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抔土・雞蛋花》06 - 黑幫少爺愛上我 (同人)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第六章-日間的清風

但是呢,從來不挑剔的江家大小姐,可能因為婚期逼近,竟然有些吹毛求疵。一遍遍的要求德馨奶奶,非得把白玉糕做得極像才行。
這一遍遍的試驗,家裡的每個人,從上到下,甚至僮僕馬伕庖丁的家人通通都分了好幾杯羹,現在大家看到白玉糕都有些怕怕的。
當然,所有分給大家的白玉糕,都灑上紅色的喜糖星子,再切成圓形或八角形。掩人耳目這點細心,難不倒德馨。
-*-
這天,德馨拽著一袋子的白玉糕上東市採辦,被上次的小小偷又順手摸走了袋子。機警的德馨這次身手矯捷的一把抓住小小偷!
小小偷被嚇壞了,放開了袋子,從裡面滾出了一些白玉糕。原本打算逃跑的小小偷,看著竟被迷惑住了,伸手撿起就要吃。
「啊,你等等,這個髒!」
德馨一把奪下小小偷手上的白玉糕,再從袋子裡拿一個乾淨的,交給小小偷:
「哪,給。」
小小偷伸出小小的手爪接過,眼裡散滿星花,正想一口咬下,想起嘎維交代的,擔心這次又嗑到硬梆梆的石子,於是停下,一邊認真端詳,一邊嚥口水。
德馨看著開心的笑了:
「這個上面紅色的是喜糖,不是髒東西,哪,我吃給你看!」才說完,便將剛剛搶下的那塊地髒了的拿起來,正要咬下,被嘎維一把搶下:
「你不是剛剛才要小孩別吃,現在自己卻要示範吃髒的?」
「哎呀,我是大人了,這麼點沙塵害不了我。」
說完,德馨站起,蹲太久於是一陣頭暈目眩,嘎維一把扶住,笑了。
「可是大人不禁久蹲。」德馨自嘲。
嘎維笑開了。
第一次看到嘎維笑得如此俊朗,小小偷也開心地笑了,開開心心地想上前抱住他,但是嘎維有戒訓,在外不可與他有任何關係,於是小小偷又把手放下,難過得眼睛都含著淚,他想著:
『我好想在這個人如此開心的時候與他分享,為什麼不行呢?』
「哎呀,你看看你,把小孩嚇得…」
說完,德馨一把抱起小小偷:
「不哭不哭,哪,這袋都給你吃,下次肚子餓了,再來南府找我。」
「好!」
小小偷只管答應,有吃的,有善良的漂亮的大哥哥,為什麼不?
「你知道南府怎麼去嗎?」
嘎維看著這個絕對會被糖給拐騙走的小腦袋瓜。
「不知道。」在德馨懷裡的小小偷已經一口將整塊白玉糕塞進嘴裡,鼓鼓嘟嘟的腮幫子、眨巴眨巴的無辜眼睛。
『得好好教他才行!』嘎維一直都在訓練小小偷的求生本能,卻忘記教小偷防禦小偷。
「走到底,右拐,再直直走到底,那間大大的、木頭色的門。」
德馨右手抱著沉沉的小小偷,另一隻手比劃著。
嘎維推測,這個人的慣用手是左手。
「哇!大哥哥是有錢人!」
小小偷大大聲的說。
街上的人都回了頭,常和小小偷玩在一起的小乞丐們差點全部衝過來。
「不是,大哥哥是在有錢人家裡做事。」
德馨嚇壞,連忙解釋。
「這樣啊...」
小小偷還在努力記下德馨的家址,想著下次什麼時候去:
『大大的門要怎麼叩呢?我可搆不著門環啊…』
「去玩吧,別再掉地上了。」
嘎維覺得讓德馨抱著小小偷怪不好意思的。
德馨將小小偷放下,原本小小偷想一溜兒煙的竄回家裡,但是覺得應該要禮貌地向送給自己食物的大哥哥說再見的,於是回頭看向二人。
他們並肩站著,沒有說話,看著自己笑著,他和他都是瘦高的都是好看的,但是漂亮哥哥像媽媽、嘎子哥哥像爸爸。
小小偷看著,發愣了幾秒鐘,邁著腳一踏一踏往兩人走去,他什麼都忘記了,什麼都沒有想,小小的個子只搆得著兩人的小腿,於是小小偷左手右手各抱住德馨和嘎維的各一隻腳,把頭抬起:
「我好想要你們做我的爸爸媽媽,可以嗎?」
小孩天真的舉動卻嚇矇了大人。
德馨周全,先蹲下微笑著說:
「是大哥哥能力不夠,沒有辦法把你認作兒子,但是我可以每月朔望都來陪你玩陪你吃飯,然後…」
嘎維也跟著蹲成小小偷的高度:
「那,我也一起吧。再加上…每月逢五逢十我們上書肆。」
德馨半是驚訝半是懷疑的斜睨維嘎:
「你確定?他還這麼小耶。」
「你也喜歡翻書我也喜歡看書,爸媽都喜歡,培養愛讀書的小孩應該挺容易的。」
嘎維這次挺認真,只是接著小小偷的話尾,德馨聽著卻燒紅了耳背。
沒有反駁。
「好,那就這麼定了。只是我是僕人,所以書肆,可能得托你爸帶你去了。」
德馨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讓維嘎佔便宜,一邊說一邊沒好氣的又斜睨維嘎一眼。
嘎維先是一愣,接著笑得更燦然了。
多了一對看起來幸福的父母,小小偷不知道其中意義,只覺得心暖洋洋的。
「他偷了你的東西,你把整袋食物都送給他?寵壞了怎麼辦?」
嘎維摸著小小偷的小腦袋瓜。
「你是說,我寵壞小偷嗎?」
德馨重新想了一遍整件事情。
「…對…」嘎維覺得自己拆穿自己。
「我想,這麼小的一個孩子,如果有人照顧他供他溫飽,他就不需要出來這樣冒著危險偷東西了。」
嘎維覺得自己被眼前人拆穿,但是顯然沒有。他只是在這一刻,想當一個好人。
「說不定他是被訓練的,沒有偷到東西,沒有晚飯。」
嘎維難得很認真的平鋪直述自己真正的動機。
「怎麼可以訓練小孩當一個小偷!」
德馨半是驚訝半是生氣,卻也無可奈。
「如果讓我知道是誰…」
「如果讓你知道是誰?」
嘎維想知道自己的後果。
「我一定要跟這個人好好的說話,我想知道他需要什麼,如果我幫得上忙,他就不用叫小孩偷東西了。」
德馨理解自己是幸運的,並非每家每戶都是織造、都是世族大家,這些門府宅第裡甚至連僮僕都過得比普通市井小民優渥的生活,所以希望可以盡一己之力,讓更多人過上好一點的日子。
「你…嫌自己不夠忙是不是。」
嘎維覺得眼前真的是站著個菩薩了,不自覺的眼底也染上了一些些星花。
「啊!忙啦,超級忙的!我先走了,對了,下個月月圓,我還書給你。我記得的!」
德馨像是突然被蜜蜂蜇刺了一下嚇嚷了一聲,匆匆別過維嘎和小小偷,匆匆轉身準備離去。
「ㄟ!」
嘎維伸出左手一把抓回正要轉頭離去的德馨:
「你的給他了,你吃什麼?」
正好兩步之遙是一家餅子舖,嘎維拽著德馨往裡走。
「甘少…」
掌櫃親切招呼,話才出口,嘎維用手擋下:
「不用,兩個饢,讓他帶著。」
先發制人先發制人,每家店都甘少甘少的叫,早知道我就說自己名甘少姓嘎!
腦殼疼。
「是。要羊肉嗎?」
掌櫃當然要熟記大戶的喜好。
「啊,不用不用。」
德馨一邊慌亂的拒絕,一邊從袖袋裡探找碎銀子。
「一個要,一個不用。」
嘎維不知道德馨為什麼連忙拒絕,所幸各點一個。
放了一小串銅錢在櫃桌上:
「等等我回來提酒,玉釀,兩壺。」
身為鹽運使麾下的砥柱,嘎維在市井買東西從來都是不用付錢,所以這頓操作把舖子裡的人都嚇傻了,沒人知道該接什麼話,就是傻傻地包好饢餅,交給嘎維:
「掌櫃,謝謝啊。」
嘎維接過,轉交給德馨:
「給。你怎麼老是跟我這麼客氣?」
「啊,你才怎麼老是對我這麼好!這樣我一直欠你人情會還不出來啦。」
德馨靈活的皺了皺鼻頭,認真的聞了聞麵團的熱香。
「不怕,總有一天可以還的。」
沒來由的直覺,但是嘎維很確定。
「一言為定。」
德馨像是聞著就飽了,綻出滿足的笑容。
「你快去忙吧。」
「啊,好!謝謝!我先走啦。」
德馨蹲低,左手捏起小小偷的肉頰,站起和嘎維輕鬆的點個頭,便著著急急的帶著饢餅離去。
「甘大少爺,您…?」
掌櫃現在才逐漸恢復語言能力。
「他把自己的午飯給一個市井的小偷,還讓他吃乾淨的自己吃髒的,什麼樣的人會這樣?」
嘎維提綱挈領。
「被愛養大的人。」
掌櫃直接公布答案。
「那是什麼意思?」
這題太難,超過嘎維的知識範圍。
「那是市井人家很平常,但是世家大族很稀罕的東西。」
在京畿這塊龍蛇雜處的腹地賣了三十多年的饢餅,掌櫃見過各種各樣的人。
「愛,嗎?章回戲曲裡的,愛,嗎?」
這對嘎維而言太朦朧,有點懵懂。
「不是,神愛世人的,愛。」
掌櫃雙手合十。
「再一個饢餅,要加羊肉!」
嘎維開著玩笑,搶著破出家人的葷戒:
「還有,玉釀兩壺!」
「阿密陀佛。」掌櫃鬥嘴。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魎替
魎替
我不是腐,我是性別不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