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抔土・雞蛋花》14 - 黑幫少爺愛上我 (同人)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第十四章-未覺的昵依

茶棧離河岸有一小段距離,兩人安靜的走著,阿赤在嘎維的背上睡著。
後方仍是通明燈火,南市的鼎沸人聲傳到這裡還有鬧轟;不遠的前方是德馨熟悉的東市,溫雅的燈火散進夜空,向晚歸的人招著手。
德馨覺得自己像是嫁去遠方的歸寧,小姐半個月之後也是這樣的感受嗎?在陌生與熟悉的中間,在未知與幸福的中間,不知道如何是好,不知道何處落腳。
走出船塢,兩個人的關係像解了鎖,但是心還是向著對方。
嘎維就是跟著德馨的步伐走著,在兩個鬧市的交界,這裡晚上只有路燈幾盞,茶攤沒有人,客棧門半掩,樓上推開的窗戶裡應是寂寂過客還是款款良人,嘎維從來就沒有在意過這些。可能今天沒有月亮可以欣賞,可能附近沒有燈光,只剩窗子裡的皮影戲,搖曳的燭火被吹熄,有點晚了。該送人回家了。
敲敲門,衛老奶奶一開門就是不迭停的感謝夾雜抱歉:
小孩子竟然讓少爺一路背回來真是罪過有沒有痠痛累不累需不需要喝個茶吃點什麼再走……
「不用客氣,今天玩一整天,累了,小孩都這樣。」
德馨一慣的溫暖。
「晚了,我還要送德馨回府,您也休息吧。」
嘎維將阿赤交給快步跑出來的衛掌櫃。
「對不住,對不住。」
掌櫃向兩人鞠躬行禮,接過睡得綿軟的小孩。
「沒的事,阿赤很乖,今天玩得好開心呢。」
德馨真心的說著,緩和衛家兩人的愧疚。
「那我們先走了,早點休息。」
嘎維一慣的俐落。
現在,只剩下兩個人了。嘎維有點壞心思,但是他知道,這次不行。
「你不用送我回府,從這裡開始都是我從小長大的地方,沒有月亮沒有照明我也不會掉到水裡面去。」
走了幾步,德馨停下,回頭。
「我不擔心啊。」
「所以你回去吧,這一天的,都累了。」
「你一直叫我回去,難道你知道我家住哪裡嗎?」
「恩,大概知道」
「怎麼猜的?」
「你對南市很熟,一路上大家都微微向你點頭致意,上了船,所有的酒食你都不用吩咐就備好了,我不覺得你事先安排好了一切,因為我覺得你是不會記得遊玩日子的人,這只代表,那裡你很常去。」
「你有點,太聰敏了。」
「不敢,這是一個家僕應該要具備的技能。」
「你太謙虛了。」
「我沒有,這樣才能幫老爺、小姐、少爺分憂解勞。」
「你對別人太好。」
「沒有南家,就沒有我。」
「你,應該沒有要隨你家小姐嫁過去江家吧?」
德馨只是遲滯了一毫秒,就直接回答:
「我是男的,隨嫁只能是女侍。」
「這樣我就放心了。」
德馨擔心維嘎會察覺江家一直以來盤算著的計謀,所以開始撩人:
「你安什麼好心?」
「不安什麼好心。」
嘎維很誠實,語氣透著想要下眼前人的佔有。
「天色已晚,南府在東市東北,無論你家在南市哪裡,都太遠了。」
其實德馨只是捨不得維嘎回程只剩一個人的孤單。
「我就是想送你。」
我願意用所有的幸運交換與你相處的所有時間。
「在烏篷船裡還不夠嗎?」
被酒精朦朧的意識,被仲夏的風吹散。
「不夠。」直球。
「那,怎麼樣才夠呢?」
德馨的眼睫緩緩的搧了搧,他只是很單純的想知道維嘎接下來想要自己的什麼。
嘎維沒有說話,伸手指指身旁的客棧。
「有點,輕薄。」德馨沒有赧沒有惱。
「你這樣覺得嗎?」嘎維沒有懊沒有佻。
德馨認真的皺了眉:
「我不想輕薄了此情此景,與今夜一切的,漂亮。」
嘎維彎下眉眼,揚起嘴角,他知道自己也在一切的漂亮裡:
「那,不然這樣,前面一段路有點暗,你讓我送你到東市的正午門街上。」
「好吧,到了那裡,不可以再蠻纏。」
德馨挑起眉眼,微噘唇峰。
「好。」
嘎維用氣音一口答應下,快速的靠近,輕啄一下德馨根本挑逗的神情。
「你怎麼比阿赤還橫呢?」
這時才見德馨的害羞,悄然又迅速的跳開了三步之遙,左手掩著剛剛與嘎維的肌膚之親。
「等阿赤遇到喜歡的人,才能比較。」直球。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魎替
魎替
我不是腐,我是性別不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