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戰爭(聖女新娘) 006 那天真女孩竟跟惡魔交易、跟撒旦立約 

那天真女孩竟跟惡魔交易、跟撒旦立約
***********************************
╬ 聖女新娘這部小說純屬虛構,請勿當真 ╬
如果各位喜歡這篇故事,請幫忙將這篇介紹推薦給各位朋友,謝謝 =>
***********************************
= 聖女新娘 06 那天真女孩竟跟惡魔交易、跟撒旦立約 = V1.03
這個世界有個無法輕易說出口的遊戲規則,有個只有少數人知道的規則,有
個像虛幻童話般的規則。
曾經有個知道這個世界規則的人,道出一篇膾炙人口的故事,叫做:『放羊
的孩子』。
故事中,放羊的孩子或許是想扮演警示世人的先知,或許是為了滿足自己操
控玩弄人心的權力欲,而不時喊著:『狼來了!狼來了!』把羊群嚇的半死,也
讓他的同伴全放下手上的事趕過來,最後才發現原來是這孩子的惡作劇……
放羊的孩子就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喊著狼來了,驚嚇羊群,也讓他的同伴
疲於奔命,直到沒有人再信任他的話。
有一天,狼真的回來了……
不,其實我更相信狼從來都沒有離開過,一直在羊圈外圍散步,默不作聲。
既然如此,喊狼來了又有什麼用?不過是激怒大野狼回來的行為而已。
至少今晚,對塔克主教這管理羊群的孩子來說,我回來了。
月光下,我站在塔克主教直接管理的這間聖希斯大教堂門口,抬頭看著這間
睽違2年的教堂。
看來他的教眾捐獻的熱情與誠意真是越來越慷慨了,整間教堂外壁幾乎整個
翻新,充滿莊嚴聖像與各式雕飾品,甚至建築本體都似乎曾經重新翻修擴建過。
只是,照這種藝術美觀程度來推測,他可能是想把這間教堂改建成藝術館,而不
是宣傳木匠福音用的地方吧?
跟瑩子那間簡單破舊的約瑟伯夫教堂比起來,差距也真是太多了,就像是貴
族的居所與甲等貧民小木屋那種差別。
我踏上大門前的階梯,發現雖然這座主教堂改建過但這扇大門似乎沒有變,
還是粗重漆黑的典雅木頭門,便用手敲著大門:「請開門,我要見塔克主教。」
很快的,我聽到教堂內寬敞的佈道大廳迴蕩著腳步聲,並向這扇大門走來。
大門上一個製作用來觀察訪客的木扇窗被拉開,露出一對眼睛看著我,是漆
黑明亮的瞳孔,不是塔克主教翠綠的雙瞳,是我從沒見過的年輕人,八成是負責
守夜的年輕見習神父。
他看著我很客氣的說:「對不起,夜已深,本教堂的開放時間已過,請問你
有什麼事?」
的確,已經快要半夜二點,生活規律的人類一般早就睡了。我是可以明天太
陽一下山再來,只是我一直很擔心瑩子會不會再被那紅眼傢伙盯上,或是發生什
麼意外,所以還是迫不及待的取得她的誓約就立即趕來,才不會夜長夢多。
「麻煩通報塔克主教,就說阿爾卡德有事需要他幫忙,他一定會接見我。」
「能否告知是什麼事?或許我能幫忙?」
既然你願意幫忙的話就先開門面對面交談啊,這可是基本禮貌,你一直拒人
於門外是什麼意思?
更不用說我從見到瑩子後到現在這幾個小時,可是一直忍著想咬她的飢餓感
撐過來的,可說不上很有耐性。
「這件事你無法幫我,只有塔克主教才可以幫我。」
「對不起,除非是真的需要主耶穌幫忙的人們,否則本教堂夜間不提供任何
服務。」
於是我決定不再跟這隻雜魚囉唆,直接就用我的媚惑之力處決他。
如果他具有足以勝任神父職務的堅強信仰,自然就能抵抗我的媚惑之力再度
拒絕我。反之則否。
因此我可以順便幫塔克測測這名見習神父的信仰程度,看是否夠堅貞到已經
可以從見習者直接畢業為神父的程度?
這就算是我送他的見面禮吧,這樣他之後就省去很多想辦法測試這名新人的
時間。畢竟意志都堅強到足以抵抗吸血族的媚惑,佈道上還會有什麼辦不到?可
以乾脆放他單飛了。
我嚴肅瞪著他看,開始使用我的黑暗之力,嘗試著將我的意志從他雙眼直接
打進他心靈。
有那麼幾秒,他的心靈力量展開抵抗作用,並沒有散亂掉。
再過幾秒,他的瞳孔開始失去光芒,更完全化成混濁狀態。
遺憾,我甚至還沒火力全開,這年輕人就已經陣亡……
不及格,當掉,還要幾年的修練才有辦法從雜魚的等級成長為大魚吧。
於是我以命令的語氣:「打開門。」
他一言不發,像活死人那樣的幫我打開門,讓我可以走進去。
果然是年輕人,看起來不過二十歲出頭,強壯的身體,有著自然捲曲的漆黑
短髮與方正臉龐,看起來是還蠻有領導者的架勢,已足夠讓只看外表的無知羊群
跟著他到處吃草,只可惜修練和信仰都不夠。
我踏進去之後立刻抬頭,還真是一點都沒錯,連內部也大肆改建裝潢一番,
於是我開始欣賞佈道大廳內同樣裝飾精美的雕像與典雅的彩繪玻璃,並一邊吩咐
他:「關上門,接著去通知塔克說阿爾卡德找他。」
他關上門後就頭也不回的走進教堂內部,遵照我的命令前去叫醒目標。
我一直傾聽著,果然聽到那年輕人用毫無生氣的聲音叫醒塔克,並且開始跟
他交談。
之後塔克一定是發現他被我媚惑,為了讓他清醒就直接一巴掌打下去,聲音
甚至響亮到位於大廳的我就算不動用雙耳的敏銳聽力都聽的到。
我忍不住露出笑容,並且不再監聽裡面的動靜,心裡只是想著:『可憐的年
輕人……』
那年輕人回來了,腳步聲恢復自我意識的穩重與堅定,沒有剛才被媚惑的那
種輕浮感。
他用手敷著被塔克打紅的臉頰,然後疑惑看著我客氣的說:「塔克主教正在
更衣梳洗,請在此稍待,他很快就會前來接待你。」
「謝謝。」
之後他就搖著還搞不清楚狀況的腦袋向值夜室走去,一定是正在努力釐清剛
才發生了什麼事?
我一直抬頭看著面前大柱上的天使雕像欣賞,過約十來分,終於聽到塔克那
如同公牛的堅定腳步聲,並且直到我左邊約十步的距離才停下腳步。
等他站定,我才一邊嘲諷他,一邊轉頭微笑看向他:「塔克老友,作為主基
督地上堡壘的負責人,不覺得戒備太鬆散?這麼輕鬆就讓人闖進來?」
塔克主教還是跟兩年前離別時一樣,不同的是原本就稀疏捲曲的頭髮更加稀
少,甚至都出現幾搓白髮。
他冰冷並毫無絲毫笑意與表情的回我:「夜之王子如此熱情的要求,世間能
有多少人抗拒的了?」
「不必客氣,我幫你測過剛才的年輕人了,可能還得幾年時間的訓練才能替
你擔起大任,就當作我帶上的見面禮。」
就我對他的瞭解,他一定是很想用鼻孔噴一口氣吧,但他發現剛才那名值夜
的實習神父也恭敬的站在值夜室門口看著我們,一定是怕自己對我的態度引起他
的猜疑就側著身,攤開手對著走廊的方向伸去:「請到我的辦公室詳談。」
在走廊上我們都沒有交談,他在前面領路,我在後面跟著他,甚至不時會聽
到某間房間傳出的男性打鼾聲,應該都是在他底下學習的年輕神職者。
說起來這段路也沒有多長,不過是越過幾扇門,順便瀏覽幾副油彩掛畫,直
到走進T型叉路再轉進左邊的走廊,之後再越過兩扇門就到了。
他打開門,轉開室內天花板散發密黃色光芒的水晶燈後,就領著我走進去。
看來這是塔克新的辦公室,因為我記得比兩年前那間還要大,約十坪左右,
房間內除了一整排的書櫃和一個凹進牆壁內的壁爐外,中央也多了好幾張待客用
的優美沙發椅,甚至地上還有一大張名貴地毯舖著,真是有品味多了。
我粗略的瀏覽一下:「看來你過的不錯嘛……」
他沒有任何回答,只是關上門就走到典雅寬大的純木製辦公桌前看著我。
任何神職者應該都要永遠真誠歡迎進到主耶穌殿堂的人,尤其是數年未見的
老友,但塔克主教從看到我就沒有給我一點好臉色,甚至站在辦公桌前旁之後臉
部肌肉馬上垮下來,就像臉部所有控制表情的神筋瞬間被切斷一樣……
既然這裡已經變成只有我和他兩人存在的隱密空間,我自然說話也不必太客
氣:「你也變臉變太快了。」
「只懂褻瀆主耶穌的惡魔,神的殿堂怎麼可能歡迎。」他也直接不悅的對著
我說,甚至開始盡情的瞪著我用鼻孔噴氣。
老實說,他這種態度真傷人。
但事實上還有更傷人的,他竟然豪不猶豫的就拿起桌上擺放的小瓶聖水,開
始對著室內到處祝禱噴灑,好像我已經開始在他房間內散發什麼肉眼看不見的恐
怖毒素。
「你的主耶穌可是我們一族的鄉親耶,他的殿堂竟然不歡迎我?」
他邊灑聖水,邊怨怨回我:「我早說過,這一切都是你們單方面的猜測!」
「搞不好我可是木匠大人的表姪或啥遠親之類的親戚,身體裡流有跟他相同
的血液,怎麼可以這樣對待他的至親?」
「關於主耶穌跟你們惡魔一族有沒有關係這件事,說穿了你根本沒有任何證
據可以證明,而且你們永遠只會給世界製造謊言、混亂、破壞與死亡。」說完後
他又用鼻孔噴了氣,並且像是總算完成消毒動作而滿意的再祝禱一次並將聖水放
回桌上。
我笑了笑:「少來這套。就算有證據也早就被你們這群盲目又充滿惡意的信
徒處理的連灰都不剩。」
他不理會我說的,忽然就舉起桌上的那本黑皮聖經對著我:「像你這樣的惡
魔,真該天天誦讀主的福音,拜主你的神,單要事奉他,尋求天堂的道路。」
我聳聳肩:「很遺憾,我對事奉你的主沒有興趣。」
但他不放棄,繼續拿著聖經跟我說:「你這被咒詛的惡魔,不信主,終會進
入那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豫備的永火裡去!」
他該不會天真到認為我會就這樣趴著拉住他的褲管哭個不停,求木匠大人饒
恕我的罪過吧?
我故意在他面前用手撥動梳理自己的頭髮,然後告訴他:「你聖經都拿顛倒
了,還沒睡醒啊?」
他終於怨怨的垂下手中的聖經,趕緊瞄了黑皮封面一眼,這才發現我是在捉
弄他,聖經並沒有拿反。
塔克漲紅著臉:「看來我的信仰還是不夠虔誠……」
我若無其事的開口:「最近幾年過的如何?」
他故意不理會我說的話,只是乾脆將手上的聖經放回桌上,然後走到牆邊抬
頭專心看著牆壁上釘掛的小型耶穌十字架,尋求他的信仰,彷彿我完全不存在。
看他這樣,我揚楊眉頭,也不打算看他那張臭臉的開始瀏覽他的房間裝飾,
並且遇到有趣又稀奇的陶瓷玩意當然要拿起來把玩一番:「幾年不見,你的陶瓷
收藏品增加不少嘛。」
他看我是真的在玩弄他珍貴的收藏品,終於忍不住轉頭看著我:「能否請你
至少尊重我的個人隱私,不要亂翻我的私人收藏品?」
我繼續把玩他房間中的有趣玩意,微笑著回他:「反正我是惡魔,隨心所欲
是我的權利。」
他終於受不了:「暗夜的貴公子!你來找我到底想怎樣?!要我的血嗎?還
是要我的命?」
如果是平時我一定會直接回答他,但他這樣的待客態度實在是連神都搖頭,
所以我拿起他桌上一個鎮紙用的陶瓷小教堂,然後裝作忽然拿不住的鬆手,這個
陶瓷小教堂立刻摔到地上化為碎品。
他瞪大雙眼不敢置信的看著我。
我迅速看著他:「哎呀,對不起,我一時手滑,希望這不是珍貴絕版品。」
我才剛道歉完,就又順手拿起另一個神父造型的精美陶瓷品,準備再不小心
手滑一下。
他知道我的意圖,趕緊拖著笨重身軀奔過來從我手中搶過這個陶瓷品,並且
用自己的身體將我擋在他的桌子外。
他大喊:「你到底想做什麼?!」
我聳聳肩:「像你說的,惡魔得到處搞破壞。」然後露出邪惡微笑給他看。
塔克惱怒了一會,又瞪著我好一陣子,終於冷靜的說:「既然你找我並沒有
什麼事,能否請你離開?我明天一早還有一場殯葬彌撒必須主持。」
我故意皺著眉頭抗議:「離開?今晚我都還沒從你身上找夠樂子耶。」
「要找樂子就去外面!這是神的殿堂,神的居所!絕非惡魔娛樂的場所!」
「好吧,那我只好從你寶貴信徒身上找樂子囉。」
這句話一定相當的刺激到他,我都能聽的到他的心跳聲越來越激烈,像是受
到什麼恐怖刺激,甚至他都開始用手在身體上比劃十字,恨恨的瞪著我一直激動
唸禱詞。
不只這樣,我都聽到他強壯心臟開始猛烈爆發,使血流收縮壓超過一百八,
進入最危險的高血壓狀態。
雖然我知道他的健康狀況和他的個性一樣像頭牛勇健,但畢竟人類的生命是
脆弱的,這麼高的血壓對他這年紀的人來說實在是太危險了點。
所以本來我還想多整他幾分鐘一下出口氣,但看他這樣,又怕玩過頭會真的
就這樣意外把他玩死,那瑩子的教堂問題就糟糕了……
於是我乾脆如他所願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開玩笑的,你真是越來越沒幽默
感,要我離開也可以,反正我從來沒喜歡過這地方。」
他聽到我這樣說,就像得到解脫一樣的立刻鬆口氣。
神父他正想開口說點什麼感謝主耶穌的話,我就又搶過他的話頭:「只是,
有個問題想請你幫一下忙,之後我立即離開。」
他略為緊張的問:「什麼問題?」
「沒什麼大不了的,一個小問題。」
他很堅定的說:「任何傷天害理的事,或違背主耶穌旨意的事我絕不做!」
我再度露出邪惡微笑:「老朋友,你的想像力也太豐富了吧?真要做壞事,
我還怕自己沒能力?」
「那你到底要我做什麼?」
「是這樣的,你底下有一間不是很多人光顧的小教堂,雖然裡面的修女看起
來都沒幾年好活,不過人都還頂不錯的……」
這傢伙果然精明,聽我這樣說完立刻開口:「約瑟伯夫教堂?」
「是的,我是要來請你做點好事,留住這間教堂。」
他一口回絕:「不可能!那個區域地我們早已打算改建蓋成受刑者出獄後暫時
居住的中途之家!這樣會對這整個社會更有用處!」
對社會更有用處?
我猜是因為這樣也可以順便對你的名聲帶來益處吧?
我也不想吐嘈他了,只是揚揚眉頭:「這可真是遺憾……」然後轉身走向他
擺放其他陶瓷收藏品的櫃子……
他趕緊拖著笨重身軀再跑過來,擋在我和他的寶貝收藏中間。
我看著他,露出微笑……
這時他忽然想到一個可能,驚恐開口:「是那群修女拜託你來威脅我?!」
「老友,今晚你的想像力真的是有夠豐富,還威脅咧,如果他們知道我是傳
說中的吸血鬼,早就先呼天搶地個不停。」
他知道我說的是實話,所以又不瞭解的問我:「那你為什麼這麼在意那間小
教堂?」
「我不是說過,我覺得裡面的人都還不錯,當為她們做點好事。」
果然,塔克他完全不相信:「惡人從他心裡所存的惡就發出惡來,因為心裡
所充滿的,口裡就說出來。膽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殺人的、淫亂的、行邪術
的、拜偶像的,和一切說謊話的,他們的分就在燒著硫磺的火湖……」
「好啦,我知道你很虔誠,不用再背聖經給我聽了,事實上是其中有一個人
很不錯,我是為她才這樣做,不然鬼才管那群修女死活。」
「是哪位修女?」
「是一名叫瑩子的清純女孩……當然現在還不是正式修女。」
他瞪大雙眼:「瑩子?!那名從小立志成為修女侍奉主的孤兒?!」
「是的。」
他完全不敢置信:「你到底跟她說什麼?!」
「我說我可以幫她守住那間教堂,而她也必須提供一樣自己的東西給我,作
為交換。」
塔克的手趕緊在自己圓胖的身上比劃十字:「主耶穌啊……那天真的女孩竟
然跟惡魔交易,跟撒旦立約?天主垂憐啊……」
我皺著眉頭:「喂!你今晚真的很沒禮貌。她甚至連自己必須提供什麼給我
都還不知道就願意給我承諾,你知道這表示她想守住那間教堂的決心有多強嗎?
這樣你還拆的下手?」
他沒有理會我的質問,也顧不了會冒犯我,展露出依然像頭牛的蠻勇個性,
直接踏上前來就用雙手緊緊拉著我優雅名貴的漆黑大衣,以必死決心與氣魄逼問
我:「惡魔!你到底打算要那無辜的孩子拿什麼跟你交換?!」
我知道他會有這種反應,於是以微笑看著塔克離我不到十公分的圓臉:「沒
什麼大不了的,不過就是我保住她的教堂,之後她得獻出自己十七歲清純美麗的
身體任我隨意處置,我想怎樣玩就怎樣玩……香噴噴的……」
說完後我還故意用舌頭舔一下嘴唇,作出美食當前極度可口的樣子。
塔克主教完全圓睜著雙眼,像公牛般有力的心臟差點停掉……
(待續)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文以載道!!!!!!  2022/11/01開始在這裡認真活動! 不要把我當成三流寫手,甚至是對我找事!絕對會是很笨的大錯誤!  就是喜歡寫小說,並且天生有寫小說才能,其他沒有那麼多好說!  要看我的書,必定先從這幾本看起: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雯雯,自然律,奉子成婚十三歲,天地敕封令,地球防衛武力。
本書內容百萬字,『神鬼妖魔奇幻』的外皮包著『輕科幻』的骨,開天闢地古代神靈之間的愛恨情仇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