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抔土・雞蛋花》19 - 黑幫少爺愛上我 (同人)

2022/11/25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第十九章-磽薄的月輪

出了江府,德馨與嘎維隱沒進人群裡,兩人走到船塢。
「您還是來了!」
老船家看到兩人相攜著手,很開心。
「今夜月圓,還是得聚聚。」
嘎維公事公辦的語氣。
「人團圓哪,天公作美,今天去看水蓮燈如何?」
老船家是旅遊服務中心。
「好,繞去聯蓮塘,然後順去甘府。」
但是嘎維只想盡快讓德馨安全。所以稍微繞點路像是要去玩賞,目的地是自己現在情急之下最近距離的安全之處。
「甘府嗎?」
老船家依稀記得嘎維不想讓小徳總管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的。
『甘府嗎?』
原來你真的化名,你是甘家大少爺,甘嘎維嗎?
『維嘎,甘嘎維,哈哈哈我怎麼這麼笨呢…』
「對,別府後進的水門。」
嘎維認定眼前的船家忠誠可信,至少對德馨是這樣,所以賣他面子,應該不會對自家後衛的水門怎麼樣。
「已經過了葡萄的產季,不過最近南方來了一批甜釀,或者您想喝什麼小的給您準備。」
老船家覺得今天應是兩人的花開蒂落之時,但是氣氛有點沉,所以備點酒也許可以和緩?
「清茶就好。」
德馨終於搶在嘎維面前說話。
「好。」老船家不多想。
「走吧。」嘎維很緊張。
「是。」
老船家走出船塢,站在船尾搖櫓徐進。
一切都很安靜,風很停,荷很挺,漣漪無聲,月輪晴明。德馨只是看著嘎維沒有說話,嘎維依舊牽著德馨的手,他沒有掙脫他就不會放下。
一直到甘家的別府後衛水門停下,嘎維先上岸,扶著德馨下船,一路牽著德馨的手,一直到進了房間,沒有人開口沒有點亮燭火。
「甘少爺嘎維。之前是小的無理僭越。您可以做任何處罰。」
德馨定定的掙脫被牽著的手,行禮。
「我為什麼要?」
嘎維知道的,他的感覺總是敏銳,所以才會一直緊緊的握著德馨的手…他隱隱預知今天是最後一天,今夜是最後一面。
「因為您是甘少爺,京畿之中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甘少爺。」
所以我現在是幫小姐逃離江府但是自己掉進甘家,嗎?
「大家都只知道我的名字。」
無人生還。
「你連名字都騙我。」
為江府處理所有黑暗勾盪的甘家,嗎?
「如果你知道我是甘嘎維,你還願意和我做朋友嗎?」
天地無用。
「不願意。」
斬釘截鐵。
「不願意,是嗎?」
聲音有些顫頓,語氣有些嬴弱,嘎維的眼瞳像被絞去生命的灰沌。他知道的,所以才化名。這終究是我們的結局。南家就是看不過江家的作風,才會鋌而走險到欺君。你又怎麼可能接受雙手沾滿血腥的甘家。你知道為什麼我會想研究詐死嗎?你手上的書我也想看並不是隨口搭訕的開場白,是因為我想參考,我想找到讓人死得更舒服的方式。我不能違抗命令,所以那是我唯一能做的償贖。
「是。」
德馨的眼眶泛著淚,他很害怕如果現在決裂,身為江家直系下屬的甘嘎維會大殺四方;他很惱赧自己竟然喜歡上冷酷無情的殺手,整座京畿只有藝妓窯子那些只看錢不問是非的女子對這樣的人獻媚;他很痛絕即便如此,自己的心還是向著他。
「你在這留住幾日,等鋒頭過了,送你回南府。」
嘎維沒有辯駁,只是順從德馨。
「我可以自己回去,明日一早。」
德馨知道小姐會是安全的,南府會是安全的,只剩下自己的心需要制止。
「我讓人拿一套乾淨的衣服給你換洗,助你梳洗。」
盡力平鋪直述,嘎維只能藏起自己的深情,因為他不想再增加德馨厭惡自己的感受。
「承蒙,這禮於奴僕不符,我可以自己來。謝謝你。」
德馨再也沒有抬起眼看嘎維。
「好。」
但是嘎維一直看著德馨。他好想抱抱他,安慰今天一整日的生死交關,但是,再也沒有機會了。
嘎維走出房門,輕輕的關闔上。他並沒有離開,就只是安靜的站著,抬頭看著明月:
『今天是月圓。』我們上次約好的月圓。
本來想在婚宴結束之後,你終於放下重擔的這天,邀你來賞月的,路程和剛才都一樣,但是,看起來,我們之間再也不會一樣了。
也罷,這樣對你可能比較好。
然後他聽到門內傳來壓抑的哭聲,哭了好久,應該是哭得累了睡著了,於是輕輕推開門扉確認。抱起這個今天歷經劫難的人,輕輕放到床上,為他蓋上棉被。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了吧,啊,沒什麼好感傷的,他越討厭自己越好。
『手也要蓋好才不會著涼…』
嘎維看到德馨兩隻無名指的甲彩上,是自己的名字。
「謝謝你,喜歡過我。」
這樣就夠了。
維嘎溫柔的吻下德馨白淨修長的手指,
離開。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魎替
魎替
我不是腐,我是性別不安。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