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北京四通橋的濃煙和驚雷

2022/10/14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各個利益團體和市民團體,或者是個人用條幅和遊行示威來表達自己對政治和某些現狀的不滿,在國安法實行之前的香港和現在的台灣都是很正常的。但是這種正常的情況,在中國往往是非常危險的行為。例如像對著習維尼的畫像潑墨而被關到精神病院的董瓊瑤女士,像批評習維尼是脫光了衣服也想做小丑的皇帝的任志强等等。輕者失去了自由,被關到黑監獄(名義上是學習班或者精神病院裏面折磨,重者就正如劉曉波和李旺陽,被秘密抓捕之後以各種方式讓其無法活著離開監獄,甚至親朋好友也被株連。
和十年前相比,在中國的人們多數都會覺得更壓抑。和純粹的政治因素關係並不是很大,更多時候是因爲以“疫情防控”爲借口的社會管控已經達到非常過分的程度了,本來所剩無幾的公民權利進一步被壓縮。各位閲讀文章的朋友們,您們知道政府在無法給出任何真正意義上符合法律的行政命令和行政文件下,就要把您和您的家人在沒有通知的情況下,讓您們登上夜深的大巴,全身穿滿防護服的司機在疲勞狀態下把您們送到您們都不知道的地方進行“隔離”,但是被隔離的地方往往缺乏必要的生活設施,無法滿足多數人正常生活的需求,就是把您們放在這個地方,讓您們忍受,不讓您們抱怨和發聲,什麽時候出來要等那些大字不識、好毫無現代社會管理學常識的“領導”拍腦袋決定的。這是今年在貴州發生的“貴陽大巴轉運事件”。發生意外之後,一家人的生命都被清零了。習近平這位大字不識的小學生和它手下的文盲官員們卻在努力隱瞞消息,最後的解決方式非常有戲劇性,今後的凌晨轉運還在繼續,但是會讓被轉運的無辜人們簽上“免責承諾書”,發生了事情,只能讓被轉運的人們來承擔。
在2022年9月5日,成都發生了地震之後,毫無常識和違反人性的風控措施仍在繼續,在當地政府的有意無意的授意下,成華區一個小區的工作人員甚至把逃生門鎖上,樓盤大廳的大門還要鎖起來,不讓人們逃生。儅憤怒的業主要求逃生時候,管家竟然在微信群裏命令大家不准跑(正常來説,物業和物業公司提供的管家不是應該要為業主服務的嗎?爲什麽可以命令和管控業主的行爲,甚至不讓業主逃生?)。至於穿著白色防護服,形如暴風兵的白衛兵上門把人們封鎖在家,焊死或者是繁瑣人們的家然後收走他們的鑰匙這些操作已經發生很多次了。人們花了幾百萬元甚至是上千萬元的房子,最終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家,而是昂貴的韭菜盒子。
大多數正常人(奴性深重的小粉紅和防疫愛好者除外)的耐心和浴缸裏的水一樣,都是有限的。北京就有一位勇士放上了罷免習近平的橫幅,用高音喇叭播放錄音“不要核酸要吃飯,不要文革要改革;不要封城要自由,不要領袖要選票;不要謊言要尊嚴,不做奴才做公民,罷課罷工罷免獨裁國賊習近平。”現場的人們并沒有阻止他,在中國網路上活躍的小粉紅和戰狼也沒有在現場和他對抗。後來趕來的中國黑皮就把這位勇士送到警車,現場的痕跡也被消抹。
這件事在中國的網路上已經被全面封殺,因爲傳播照片而被封禁的微信號和微博號非常多,這幾天在中國的新浪微博搜索騰訊客服超話,會發現各種因爲微信賬號被封禁的人們的哀嚎。騰訊客服這幾天也被海外的人們稱爲大型網路懺悔室裏的神父。要知道對於大多數中國人而言,日常生活可以説是和微信賬號深度綁定了。有在中國生活過的朋友也知道,和客戶交流聯係方式,很多時候甚至連名片和手機號碼都沒有,直接添加微信就行了。隨著微信功能的日漸增多,支付、健康碼、支付、轉賬、購買電影票、乘車等功能也可以使用。如果沒有微信賬號,用“社會性死亡”來形容的話也并非誇張。當然隨著適用人群的增加,中共對微信的監控也愈發增加。
北京某位勇士挂的橫幅
四通橋的現場照片
當我知道在這位勇士在車水馬龍的北京四通橋上挂著反對過分的疫情防控措施和反對習近平的標語時候,對這位勇士是充滿敬畏的。在社會管控愈發嚴酷和奴性文化濃厚的中國社會裏,這種人的存在和他們的反抗行爲更是顯得耀眼和意義重大。漆黑的房间里的小股烛光,也足够亮了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梁知
梁知
享受閱讀,享受生活,喜歡和熱愛生活的人互相熏染。請多多指教
留言1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