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主,請您別咬這裡(中)

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喏。」伊恩遞了個麵包給愛德華,愛德華強忍著睡意,吃了幾口——這沒有摻血液製作的普通麵包對愛德華來說完全沒有飽足感,但他不想被伊恩討厭,於是陪著伊恩一起吃午餐。等伊恩結束休息之後愛德華才在樹下打瞌睡,沒發現領主夫妻正在不遠處觀察著兩人的互動。




「孩子的爸,這樣沒問題嗎?」自己這個傻兒子,看來是愛上伊恩了啊!竟然連續幾年犧牲自己的睡眠時間來看著伊恩耕種!命令血族和人類保持距離的方針是不是錯了呢?

「年輕人嘛,總該做點傻事。」更何況能夠抑制狂暴的項鍊已經給這個傻兒子了,也不怕他會突然發狂攻擊伊恩。領主微微一笑,牽起領主夫人的手:「孩子的媽,我們回去吧。」







伊恩過了好幾天才從血族商人口中得知:血族的作息和人類相差十二小時,也就是說,白天的十二點等於血族的「深夜」,所以不難理解為什麼愛德華老是在樹下打瞌睡了——白天才是他的睡眠時間!

知道這點的伊恩感到非常愧疚,他想帶愛德華回他家休息,只是愛德華搖頭:「……我想待在這裡。」因為這裡才能看見你。這後半句愛德華沒說出口,因為他不確定伊恩是怎麼看待他的。




伊恩聽出愛德華的弦外之音,害臊得頭皮發麻——伊恩原本一直以為人類和血族之間就是互相利用的關係,但血族會花這麼長時間盯著「獵物」卻不出手嗎?伊恩不曉得該怎麼回應愛德華的情感,心中躁動不安……這該問誰好呢?伊恩陷入沉思,一時之間沒有說話,愛德華小心翼翼的觀察著伊恩的表情,只要伊恩面露恐懼他立刻就離開。




伊恩足足苦思了十分鐘還是沒想出答案……嘖,自己怎麼就這麼笨呢!

當初老伊恩告訴伊恩:「那些非人類的種族喜歡吃聰明的小孩子,所以不要唸太多書。」因此伊恩只學了基本的算術和文字……可是現在不管有沒有讀書,他都被血族盯上了啊!

血族跟人類……伊恩想來想去,只想到獻血。是不是這樣做就算回應愛德華了呢?伊恩狠下心來咬破嘴唇,然而還沒湊上前,就被愛德華一把推開。




「你……別這樣。」聞到血腥味的愛德華瞬間清醒,瞪大了眼,伊恩發覺他靛藍的眼睛竟然轉變為紅色,有些吃驚的看著他;愛德華知道他又嚇到伊恩了,遮著臉,身體不斷發抖,極力壓抑自己的本能,最後匆匆忙忙地丟下一盒止血藥膏,用了瞬間移動的法術,一下就消失無蹤。




這是什麼意思?在那之後,連續好幾天都沒有在樹下看見愛德華,伊恩感到非常失落。

伊恩幫忙鄰居收割完作物之後無所事事,心不在焉地捆著麥稈,老伊恩看出自己兒子的異狀,不禁關切道:「兒子,怎麼啦?」

「我……」伊恩也搞不懂自己的心情,只知道他不想被愛德華討厭:「我好像惹少主生氣了。」




老伊恩還沒見過愛德華,伊恩跟他介紹了一番,老伊恩聽完之後慌慌張張的拉著伊恩上街買禮物:「這可糟了,得趕緊賠罪!」萬一惹惱領主,因此減少物資的配額,那接下來日子就難過了!

伊恩被老伊恩逼著寫了道歉信,投入特殊的魔法郵筒當中。如果領主允許,他們就能前往城堡登門道歉。




「……爸,什麼時候會有回信呀?」伊恩長年在田裡工作,很少上街和寄信,他不曉得信件需要花多少時間才能送達?

「嗯……郵筒是互通的,少主大人應該立刻就能收到信,但回信時間很難說。少主大人也有自己的事要辦呀!」老伊恩嘆氣,伊恩沮喪得像是掉進水裡的小狗一般,忐忑不安地過了一個下午。







傍晚,一輛馬車停在伊恩家門口,又是那位面無表情的血族駕車,伊恩提著禮物,拒絕老伊恩的陪同,獨自上了車。畢竟是他闖的禍,得靠他自己收拾,不能牽連父親。

伊恩在車上搜索枯腸,還是想不出該怎麼跟愛德華道歉?他買了今年秋天最大顆的栗子,不曉得愛德華喜不喜歡?




「到了。」面無表情的血族引導伊恩前往愛德華的書房,接著無聲無息的消失。伊恩在書房門口深呼吸了好幾次,總算鼓起勇氣敲門。

「請進。」愛德華低頭書寫著信件,在房門被打開的同時鼻子抽動了幾下,即使沒有抬頭,也知道來者是伊恩。

愛德華無奈地嘆了口氣:他終於理解父親大人要他和人類保持距離的原因了,就是因為差點傷害到伊恩所以刻意保持距離,只是沒想到伊恩還是主動找上門來……




「我、那個……少主對不起!請您不要生氣!」愛德華的嘆氣讓伊恩心頭一緊,他害怕地雙手將裝滿栗子的籃子捧高,低著頭不敢看愛德華;愛德華又嘆氣,走向前,接過籃子,溫柔地揉了揉伊恩的頭髮,要他起身:「……以後沒有我的允許,不准你弄傷自己。」看來在脆弱的人類面前得收斂情緒呢,人類太容易受到驚嚇了。

「呃,好。」這樣親暱的動作讓伊恩感到很害羞,他手足無措的站在原地,愛德華要管家將栗子帶下去料理,接著牽起伊恩的手,走向露台,兩人看似愜意,實則尷尬的坐在露台乘涼。




伊恩緊張到揉衣擺的小動作愛德華都看在眼裡,但他無法像父親大人一樣藉由閒話家常來緩解人類的戒心,這點他還在學習。

「……今晚的月色真美。」沒什麼好聊的話,就聊天氣吧!這個話題丟出去之後伊恩只回了句「對呀」,然後兩人又陷入沉默。




秋蟬唧唧的叫聲在此時顯得格外響亮,愛德華很努力的回想當時餐會時伊恩提到的家裡狀況,想著該怎麼開口才能讓兩人更多交流?兩人都不擅長聊天,氣氛就如同雷陣雨之前的空氣一樣濕黏沉悶,解救這一切的又是即時端上點心的管家:「少爺,點心做好了,請用。」

愛德華悄悄鬆了口氣——只有在進食的時候可以不用說話,大方看著伊恩也沒關係。




「好吃嗎?」愛德華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來掩飾自己緊盯著伊恩的目光,伊恩從沒吃過這麼精緻的栗子點心,開心地瞇起了眼:「嗯!謝謝少主。」

那燦爛的笑容讓愛德華的心臟亂了一拍,他連忙握著父親大人給他的項鍊深呼吸:奇怪,明明伊恩沒受傷,卻怎麼還是有想撲倒他的衝動呢?這條項鍊沒辦法壓下這種本能啊!

「……我才要謝謝你帶來的栗子。」愛德華覺得繼續待在伊恩身旁會很不妙,故作鎮定的說道:「很晚了,你明天早上再回去吧。」愛德華讓管家帶伊恩去休息,自己則是假借還有工作,離開書房。







「孩子的爸,你倒是教教你兒子呀!」領主夫人透過窗戶看著在花園裡像無頭蒼蠅四處亂竄的愛德華,不禁心疼起自己這個傻兒子——伊恩睡在客房,傻兒子卻在花園跑步!做媽的都替他焦急!看來愛德華不曉得只要藉由咒語賜予生命力,脆弱的人類就能獲得永生,這樣一來就可以成為一輩子的伴侶了。

「孩子的媽,你不覺得你兒子活到四百歲才進入思春期很可愛嗎?」領主笑瞇瞇的看著愛德華的一舉一動,還是不打算將那句咒語告訴愛德華。

「你真是!」領主夫人氣呼呼的踩了領主一腳,接著打開窗戶一躍而下,正好落在愛德華面前。




「……母親大人。」愛德華即時停下腳步,向領主夫人行禮,領主夫人看著眼前汗流浹背的愛德華,不禁皺起眉頭:這麼髒兮兮的,肯定會嚇到小伊恩!「去洗澡,洗完來起居室找我。」

「是。」愛德華知道自己今晚的行為很反常,去洗個澡冷靜一下也好。




愛德華在冷泉裡泡了好一會兒才壓下體內的躁動,他整理好儀容之後前往起居室,領主夫人正在聽管家唸書,愛德華不敢打擾,只是默默站在一旁等候。

「來。」領主夫人招手,要愛德華坐在他旁邊,然後伸出食指,點著他的眉心。

接著,一連串香豔得令人不敢直視的畫面流入愛德華的腦海中,愛德華瞬間紅了臉,支支吾吾的說道:「母親大人,這……!」

「好了,去吧。」領主夫人並不打算回答,只是抓起愛德華的領子,一把將他丟了出去,愛德華避免撞上牆壁,便施展法術,融入黑暗當中,等他停止滑行,發現自己已經闖進伊恩所在的客房內。




「……」愛德華茫然的看著伊恩毫無防備的睡臉,覺得他又該去泡泡冷泉了。理智上是這麼想,但身體已經擅自行動,坐在了伊恩的床舖邊。

如果,只是一小口呢?趁伊恩清醒之前替他抹藥止血,伊恩就不會發現自己被咬了。伊恩那粉嫩的嘴唇在月光下閃爍著光澤,看起來嬌艷欲滴,不斷誘惑著愛德華,在愛德華想清楚之前,他已經品嚐到了那令他渴望的的香甜。

「嗯……唔……」伊恩下意識的和愛德華唇舌交纏,愛德華腦中香豔的畫面促使他將手放進伊恩的衣服當中,觸摸著這人類特有的溫暖又光滑的身軀。




「呼、呼、呼……」愛德華的獠牙露出來了,胸前的項鍊隱隱發光,抑制住了他的爪子,卻沒能抑制住他的下體高昂。愛德華看著自己腫脹的胯間,對於身體異樣的衝動感到困惑:只是親吻還不夠,他想要……更多!




他脫下了伊恩的上衣,伊恩半夢半醒的配合著他的動作,看見紅著眼的愛德華時不但沒有害怕,還主動抱住了他,模糊的在他耳邊咕噥道:「……你、你還生氣的話就咬我吧。」

「……我沒有生氣。」可是還是很想咬伊恩!伊恩因勞動而鍛鍊出的肌肉觸感非常好,光滑又富有彈性,和體溫偏低的血族不同,人類抱起來的手感就像是冬天的暖爐一般,讓人捨不得鬆手。




愛德華試探性的舔了舔伊恩的頸子,伊恩發出哼聲沒有抗拒,這溫順的反應鼓舞了愛德華,他讓伊恩平躺在床上,一點一點的舔過鎖骨,胸膛,然後含著那小巧可愛的乳頭吸吮。

血族的唾液不但會阻止血液凝結,甚至會讓接觸的地方帶來酥麻感,讓獵物不會感到疼痛。伊恩難受的扭動著身體,下意識的愛撫著被愛德華舔過的乳頭:「嗯……好癢……」

愛德華敏銳的察覺伊恩的體溫變高了,有點擔心伊恩的情況,因為他知道人類會「發燒」,是疾病的一種,有可能致死。他照著伊恩的模樣搓揉著他的乳頭,希望能幫助伊恩,卻只是讓他更加焦躁。




伊恩本能地將手探進褲子裡,撫慰著腫脹不已的地方,散發著熱氣的男根讓愛德華看直了眼,吞了吞口水,腦中各種知識突然串連起來,愛德華明白接下來該怎麼做了——他張口含住了伊恩的男根。

「嗚啊……」伊恩迷迷糊糊的聳動著腰部,愛德華小心翼翼的不讓獠牙刮到伊恩,一邊用手套弄著嘴顧及不到的部份,一邊用舌尖搔弄著凹槽部位,啾啾有聲的舔去伊恩分泌出來的香甜液體……愛德華驚喜的發現:他的小伊恩全身上下都是甜的!




愛德華很久之後才知道血族是淫魔的近親,所以不只血液,性交帶來的快感和體液也能成為糧食,然而這種方式帶來的飽足感比血液少,只能當作點心。在外敵環伺的情況下,血族更偏好用攻擊的方式來進食,而不是花時間的性交。




伊恩舒服的哼聲撩撥著愛德華的神經,讓他非常亢奮,加快吞吐的動作,口中的男根顫了顫,噴出煉乳般甜美可口的液體。愛德華津津有味的舔去每一滴精液,吃不夠似的又擼了擼,卻換來伊恩的皺眉。

糟糕,沒控制好力道,弄痛伊恩了。愛德華討好地舔了舔伊恩疲軟的男根,希望能減緩他的疼痛,伊恩的呼吸漸漸沉穩,沒有醒來的跡象。




……還好他沒醒來。愛德華知道自己目前的模樣很嚇人,他拿了條手帕,綁住伊恩的眼睛,避免接下來他突然睜開眼,被自己嚇到。愛德華讓伊恩趴在床上,欣賞著他完美無暇的軀體。

強烈的佔有慾催促著愛德華在伊恩身上留下自己的印記,他控制著力道,在不出血的情況下啃咬著伊恩的背肌,留下一圈一圈的牙印,伊恩癢得不斷扭動,那藏在臀峰之間的蜜穴暴露了出來,緊緻羞澀的穴口看得愛德華下體一緊,瞬間又理解該怎麼紓解自己硬如烙鐵的地方了。




愛德華將嘴湊上前,用唾液潤濕了每一瓣皺摺,還將舌頭伸了進去,嘖嘖有聲的舔弄著,使裡面也能充分得到滋潤。

「嗚……好難過……」被愛德華舔遍全身的伊恩無一處不癢,尤其是那個被重點照顧的小穴!高昂的情慾逼醒了伊恩,愛德華眼明手快的制止了伊恩想解開手帕的動作,輕輕咬破了他的頸子,猛地吸了一口。

「啊!」全身力氣在愛德華那麼一吸之下瞬間消失無蹤,鮮血的芬芳讓愛德華的眼睛在黑暗中發出有如野獸般的綠光,他垂著眼瞼,深呼吸了幾次,克制自己不要再舔伊恩的傷口,然後拿出藥膏,塗在他的頸子上。




「嗯、嗯……」雙眼被遮蔽,雙手又被按住,伊恩發出無助的哼聲,愛德華從背後抱著他,低聲安撫道:「別怕,是我。」

「……愛德華?」伊恩還不是很清醒,聽到是愛德華的聲音之後放鬆了身體。

「對,是我。」愛德華回答的同時,趁機探入一節指尖。穴口被撐開的異樣感覺讓伊恩微微緊繃,但來回抽動的手指有效緩解來自體內深處的搔癢,伊恩很快就陶醉在這樣令人頭皮發麻的快感當中,縱情的呻吟出來。




「哈嗯、愛德華、愛德華……」伊恩腦袋混沌的只知道呼喊著愛德華的名字,情動的身體也主動分泌出愛液,使手指每次進出都發出黏膩的聲響,愛德華終於忍不住了,他扶著自己的肉刃,凶狠地拓開了那狹小的穴口。

「嗚!」身體猛地被貫穿,伊恩劇烈地抖了一下,愛德華怕弄傷他,不敢亂動,然而愛德華不曉得血族唾液若是用在這種地方,就是最上等的春藥!伊恩的慾望如同煮沸的水一樣啵啵啵的翻滾著,強烈渴求著生物最原始的本能。

「好癢……你、你動一動……」從來沒有性經驗的伊恩在情慾的驅使之下,妖嬈的扭動著身體,邀請愛德華好好疼愛他,愛德華當然不會辜負伊恩,每次抽插都是完全退出,再盡根沒入,照顧到裡裡外外每個角落。

原本緊繃的穴口在這樣激烈的進出之下,逐漸軟化,愛德華即使不用扶著肉棒也能準確頂進伊恩的體內,渾圓飽滿的陰囊啪啪地拍在伊恩的臀上,讓他連連尖叫,已經發洩過一次的前端連碰都沒碰,又硬了起來,隨著進出的頻率將興奮的體液甩得到處都是。




由於視線被剝奪,伊恩的感官格外敏銳,貫穿脊椎的滅頂快感讓他感到害怕,但雙手所能觸及的只有床單,他不禁轉身,展開雙臂,想確認愛德華的存在。

「愛德華……嗯、嗚……抱抱我……」

「……!」愛德華頭一次感受到所謂的「怦然心動」是什麼滋味,他憐惜的將伊恩攬入懷中,讓他手腳並用的抱著自己,還不斷在他耳邊呼喊著他的名字,讓伊恩知道自己就在他身邊。




愛德華顧慮伊恩的體能不像血族這麼強悍,放緩了抽插的速度,伊恩哼哼著享受肌膚相親的美好,竟然就這樣睡著了。

體內的熱流即將衝破關口,愛德華在不干擾伊恩睡眠的情況下,小幅度的抽插著;突然,腦中浮現出一句古老的咒語,愛德華下意識的唸了出來,與此同時,深埋在伊恩體內的男根注入屬於血族的生命力,隨著咒語,盡數被伊恩吸收。

1會員
80內容數
沒肉吃只好自割大腿肉的作者一枚,主要寫原創BL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