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 第27篇(新宇宙) 有一句話,『女孩是個賠錢貨』,這樣說真的沒有道理嗎?

本書不在於講述是非對錯
在於提出各種想法
很多人們覺得正確的事情,有沒有想過可能是錯誤的?
很多人們覺得錯誤的事情,有沒有想過可能是正確的?
這一篇的主題,說的主要是『聘金』這件事。
有一句話,『女孩是個賠錢貨』,這樣說有沒有道理?
女孩真的是賠錢貨嗎?(深思)
示意圖
❤ 萌萌喵艾莉絲認真洗手 ❤
❤ 時時保持衛生是優良好習慣 ❤
正名運動
❤ 小蘿莉是可愛小動物,所以計算單位要用『隻』喔 ❤
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
第27篇
有一句話,『女孩是個賠錢貨』,這樣說真的沒有道理嗎?
事先提醒,本篇是 『新宇宙』 的最後一篇
下一篇開始,就是 『舊宇宙』
這個新宇宙如果有耐心的一篇篇看到這裡,應該就會知道什麼是舊宇宙
原本存在過的舊宇宙消失之後,新宇宙開始,大致就是那樣
所以下一篇要開始說曾經存在過的舊宇宙的往事
二個小時之後的早上九點。
計費車載著我和艾莉絲前往山下城市。
艾莉絲穿著阿呆為她挑選的黃色洋裝,看起來像個可愛小公主。
安靜的主動依靠在我的懷裡,被我輕輕摟著,乖巧又可愛,真的討人喜歡啊。
計費車就此駛入阿呆和阿媽居住的地方。
狹小的巷道,滿是四十年以上屋齡的老房子。
一棟又一棟,左右相連在一起。
居住的人大多是中老年人,不然就是低收入的社會邊緣人。
說這裡是等待都更重建的老城區絕對不為過。
阿呆就是在這種地方長大。
二層樓的老舊水泥建築,內部深長的長方型,阿呆和阿媽租住在一樓,二樓是另外的人家。
左中右三個下拉式鐵捲門,就是大門兼牆壁。
有人在家的時候,鐵捲門拉開。
沒有人在家或是睡覺過夜,當然就是全部拉下並且上鎖。
現在,三扇鐵捲門都拉開。
裡面的客廳左半側停放阿媽賣早餐用的電動三輪車。
阿呆和阿媽滿臉笑容的從右半側走出來迎接。
當然不是迎接我。
是迎接這隻可愛的金髮小蘿莉。
阿呆拉開車門,彎腰探向車內:「艾莉絲,姊姊等妳好久喔。」
阿媽也是笑瞇瞇:「艾莉絲啊。」
艾莉絲開心的伸出雙手,主動被阿呆抱出車外:「姊結……阿馬……」
我則是付過車資才下車,跟在她們後面一起進入昏暗的客廳。
內部隔間是老舊變色的木板牆壁。
一張老舊的神佛桌,祭拜媽祖和祖先牌位。
同樣老舊的電視機,老舊的收音機,老舊茶壺,老舊長桌,老舊長椅,加上一堆雜亂疊放在牆壁邊的老舊物品……一眼望去,真的都是老舊的東西。
這對媽孫的生活狀況可想而知,標準的生活在社會底層。
因此阿媽願意讓阿呆接受我的一夫多妻,真的不是沒有道理。
如果我是阿媽,辛苦一輩子無法翻身,眼見寶貝孫女有機會爬上去,當然會讓孫女不計一切代價緊緊抓住。
所以阿媽的眼中只有錢?
錢高於一切?
阿媽為了錢,女性的尊嚴完全不管,是個垃圾人?
那樣想的人根本是:沒有米可以吃,為什麼不吃肉?何不食肉糜?
真的只有被壓在社會最底層的人,才能體會難以翻身的痛苦……
幾個月前有一則真實新聞。
美國一位大富翁常常罵:「我看不起窮人!他們會無法翻身,往往是他們不夠努力,也不知道要用頭腦賺錢,當然會一直窮下去!」
這位大富翁當然因為這樣的發言和反對者吵過幾次。
吵到最後,大富翁決定親自穿成窮人的衣服,進入社會底層生活,讓自己從頭往上爬,證明一切都是有沒有努力和動腦的問題。
大富翁努力幾個月之後,承認自己錯了。
如果不是因為貧窮身份不被理會,就是完全得不到任何賺更多錢的機會。
努力和動腦,完全只是空談。
貧窮者只會一直留在貧窮線。
因為當你手中有大把資產,只要把握錢滾錢的原則,不要亂投資亂花錢,要往下掉的可能性很低。
當你手中的資產有限,就算進行錢滾錢,滾出來的錢還是很有限,唯有錙銖必較。
當你手中根本沒有資產,真的什麼屁都跑不出來,能餬口已經很不錯了,只能努力過一天算一天。
因此大富翁說:「社會真的對於最下階級的窮人不友善……」
想著這件事進入客廳的我,正要一屁股坐到老舊的木頭長椅。
阿媽竟然主動伸手,輕輕拉著我:「來來來……」
我不明所以,懵的被阿媽帶走。
阿媽直接把我帶往神佛桌:「給祖先上炷香。」
我總算瞭解情況:「喔……」
阿媽開始點燃香炷:「阿呆,妳也一起來上炷香。」
阿呆讓艾莉絲坐在老舊的木頭長椅:「妳先乖乖坐著喔?」
艾莉絲當然乖乖點頭,安靜看著我們。
我和阿呆就這樣並肩站在一起,各拿香炷,面對她們家的祖先牌位。
阿媽在旁邊,雙手合十的說:「祖先們,熊熊又來到家裡,現在他已經是阿呆的丈夫。你們一定要保佑他們夫妻感情和睦,身體健康,全家平安,多子多孫啊。」
然後就是一起彎腰三拜,香炷插進祖先香爐。
阿媽轉身,看起來就要從走廊進入房子內部。
阿呆同樣轉身,就要走回去陪愛莉絲。
我看這樣,乾脆提出一件準備要說的事情,因此站在原地:「阿媽,有件事我一直沒有問,妳們也沒有提出來,所以現在想要提出來說。」
這對媽孫都停下腳步看我。
我打開話頭:「我是想說關於錢的事情……」
這件關於錢的事情,正是阿呆的『聘金』。
可能會有人不知道『聘金』是什麼。
我不美化這件事。
說的最直白,就是女方家庭販賣女孩的錢。
女方家庭收下男方家的購買錢之後,女孩再正式(嫁)到男方家生活,女孩從此就是屬於男方家的女人。
其他解釋,都只是拐彎抹角的廢話。
為什麼會有『聘金』這樣的制度存在?
因為女孩本身具有相當的勞動力,並且具有生育重要下一代製造更多勞動力的天性。
不說別的,光是生出更多家族人口這件事,不論古代或是現代其實都是很重要的事情。
但是女方家庭生下一個女孩,花費各項有形無形資源把這個女孩養大,長大之後卻必須嫁到其他男人的家裡,給他們進行重要勞動,給他們生育重要人口,實際得利其他家庭?
這種情況對於女方家來說難道不是很大的損失?
女方家庭收取聘金做為補償不合理嗎?
『聘金』制度就此跟著出現。
說到這裡,相信會有人想怪罪這個以男性為中心進行傳承的社會,造成女性必須出嫁的不公平狀況吧?
簡單說:『去他的男性社會!』
事實上,這件事的真正原罪,並不是什麼男性傳承的社會規定。
會怪罪男性社會,表示根本沒有真正的好好思考過這件事。
『近親繁衍的優生問題』,才是真正的原罪。
畢竟,如果沒有可能生出問題下一代的困擾,讓女孩留在出生家庭成婚,繼續給自家製造重要人口和勞動力,有何不可?
近親繁衍的優生問題,才是女性必須離開原生家庭出嫁的真正決定性關鍵。
如果想要提出:『實際孕育出下一代的都是女性,男性只是提供精子而已,應該要由女性組成家族中心才對,讓男性嫁到其他女性家裡不就好了?』
我承認,這樣說不是沒有道理。
因為很多學者都同意,人類文明應該會以女性為中心組成才對,結果卻是變成現在這樣由男性為中心組成。
很多人真的不知道答案。
答案是:因為牽涉到男性的犧牲和付出的問題。
不論女性聽完之後會有多不服氣,從古至今的社會、男性都是真正的勞動者和犧牲付出者。
絕大部分帶有高危險性但是又必須有人去做的工作,根本都是男性在做。
此外,遇到外敵入侵,男性也必須在第一時間奔赴戰場,拼死守護家園親友和妻兒。
所以很多人真的只看到:『以男性為中心的社會,』然後開始大抱不平。
完全無視:『男性付出多少血汗代價。』
男性挺身流血流汗,守護社會家園……像這樣建立起來的社會,由男性站在主導地位真的不公平嗎?
因此人類社會必然發展成為男性主導。
傳承家族名聲和財富的是男性。
女性因為近親繁衍的問題,唯有嫁到其他家族這條出路。
這一切不是在歧視女性,而是難以迴避的現實,必然如此發展。
順帶一提,現在的地球不是沒有女性主導的社會。
但是非常的少。
而且都是原始部族那樣的存在。
『有想過為什麼男性主導的社會成為現今文明主流,女性主導的社會一直停留在原始的落後狀況嗎?』
回頭繼續說聘金。
聘金的認知東西方世界都有。
女孩養大真的只能嫁出去,前往沒有血緣關係的男人家裡勞動,並且養育他們的重要下一代。
因此收取聘金做為女方家庭補償的做法,西方世界同樣有發展出來。
真的不要存有歐美月亮又大又圓的美麗幻想。
否則西方女性結婚之後半數以上會冠夫姓是冠假的?
西方世界的女方家如果不收聘金,往往是因為這樣的想法。
『今後你要照顧這個女孩和生下來的孩子也是需要不少錢,所以把聘金留著未來生活用吧,希望你善待他們。』
算是女方家庭把聘金轉為女孩和外孫的生活費。
所以我提起這件事,就是表示我要正式把阿呆買回家。
只要付清聘金,阿呆今後就是屬於有熊家的女人,不再是屬於娘家這邊的女孩。
這樣做,主要是我希望讓一些相關事情不再處於模糊地帶。
相關責任歸屬之類將會明確起來。
不少情況可以搬出這句話來應付:「聘金不是給了?」
只要付完錢,這麼簡單的一句話真的非常好用。
否則要汙衊我吃霸王餐嗎?
說到這裡,可能會有人想繼續說聘金制度是『物化』女性。
把女性當成可以用金錢交易的貨物。
乍看之下,那樣說並沒有錯。
但是這樣說的人,其實也是在選擇性盲目,許多『婚姻事實』故意視而不見。
一:『嫁』這個字,左邊一個『女』,右邊一個『家』,表示女孩終於得到一個家。女孩出嫁之後,會幾乎像是消失在出生的娘家,未來直到死亡的數十年時間根本只會在男方家活動,說是終於得到一個家徹底變成男方家的人沒有錯。
二:如同上面已經說過的,生下的孩子除非有特殊原因,否則都是屬於男方家的孩子,絕對是在幫男方家養育重要的家族人口,而不是在給娘家進行重要的家族傳承,所以根本是男方家的女人。
三:現代很多女孩認為離婚就沒事了。但是只要生下男方家的孩子,後續的糾葛之複雜啊,依然要在孩子的照顧這件事繼續為男方家勞心勞力。除非真的狠心到完全不管孩子死活,否則逃不掉的,還是得繼續為男方家進行養育孩子的勞動。
四:不論出嫁之後獲得(賺)多少財產,也不論有沒有離婚,死後那些財產都是要由屬於男方家的孩子繼承,而不是由娘家的人繼承,男方家從頭賺到尾。
此外,真的還有不少瑣碎的事情可以拿出來。
我說的這些沒有道理嗎?
出嫁的女孩真的不像徹底成為男方家的女人?
我說的絕對是『婚姻事實』,具有社會經歷的人都會知道我說的是真話,並沒有在亂說。
女孩真的有能耐就終生別嫁,生下的孩子讓他冠上娘家家姓承續娘家香火和財產,否則男方家永遠都會是最大受益者。
因此女方家能做的真的只有減少損失這條路。
女方家會希望拿聘金作為實際補償,絕對不是沒有道理。
總結起來:
『女孩逃不掉的……』
會覺得很難接受嗎?感覺受傷嗎?
找各種說法進行自我催眠很容易,不過那樣也只是在逃避而已。
女孩能做的,真的就是早點接受這樣的社會事實。
才能讓自己的傷害降到最低,盡快讓自己走上新生活的道路。
作者我說到這裡,想到一件好像有關、但是又不完全有關的事情。
我想一想,還是提出來說好了。
以前我在職場認識一位年輕晚輩,他交到一個女孩,交往沒有多久就主動提出:「先說好,我不是男生的擁有物喔。」
簡單說,這個女孩子主動提出這件事,先踩話頭,試圖在第一時間讓自己佔據有利位置。
另外,這樣的女孩自以為自己的發言很聰明,其實只暴露她有一定的不穩定性,和她在一起出問題會有更大的離婚可能。
我告訴那位晚輩:
「你可以放大膽子,這樣繼續跟她談下去。
古人說過,殺父親還可以,怎麼可以殺母親?就是禽獸也知母不知父啊。
孩子天生只有媽媽,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妳不屬於我,孩子當然也不屬於我。
我不需要擔負起照顧妳和孩子的責任。
單親媽媽這條路應該很適合妳,以後自己養育照顧孩子吧。」
當然,這樣談完之後那個女孩可能會覺得自己遇到壞男人,下一個男人會更好。
但是那樣想的女孩絕對沒有想到,男性看的不是什麼是否尊重女性,男性看的是照顧家人的責任感,這樣的男性才是真正可以託付終身的對象。
真正不可信的男人都是滿嘴蜜糖,只會說女孩喜歡聽的話,為了把女孩騙上床。
「當然妳是一個獨立自主的女性,我絕對支持男女平等,我為什麼要認為妳是我的所有物呢?」
上面那段話,聽起來是不是很舒服?
然後上床睡過,肚子搞大,甚至是孩子生下。
「妳就是妳,我就是我,誰都不屬於誰,不是妳自己先說的?大家好聚好散吧。」
這個世界多了一個單親媽媽。
拖油瓶女孩的被追求價值隨之大降,未來也會更難找到好男人。
那種女孩,真是他媽的蠢啊……
不可否認,現代不少年輕女孩都是抱著『喜歡的情況我都要,不喜歡的情況我都不要』的自助餐想法。
那是錯的。
甚至於,根本已經表現出公主的架式。
就像上面說到的男性主導的社會制度建立,想要得到必然也要有付出。
不然也只是強盜理論,我可以搶劫你,但是你不可以反過來搶劫我。
男性想要聲稱對於妻兒的獨佔擁有,當然也必須要有付出。
必須在職場做牛做馬,努力養家活口,這是他應該付出的。
這樣真的對於女性不公平也不利嗎?
依然會覺得不公平的,真的也只是一位腦殘強盜公主。
完全搞不清楚理想和現實的差距。
相信會有人看到這裡、忍不住想要喊這句話:「女人絕對不是男人的所有物啊!」
大聲的憤怒喊出來沒有關係。
我知道這個世界真的充滿不公平的事情。
很多事情我也很想對這個瘋狂的世界憤怒大喊。
別懷疑,回頭看看本書,我已經提出多少社會事物進行質疑。
我真的可以一直大聲抗議個不停。
但是憤怒喊完之後,要記得自己依然是這個社會文化的一份子。
這才是我一直在說的事情。
我鼓勵的絕對不是看不起女性或是打壓女性。
我一直鼓勵的是面對社會真實狀態,讓自己順從社會現況,才能真正讓自己過的更好一點。
不要太聰明,也不要想太多。
如果真的自以為聰明的想要和社會對抗,往往只會把自己搞得身心是傷。
畢竟人們同樣常常忘記一件事。
這個社會,是為人群中佔絕大多數的一般人建立起來的。
絕大多數人的智商平均值真的都是愚笨的。
社會不是為少數聰明的高智商者建立。
太聰明,想太多,甚至於妄想改變一個為了平均智商值而建立的社會,最終只會害自己身心俱疲,傷痕累累。
就像印度、伊朗或是中東地區。
那些地方的社會習俗對於女性怎麼樣,相信大家都很清楚。
不乏出現所謂的女權團體,甚至於真的就是有那些地方的聰明獨立自主女性跳出來,試圖改變那些地方的現況。
滿懷雄心壯志,喊著要喚醒更多人的注意,最終就能改變世界。
作者我滿懷期待的看他們喊了幾十年。
我真的從滿懷熱情和熱血的年輕時代看到現在。
結果他們到底改變了什麼?
只讓我確信:社會真的不是說改變就能改變。
傻人真的有傻福,能傻的人才是幸福。
不論社會怎麼樣,都請隨遇而安。
對於女性來說,睜亮雙眼,找個負責任、願意認真工作養家活口的好男人、才是最重要且實際的事情啊……
我就此站在他們家的祖先牌位前面,準備跟阿媽提出聘金的事情。
阿呆接問:「是不是想說聘金的事情?」
我小感意外,因為她立刻就說這件事:「對。」
阿呆:「我就知道你會想說這件事。」
我:「那麼---」
阿媽笑瞇瞇的打斷我:「不用了啦。當時你的爸爸媽媽已經送上大禮,只要你好好照顧阿呆就好了。」
看起來,這對媽孫真的已經討論過聘金的事情。
阿媽因為心疼寶貝孫女,所以不打算收聘金。
阿呆:「阿媽,沒有關係的,讓我跟熊熊說。」
阿媽只能:「阿呆啊……」
阿呆告訴我:「來我的房間再說吧。」
我只能:「嗯。」
阿呆再告訴艾莉絲:「姊姊和哥哥有話要說,妳先乖乖的和阿媽在一起喔。」
艾莉絲聽完,乖乖點頭回答。
阿呆就此進入走廊。
我當然安靜跟上。
是一條陰暗的走廊,位在這棟房子的最右邊,緊貼右邊的牆壁,牆腳同樣堆放不少雜物。
左邊是木頭隔開的房間,總共三扇敞開的房間門,也就是三個房間。
第一個房間是阿媽的房間。
第二個房間,聽說本來是阿呆的父母的房間,但是現在已經被棄置,所以堆放不少雜物。
第三個房間是阿呆的房間。
再走進去就是最盡頭的廚房和廁所……
我跟在阿呆後面進入她的房間。
裡面的佈置,跟最後一次看見的時候一樣。
一張老舊單人床。
一張老舊書桌。
一個同樣老舊的抽屜式衣櫃。
然後就是掛衣架之類的雜物。
此外還有一疊明顯用來COS的衣服。
所有東西收拾的很整齊。
整體說起來是非常中性的房間。
所以阿呆的房間並沒有太多值得說……
阿呆拿起書桌上面的一張白紙,上面寫著幾行文字和阿拉伯數字。
阿呆遞給我:「大老爺,這就是我的報價單,請收下。」
我伸手接過,邊看報價單邊一屁股坐到阿呆的床上。
上面寫著這些項目:『聘金』、『金飾』、『喜餅』、『喜宴』。
我看完之後先說:「喜餅?喜宴?」
阿呆坐到我身邊:「我要出嫁,當然要把阿媽的面子做足,宴請這條巷子的所有老鄰居啊。」
我:「等等……我真是沒有想到還要辦桌……」
阿呆:「不必擔心,你不出場也沒有關係,真的只是給阿媽做個面子,讓她開心。」
聽起來阿呆完全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並且已經計畫好了。
我只能:「喔……」
阿呆再問:「那麼我的賣身錢,大老爺覺得怎樣?」
我重新看看白紙上面的『聘金』和『金飾』,稍微心算一下,再若有所思看看身邊的阿呆:「…………」
阿呆:「怎麼樣?」
我:「老天……妳都幾歲了,處女膜又是什麼樣的狀態,好意思開這種價碼?光天化日的搶劫我嗎?我報警喔。」
阿呆又笑又氣:「好過份!說這什麼話!我才十八歲好不好!再說我的處女膜是你的錯!」
我:「妳知道這些價錢加起來,差不多是一般上班族整整五年的薪水?妳是鑲金包銀嵌大鑽石是不是?」
阿呆:「都已經決定要賣,當然要賣個好價錢啊。」
我:「妳真的這麼有價?哪來那麼大的自信?」
阿呆:「不然我價值多少!你說啊!」
我只有比出一根手指:「差不多這樣?」
阿呆:「妳以為我是廉價勞工喔!」
我:「不對,廉價勞工的價錢還比妳高。我說的是日本國的那種一百圓雜貨店,買一個東西就差不多了。」
阿呆:「好過份!人家才不是百圓商品!」
我:「老實說,把妳當成百圓商品還算高價了。把人體化成化學原料,價值不到四十圓知不知道?」
阿呆:「不管你的歪理啦!反正本小姐就是這個價!」
我:「行---我就去賣肝、賣腎、賣血、賣骨髓、再去地下錢莊貸款,然後妳跟著我一起吃苦吧。」
坐在身邊的阿呆竟然親密挽著我的手,開始撒嬌:「不會啦……你已經這麼有錢,怎麼可能買不起我這樣的可憐窮女孩,對不對……」
說真的,我認識阿呆到現在,這是她第一次這樣親密挽著我。
不然過去的相處,我們都會保持一段距離。
如果是以前,我應該會覺得開心吧,好像佔到女孩子的便宜了。
不過現在正在談錢啊,她擺明有居心……
所以我說的很明白:「妳這種擺明要錢的態度只會讓我討厭。」
阿呆繼續撒嬌:「別這樣啦……人家只是想要給阿媽一筆錢,回報她對我的照顧,孝順她老人家……」
我:「妳根本是趁機礦工挖金擴吧?」
阿呆緊挽我的手,故意讓我的手臂塞在她的乳溝,身體上下刷動:「挖!挖!挖!」
我只能:「…………」
阿呆繼續上下刷:「挖!挖!挖!」
我還是:「…………」
阿呆還是上下刷:「不喜歡嗎?只要付了錢,你想要對我做色色的事情絕對可以喔?」
我:「…………」
阿呆:「像是性愛啊?體內射精啊?讓我懷孕生小孩啊?」
我:「說的這麼明顯,真的只會讓人感覺噁心。」
阿呆:「我懂我懂……男生都會希望女生表現的端莊賢淑,開放淫蕩的態度藏在心底就好。」
我:「…………」
阿呆再次撒嬌:「好不好嘛……就只需要買這一次而已,人家就是妳們有熊家的人了啊……」
我唯有無奈:「晨間新聞的星座算命時間沒有說錯,今天我會有大難……早知道會被妳搶大劫就不出門了。」
阿呆喜悅:「所以你願意付錢了?」
我:「給我簽一張協議書!如果妳外遇,生下其他男人的孩子,或是搞出其他噁心事情,那筆錢要給我全部吐回來!妳敢不吐,我讓律師告到妳的餘生不能自理!也會找不良組織天天去妳工作和居住的地方鬧!」
阿呆放開我的手,直接抱住我的身體:「成交!人家就知道熊熊最好了!」
當然,這也是我第一次被阿呆這麼親密的抱住。
立刻感覺到阿呆的溫熱的女孩身體。
很有彈性的二團肉球緊貼。
還有淡淡的香味。
不過啊……我真的沒有那個心情……
我忍不住:「妳啊……」
阿呆放開我,看著我:「怎麼了?」
我:「妳是不是覺得如果嫁給我,真的就可以過上揮金如土的生活?」
阿呆:「為什麼?因為我要跟你收那麼高的聘金?」
我很認真的說:「爸爸跟我說過很多工作上有往來的大戶人家,他們可是節儉到根本窮酸,非常的精打細算,那樣才是繼續有錢下去的不二法門,不然往往都會富起崩落同一代,知不知道?」
阿呆開心回答:「阿那達,今後讓我們一起精打細算吧。」
我唯有:「…………」
阿呆再說:「那麼你想要現在關上房門開封使用我?阿媽絕對不會在意,我也是完全OK喔。」
我繼續說正事:「就算拿到妳的聘金,阿媽還是要繼續工作,不要傻傻的讓阿媽停工,知不知道?不管是做運動或是做興趣都很好。她辛苦做到這個年紀,忽然停下工作,真的會有很大的機率爆發出嚴重問題,會害到阿媽……」
阿呆:「我知道,放心吧。」
我轉而說:「那麼我要離開了,艾莉絲交給妳們照顧,明天晚上再來接她。」
阿呆:「只有接艾莉絲?」
我:「不然還要接誰?」
阿呆:「你還是不願意把我帶回家一起生活?」
我:「當我是收破爛的資源回收業者?」
阿呆:「說話好過份!我可還是未開封的新品!什麼時候是破爛貨了?」
我:「妳不知道商品的價值隨人而異?妳眼中的黃金,正是我眼中的垃圾。」
阿呆:「所以你花那麼多錢買我這個垃圾商品?另外我真的從來沒有聽過誰花大錢買了什麼,卻是丟在外面不帶回家耶。」
我:「我面慈心善,當作救濟妳這個窮光蛋的日行一善啦。」
阿呆:「喔……我知道了……以前一直只有看到你冷漠的一面,真沒發現你還有這麼硬派的男子漢一面。嘴巴一直說不要,身體卻是那麼的誠實,明明就覺得人家是值得的好對象……一定是硬漢害怕說出我愛你會被嘲笑吧?沒關係,我懂,我完全懂,呵呵……」
我直接站起來:「我真的要走了。」
阿呆:「不留下來一起帶艾莉絲去兒童樂園玩?」
我:「被妳發狠搶劫,我要快點去宮廟拜拜,收驚安魂啦!」
依然坐在床沿的阿呆竊笑起來:「呼呼呼……」
我當然盯著她看,想知道她到底又在想什麼:「…………」
阿呆:「記得在大公園再相遇的那天、我跟你說過的通靈老師?我們的小指果然被寫著對方名字的紅線綁著,絕對跑不掉呢,呼呼呼……」
我:「這一切都是用來塞妳嘴巴。艾莉絲的事情給我嘴巴閉緊點,知不知道。」
阿呆:「我懂,我真的完完全全懂,男子漢放心吧,呼呼……」
我再也不管阿呆。
把搶劫通知單收進口袋,然後離開她的房間,走回客廳。
艾莉絲和阿媽一起坐在木頭長椅,前面的長桌上擺著一小盒的糖果餅乾,一盤瓜子,全組的泡茶用具,當然旁邊的老茶壺正在煮水。
看起來,阿媽正在教這隻外國貓啃瓜子順便品茶。
艾莉絲的小手拿著一個瓜子,看著我們走出來,很開心的喊我們:「鴿鴿!姊結!」
看艾莉絲現在和阿媽的相處,加上過去那陣子的生活情況,我真的覺得她已經穩定下來。
我相信,這隻小蘿莉已經接受自己被家人賣給我的命運,願意好好的和我一起生活下去,長大之後再和我一起養兒育女,而不是一直悶悶不樂的整天想家,或是怨恨著自己被賣掉的命運。
不論如何,我都為艾莉絲感到好欣慰……
我先告訴阿媽:「阿媽,所有事情我已經都跟阿呆說好,過陣子就會全部送上。剩下的,讓阿呆親自跟妳談比較好。」
阿媽說的很誠心:「真的不必了啦……」
我轉而告訴艾莉絲:「現在哥哥要離開了,明天晚上再過來接妳回家。乖乖的和姊姊阿媽在一起,不要吵鬧喔。」
艾莉絲完全聽懂,開心點頭。
我伸手,溫柔的輕撫艾莉絲的可愛小臉蛋:「要平平安安快快樂樂的,哥哥會耐心等妳長大,知道嗎……」
艾莉絲很乖巧的回答:「喵……」
真的乖巧聽話。
好慶幸我的生命能夠得到這隻金髮小蘿莉的陪伴啊……
………………
…………
……
就這樣,我放心的把艾莉絲交給阿呆和阿媽照顧。
獨自跑去逛街,吃東西,享受自由時光。
直逛玩到晚上八點,才拿著購買的雜誌漫畫和晚餐搭車回家。
計費車停在山腰別墅的家門口。
準備開門下車的我,看向窗外,立刻發現異狀。
有一個人孤獨蹲坐在大門旁邊,身邊擺放一個大行李箱。
因為夜晚的光線昏暗,所以看不清楚是誰。
至少從他的身影輪廓,看得出來是名女性。
很明顯,是在等待擁有這棟別墅的我回家,不知道已經等我多久。
但是我很確定自己沒有跟任何人有約,也不覺得自己認識她。
我意外的付過車費,打開車門,拿著東西下車。
那名女性則是早就已經站起,快步向我走來。
就這樣,我們都站到山區路燈的光芒下。
面對面看著彼此。
她是一名外國女性。
大約四十歲左右,不過依然看的出來是個美人。
穿著一件縫縫補補的灰色老舊風衣。
留著一頭及腰金髮。
那張臉孔,五官的配置,一直讓我覺得的確曾經在哪裡看過……
她雖然滿臉疲憊,但是焦急的先開口,用我能完全聽懂的語言:「你住在這間大房子?」
我當然愣愣回答:「對……」
她整個急起來:「就是你把我的寶貝小女兒買走?」
我還沒有反應過來:「小女兒---?」
下一秒,我終於發現她是誰。
我的確曾經在一張拍立得的照片看過她。
此外,具有遺傳性的相似五官,我天天在看。
她就是艾莉絲的媽媽!
艾莉絲的親媽媽竟然出現在我家門口!
她焦急的哀求:「把我的寶貝小女兒還給我!真的拜託你!她是我的心肝寶貝啊!」
=待續=
提醒,本篇是 『新宇宙』 的最後一篇
下一篇開始,就是 『舊宇宙』
這個新宇宙如果有耐心的一篇篇看到這裡,應該就會知道什麼是舊宇宙
原本存在過的舊宇宙消失之後,新宇宙開始,大致就是那樣
所以下一篇要開始說曾經存在過的舊宇宙的往事
這一篇的主題,說的主要是『聘金』這件事。
有一句話,『女孩是個賠錢貨』,這樣說真的沒有道理嗎?
花費大量有形無形的資源辛苦把女孩養大,卻跟著男人跑,成為男方家的人,給男方家勞動並且養兒育女?
女孩出嫁之後,持續有利到男方家,的確是一件確實的事情。
娘家收取高額聘金補償損失,不對嗎?
繼續再問,妳是女孩嗎?
妳真的不願意透過自己的出嫁換一筆大錢回來給父母,代為報答他們的養育之恩?
只想到自己在男方家的地位和會被怎麼看待,沒有想到父母能不能在自己出嫁之後過的更好,這樣真的好嗎?
妳真的是個貼心孝順父母的乖女孩?
再說收了錢之後,讓自己明確的成為男方家的人。
此後安份的跟著丈夫一起生活,好好的給丈夫養兒育女打理家庭,這樣真的不好嗎?
其實現代關於聘金的問題,除非價碼真的太離譜,否則並不是男方給不給。
問題往往是女方收了錢,卻還整天記著娘家,往娘家跑。
這樣的聘金收的根本像是婊子在玩仙人跳。
女方收聘金是合理的。
收過聘金,嫁到男方家了,要有自己已經是男方家的人才是同樣的合理。
所以……
男方家:為什麼要跟我收聘金?難道妳們要賣女兒?
如果真的不賣不收,不就被你徹底爽賺?
女方家:我如果收了聘金,不就真的在賣女兒?
如果真的不收,不就真的賠大了?
男方譴責賣女兒,根本打的是用道德高度進行爽賺的計劃。
女方喊不收,根本是被道德高度哄騙,自願做殺頭的賠本生意。
換這樣的實際角度看,聘金還是有它的價值和意義。
不少古代流傳下來的事情,安靜的想過之後,覺得古代人其實並不笨。
古代人往往很清楚事情的真實情況,才會有一些相關社會文化制度的誕生和流傳。
作者小談
幾年前試圖重寫開頭,其實我就是打算把艾莉絲的媽媽搬出來。
後來沒有寫下去,主要是考慮到後續要改的部分太多,因此果斷放棄。
總之,現在終於把艾莉絲的媽媽搬出來了。
然後我一直想到母女丼
至各位讀者:接下來的編排順序是『舊宇宙』
如果已經看過舊宇宙相關的朋友,請繼續往續新宇宙的內容閱讀下去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小說,18禁,兄妹亂倫,性愛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