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2022年文學獎,安妮·艾諾- 製造醜聞、震耳欲聾的底層女性「平白書寫」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Annie Ernaux (2021) © Jean-Luc Bertini

安妮‧艾諾將女性「不敢說、不能說、不會說」的日常事件,轉變成不帶修飾的精鍊語言,不僅堅持以自傳體,自我發掘想要忘記的記憶、性別羞辱經驗,更創造出一種自己稱為「平白寫作」(écriture plate)的方法——拒絕任何華麗的辭藻、放棄所有漂亮的理論,僅以平白的文字,書寫作為一個女人的日常經歷,描繪出一個「將女人身體作為羞恥」的文明背景。

有幸幾天內,閱讀女作家兩本原文小說,吸收兩萬多字法文資料,撰寫了兩篇導讀,第一篇聚焦於法國媒體第一時間,對諾貝爾新科文學獎得主的左、右兩派對立看法,第二篇有幸於<換日線>分享,分為三個重點
  • 女性書寫,作為「醜聞」
安妮·艾諾書寫自己的女人日常,卻每每驚心動魄,從性侵、墮胎、結婚、偷情、離婚、老少戀,再再製造法國中產階級社會的「醜聞」,而如此女性日常,整個文學史,為何卻沒人寫過?
  • 「平白書寫」,震耳欲聾
安妮·艾諾以弱勢「平白書寫」,卻於文壇震耳欲聾。她放手發覺自身日常經歷,卻展現集體社會意識,她作為女人,控訴男人建造社會的菁英結構,嘗試見證暗影下的次等存在,不管是其自身作為第二性,或者,其出身,作為底層階級...
  • 書寫底層,抵抗菁英
當諾貝爾文學獎頒給安妮·艾諾,理由為「以勇氣和手術般的精準,從個人記憶挖掘根源,隔閡與集體壓抑」,她馬上表示,這不只是榮譽,「更是責任」,她給自己的期許,為持續「以公正的語言,見證不公」...
歡迎點閱,敬請指教,歡迎分享!

【延伸閱讀】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16會員
    205內容數
    近三千年發展的菁英美學主義論述,如何成為問題本身?本計畫企圖以一種知其不可為而為的精神,以「反抗」《詩學》千年演變思潮,一個當代自發工作之開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