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紐約 (青蘋果後續/後記)

2022/12/26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Image from Unsplash
十二月下旬的傍晚,天色已是一片漆黑,路燈昏黃的亮光,提供著微不足道的溫暖,細細的雪伴隨著颼颼冷風,刷刷刷地無情落下,晶晶一個人快步地走入地鐵站。這是她在紐約的第三年,來年或許可以結束博士論文,然後順利畢業,這回大概是在紐約的最後一個新年吧? 晶晶突然心情大好,決定請自己好好吃一頓,剩菜正好打包可以餵食自己一整週。
走入中國城,憑著記憶,找到那間半年前朋友帶她去過的餐館,因為還不到六點,餐館裏雖然有些客人但卻不很擁擠,點了五和菜之後,晶晶隨意地看著其他桌的客人,這桌是一家四口,那桌是上班族,那桌是情侶,......雖然都不認識,但不知為何,卻覺得親切,中英文夾雜的談話聲、笑聲和食物的香味,這剛剛好的熱鬧,讓晶晶感到溫暖愉悅和難得的放鬆。
香噴噴熱騰騰的菜一盤盤送上桌,晶晶的肚子咕嚕咕嚕叫著,就在她盡情地大啖美食時,突然餐館的另一頭,一位少婦抱著一位小女孩,站起身對大門口方向招手,「Hi! Joseph! Here!」晶晶心跳了 一下, Joseph! 阿光的英文名字! 她轉頭往大門口望去,一個高高瘦瘦的中國人,黑色的毛料長外套,黑色的貝雷帽,水藍色的圍巾,十五年不見了,但晶晶一眼就認出來,那雙清澈的眼睛和高高的額頭,是阿光! 太過驚訝的晶晶怕被認出來,不自覺地低下頭,當阿光匆匆地走過她的桌子,雖然只是一兩秒鐘的交會,時間凝結停止了,喧鬧的餐館突然安靜無聲了,剎那間一切又切換回到現實,開始運轉,阿光抱起少婦手上的小女孩,親了一下小女孩的臉頰,細心地把她安置在椅子上。
三年多前,當晶晶離開台灣來紐約時,她把當年阿光寫的信也裝進了行李箱,幻想著重逢時,可以把這些信和阿光一起再讀一遍。剛來到紐約的第一年,晶晶特別留意年輕的中國男子,有好幾次遠遠地看以為是阿光,懷著滿滿的激動追上去,走近了才知道又再次認錯人。過了一年,期待、渴望、白日夢、興奮和失望,她告訴自己,人海茫茫,別傻了!
晶晶偷偷地打量著那位少婦,古銅色的皮膚、烏黑柔亮的長髮,迷人的大眼睛,應該是講西班文的移民或後裔,笑起來好美! 阿光時而餵小女孩吃飯,時而幫小女孩擦嘴巴。真是一個幸福的小家庭! 晶晶頓時有點心酸、羨慕和忌妒......
突然,阿光站起身,走向晶晶的方向,晶晶全身緊繃,臉頰發燙,再一次一兩秒鐘的短暫交會,阿光差身而過,走向櫃台去結帳。
「晶晶! Come here! Don't run in the restaurant. 晶晶! Come to Daddy! 」阿光朝著四處亂跑的小女孩招著手。
熱熱的眼淚緩緩地流在晶晶的臉頰上,阿光沒有認出我,但他沒有忘記我。餐館的大門被推開,門上的風鈴發出噹啷噹啷的響聲,冷風瞬間灌了進來,阿光一家步出了餐館。晶晶用餐巾把眼淚擦乾,重新開始大口大口地吃著滿桌的美味。
後記: 文青兄和野口小姐留言在青蘋果(下)說想看續集,我實在沒自信和耐心繼續,要寫長是一個大挑戰! 可是腦子卻開始想著不同的情節,實在有很多可能性,索性就試試來編吧! 謝謝你們!
故事中的阿光是真有其人,寫下這個故事,想回顧和紀念那段懵懵懂懂的"愛",蠢蠢的也純純的 (人長大後就不那麼單純了)。他的信好像因為搬家太多次,最後丟了, 但三張他的照片還在身邊。 晶晶則是根據我表妹的形象塑造出來的。
為何沒有編成重逢,然後相戀相愛? 其實我也想,只是目前的我,沒有心境這樣寫,總覺得現實的人生不會完美也充滿挑戰。阿光沒有認出晶晶,但並沒有忘記她,所以把自己的女兒命名為晶晶,這算是不完美中的完美吧!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紅色狐狸
紅色狐狸
在加拿大不知不覺過了20多個寒暑。學生時代學的是電影、戲劇和動畫,但為五斗米折腰,作過收銀員、前台、出納等。過了第50個生日,想試試其他可能。請參觀我的插圖網站: https://hinunu.wixsite.com/mysite ,也歡迎聯絡我: [email protected],期待合作的機會。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