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Love 初戀,純愛的悖論。

2022/12/05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對日劇《初戀》的第一印象,就是岩井俊二的《情書》。查一查資料,才發現《初戀》導演寒竹百合在當學生時,曾把劇本寄過給岩井俊二,並獲得他的指導。

不曉得是不是這樣的關係,所以才能拍出那麼有《情書》fu 的《初戀》?但我還是覺得《情書》是經典,單單中山美穗就無法被取代,終場她對著白雪皚皚雪山大喊的“你好嗎”的畫面,還能清晰在腦中迴盪,那靜謐中的自我解放,也是走過千山萬水釋然。

同樣如詩如畫的電影場景,色彩構圖都用心處理的鏡頭,《初戀》還有很多細膩巧思呼應的情節,但還無法取代當初看《情書》那種純粹,也許記憶無法取代,那含有太多個人主觀情緒的印象,猶如初戀的執著,有時已經超出客觀的好壞。

加上《初戀》是電視劇,沒有電影那麼凝練,多了很多我覺得不必要的枝節。但作為電視劇,我還是覺得它是難得的好作品,尤其是日劇式微的時代(也許我膚淺沒有接觸太多),這樣部作品喚起了很多日劇魂,讓人格外珍惜。

對於老梗的初戀情節我其實沒有太大感觸,也許是人到中年,對現實面的無奈、命運岔路的錯失,人生夢想追尋的失落更能觸動我。會觸到我淚點的畫面,比如女主也英送別孩子前吃下孩子回喂她的半粒草莓,那種想為孩子做點什麼卻沒法做的無奈,在她奮力努力後不得不放手的辛酸。

至於男女主那一段段命中註定的微妙巧合,雖然唯美動人,但我還是覺得那只是純愛故事的劇情所需,所以我不太在意去鉅細靡遺找出每個巧思鋪排。反而對記憶及自我建構的思考會有些著迷。

「每一個瞬間都是獨一無二的人生拼圖, 但如果弄丟了最重要的一片,該怎麼辦?」

這是故事一開始就丟出的問題。記憶一直都是一種主觀意識,但卻建構成一個人的自我,甚至拼圖一個人的人生。《初戀》裡的女主角也英因一場意外而失憶,遺失了一片重要的人生拼圖,那就是跟男主晴道初戀的美好回憶。

可是她重新邂逅晴道後,還是再次愛上晴道。雖然知道他有未婚妻,但還是勇敢表白。反而是晴道一直背負過往記憶,愛得深沉卻遲遲不敢面對甚至接受也英的感情。所以我一直不明白第八集晴道要遠走他方的選擇,雖然有人說他對未婚妻有所愧疚、對也英的愛也因記憶拼圖不對等所以對也英不公平?

就算也英無法想起過往的一切,就不能談場新的戀情嗎?你沒有走出過往的記憶,怎麼創造新的回憶呢?記憶本來就是流動的,如果它只能定格的某個生命的某個點,那人生是不是就在那裡停擺呢?

但不執著在原點,怎麼能叫純愛呢?可能這就是純愛故事的悖論。
圖片取自網路
27會員
97內容數
希望通過觀察現代的社會的種種現象,運用想像力、意象及詩意語言,創造一種精短的故事文體,類似古代的神話故事,對現象進行嘲諷、反省或純粹的記錄。 抽離現實,也許更接近現實,神話從自然的託寓、自然事物的擬人化、到歷史事件的誇飾,往往會給人一種超越時空的創造力。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