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 第12篇(新宇宙):啊……神聖的乳房呀!請賜給全人類繁衍茁壯的強大力量!

本文於24年01-31 榮登即時精選
========================
本篇本來只是一篇。
但是寫著寫著,把這一篇寫大了,變成二篇。
所以本篇一萬八千五百字。
這樣的字數拆成二篇發出應該比較好。
但是又想到整個故事背景是發生同一處。
加上已經好一段時間沒有發文。
所以還是不拆篇了。
本篇中心主題有二
乳房
宇宙的誕生
你知道男性是多麼喜歡女性的乳房?
男性喜歡女性的乳房是天性。
這樣的喜歡,背後真的有很多生物話題可以說。
但是你知道男性真正喜歡的到底是什麼?
男性喜歡的、真的只是乳房?
來,看看下圖,你喜歡嗎?
大腦真的是一個整天偷懶節能的器官。
現在是時候讓總是尋求快速答案的大腦動起來。
好好想想男性透過乳房喜歡的到底是什麼……
示意圖
❤ 萌萌喵艾莉絲認真洗手 ❤
❤ 時時保持衛生是優良好習慣 ❤
正名運動
❤ 小蘿莉是可愛小動物,所以計算單位要用『隻』喔 ❤
善意提醒
本篇很長,一萬八千五百字,閱讀請先有心理準備
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
第12篇 啊……神聖的乳房呀!請賜給全人類繁衍茁壯的強大力量!
是非常寬敞的日式泡湯間。
裝潢要說是豪華,用古色古香形容比較正確。
中央的泡湯池,女孩們都已經泡在裡面。
阿呆像個小媽媽一樣陪伴照顧艾莉絲。
瑪莉學起老大人,頭上蓋著一條白毛巾,開心大笑:「爽快爽快!哈哈哈哈!」
夏美姊姊獨自坐在池邊,拿著一杯紅酒,邊泡湯邊小口啜飲。
至於我,當然也泡在湯池裡面。
當然,我並沒有全裸。
白浴巾在腰部直到腳膝蓋的部位完整的包一圈,如同穿著蘇格蘭裙。
同在湯池內的四名女孩們,一樣用白浴巾緊緊包裹身體。
然後讓我親眼看見……半露酥胸,波濤洶湧,一波又一波?
看到這裡,不由得讓我想起一些關於乳房的事情。
不過我想,還是先從『乳房的隆起』這件事說起吧。
我相信應該有人不知道一件事:乳房不應該整天長出來。
遍觀自然界動物,雌性往往只有懷孕才會發育出乳房,為了應付後續的哺乳。
所以平時的雌性,胸部跟雄性胸部一樣平。
同樣的情況,雄性的陰莖平時都是小小短短的,只有準備交配的時候才會充血膨脹。
會那樣,主要是因為雌性維持乳房的存在,需要額外的營養和能量;雄性要讓陰莖充血膨脹,同樣需要額外的能量維持。
遠古原始時代的食物營養取得不易,雌性平時不長出乳房,雄性陰莖平時不充血膨脹,有助於平時生物的生存,避免不需要的能量消耗。
這是很聰明精巧的演化之道。
但是,人類雌性的演化卻是反其道而行,乳房跟著月經一起隆起,然後整天掛在胸部,必須一直消耗能量維持乳房的存在。
乍聽之下,這樣的情況感覺很不符合『易於生存』的大原則。
但是乳房的發育會成為一整個人類族群的事實,表示如此演化背後必然存有更大優勢。
至於平時就長出乳房會具備什麼樣的強大優勢?
我想,用一個簡單的小比喻來解釋。
原始時代,一男二女三個原始人在一起。
一個女性沒有乳房,胸口跟男性一樣平。
一個女性長出乳房,不論是大是小。
男性看著眼前二個女性,如果只有一次交配機會,他的生物本能會怎麼想?
沒有乳房的女性,到底性成熟沒有?能生小孩嗎?小孩會不會餓死?
有乳房的女性,很明顯性成熟了,可以跟她交配,小孩應該不會餓死……
就像上面的比喻,平時乳房就隆起的女性必然擁有更多交配繁衍機會,生出更多的後代。
只要男性的生物本能一直被乳房吸引,優先選擇平時就有乳房的女性交配,歷經一代又一代的繁衍,平時就發育出乳房的女性必然變多,直到最後所有女性的乳房都會處在發育狀態。
『繁衍機會和速度的強烈優勢』,就是比起食物營養節能問題更加給力的優勢。
說的極端:就算餓死一個我,反正還有好幾個後代存在,還怕什麼?
這就是所謂的性擇和人擇。(是的,我個人覺得這是人擇,因為也算是人類本身的選擇)
所以,從古至今的人類能夠繁衍的如此迅速,面對各式各樣天災傷害病痛之後人口能夠一直保持正成長,乳房絕對是很強力的有形推手,真的要感謝乳房的存在。
就此把乳房說成神聖的存在,真的一點都不為過……
所以,雄性喜歡乳房是正常的,雄性喜歡看著乳房也是良性的。
雄性這麼喜歡雌性乳房,背後真的隱藏著非常強大的生命力量。
不過我相信,現代一定會有女性厭惡的覺得:喜歡盯著女性乳房看的男人又色又變態,根本性騷擾。
請注意,我說的是『厭惡』。
我覺得,會有那種厭惡感的女性應該滅絕,不要有後代,才是對人類群體好的事情。
等等,別急著噴,先聽我說完。
在這裡,先讓我們說清楚一件事。
那種整天一直盯著女性乳房看的男性,甚至是直接動手,只是少數變態。
絕大部分男性都是看過乳房之後,滿足視覺享受,就是謝謝招待……真的很少會有男性越過這樣的界限。
有這樣的共識,再讓我們繼續說下去。
事實上,不管男性到底是不是變態,男性都會下意識的盯著女性乳房看一會。
不論男性願不願意,男性的雙眼就是會自己飄向乳房,進行一小段時間的注目禮。
對於乳房的注目禮,是雄性評鑑(尋求)繁衍對象的生物本性。
不是理性的評鑑,完完全全是出自生物天性。
屬於下意識的行為。
百萬年以上的人類演化,雄性總是被雌性乳房吸引必然傳承到的強烈本能反應。
甚至於可以說是出於基因、希望獲得最大傳承可能的行為。
畢竟女性的乳房關係到女性的性成熟程度,連帶關係到下一代的哺育,雄性的生物本性會透過注目禮確認這件事。
『有奶就是娘』,這句話真的不是亂說。
有些事情,真的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只要男性不是變態,發現他的雙眼好像很容易瞄向一位女性的乳房,就是非常清楚明白的說出二件重要事情……就算那名男性的自我理智還沒有發現。
第一件事:這位女性已經對那位男性展露出性魅力,把男性吸引住。
第二件事:男人容易產生更大的意願和那個女人在一起繁衍,甚至是留下來一起照顧下一代。
所以男人一直下意識的常常盯著一個女人的乳房看,只要那個男人不是有問題的少數變態,都表示男人已經受到那個女人的強烈誘惑。
只要女性也覺得這個男人不錯,願意給機會,二人真的就有可能發展起來。
接下來,讓我們回到之前的話題,女性覺得男人看乳房就是性騷擾。
當然,不可否認,真的會有那種女性,動不動就指控男人性騷擾之類。
我會說,這樣的女性可以繼續如此的討厭行為。
甚至於,我非常歡迎這樣的行為。
因為,一直討厭男性對自己的乳房行注目禮的女性,比起其他不會為此感覺厭惡的女性,必然會有更高的機會失去男性的追求。
那樣的女性,繁衍機會必然大大減少。
最終,這樣的女性可能不會留下後代,就此滅絕。
然後,這樣的心理感覺就不會在人類族群中繼續流傳散佈。
人類滅亡的機會因此減少一點。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另外,接著我要說的事情可能已經扯遠,不過還是趁現在提出來,否則我真的不知道未來還有沒有機會提出來說。
對於現代人來說,乳房好像已經變成色情的象徵。
談到乳房,甚至是稍微露出乳房,就會帶給人一種色色的害羞感覺。(哈茲卡西❤)
可是在一百年前,乳房未曾和色情劃上等號。
更可說越是久遠的年代,人們越是不在乎看見裸露的乳房。
看看中國唐朝。
看看古羅馬。
看看古希臘。
看看古克里特島文明。
看看古埃及。
女性直接袒胸露乳走來走去。
越是久遠的年代,真的越開放。
甚至於,乳房真的是當時人們心中的神聖器官。
神聖到根本是人類三大神之一,值得為乳房立廟祭拜。
乳房,子宮,陰莖:人類三大神,不服來辯!
這樣的神聖觀感,真的可以一直延續到文明初開的蠻荒時代。
比起現代的『乳房色情化』,真的是一個很強烈的對比。
為什麼?
原因很簡單,以前的人們更常看見裸露的乳房,更常親手摸到乳房,張口喝母奶到長大……很難把乳房特異化,同樣很難色情化。
再者,也是因為以前沒有牛奶粉那種完全比不上人類母奶的低等東西。
是的,我要趁這個機會強調一次,牛奶粉的營養價值就算相關公司屁到一整個天馬行空,吹成瓊漿玉液,牛奶粉他媽的永遠比不上人類母奶。
真的,現代很多人竟然萬分可悲的不知道母奶的營養價值遠不是牛奶可以比。
母奶的分泌是為了養育人類小孩,牛奶的分泌是為了養育小牛。
人類和牛牛是二種不同的物種,成長所需要的營養成份有相當程度的不同。
人類母奶永遠都比牛奶好上千百倍。
以前的人們,不論性別,不論身份高低,都是喝母奶長大。
甚至於那種體弱多病難養育的孩子,會一直喝到十來歲。
或是成年人遇到重病,醫生也會要病人找一位奶娘喝母奶。
這樣的情況以現代話簡單說,就是所謂的食物療法
古代人真的非常清楚母奶的高營養價值。
反觀現代,母親會親自給孩子餵多久的母奶?
嫌麻煩,所以不餵母奶?
覺得噁心不文明,所以不餵母奶?
覺得好像色色的,所以不餵母奶?
給孩子喝牛奶粉那種低等東西,捨棄歷經數百萬年演化出來的乳房和最適合人類喝的母奶,還自以為健康文明,還自以為人類更加演化了……那樣的認知程度,只會讓我覺得連大腦都還沒有演化出來。
由此可知,乳房不論生殖或是哺育、對於人類來說都是非常重要的存在。
古代人都是喝母奶長大。
古代人的生活那麼的貼近乳房,會認為乳房是色情的存在?
直到百年前,畜牧業發展,加工業發達,牛奶粉的出現開始改變這一切。
現代人距離乳房和母奶越來越遙遠,進而產生陌生又神秘的空間。
然後,色情行業發展,從其中獲得可發揮空間,開始大肆玩弄女性的乳房。
就此,神聖的乳房開始和色情掛上鉤,甚至是越扯越深。
搞到最後,給孩子餵母奶是難為情的事情?
被看著乳房是羞恥的?
認真的?
不是古代人太開放。
是現代人已經病態。
不過最慘的不是已經病態,而是病態了還自以為正常又文明。
像古代人那樣正視重要的人體自然器官才是對的,才會活的像個自然健康的人類。
畢竟我們都是人類。
正視屬於我們自己的人類身體從來沒有錯啊……
接著,讓我們繼續把話題拉回來說。
關於會有女性認為被看乳房就是討厭的性騷擾這件事……
男性:樂於適度盯著女性乳房看。
女性:一度程度內樂意被男性欣賞乳房。
不論是對於自己的繁衍,或是對於人類族群的延續,正視乳房的存在絕對都是健康正向的。
乳房能夠強力推動人類的繁衍,能夠給予重要下一代活存成長的營養母奶……乳房對於人類族群來說,就是那麼重要的存在。
會為此感到厭惡的人,根本像是在反人類。
再者,那種厭惡被看乳房的女性,根本不智。
乳房是女性最強大直接的男女社交兇器。
身為女性,卻捨棄經歷百萬年演化出來的最強大社交兇器,到底還想要拿出什麼有看頭的東西?
不過這個『社交兇器』話題再扯下去就太多了,所以還是就此打住吧。
總之,像我這樣的好紳士,絕對是世間所有乳房的好朋友。
就此讓我們一起以虔敬自然又健康的態度、欣賞神聖的乳房!
啊---最神聖的乳房呀!
請繼續守護全人類!
永遠賜給全人類繁衍茁壯的強大力量吧!
有神快拜!
快獻上供品!
但是,現在和女孩們一起泡在溫泉內的我,看到的卻是……
先不說那二隻還沒有長大的小蘿莉。
夏美姊姊和阿呆,完全沒有我想像中的酥胸半露、波濤洶湧、一波又一波。
而是把白浴巾包的很高,高到剛好蓋過乳溝最頂端,什麼都不給看。
讓我只能透過白浴巾看著身體曲線,很無奈的進行YY想像。
不過這還不是最慘的。
最慘的是,溫泉水是乳白色不透明的那種礦物泉,只要泡進水裡就啥都看不到,真的只能幻想。
嗚呼哀哉……
妳們是想要把如此神聖的乳房淹死?
當心我跟妳們拼命!
夏美姊姊肯定是注意到我的視線和表情,故意取笑:「騷年,滿臉失望喔?」
算啦,早猜到會這樣了……
所以我不囉嗦,看向夏美姊姊的臉,單刀直入:「妳到底是誰?想要做什麼?」
夏美姊姊微笑回答:「看來我真是讓你懷疑了。」
我:「一些事情感覺妳是故意那樣做,不會懷疑才是奇怪。」
夏美姊姊:「好吧,既然你真的想知道……」
我:「我是真的想要知道。」
夏美姊姊:「不過在我開始解釋之前,還是先等我一會。讓我通知旅館把餐點送進來。」
說完之後,夏美姊姊從湯池站起來,踏上地板,直往掛在牆上的電話走去。
拿起電話,通知旅館可以把餐點送進湯間,就又走回來一起浸泡溫泉。
幾分鐘之後,通往刷澡間的霧玻璃拉門敲響。
夏美姊姊:「進來吧。」
霧玻璃拉門推開,立刻看見雅鈴這名千金大小姐穿著日式的潔白輕便浴衣。
她很有禮貌的先對我們彎腰行禮,才帶著背後所有女性服務人員走進來。
每名服務員都恭敬的端著一盤日式料理,或是果汁清酒,或是點心,或是單純的碗筷,甚至是墊高擺餐用的日式小矮桌。
接下來,就是整齊擺放在浴池旁邊的地板上,方便我們邊泡澡邊享用。
瑪莉這隻強氣蘿:「這樣真的好享受啊!」
我終於忍不住問:「妳這麼晚了還不回家,沒有問題?有沒有打電話回家通知?」
萬一妳的父母報警,我們可是會有事啊……
夏美姊姊先說:「沒問題,銀河妖精是一個人生活。」
瑪莉:「對!別把我當成艾莉絲這樣的小孩啦!哈哈哈!」
我心想:一個人生活?她這樣的小蘿莉是怎麼樣的一個人生活?住在孤兒嗎?不回孤兒院可以嗎?
總之,夏美姊姊看起來對她很瞭解,也不像是不知道情況嚴重性的人,所以我聽到這樣還是安心多了。
雅鈴再次說話:「現在所有餐點已經擺放完畢,本旅館再次感謝各位貴客的光臨。如果還有任何需要,歡迎隨時提出。」
我正想要說:沒有了,謝謝。
夏美姊姊卻是邀請:「妳不下來一起泡?」
雅鈴略顯意外:「一起泡?」
夏美姊姊:「對的。下來一起泡湯。」
雅鈴不知如何反應:「…………」
夏美姊姊:「黑金卡喔。妳的爸爸有黑金卡?妳認識的人有這樣的身價?妳敢得罪這樣的人?」
雅鈴看向我,明顯想要知道我的反應:「可是……」
被看的我,老實說根本不知道夏美姊姊怎麼回事。
不過姊姊已經這麼正式的邀請這位千金大小姐一起泡澡,我如果拒絕不是太不給面子?
我只能乾脆轉身,拿起碗筷,看著眼前滿滿的菜色:「真是叫了一堆菜啊……吃的完嗎?阿呆,妳們也快過來一起消化。」
阿呆聽我這樣說,直接帶著艾莉絲和瑪莉靠過來,擠在我身邊,拿起碗筷一起用晚餐。
於是夏美姊姊繼續告訴大小姐:「看吧,只有妳在介意。再說這是交際應酬啦,彼此多認識有益無害。」
雅鈴終於被說服:「既然如此邀請,那麼請稍待片刻,我就前來加入。」
夏美姊姊:「等妳喔。」
於是雅鈴帶著所有服務員退出。
我們幾個人擠在湯池邊泡澡吃晚餐,沒有什麼交談。
畢竟吃飯皇帝大。
不管什麼事情,先吃飽再說。
一會之後,刷澡間傳來聲音,應該是雅鈴在刷洗身體。
再過一會,霧玻璃拉門敲響。
夏美姊姊:「快來加入我們。」
拉開門,果然是那位千金大小姐,裹著同樣的白浴巾,看起來就是個……唔……
高年級小學生無誤。
夏美姊姊:「快過來。」
雅鈴終於走入泡澡間:「那麼,失禮了……」
不過雅鈴可能是顧慮自己的旅館管理員身份。
所以進入浴池之後,只是安靜站在邊緣,沒有擠過來一起吃晚餐。
夏美姊姊只好主動走過去,親密牽起雅鈴的手,把她拉過來:「來吧,這麼豐富的菜色,一起吃。」
雅鈴:「真的不好吧……」
夏美姊姊:「怎麼會不好?當時點餐,我就是連妳的份一起點了,所以一起吃。」
雅鈴又因為顧慮而看我:「但是,有熊先生和各位才是貴客……」
夏美姊姊:「妳可以直接叫他哥哥。」
我邊吃邊暗想:『直接叫我哥哥?的確,單就年紀來看是正確的啦……』
夏美姊姊再說:「哥哥是非常有錢沒有錯,但是沒有妳想像的可怕,所以放心的和大家一起吃晚餐,順便認識。」
雅鈴安靜。
夏美姊姊忽然又說:「大小姐,妳有多久沒有跟家人一起吃晚餐了?」
雅鈴聽到這句話,好像意外到:「我……」
夏美姊姊:「當成家庭聚餐一起吃吧。再說,吃飯就是要一起吃才會溫暖,妳應該很清楚,不是嗎?」
雅鈴:「…………」
夏美姊姊絕對言有所指。
聽起來,千金大小姐的家庭不夠溫暖,好像總是一個人吃冷飯啊。
此外,我實在是沒有興趣看她們這樣客套來客套去。
我乾脆拿起一副乾淨碗筷遞給大小姐:「好了,吃飯就是要一起吃才吃的多,快過來一起幫忙消化。」
夏美姊姊:「妳看,哥哥人很好的。」
雅鈴只能乾脆接受好意:「謝謝。」
就這樣,一男五女,身上只有一條白浴巾,一起站在溫泉湯池邊緣吃晚餐。
非常奇特的景象。
阿呆像個小媽媽一樣照顧艾莉絲,自然而然的表現出母性愛。
不時因為被萌到而開心說著:「艾莉絲,妳真的好可愛喔!來姊姊家裡當姊姊的妹妹好不好!」
艾莉絲不知道有沒有聽懂,只是純真的嘻嘻笑,乖乖被阿呆姊姊餵食物。
我當然要在心裡吐槽:喂!誘拐小蘿莉回家是重罪啊!
至於夏美姊姊和雅鈴,則是聚在一起邊吃邊聊。
都是聊些塔羅牌、水晶球、通靈盤、巫婆大鍋、詛咒、魔法……之類的超自然話題。
我個人擔心的半句話沒有,只是安靜的一直吃。
因為真的點太多菜,根本吃不完,有可能造成食物浪費,能夠不擔心嗎?
浪費食物這件事本身,真的是很差勁的行為啊。
所以我安靜的專心一直吃。
但是,幸好……真的是幸好……不是只有我猛吃。
瑪莉那隻強氣蘿,安靜的大口大口猛吞,氣勢根本可以去參加大胃王比賽,沒有在客氣的。
看瑪莉小小一隻,不過是隻小蘿莉,真是不知道怎麼有辦法塞下那麼一大堆食物?
就這樣,最後餐盤全數淨空,沒有任何食物被浪費。
女孩們也都露出飽食之後的幸福樣。
也因此,我再次察覺到一件事。
『夏美姊姊是不是把大家的食量估算的剛剛好?
她好像很清楚每個人大概會吃多少?』
否則叫那麼多的料理,一般都會吃剩浪費……
我就此想著這些事情,確認菜盤全空,重啟話題。
「姊姊,妳真是知道大家的食量啊。」
正在跟雅鈴開心交談的夏美姊姊轉頭看我:「什麼?」
另外,另外四名女孩也都看向我們。
我直問:「所以妳到底是誰?有什麼目的?」
夏美姊姊:「看來你是真的要打破沙鍋問到底?」
我:「當然。」
夏美姊姊:「好吧,也該是回答你的時候了。」
我繼續問:「妳好像很瞭解我的情況?為什麼?我們是今天下午才認識,妳是怎麼知道那麼多的事情?」
夏美姊姊微笑沉默幾秒,終於開口回答:「在這之前,我想先說一個帶有奇幻味道的故事給你聽。」
我:「奇幻故事?為什麼要說故事?」
夏美姊姊:「你先聽,然後就會知道我為什麼說這個故事。」
我只能同意:「好吧……」
夏美姊姊再看向另外四人:「妳們也一起聽,因為這個故事也和妳們有關。」
瑪莉叼著牙籤:「為什麼也和我有關?」
其實不只是瑪莉,我也有同樣的疑問……
夏美姊姊沒有回答強氣蘿,而是繼續告訴大家:
「你們一定都有看過電視電影或是小說漫畫,應該知道總會有些時候是在進行背景的講解和埋梗吧?
現在你們應該聽不懂。
但是隨著一天天過去,回想現在我說的這些事,就能瞭解了。
只是,不論我到底會說什麼,不論你們會聽到太奇怪的事情,我都希望你們先開放自己的心靈,不要太快進行批判,這樣好嗎?」
瑪莉直接吐槽:「妳以為這是在演電影嗎?」
雅鈴則是說:「我們的未來就會懂?姊姊是要說預言嗎?是不是塔羅牌占卜之後發現什麼事?」
夏美姊姊同樣沒有回答她們,直接看我:「另外,因為要順便說給大家聽,而我相信大家的科普知識應該沒有你這麼高,所以我會盡量說的基本簡單。」
我機警的:「妳真的知道我的科學知識大概程度?」
夏美姊姊直入主題:
「我想說的故事,必須從宇宙的最初開始說起。
你知道宇宙的最初是怎麼樣?」
我有點意外,開頭竟然是說這個?
到底和夏美姊姊的過去有什麼樣的關係啊?
不過我經過幾秒思考,還是決定先回答:
「我記得科學雜誌說過,最初的宇宙是一種被稱為 "最初奇點" 的狀況。
會被稱為"奇",因為那樣的狀況太奇怪,科學家完全無法理解,所以被稱為"奇"。
會被稱為"點",因為非常密集細小,甚至說不出到底是多麼的密集細小,只能姑且稱之為"點"。
最初的宇宙,就是像那樣的"最初奇點"。」
夏美姊姊:「非常好。那麼你知道接下來發生什麼事情,創造出這個宇宙?」
我直接回答:「宇宙大爆炸?」
夏美姊姊:「沒有錯,宇宙大爆炸也能稱為宇宙大霹靂。」
我:「所以呢?為什麼忽然說起這個?」
夏美姊姊:
「就像剛才你說的,最初的宇宙是一種非常奇異的存在。
宇宙的一切,都存在於一個非常小非常小的一個點。
這個點,被稱為最初的奇點。
它的存在本身超乎科學和理智的存在。
直到忽然間,大霹靂。
它包含的一切向四面八方擴散延展開來,然後宇宙成形……」
我:「我還是搞不懂妳到底想要說什麼?」
夏美姊姊:「別急,耐心點,你會知道的。」
我:「喔。」
夏美姊姊:
「現在,第一個問題來了。
你認為大爆炸是怎麼發生的?
最初的奇點怎麼會忽然爆炸?
就像一個東西好好擺在桌上,怎麼忽然自己摔碎在地上?」
我:「我不知道。」
夏美姊姊忽然轉而詢問:「你知道摩西五經?」
我想幾秒,想起西方歷史課學到的內容:「你是指基督教的舊約聖經?」
摩西五經,本來是屬於猶太教的五本宗教經書,後來被基督教合併進入舊約。
只要翻閱基督教的舊約聖經,開頭五本就是摩西五經。
可以說,基督教是從猶太教發展出來的新宗教。
另外,更後來才出現的回教也是同樣的情況,建構在猶太教和基督教的發展之上。
所以可以說猶太教的摩西五經,正是西方世界一神教信仰的最根源……
夏美姊姊繼續說:「摩西五經也好,舊約聖經也好,不論怎麼稱呼都好……開頭第一章第一篇,你知道是什麼?」
我:「我不是基督徒,不信教,不清楚。」
夏美姊姊:
「創世紀,第一章。
世界起初,空虛混沌,盡皆黑暗。
神的靈運行在其上……」
我沉默聽著:「…………」
夏美姊姊:
「然後……
神說:要有光!
就有了光!
這樣的說法,有沒有讓你聯想到太陽那類的明亮恆星,終於在大爆炸之後的宇宙誕生,給漆黑的太空帶來光明?」
我直覺般的回答:「神創論?」
所謂的神創論,簡單說,就是萬事萬物的誕生和創造背後都有神的旨意。
這樣的創造,當然也抱括宇宙本身的誕生。
因此宇宙大爆炸,基督徒普遍認為是神的作為……
夏美姊姊沒有回答我,繼續說下去:
「另外,新約聖經這段話我覺得寫的很好,非趁現在提出來不可。
太初有道。
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
這道太初與神同在。
萬物是藉著他造的。
凡被造的、沒有一樣不是藉著他造的……
我說到現在,你覺得宇宙大爆炸的發生是巧合?
宇宙最初奇點忽然的就爆炸了?」
沒有錯,班上的基督徒同學曾經在對我半傳教的時候這樣說過,我當然要問:「姊姊是基督徒?」
夏美姊姊:
「我不是基督徒,我不信仰耶穌。
我舉出創世紀,因為這是最直接方便的解釋。
現在請你繼續回答我,你聽完那些,對於宇宙大爆炸是什麼樣的想法?」
我沉思幾秒:
「就神創論來說……聽起來很符合人性,也非常符合人類的人生經驗,讓人一聽就接受。
這樣的情況就是人類看著自己的身體,深入研究自己的身體,總會不由得讚嘆起來,覺得這麼複雜奇妙美麗的人體不可能無中生有,背後必定有個創造主存在。
正因為這樣,神創論容易成為陷阱。
陷阱之處,在於它太符合人性感受,因此人們不會理性深思,直覺就接受了,就算它其實是錯的。
事實上,人體不能因為它的構造複雜美麗而認為一定是被造物。
另外,也像是人們看到渾身刺青的人,容易因為主觀意識而在第一時間認為是壞人。
一個人是好是壞,不能經由身上的刺青來判斷。
真正的答案,永遠都必須認真思考,仔細研究,多方面證實。
否則得到的,只會是大腦節能偷懶之後的產物。」
夏美姊姊:
「你的回答具有很濃厚的理性味道。
可是就因為這樣,反而容易聰明反被聰明誤……」
我:「喔?真的?」
夏美姊姊:
「有沒有聽過剃刀理論?
這個理論說的是,越是簡單直接的答案,越是正確答案。
神存在,神引發宇宙大爆炸,神創造出這個宇宙,神就是最直接有力的解答,如同剃刀般銳利又直接。」
我:
「那麼我也可以用同樣的剃刀理論來回答。
神不存在。
這麼簡單的答案就是最正確的答案。
根本不存在的神,無法和大爆炸有任何牽連。」
夏美姊姊再問:
「彩卷大獎得主,你真的敢說神不存在?
這個國家那麼多人,憑什麼就讓你獨得那麼多錢,站在財富的金字塔頂端,成為黑金卡的持有者?」
姊姊的這些話,的確瞬間把我的嘴巴堵住。
父母出國去日本遊玩的時候,我一直感到心神不寧,非常不想去日本,因此我逃過一劫。
並且,我買的彩卷,竟然讓我獨得大獎……
我沉默好幾秒,終於確定自己應該怎麼回答:
「沒有錯,因為這樣的經驗,所以我願意相信神的存在。
可是,這只是我的人性感受,和現實世界的真實情況無關。
神是否存在,客觀上來說,依然是個未知數。」
夏美姊姊:
「所以你不相信神的存在?
你不相信頭獎獎金都是神給你的?」
老實說,面對這樣的追問,我真的不敢回答。
我的不敢回答,同樣是出於人性。
如果真的有神的存在,我卻說不相信神的存在,因此得罪神,我會不會出事?我的存款會不會出問題?
不怕一萬,只怕萬一……
我只能繞過這個問題:
「我也可以這樣反問。
妳怎麼知道宇宙大爆炸的發生不是巧合?
妳怎麼知道一定是神引發大爆炸?」
夏美姊姊倒是很明快,不打泥水爛戰:「再下來的討論,容易進入各說各話的狀態,就像相信靈魂存在與否的爭辯。」
我:「沒有錯。」
夏美姊姊忽然微笑說出:「可是,我補充一下,我相信靈魂的存在喔。」
至少姊姊只是說出自己的想法,沒有要我一起相信。
所以我只是安靜的跟她大眼瞪小眼:「…………」
夏美姊姊繼續說下去:
「關於神是否存在,現階段我能提出來的,就是因果說。
"因" 為這樣,必然產生那樣的 "果"。
科學已經承認宇宙的開端發生過一場大爆炸,存在觸發大爆炸的第一因是非常合情合理的事情。
這樣的情況下,第一因會是什麼?
就是因為有神那樣的存在,才會有最初的奇點大爆炸發生。」
我終於想到另一件事,因此忍不住:
「等等,姊姊相信靈魂的存在?
妳相信有神的存在?
妳是科學家沒錯吧?」
夏美姊姊:
「我身為科學家,就不能相信神或是惡魔那樣的超然存在?
總是會有別具用心的人,喜歡透過智商高低說法進行綁架。
說些:笨蛋才會相信神的存在,聰明的人才不會相信神……
人類天性誰喜歡被認為是笨蛋?這件事就這樣被綁架了。
不錯的拆招方法是:
聯合國作過調查,世界上九成以上的人相信神或是惡魔那樣的超然存在。
就你最聰明了,另外九成的人都是不會想的笨蛋?
你要不要先去做個智商測驗?
所以,誰說科學家就不能相信神的存在?
美國太空總署那樣的天才聚集地,多的是相信神的人。
是否相信神的存在,永遠無關學識,只是個人選擇。
用智商和智識的高低來評斷,真的只是自以為是的偏見。」
我:
「但是,妳還是無法提出明確證據,證明就是神那樣的存在引起宇宙大爆炸。
妳說的,只是一種聽起來符合人性的合理說法。
聽起來順耳,不表示它必然就是事實真相。
馬克吐溫就曾經有感而發說過,事實往往比謊言還要離奇。
一個神、惡魔、靈魂都不存在的世界,死後的天堂地獄陰間必然也不存在,人死就是一死百了,聽起來很不可思議,很不符合人性需要,這麼離奇,怎麼可能有這樣的情況?可是理性想想,難道這樣的情況不是真正的事實嗎?
死後天堂地獄陰間的存在,普遍被世人接受,像是真理那樣輕易就能接受,可是那樣的存在難道就不離奇?」
夏美姊姊:
「你這樣的說法又回到老路。
就像是在說除非讓我親眼見到惡魔,否則我不相信世間有惡魔存在。
可是這樣的說法,只是個人體驗和選擇問題。
你怎麼知道地球是圓的,不是平的?
你怎麼知道地球不是這個星系的中心?
你怎麼知道美國曾經登陸月球?
你怎麼知道銀河系中心有個黑洞?
你怎麼知道這個宇宙不是困在一個更大的黑洞內部?
還有更多的你怎麼知道,我可以繼續提出。
像是你怎麼知道亞特蘭提斯只是虛構傳說?
也像是你怎麼知道沒有地底世界的存在?
但是重點在於,因為大家都這樣說,大家都相信那些事情,所以我只相信那些所謂的公認真理?
公認真理和人云亦云有多少不同?
附帶一提,先不管大家怎麼說,我相信惡魔的存在喔。」
我只能說:
「相信神存在……
相信靈魂存在……
相信惡魔存在……
還提出那許多奇怪說法……
姊姊身為科學家,心靈真是異常開放啊……」
雅鈴聽到這裡,興趣都上來了:「姊姊,世界上真的有惡魔存在嗎?」
夏美姊姊親密回答大小姐:「小魔女,惡魔當然存在啦。」
雅鈴完全不在意被叫做小魔女:「真的?惡魔是怎麼樣子?」
夏美姊姊:「說的簡單直接,如果所謂的惡可以具象化,惡魔就像是惡的具象化,和光明良善形成強烈的對比,喜歡人類的痛苦淚水和絕望。」
雅鈴:「姊姊是不是親眼看過惡魔?」
夏美姊姊:「這個嘛……我想還是先讓我們回到正題,晚點再跟妳聊惡魔的那些事。」
雅鈴:「對不起……」
夏美姊姊再次把注意力拉回來,直接問我:「所以你真的不相信神的存在?」
我當然不敢直接回答:
「應該說,沒有親眼看到證據,或是沒有很明確的親身體驗,我不會冒然的去肯定或是否定神的存在。
未知,是現階段最好的答案。」
夏美姊姊:「好吧,接著先讓我們假設神確實存在,可以嗎?你可以當成趁機多聽聽想想這類事情,增進知識的瞭解。」
我:「可以。就假設神確實存在,引發宇宙大爆炸。」
夏美姊姊:「你有沒有想過,如果神真的存在,祂為什麼要創造這個宇宙?」
我:「是一神論的世界?」
這個問題非常重要,因為一神論和多神論的世界觀完全不同。
夏美姊姊肯定回答:「一神論的世界。」
我:「我不知道……因為什麼都沒有的宇宙會讓神覺得太無聊,就把這個世界當成玩具,開始玩模擬宇宙?」
夏美姊姊:「答案不完全正確,不過還是足夠讓我們繼續說下去了。」
我小小的酸一下:「所以妳真的有答案?空想的答案嗎?」
夏美姊姊真是回答的一點都不空虛:「騷年,沒有錯,我的確有答案。」
我:「是不是要拯救人類於原罪或是什麼的?可是這樣的回答還是沒有解答神為什麼要引發宇宙大爆炸。因為是先大爆炸才有後來的原罪,先後順序的矛盾問題。」
夏美姊姊:「無關基督教的原罪說法什麼的。」
我:「喔?說來聽聽。」
夏美姊姊:「關於真正的答案,寶寶很想說。可是寶寶心裡苦,寶寶不能說。」
我:「為什麼不能說?」
夏美姊姊:「換個角度想,我開個頭,留線索,讓你獨立思考,慢慢經歷體會,不是更有趣?」
我又感覺到耐心的減少:「老實說,我真的已經陪妳耗上這麼久……」
夏美姊姊:「騷年,耐心點。雖然我好像一直要說不說的,有點討人厭,可是最後你一定會發現新世界。」
我:「好吧……」
夏美姊姊:「至少,你是否同意,神創造這個宇宙一定有目的?以你的舉例來說,神要是不創造宇宙,不是太無聊了?」
我本來想隨便應答,但是忽然想起下午那場怪夢,加上姊姊好像真的想要鬼扯蛋,因此轉而說:「因為神被困在這個宇宙?神只能把宇宙創造出來,尋找逃出去的可能性?」
夏美姊姊帶我去找瑪莉的時候,有聽我說那場怪夢,所以我很肯定她清楚我在說什麼。
夏美姊姊微笑問我:「既然你主動說到這件事,你覺得存在著神被困住的可能性?」
我:「我覺得不可能。」
夏美姊姊:「為什麼不可能?」
我:
「因為基督徒同學告訴我的一神論說法。
神是萬能的,神不可能被困住。
人們只可能被自己的思維、想法和單純的言語邏輯辯論給困住,神不可能被困住。
就像有些無神論者喜歡說:神有沒有能力創造一個自己拿不起來的石頭?如果不可以,神怎麼會是萬能的?
事實上,這樣的說法只是言語和思維上的詭辯,也沒有把神的本質給想清楚。
神是什麼樣的存在?
被神創造出來的石頭又是什麼樣的層次?
怎麼可以兜在一起談?
難道神也如同石頭那樣,是被創造出來的萬物?
同樣的比喻,電腦有沒有辦法弄出一個永遠無法刪除掉的檔案?
只要徹底格式化,不管什麼東西都一乾二淨。
如果不行弄出一個永遠無法刪除的檔案,電腦真的好用嗎?
神和石頭,是完全不同的。
電腦和檔案,也是完全不同的。
另外,那樣問也像是關公打岳飛,誰會打贏?
所以那樣的質問本身藏有陷阱,從一開始就把神的存在往下拉進石頭的層次,居心不良。」
夏美姊姊:「所以你忽然要改口成為有神論了?」
我:「我只是從妳的反問進行回答。基督徒同學這樣的說法剛好可以用來說這件事。」
夏美姊姊:「好,接著先讓我們把之前那個問題放在一邊,轉而來談現在這個問題。你是基督徒嗎?否則你為什麼要被基督徒的說法左右?這樣不是人云亦云?」
我:「我只能說,就一神論世界的說法,我選擇那樣的神。否則會被困住的神,不足以成為神。」
夏美姊姊:「至少我們可以接著這個話題繼續說下去了。」
我真的不知道她想要說什麼:「接什麼話題?」
夏美姊姊:「你有沒有想過,說不定神的確是有限的?就像你自己說的,神是會被困住的存在?」
我:「會被困住的存在,真的能夠稱為神?」
夏美姊姊:「不論是多神論或是一神論,人類的確總是把遠遠超越自然事物的存在稱之為神。就算是有限的神,為什麼不能被稱為神?」
我:「這樣的話,跟一神論對於神的觀點就會有相當大的差異。」
夏美姊姊:
「好,我這樣問應該最簡單。
就算會被困住,但是能夠引發宇宙大爆炸,能夠創造世界,這樣的存在本身夠不夠資格被稱為神?
你身為人類,能夠引發宇宙大爆炸嗎?」
我只能沉默思考:「嗯……這已經是神的本質和定義問題。」
夏美姊姊:「騷年,你的答案是什麼?」
我:「只能說,這樣的神、層次明顯下降,落到多神教的有限程度了……火神不敵海神,海神會被土神擋住,類似這樣的情況。」
夏美姊姊:「可是這樣的神,能力依然遠遠超越平凡人類,不是嗎?」
我又是幾秒沉默:「我還是不懂,妳為什麼說起這些關於神的事情?」
夏美姊姊:「不要急,我保證快要說完了。」
我:「嗯……」
夏美姊姊:「讓我們的話題繼續回到基督教。」
我:「妳好像真的很喜歡談基督教的話題。」
夏美姊姊:「因為基督教和一神論,真的最容易讓我傳達想要說出來的事情。」
我:「所以是什麼事?」
夏美姊姊:
「舊約所寫的創世紀,神先把宇宙創造出來,然後創造人類,整個流程應該很合理吧?
但是神要創造人類的時候,你知道神先說什麼?」
我:「說什麼?」
夏美姊姊:
「仔細聽好了。
神說,我要照著我們的形象,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
神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造男造女。」
我:「所以?」  這時候,我忽然發現到,「等等!我們?」
夏美姊姊:「沒有錯,我就知道你會立刻發現。」
我:「你確定沒有說錯?」
夏美姊姊:「創世紀白紙黑字寫死,如假包換,歡迎自己去翻讀聖經。」
我:「真的?為什麼?太詭異了……」
一直親密把艾莉絲帶在身邊的阿呆,不懂我的意外和困惑:「怎麼了嗎?」
我因為訝異和意外,所以忍不住回答阿呆:
「一神教的世界,只有一位神。
但是神在創造人類的時候,卻是親自說 "我們" 要照著 "我們的形象和樣式" 造人?
為什麼要用我們?神在跟誰說話?其他的神嗎?
另外,按著 "我們的樣式" 造人?表示神從一開始看起來就是人類?
最後,造男造女?先不管是不是神,當時有男人女人存在?」
阿呆終於察覺:「啊……」
雅鈴也說:「真的很奇怪……」
瑪莉還只是隻小蘿莉,應該是完全沒有想過神的事情,或者是看太多美國英雄電影:「到底哪裡奇怪?雷神多爾不是長的跟我們一樣?」
夏美姊姊繼續說:「說到這裡,我順便提出這件事,你聽聽看。」
我:「什麼事?」
夏美姊姊:
「新約聖經,耶穌親自說過這樣的話。
看見我,如同看見天上的神。
你想耶穌為什麼要這樣說?
把創世記那些話和耶穌這段話合在一起看,你有沒有感覺到什麼?」
我只能回答:「的確……」
夏美姊姊:「我再提出一個假設,你聽聽看。」
我真的被勾起興趣:「什麼假設?」
夏美姊姊:
「有沒有可能,神的本質是個男人?
神準備引發宇宙大爆炸創造世界的時候,的確有一個女人陪著他,和他一起討論。
神才能說出讓我們用我們的形像造男造女。」
我又是幾秒的思考:「這樣的解釋……很合理……可是這樣下去,一神教的許多說法就要徹底崩潰了。神是有限的,神也不是只有一個,至少還需要另外一個女性的存在。」
雅鈴:「我想起來了,不久之前曾經在一個節目看過,一位來賓說過宇宙人類中心,就是在說這樣的情況嗎?」
夏美姊姊:
「妳說的很類似,這就是接下來我準備說的。
神既然在宇宙誕生之初就說要以自己的人類形象造人,這件事本身就是命運論,表示人類必然要誕生。
這樣的情況下,宇宙的後續發展,星系的出現,其他動植物的出現,包括外星生命,外星人,都是圍著人類而誕生創造出來的存在。
也可以說,那一切發展,都是為了促成人類的誕生。
並且神一定會一直把注意力集中在太陽系地球。
可能會有人覺得怎麼可能?
事實上,這是一個牽一髮動全身的世界。
星系密集一點,或者是宇宙的某種元素多一點,可能地球就不會出現,人類也不會誕生。
如果神不關照這些事,人類很有可能永遠不會出現。」
聽完這些,我再次想起下午那場怪夢:「…………」
一個被困住的神,對我說些自己像是人類的怪話……
這時候,雅鈴開口:「姊姊,我想直接問一個問題,我沒有冒犯的意思,如果猜錯的話……」
夏美姊姊:「沒有關係,妳直接問。」
雅鈴:「姊姊是不是雷爾斯教的信徒?本旅館一位高級主管說過他被傳教的事情……」
我記得好像曾經聽過雷爾斯教,但是想不起來。
夏美姊姊應該是看我想不出來,所以直接說:
「雷爾斯教,是一個近代新興宗教。
相信神是具有時間機器的人類,一直以神的身份影響並且創造人類歷史。
所以雷爾斯教相信,神就是具有時間機器的人類,從最初的宇宙大爆炸開始創造一切。」
我當然要說:「用時間機器創造宇宙?其中有很大的邏輯矛盾……不過,看妳立刻就能回答雷爾斯教的事情,妳是信徒嗎?」
夏美姊姊面對我的提問,安靜了。
真的安靜好幾秒。
明顯在思考怎樣回答我。
也因此,讓我發現到,自己好像真的接觸到最重要的問題核心……
夏美姊姊終於回答:
「我是雷爾斯教說法的最堅定支持者。
能夠從過去改變未來的時間機器絕對存在。」
我聽完,徹底恍然大悟:
「原來是來拉我入教……」
新興宗教,最喜歡拉有錢人和名人入教,藉此壯大宗教。
甚至於,他們會在接觸對方之前就先把對方的底細查個一清二楚。
姊姊會那麼清楚我的狀況,帶有滿口的宗教味,就這樣完全說通了。
他們可能猜想我早晚會回頭去找阿呆,所以今天埋伏等我,還真的讓她埋伏到了。
雅鈴會認識姊姊,應該也是同樣的情況,要把這位有錢的千金大小姐拉進教派。
說那麼多神是人類啊什麼的,根本就是在宣傳教義……
我直接回答:「我是未知論者,沒有興趣入教。」
雅鈴同樣發現狀況:「姊姊,我只是對於塔羅牌和魔法有興趣,對於妳的信仰真的沒有興趣……」
阿呆這個貧窮高中生明顯也擔心:「我家是拜拜的!」
瑪莉這隻小歌姬更是馬克羅斯看太多:「我只相信精神能量!」
我再說:「我很樂意捐點錢贊助,但是請妳不要再來拉我入教。」
雅鈴:「我也是。」
夏美姊姊苦笑:「我真是瞬間被討厭了,呵呵……」
我:「信仰這種事真的勉強不來。」
雅鈴:「姊姊真的是很好說話的好人,但是就像哥哥說的,信仰真的無法強迫。」
夏美姊姊回的直接:「你們要信什麼宗教是你們的自由,我絕對不對你們傳教。」
感覺的出來,大家好像都鬆了一口氣。
夏美姊姊:「不過繼續陪我聊聊這樣的話題應該無傷大雅吧?」
我:「如果只是單純聊天那樣……」
聊天的話,聊再多也無傷大雅。
夏美姊姊直接繼續說下去:「既然說成這樣了,那麼讓我們回去說最初的宇宙奇點?」
我:「不就是神引發大爆炸嗎?」
夏美姊姊:「我想說的是最初的宇宙奇點本身。」
我:「最初的宇宙奇點怎麼了?」
夏美姊姊:「你覺得,最初的宇宙奇點是什麼?」
我:「我不知道,那是科學界的大謎團。」
夏美姊姊追加補充:「也是科學界的大聖杯。原則上,只要能知道最初的宇宙奇點真正面目,就等於瞭解整個世界了。」
影片:人耳聽宇宙大爆炸的聲音是怎麼樣?你有沒有聽過?
我:「所以呢?那麼神奇的大聖杯怎麼了?」
夏美姊姊忽然問:「你應該知道人類的可見光是在說什麼?」
老實說,對於夏美姊姊的忽然跳題,我已經習慣了。
雖然最後好像真的會知道她到底想要說什麼……
我回答:「所謂的可見光,其實就是電磁波。電磁波具有許多不同的波長。人類可以看見的電磁波長,就是五顏六色的光。」
夏美姊姊忽然的又跳題了:「接著我再問另一件事,你應該知道航海家哥倫布?」
我:「發現美洲的那個哥倫布?」
夏美姊姊:「你知道哥倫布的大帆船抵達美洲,那裡的原住民看見大船和大帆,他們怎麼說大船和大帆?」
我:「原住民怎麼說?」
夏美姊姊:「原住民都說,他們看見的是一朵大白雲,拉著一艘大船移動。」
一開始我聽不懂,本來想問這又怎麼了,不過隨即發現姊姊到底想要說什麼:「大腦解讀成為大白雲?」
夏美姊姊:「沒有錯,你發現的很快,就是那樣。」
阿呆一臉懵:「我聽不懂……」
我安靜,想說姊姊應該會回答。
夏美姊姊卻是:「大情聖,讓你回答吧?」
我:「為什麼要我回答?」
阿呆好像真的很想聽我回答:「熊熊……」
我只能回答:
「妳沒事多看一些科學雜誌增加知識好不好?
簡單說,因為原住民從來沒有看過白布那樣的東西,更不必說是大帆布那麼寬大的存在。
他們的大腦就自然的把大帆布解讀成為天上的大白雲。
所以原住民看見的大帆布,就很神奇的自動成為天上的白雲。
這就是大腦的遞補功能。
既然出現從來沒有看過的非自然東西,大腦就會自動尋找最接近的事物表現出來。」
阿呆:「所以真的把大帆布看成大白雲?可是帆布和白雲不是完全不同?」
我已經懶的繼續回答阿呆了……
夏美姊姊繼續說下去:「說到這裡,我補充一件事,不然我還要另外再誘導問出來,很麻煩。」
我當然:「什麼事?」
夏美姊姊:
「你們應該都知道,我們是活在具有長寬高的三次元世界吧。
如果只有長寬的二次元世界真的存在,也有類似人類這樣的生物生活著。
我們看見的應該是二次元的人只能平行移動,你應該知道吧?」
我:「我知道。」
夏美姊姊:
「如果三次元的我們,把一根手指頭直直伸進去二次元世界。
你覺得二次元世界的人們會看見什麼?」
我:
「二次元的人們應該會看見沒有高度的手指剖面圖。
就像醫院檢查用的斷層掃描圖。
因為二次元世界並沒有高度存在,一切都會以平面圖呈現。」
夏美姊姊:「所以三次元的手指,在二次元的人們眼中非常奇怪,完全看不出全貌,對吧?」
我:「所以呢?」
影片為平面世界看立體世界的情況
影片時間已經設定好,有中文字幕可以設定出來
接著,夏美姊姊又跳題了。
或者更應該說,終於跳回原題?
夏美姊姊:
「好,我們已經把認知這件事說的差不多了。
回頭說正事。
你想像中的宇宙最初原點,應該是怎麼樣子?」
我:「我不知道。一個非常明亮刺眼的小點?」
夏美姊姊:
「讓我們假設宇宙最初原點看起來就是那樣,是一個非常明亮刺眼的小點。
但是宇宙最初原點看起來會是一個刺眼光點,有沒有可能是因為底下的原因?
人類眼睛看不出真正的波長。
人類大腦解讀不出來。
加上不是三次元的存在物。
所以看見的只會是一個亮點?
如同原住民眼中的大白雲?」
我:「可能吧?」
夏美姊姊:「好,真正重要並且很有趣的問題來了。」
我:「什麼?」
夏美姊姊:
「如果你可以真正看清楚引發宇宙大爆炸的最初奇點,你覺得會看見什麼?
別忘記,那是可以創造出整個宇宙的終極存在喔。」
我思考:「嗯……我真的想不出來……」
夏美姊姊:
「如果我說,看見的會是一種超越人類空間的超高次元操控介面?
本質上是最究極的後臺控制系統?
否則你認為本質是人類的神,要怎麼創造宇宙?」
我先是:「…………」
然後,我會意到:「電腦?」
夏美姊姊親密微笑:
「其實不是電腦。
電腦的說法,只是人類大腦認知能夠找出來的最接近遞補物。
總之,如果這個世界真的是被變成神的人類創造出來。
不論是天堂地獄,惡魔靈魂,妖怪精靈,有神通力的胖狸貓山神,喜歡嘻笑玩耍的狐狸精,龍和鳳凰,外星人,地底人,三次元多重世界,甚至是冬天會變成熊的人類……萬事萬物不是都有可能在這樣的世界存在與發生?
別忘記,人類宇宙中心論,牽一髮動全身。
那一切,都是為了讓有限的人類得以存在。
說不定,少了其中一樣,人類就無法誕生。
畢竟創造的最初,讓我們以我們的形象造人,造男造女吧。
另外,既然說到宇宙誕生的真相,可以一起說到宇宙的結束。
只要本質上是透過設定創造出來的宇宙運行到一定程度,像是某方面的運作終於超出原始設定的可承受範圍,整個宇宙就有可能因為程式運算不下去而崩潰。
一切就此洗掉,回復到什麼都沒有的空虛漆黑,等待另一場宇宙大爆炸從頭再來一次。
反正用來創造世界的最究極控制臺、最強大的金手指、永遠都在那裡,等待舊世界的倖存者去使用啊。
倖存者只需要先把自己的壽命設定成為無限大,重新輸入各式各樣的參數,讓宇宙以他為中心創造出來,新的世界不是就又出現了。
所以啊,說不定這個世界只是高次元智慧生命的實驗場。
把這個世界的創造權限交給你們,看看你們這群低等的三次元人類到底能夠玩出什麼樣的花樣囉?」
我聽完,完完全全的只有這樣的感想。
真的是『模擬宇宙』。
有夠科幻小說的話題。
根本科幻到不是新興宗教信仰了。
我只能:「…………」
夏美姊姊直瞪著我,很溫暖的再次說出聖經內容:
「難道你們不知道,看見我,就是看見天上的神嗎?」
為什麼話題忽然又回來對我說這個?
她是不是在暗指什麼?
夏美姊姊親密微笑,以『歡迎我回家』的態度:
「騷年,歡迎來到這個屬於你的新世界……」
=待續=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小說,18禁,兄妹亂倫,性愛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