊踏雪又加強自己的手勁,讓羽占星又再度臉面漲紅。「妳是說我真不能接任下任夜王?我們齊氏將不能再掌管夜族是嗎!?」
被這逼問著羽占星眼神帶著恐怖又痛苦的說著。「星...星象顯示....正星歸位....」
這句話讓齊踏雪震驚的鬆開手,而也因這一鬆,讓全身無力的羽占星跌坐在地,重獲空氣的她,因呼吸的太急,咳嗽了起來。
「正星歸位?」齊踏雪用著兇狠的眼神看著在地上的羽占星問著。「妳是要告訴我,我們齊氏一直都是用著名不正的身份在管理夜族?那誰才是夜族真正的王?」
羽占星用著驚恐的眼神望著齊踏雪,對於她的問話,她不敢回應,她也知道不管回不回應她的下場都是可想而知。
齊踏雪輕蔑的笑了幾聲。「上官氏嗎?野雞也想當鳳凰嗎?」話畢自顧的狂笑了起來。
齊氏與上官氏誰是真正火鳳後人的爭論,爭吵了百年,如今竟然在上官謹彤臨盆之際天象竟然顯示正星歸位,早不顯示晚不顯示,竟然在她想反時顯示,是想告訴她,她絕對不是王位的接任者嗎!?那不就代表齊氏這百年至高無上的地位要完結她手上!
不!她絕不!她絕對不要讓這個結果發生,用盡一切手段她都要將王位留住!
「我們齊氏掌管夜族數百年,她們上官氏做了什麼,雖說她們血緣與我們相近但又代表什麼!我們齊氏才是火鳳的後代!」齊踏雪慢步走著,說著對這個星象結果不屑。
「我!是現任夜王之女,更是夜族大護法,我們齊氏才是夜族王族之首!他們上官氏只身世不正的氏族,就因這可笑的星象,就想取代我們齊氏的位子!?」
羽占星眼神不消恐懼的看著齊踏雪的一舉一動,另一面悄悄的割破自己的指尖,在那光滑無塵的地板上緩緩的畫出一道符咒。
「除非火鳳出現,不然他們上官氏永遠都要臣服於我們齊氏!」齊踏雪猛然回神,眼神中帶著比剛更深的殺意看著羽占星。
「少主,血統歸正本就是天命,齊氏不是也....」
不等羽占星將話說,齊踏雪掐住她的雪頸提了上來。
她當然知道她要說什麼,她不就是要說,齊氏與上官氏一樣無法真正證明自己為火鳳後人。
但又如何,他們齊氏從百年前就統領著夜族,百年來無人有異意不就認同她們齊氏才是火鳳後人。
羽占星就像隻螻蟻般的,生死都在齊踏雪那掌心中,但身為大祭司及從小到大服侍在她身旁的情誼,就算她被掐的快斷氣她也想再勸她。
「少主,虛無深信宿命輪迴,別一錯再錯。」
「什麼宿命!?什麼輪迴!?我齊踏雪不信天也不信命,就因那扇輪迴門,就因那該死的天命,我就該嫁於我不愛之人?我就該放棄那原本屬於我的王位嗎!我不願!我不甘心!我偏要與天鬥,我倒要看看是我齊踏雪贏,還是天贏!」
「少主....妳....想做...什麼....?」
齊踏雪冷冷的笑著,這笑令羽占星從腳底打起了冷顫,齊踏雪問著。「這個星象除了妳,妳們羽氏的人都應該知道吧?」
這話更令羽占星的血液頓時凍結,原本就白晰的膚色更加慘白,她明白齊踏雪這句話的意思,齊踏雪不僅要殺自己,更要滅了她們羽氏一族。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願世間都善待追夢之人~!
本文發佈於
輪迴令是一部十分長的小說,由少年的百年孤寂掀開序幕,曾經是百年玄門之首的宗門一夜間滅了燈,江湖波濤不斷,陰謀不歇,一連串的謎團等待著百年玄門後起之秀一一解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