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怕阳到希望自己早点“喜阳阳”,终于摆脱了官媒制造的恐吓宣传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自从共匪政府放弃清零政策之后,墙内外都出现了大量中国人自述感染新冠病毒和康复经过的文字。因为很多病例都是自行在家隔离与康复,官方公布的感染数据其实已经严重失真。
今天中午,接到一位住在首恶之区市区的朋友发来的信息,说她们周围已经有很多人感染,嘱咐我备好各种药物,为早晚都会到来感染做好准备。
到了傍晚时分,又有另一位住在市区的朋友打电话说别的事情,无意中提到她们两口子这几天“感冒”了。根据她描述的症状,例如发烧一天就很快退烧,同时全身酸痛,而后又开始嗓子疼和咳嗽,我判断她们应该是中招了。她说她和先生就喝了点板蓝根冲剂,别的什么药都没吃,也没有测抗原。我听她说话依然中气很足,感觉这个病毒应该对她影响不大,就笑着祝她早日“杨康”,还表达了一下希望自己早日“喜阳阳”的愿望。
我周围似乎暂时还没有出现病例,但还是能感觉到村里的气氛有了微妙的变化。首先是喜欢在村委会楼下扎堆晒太阳的老太太们都开始戴口罩了,不过口罩也就是松松垮垮地勉强把鼻子和嘴盖住,主要起点心理安慰的作用,对于预防病毒可能并没有什么实际效果。其次是来村里卖东西的流动货车大量增加,每天都有好几拨,有时一下子就来两个车。而且几乎所有商贩都用N95口罩把自己的面部罩得严严实实,他们的自我保护意识明显比老太太们强得多。最后,从市区到村里蹲点扶贫的书记周末离村回城后,周一似乎没有回村里上班。不知道是因为前段时间一直待村里“坚守岗位”,借机在家里补休,还是出现了别的什么情况,不便回村。
在传出共匪放弃清零政策的消息后,墙外媒体有很多报道指出这个新政策的隐忧,但是从目前墙内媒体的报道和网民的反应看,情况似乎并没有多么可怕。例如在11月下旬就已经低调放弃清零、主动“躺平”的保定,虽然自述阳性的网民多不胜数,但市民生活秩序良好,几乎没有出现物资短缺的现象(除了连花清瘟等卖断货);医院依然正常运转,并没有出现以前共匪官媒竭力渲染的医疗挤兑和死亡人数激增的情况。(参考《冲上热搜的保定:感染者确实不少,但生产生活秩序正在恢复》)
回想仅仅半个月之前大家还谈阳色变,如今纷纷在网上调侃自己“杨过”、“杨康”,民众面对大面积感染的心态还是比较好的。
话又说回来,当清零政策没有废除时,人们谈阳色变真的是害怕病毒本身吗?当然不是!大家怕的其实是变态防疫政策造成的各种民生灾难:被强行关进缺乏医疗和卫浴设施、连一日三餐都不一定有保障的方舱医院;封楼封门导致消防车无法及时灭火造成人员伤亡;物流中断抢菜抢药;防疫人员滥用职权;破门而入的强制消杀造成巨大财产损失甚至杀死家中宠物;大量商铺因封城或变相封城而倒闭以及由此造成的大规模失业……太多了。
过去三年,这14亿人都生活在共匪官媒制造的防疫恐吓宣传和变态防疫政策造成的人祸中。值得庆幸的是,这三年中,墙内一直都有不少科普工作者努力冲破共匪的禁言措施,努力把有关病毒和国外科学防疫经验的最新资讯分享给受众。或许就是由于科普工作者的不懈努力,民众才没有在结束清零政策后的大规模感染中陷入恐慌。
当共匪官媒放弃防疫恐吓宣传、大家都开始以平常心对待病毒的时候,希望墙内外的另一种“恐吓宣传”——人口恐吓——以及基于人口恐吓的各种荒唐“促生”政策,也能尽快结束
昨天在中国数字时代的一篇文章中读到一句发人深思的话:比良知更重要的是知识
当媒体以“良心”或政治正确作掩护,传播不实信息时,他们很可能已经脱离了正常的新闻报道,走向恐吓宣传了。
说的就是你,美国之音。
9會員
29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