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04

「哈妮!我回來了!」一個身材高挑的男人開門進屋,將鑰匙掛在牆上的吊掛區。
「哈妮?你可以去幫我買蒜頭嗎?」從廚房傳來女人的聲音。
「你怎麼不早說?」男人露出些許不耐的口氣。
「剛剛安雅打電話回來嘛,我來不及跟你說啊。」女人從廚房探頭出來。
「蒜頭有那麼重要嗎?不加也不會怎樣吧?」男人邊脫外套邊問道。
「吉米‧比斯利(Jimmy Beesly)!你以前追我的時候都不用我開口就會主動幫我做這做那,現在結婚了變這樣?」
「好啦,安雅打來說什麼?」吉米‧比斯利將脫到一半的外套穿起。
「她說今晚要在蘿西(Rosie)家討論作業。」
「討論作業?應該只是在聊天打屁吧?」
「你真的了解你女兒嗎?她為了這個專題可是下了很多的功夫耶!」女人露出嫌棄的表情說著。
「好啦好啦!我走了!」吉米‧比斯利不想聽太太碎念而趕緊出門。

│05

黃昏的夕陽再過不到幾刻即將被高聳的巨大山林吞噬,一台車在一望無際且沒有路燈的公路上行駛著。駕駛是一位年約20歲左右的青年。安雅‧比斯利坐在副駕駛座上。
「他們買單嗎?」青年問。
「當然!我說什麼他們都會信啦!」安雅自信地回道。
「哈哈哈好笨!」
「欸!誰准你這樣說他們,我很愛他們耶!」安雅有點生氣地說。
「喔好啦!隨便!」青年自討沒趣後還是嚷嚷著。
「丹尼。」
「幹嘛?」
「你為什麼要幫我啊?」
「你不知道嗎?因為我喜歡你啊!」丹尼笑著說。
「吼喲!說認真的啦!」
「我認真的啊!而且我對風谷鎮很好奇啊!」
「可是我們這樣偷偷闖進去會不會有危險啊?」安雅有點擔心地問。
「不會啦!拍紀錄片就是要這樣拍啊,你跟著你教授去拍的一定都是假的,那些都是她想讓你拍你才能拍,一點都不真實。」
「可是..」
「欸我尿急!」青年打斷安雅的話,將車停在路邊,下車後跑進那雜草長得快跟人一樣高的草叢裡。忽然間,青年身旁的草叢裡傳來沙沙聲響,因為當時並沒有風吹來,所以他很肯定有什麼東西在草叢裡,他用手撥開,發現一位光頭男子背對著他蹲著。青年內心抖了一下。但還是上前關心。
「哈囉?你在這幹嘛?你還好嗎?」青年小心翼翼地向前並詢問。
光頭男子聞聲後慢慢轉頭,扭曲且痛苦的表情讓他原本就怪異的長相更加令人恐懼。青年嚇到腿軟往後跌坐在地上。此時光頭男子的嘴巴與其說是張開,不如說是被撐開,他的牙齒和頭骨正逐漸擴大,臉部的肌肉和皮膚已經容不下巨大化的頭骨,直到嘴巴破裂後整個臉皮和頭皮皆往後翻,一個怪物就這樣從光頭男子嘴巴裡竄出,正確來說應該是光頭男子變成了怪物,而怪物將原本的皮囊脫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青年內心的恐懼已吞噬了他逃跑的本能,只能大聲地尖叫。

│06

一輛計程車停靠在住宅區街邊,一位年約30歲,身穿連帽淺藍色大衣的女人,拖著兩大箱行李箱下車,走到一間房子前按門鈴。女人留著俐落的橘紅色旁分短髮,她習慣將左右兩邊的頭髮往耳後塞,露出她那不大不小的耳朵,兩隻耳朵上各有一個耳洞,但因為工作的關係今天並沒有配戴任何耳環。她的臉型偏圓,從側面看,額頭到鼻樑和鼻頭的弧度非常滑順,彷彿用畫筆隨手勾勒出來的線條般自然,走在路上是個會讓人不禁回頭多看幾眼的好看臉蛋。來應門的是一位五官精緻年約35歲的男人。
「抱歉!整理行李花了我不少時間...」男人不等女人話說完就一把將她摟進懷裡親吻,女人驚訝但並沒有掙脫,任由男人隨意地親吻她的嘴唇、臉頰和脖子。男人邊親吻邊把門關上,兩人互相脫下對方的衣物,一路從門口愛撫親吻到客廳,女人一把將男人推倒在沙發上,並跨坐在他身上,正當兩人慾火焚身時,女人的手機鈴聲響起,兩人停下動作,看向衣服裡的手機。
「不要接。」男人繼續親吻著女人。
「不行...警局打來的一定得接。」女人享受著男人的親吻,但理智將她拉回現實。
「再過兩天你就離職了管他幹嘛?」男人持續親吻,試圖說服女人。
「做一天和尚還是得敲一天鐘啊!」女人雖然不願意,但還是將男人推開,接起手機。
「我是歐森(Olsen)。是!好的!我在我未婚夫家。好!」女人說完後掛上電話嘆了一口氣。「對不起了寶貝,邊境那邊有人發現屍體...」
「你一定得去嗎?」男人面露失望。
「你知道我一定得去的。」歐森起身穿起衣服。「等等他們就派車來了。」
男人興致被打斷,一臉悶悶不樂。
歐森見狀便親了他一下。「我會補償你的。」
「怎麼補償?」男人露出見獵心喜的表情。
「之後你就知道了。」歐森露出一抹賊賊的微笑,吊足了男人的胃口。
/ 未完 ‧ 待續 /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 沒有電影和影集和動漫會死的人 │
我們都是所有世代的倖存者。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