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風吹

2022/11/24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夢是一部又一部的電影,睡眠戲院的燈一暗,每夜如常於眼前播放。我是唯一的觀眾,有時則被拉入戲裡,一同演出。
好幾次了,被拉入銀幕的我,總是乘著風在飛。
飛翔是什麼樣子的呢?夢裡的我沒有翅膀,無法如大鵬展翅,也無法似蝴蝶翩翩。讓我飛的,是風。
風來前,空氣瞬間凝止,鼻子會嗅到「風來了——」的味道。有時是山林的清香,有時是海洋的自由,有時是雲和陽光的齟齬。待風的手指輕輕滑過臉頰、髮絲以及身體,我才能藉蹬踏他手掌的反作用力,順著氣流,往更高處的天空躍去。或說,是風吹來,將我愈推愈高的。
愈靠近天空,就愈能俯瞰更多的大地,視野也能變得愈清晰的吧。夢中可以飛翔的我,感覺生命好快樂、好輕盈。
只是愈往高處,纏縛在腳上的力量卻愈沉重,地面的呼喚也愈強烈。最後肯定有人在地面呼叫我的名字,甚至是哭喊。
夢戲的結局,我都是下墜的。因為被呼喚了而下墜。下墜的時刻,即使風再怎樣吹,雙腳也使不上飛升的氣力。(語言是多麽可怕的繩索,能夠將人緊緊拉住,拉著拉著拉入谷底、海底、地心底——)
劇終,後頸襯著冷汗。也總在夢醒的瞬間,怔忡地驚覺,原來我不過是一只被擒伏的風吹。風吹啊吹,我就奮力地攀升,即使不見拉著線頭的人,最終仍是乖乖跌回地面。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閱讀雜食性動物,為文字癡狂。 暫時以編輯的面目示人。
納受自己在這自由開放與保守傳統糾結角力的時代,工作、愛情與人生都是「半生半熟半透明」!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