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起人間||第19章:兄弟(一)

2022/10/28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小兵立大功啊!」
一向吊兒郎當、玩世不恭的孫皓天,此時一改往態,冷沉著一張臉、滿眼殺意,左手手上還集齊了一團靈力站在齊氏所在處:品桃院外。
從小到大就沒人敢欺負他的小風妹妹,今天齊氏不但羞辱了她一頓還讓她跌的滿身是傷,這口氣怎麼嚥的下去。
左手微轉正打算大鬧一番的他,突的似乎想到什麼而改變了心意,收回靈力,又在此時感覺到有人正往這前進,一個閃身隱身進了一旁的大樹後,立用陰影的保護下藏在暗處,並微探出頭查看著。
一個十分熟悉的身影出現在剛剛他停留的地方,此人手中握住一把長劍,側臉看去也陰沉了厲害。
未等門前那人有動作前,孫皓天離開大樹後一手想抓住那熟悉人的肩,那人反應也極快,一個矮肩躲過他的動作反身就想朝孫皓天攻擊而去。
在此同時錯失先機的孫皓天用著口型說著。「我啊!」
一看眼前這人是自己的兄弟收回即將出拳的手,孫皓天又再次抓著他的手將他拖到大樹旁。
被他拉住的端木傑有些意外的問。「你在這幹麼?」
「你來幹麼,我就來幹麼。」
聽孫皓天與自己有志一同就反拉住他的手,準備向前走去。「那走啊!還等什麼。」
「等等等。」他又將他拉回。「但後來我改變心意了。」
「報仇這事還能有改變心意的?」
孫皓天雙手交叉盤在胸前,一手抓了抓自己的下巴。「我後來想想這事不太妥。」
端木傑斜睨著他,一付就看看你要說什麼的表情。
「你看啊!齊氏如今雖然不再高高在上,但齊氏還是十分龐大,你覺得現在我和你打的過那些族老?再說同族相殘視為叛族,我們有必要跟寒潭那人擔上一樣罪名嗎?」
「那就算了?」
「怎麼可能!所謂君子報仇十年未晚,但我覺得不用十年,五年就夠了!說不定更短三年!」
見他說的自信滿滿,端木傑沒回話只是一臉就靜靜的看著你吹牛的神情。
看到他的表情,孫皓天有些不滿的指著他又指著自己。
「你加上我,難道還需要十年才打得過他們嗎?五年我都覺得太長了不是!以我們兩個的天份,我真的覺得只需要三年,三年就足以打趴他們!」
孫皓天一臉自信的直看著端木傑,兩人對視了不一會,似乎想到一塊,同時互擊手掌並對笑一下,但端木傑隨即變臉。
「自大。」
被這一說孫皓天顯然尷尬了一下,又急忙的說。
「喂喂!哪自大了。你不信我,難道也不相信你自己嗎?」
「當然不是,只是三年到五年,我們修鍊難道他們不修練?」
孫皓天揚了揚他那帥氣的劍眉。「當然會,但我們會長大他們會老。」
這次端木傑聽懂他話中的意思,兩人又對視開心的一笑。
「但現在就這麼算了?」
如果今天就這樣什麼都不做就回去,他心裡一定會十分不甘心。
「你願意我還不願意。」孫皓天將手臂靠在端木傑的肩上眼光直看向前方的品桃院。「我是學土系術法的,所以照理來說只要有土有地的地方應該都是我的主場吧!」
「是這樣說沒錯。」端木傑也跟著他的目光看向前。
「所以我想到一個好方法。」
端木傑點了頭等著他說出好方法,但等了一小會兒聲音都沒再傳來,端木傑正覺奇怪要轉頭就聽了一聲「嘎嚓」清脆的咬聲,有些吃驚的看向孫皓天。
這聲響正是孫皓天在吃蘋果的聲音,端木傑用著錯愕又難以置信的表情看著他。
他也覺得唐突了,吞下口中的蘋果並將手中那咬了一口的果子揚了一下。
「吃嗎?」
「不是才吃過飯嗎?」
端木傑真的無法相信眼前這人竟然是自己的師兄,也才剛用完晚膳沒多久,這會又開始吃起來了。
「我晚上沒吃飽啊!」他看出他的想法委屈的說著。
端木傑的眉頭都快打成結了,一臉鄙視的問。「不是說有方法?難道就吃蘋果?」
「哎呦!當然不是。」
說完孫皓天只單膝落地的蹲在地上,正想用右手在地面畫咒但又嫌蘋果礙事則遞給一旁的端木傑。
「拿著。」
被這一叫,端木傑瞪大了眼十分無可奈何的接過蘋果。
空出手來的孫皓天快速又熟練的在地上畫著,不消半刻一個完美的咒陣出現在眼前,他得意洋洋的正要對其施放靈力時,突然又聽到一聲「嘎嚓」清脆的咬聲。
孫皓天猛然的抬頭看向站著的端木傑,而他也正一臉錯綜複雜的神情楞在那,那一口還真是咬的不由自主,果然是近墨者黑啊!
「嘖!」的一聲,孫皓天又將視線移回咒陣上,但心想著,愛吃又假客氣。
他手放在咒陣上,輕唸著。「以我之靈換物之魂。」
一陣微亮的光芒從陣中發出,光隨著咒陣線條延展開來,兩個小泥人出現在咒陣中心。
一個小泥人端正的站立著,另一個小泥人只是半躺在地上形態不佳。
就像一個端木傑、一個孫皓天。
「去,去幫我好好監視好品桃院。」
端正的小泥人單腳用立的踏了地面一下,恭敬的向孫皓天行禮後立即轉身向品桃院方向奔去。
而另一個小泥人依舊半躺在地上,抓抓頭、搔搔自己的小臀部,完全沒有想起身的意思。
孫皓天伸手用手指彈了一下小泥人的額頭,命令著。「還不快去!」
吊兒郎當的小泥人才急忙起來,邊摸著被彈中的額頭邊向前跑去。
看著自己的傑作孫皓天十分滿意的拍掉自己手中的土站了起來。
「就這?」端木傑有點懷疑的問。
「小兵立大功啊!」
端木傑斜著頸用著給你一個眼神你自己品品的態式。
看到自己的作品被質疑,孫皓天真是百般無奈。
「殺雞焉用牛刀。」他解釋自己的用意。「我們用意在於監視,更何況使用咒陣才不會被齊氏那些族老發現。」
「我們一向不學咒術的,你這哪學的?」
提到這個孫皓天又自豪了起來。「大祭司教我的。我們的術法的強大在於我們的靈力有多高,運用一次就需要花費許多靈力,尤其我學的術法更費勁,我就想到咒術是不需要用到靈力的,所以就去求大祭司教我。」
「大祭司還挺疼你的,連咒術都肯教你。」
孫皓天搖了搖頭否認著。「這不是羽氏的咒術,而是一般人都可以學的咒陣。」
端木傑「哦。」一聲,十分有興趣的看著他,等著他說下去。
「相較於我們修練的術法強大、霸道,而咒陣就顯得陰柔及被動,所以除了羽氏不能習法外,我們這些氏族不是都以提升靈力為目標,為的就是增加自己所施出的術法能一招壓倒敵人嗎?」
端木傑咬了口蘋果認同的點頭。
孫皓天續道著。「你們端木氏的劍術、上官氏深厚的內功及衛氏那極其快速的暗器招式,哪個不是用靈力催化的,當境界越高自己的術法就更有威嚇力,那誰還願意去學這種不痛不癢的咒陣。」
「說的還挺有理的。」
「可是啊!有些事還是需要暗地裡進行,尤其是當自己能力還不足以贏對方時,這種小偷小摸的招式不就可以用的上了。」
孫皓天邊說著邊將手伸進兜裡。「更何況只是監視個齊晴睿要用什麼大招。」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願世間都善待追夢之人~!
輪迴令是一部十分長的小說,由少年的百年孤寂掀開序幕,曾經是百年玄門之首的宗門一夜間滅了燈,江湖波濤不斷,陰謀不歇,一連串的謎團等待著百年玄門後起之秀一一解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