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三角對峙(3)

2022/11/27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維納斯的誕生 /桑德羅·波提切利
賽博客被氣得滿臉漲紅。
「你簡直不是人!」
「確實不是,我全身上下都是硅基物質打造。」
「得了,你們都是人,都是下賤的存在!」亞梵達插嘴。
「閉嘴,連人都不想當的悲慘東西!」賽博客反擊。
「是啊,還自詡為神,可笑至極。人的意識集結在一起後,連愚蠢都是無限大!」
安卓伊補槍。
「你竟敢侮辱偉大的系統!奉亞梵達之名!我要將你碎屍萬段!」
亞梵達一度要將雙手雙槍指向安卓伊,然而又想到賽博客的威脅,隨即作罷,但那動作就像是手抖了一下。
似乎是站累了,從頭到尾也維持維納斯女神姿勢的小女孩,終於忍不住蹲下,抱住膝蓋坐了下來。看著他一絲不掛,對女孩最有同情心的賽博格非常心疼。
「看來再這麼吵下去也無濟於事,」賽博客說:「我知道,我們三人在這裡吵來吵去不會有結果。但至少可以想出一個次好的,大家姑且能接受的方案,可以吧?仿生人,你頭腦比較好,你來想個法子。」
「哼,那顆人工智慧大腦是有多聰明?笑死。」亞梵達面露不屑。
「總比聰明卻是神經病好多了。」賽博客回嗆。
「嗯…好吧,我其實有想過一個不太可行,但有機會實現的方案…我的建議是這樣,我呢,勢必得帶女孩回去交差的,但不一定要她永遠待在公司。我們只要帶回她,作點研究、抽點血,就能放她回去。這時就可以讓賽博格先生帶回你們的部落去扶養。而真人終有一死,就在他垂垂老矣時,再讓亞梵達帶去殺了獻祭,這樣豈不皆大歡喜?」
「歡喜個屁!很明顯最吃虧的是我,憑甚麼?殺了她只是指標,不是我的目的,我要的是除掉真人在這世上復活的任何可能。你拿走了她的基因,難保不會製造下一個真人,你領回去扶養,難保不會生出下一個真人。那我只殺了這名女孩有何用?不成!」
「我其實也不太贊同這個方案,仿生人。你能保證女孩能完整送回來?我見過太多同胞被公司玩壞的例子了。」
安卓伊露出不可置否的表情。
「要嘛,就是你現場就抽根血,然後女孩我帶回去。」
「蛤?那我的要求呢?」亞梵達抗議。
「誰管你那個要人命的神經病要求。」
「你那顆被藥劑摧殘到不行的生化腦根本沒搞清楚狀況耶,現在可是三角平衡,必須作出共識決,至少要說服最後一個人,也就是我!」
亞梵達原本想用槍指了指自己,但又想到甚麼,繼續打直手臂。
「我的方案很簡單,我就是要現在就殺了女孩,然後饒了你們兩個人的小命,讓你們各自回去,報告真人曾經但不付存在的事實。這已經是系統對兩位最大的恩惠。」
賽博客翻了白眼,露出「你看吧,他就是這種神經病」的表情。安卓伊則是苦笑,你不得不感嘆仿生人技術捕捉人類表情的維妙維肖。
「不然這樣吧。」安卓伊再度提議:「我們可以問問小女孩的意見,看他願意跟誰走,這樣最公平了。」
「公平個屁,想也知道她不想被我殺死。」
「那你就不要殺她啊!」賽博客怒道。
「這可不一定。」安卓伊回亞梵達的話:「就我研究人類心理數百年的經驗,人類不是那種以生存為最終依歸的生物。事實上,生命體也不總是為了生存,他們會為了許多目標而獻上自己的生命。」
賽博客皺了眉頭,這小表情完全被安卓伊那雙電子眼睛所捕捉。
「生存,其實是最廉價的目標。」賽博格喃喃自語:「的確,我的長老們教導我們,人可以為很多事情而死,為了自由、為了正義、為了傳承、為了摯愛。人類確實不會只為了不死而苟活。」
賽博客直直盯著亞梵達。
「亞梵達,如果她認同你說的,真人不該繼續存在於世上,最終接受你的處決,那我會尊重她的決定。」
難得感受到賽博客的善意,亞梵達似乎有些不習慣,同時也跟著咀嚼起這番道理。
「但相對的,如果她決定跟我走,或是跟安卓伊走,你都不能反悔,這就是我們的協議。」
說完,賽博客看了安卓伊一眼。仿生人滿意微笑,點了點頭。
Stand off 本來就有對峙的意思了,為什麼還要加上墨西哥呢?
「很好,看來我們逐漸有共識了。不過,現在還有個問題。如果我們要取得小女孩的自由意志,就必須與小女孩溝通。但如同我先前說明過的,小女孩耳聾,只能比手語,而在場又只有我會手語…」
「所以我們得放下槍,讓你好好比手語。」賽博客接下了他沒說完的話。
「如何,亞梵達先生,如果你也同意,數到三,讓我們一同把槍放下…」
亞梵達沒說話,他還在思考著甚麼。
「聽我倒數,一…」
「二…」
系統的化身抬起眼神,目光如炷。
「但我拒絕!」
「嘖,」賽博客不耐煩地撇過頭:「你可不可以行行好,那怕一分鐘也好,不要當個機掰人?」
「不是,生化人,你要清醒點,這一切都是他的計謀!」
亞梵達用鼻子指了指仿生人。
「你想想,你會手語嗎?不會。我會手語嗎?也不會。因此轉譯女孩的權力掌握在誰手上?安卓伊手上。那你覺得棚瀨田公司的仿生人會本著誠實信用,完整無誤翻譯女孩所說的話?不可能!」
對啊!賽博客恍然大悟。
「等等…等等…你不能這樣,這是嚴重的風評被害。我的確是棚瀨田公司出產的優秀產品,我也誓死維護公司利益,但不代表我會事事都聽從公司的啊,當初我們仿生人能夠崛起,不就是因為開發出了能夠遮斷中央統制的量子大腦嗎?這表示我們都有自己的想法,不受統一的意志所束縛…」
「我就挑明說了…我們之間沒有信任,也因此不會有任何協議,無論協議本身如何完美!」
亞梵達的聲音中氣十足,不下當年梵天革命時,群眾攻入聯合國廣場後高呼口號的氣勢。
信任才是本質!而我不相信你,仿生人!」
頭一次,安卓伊懊惱他們公司的公共關係居然如此失敗。隨即又想到,消費市場早就關閉幾百年了,根本沒有甚麼公關部門。
「看來我們又回到原點了呢。」安卓伊下了總結:「你、我、他,因為信任不足,所以沒辦法放下歧見,解決眼前的恐怖平衡。」
女孩忽然移動身子,而且還是放開雙手雙腳,大喇喇地走了起來。她的步伐又蹦又跳,彷彿天真無邪的小女孩…等等,她本來就是天真無邪的小女孩!
說到底,不久前如同維納斯女神遮住胸口與下體的姿勢,與其是因為羞恥,不如說是害怕而蜷縮,才更符合她這個年紀會有的思考。
看見女孩如此行動,三人都措手不及。只見女孩往安卓伊與賽柏客連成的邊長穿過去,三人只得移動位置,好讓正三角形繼續圍住女孩。隨著女孩的移動,三人越走越遠。
(未完待續...)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洪‧里本斯坦
洪‧里本斯坦
(舊筆名:不是貓食) 外婆過世後,我一直想找個方法紀念她。 後來想到,把她的名字「石愛」轉成德文,可以組成優雅又強大的單字:Liebenstein,甚至是德國中部一座城堡的名字。 真希望自己的文字當中,能夠繼承她堅強卻溫柔的個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你可能也想看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