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 (舊宇宙/初版稿) 新寫開頭 02

(第一部,舊宇宙)新寫開頭 02
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 02
  艾莉絲和哥哥主人 2011-AUG-26
客廳的沙發桌子,我當紳士哥的面寫下一張高面額的短期支票交給他之後,他就把艾莉絲和所有資料檔留下來給我獨自離去,表示交易完成。
很快的,這個空蕩的客廳只剩下我和對面沙發上乖乖坐著的艾莉絲。
艾莉絲一直小心但又充滿好奇的左右看著客廳內部,我則是一直盯著她看。
是真的……是真的啊!
一隻八歲的金髮小蘿莉真的被我買回家了!
我看著眼前乖乖坐著的這隻純真無邪小蘿莉,真是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我真的想不到,自己竟然會這麼大膽的作出人口買賣這件事?
犯罪!這絕對是犯罪!
這件事我一直有拒絕或反悔的機會,但我為什麼任由事情一直發展下去,甚至真的沈默的跟紳士哥點頭,正式向他進行委託?
因為我真的錢多到膽大包天了?
因為我痰迷了心竅嗎?
或者,其實是因為我的內心深處真的太寂寞了,非常想找個人陪伴,才會一直半推半就的……
一分鐘就這樣安靜過去。
一直好奇看著客廳的艾莉絲可能是發現我太安靜了,就又轉回頭眨著水藍雙眼看著我。
被艾莉絲這麼純潔看著,我忽然不安的愧疚起來。
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處境?
她知道自己為什麼要來我這裡嗎?
她的家人是怎麼跟她說的?
有錢人家的傭人嗎?
有錢人家的養女嗎?
或者是……?
不論她的家人到底跟她說什麼,被自己的家人用近千萬的代價賣出去,然後以養女的身份來到我這裡,終究是不爭的事實。
說到這,是的,如我所說,在西伯利亞出生的艾莉絲還有家人存在,並不是孤兒。
出錢買她的我,滿心愧疚逃避她的凝視,只能低頭拿起紳士哥留在桌上的黃色牛皮紙袋,拿出裡面的十幾張白紙,都是政府的合法檔,表示我具有艾莉絲的合法收養權。
當然,這份檔之中,也有寫明她的家人資料。
阿嬤,爸爸,媽媽,還有三名比艾莉絲年長沒幾歲的哥哥……
看到這裡,我真是無法理解,真的是對艾莉絲的爸爸媽媽無法理解。
生活窮苦又怎樣?只要一家人能繼續生活在一起,不也是很好的事嗎?為什麼他們真的能狠心收下數百萬元,然後把艾莉絲當成物品一樣的賣出去?他們都是大人了,難道他們不知道把艾莉絲這樣賣出去,萬一害她過的更悲慘要怎麼辦?他們承受的起嗎?
我心中正不滿的想到這裡,忽然前方傳來一聲:咕嚕~~~
我順著聲音抬起頭。
什麼聲音啊?
聲音又發出了:咕嚕~~~
嗚啊?!我有點被嚇到……
是對面乖乖坐著的艾莉絲肚子在叫。
我訝異的眨眨雙眼看著她,艾莉絲有點害羞且不知所措的看著我。
這時又叫了一次:咕嚕~~~
一直緊緊把小白兔娃娃抱在肚子上的艾莉絲,雙手更緊的抱著小白兔,好像想把肚子壓著不再發出聲音,並且有點尷尬又不安的對我露出笑容。
本來就緊張的我忽然反應不過來,只是看著艾莉絲眨雙眼。
什麼情況?現在是什麼情況?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她的肚子怎麼會叫?
不對啦!小蘿莉又不是異型!是人類的,肚子都會叫吧?!
那麼肚子會叫,不是因為鬧肚子,就是因為肚子餓了?
所以她不是鬧肚子,就是因為肚子餓?
解謎至此,我訝異的,試探的:「妳……?」
這隻小蘿莉只是看著我眨雙眼。
「妳肚子餓了嗎?」
「…………」
「還是肚子不舒服?」
她依然只是安靜的看著我眨雙眼。
到底怎麼回事?她為什麼不回答?
得不到回答,我又不安了起來。
她依然只是直看著我,用那水汪汪的大眼睛……
我再關心的問:「肚子餓了,還是想上廁所?」
她依然眨著雙眼:「…………」
我有點急了:到底怎──────
我瞬間會意:對了,語言不通啊,早就知道了不是?!
西伯利亞那邊說什麼語言?俄羅斯語?西伯利亞語?
不管是什麼語言,只要用她的語言問她──────等一下!我不是早就知道自己不會跟她說同樣的語言了,要怎麼問她啊!
意外!
真是太意外了!
我忍不住整個靠倒在沙發內,舉手擦著臉上持續冒出的冷汗。
因為太可怕了!
小蘿莉真是太可怕了!
明明這麼嬌小一隻,只不過真的來到我面前,竟然能把法律上已經成年的我,神經狀態逼到這個窘境,真是小覷不得啊……
所謂的小蘿莉,其實是披著蘿莉皮的惡魔吧?!
她黑黑的尖尾巴還有三角叉到底藏在哪裡?!
我幻想至此,這時艾莉絲用兔子娃娃緊壓著的肚子又叫了:咕嚕~~~
「那個……」再次出於擔心,我想開口問她,但又知道就是說了也沒用,只能重新閉上嘴,和她再次安靜瞪著對方看……
對了!我不是早想到這樣的時候,可以用肢體語言溝通嗎?!
我立刻開口:「艾莉絲,妳看著我喔。」
當然她本來就一直看著我了,也聽不懂我到底說什麼。
我用雙手在自己的肚子揉一揉,然後作出拿著碗大口吃飯的樣子,就這樣用肢體語言表演給她看。
她一直好奇看著。
我表演完畢之後,雖然知道她聽不懂,但還是忍不住問了:「是這樣嗎?」
「???」
「是肚子餓嗎?」
「???」
「還是想嗯嗯?」
說完,坐在沙發上的我,立刻表演出坐在馬桶上用力嗯嗯的樣子~~~
「就像這樣坐在馬桶上,肚子和屁股用力嗯嗯嗯───最後就撲通一聲~~~」
一直看著我表演的艾莉絲,看著看著,好像終於發現我想表達什麼的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然後她忍不住露出笑容笑了起來。
非常天真的笑容。
非常純潔的笑容。
真的像個小天使般的笑容……
看著她這樣的笑容,我也覺得自己有夠愚蠢的笑了:「哈哈哈……」
艾莉絲拿開兔子娃娃,然後用手摸摸自己的肚子,再作出拿著東西用嘴巴咬的模樣。
看她這樣,我知道她真的懂了。
這真正是我們初次的溝通……
我又用手揉揉自己的肚子:「肚子餓了吧?」
艾莉絲也乖巧的用手揉揉她自己的肚子,然後點點頭。
那麼,帶她去吃飯吧?
只是就這樣看來,小蘿莉好像也不是我原先想像、那麼奇妙的不明生物啊……
我收起所有檔,走到沙發旁,對依然乖乖坐在沙發上看著我的小蘿莉伸出右手,微笑著向她招動:「艾莉絲,來。」
她遲疑幾秒。
我再次微笑的對她友善招手:「來。」
艾莉絲終於抱著兔子娃娃跳下來,乖乖走到我面前,小心的主動伸出小手讓我握著。
我就這樣再次牽著她溫暖的小手,把她牽往一樓走廊,朝準備要讓她生活的房間牽去。
是的,就是要讓她居住生活的房間。
說起來,我沒有任何家族親戚,也沒有兄弟姊妹,可以說從小到大都是一個人度過。
要說朋友,沒什麼真正要好的朋友。
要說鄰居,也都是些大哥哥大姐姐,還至少都比我大上十歲……
所以等待紳士哥親自把小蘿莉帶到我家的那一個月時間,我腦袋一直不安想著:如果小蘿莉真的來了,到底要怎麼照顧啊?
不要說照顧小蘿莉了,許多時候我自己都需要人照顧了,哪會知道小蘿莉要怎麼照顧才好。
請教他人?先不論我能請教誰,像這樣把一隻小蘿莉買回家的情況能請教嗎?
所以我能依靠的終究只有自己的常識,並開始推想。
小蘿莉需要玩耍,所以需要娃娃玩偶吧?
小蘿莉需要穿可愛的衣服,所以需要衣櫃吧?
小蘿莉需要被保護,所以需要安全度足夠的大門和空間吧?
小蘿莉會怕冷怕熱,所以需要優良的空調吧?
小蘿莉需要吃飯,所以需要廚房冰箱吧?
小蘿莉需要刷牙洗臉和洗澡,所以需要浴室吧?
小蘿莉需要嗯嗯,所以需要馬桶吧?
小蘿莉需要睡覺,所以需要一張床吧?
綜合起來看,小蘿莉需要一個生活的房間~~~(肯定拍掌)
就這樣,我立刻找來建築工人把別墅一樓內部的兩間房間打穿,結合成一個大房間,更在裡面進行各項小蘿莉一定會喜歡的佈置。
其中一半的空間佈置的非常有迪士尼卡通風味,從地毯到天花板燈罩都有可愛的卡通人物,並且主色系是淡淡舒服的粉紅色。
不只這樣,裡面除了可以讓她跳躍滾動玩耍的大床和書桌等等的傢俱一定有,還有電視電動玩具和可以看卡通的錄放影機,也包括了一堆可愛的布娃娃與芭比娃娃。我相信任何小蘿莉看了都絕對會喜歡這裡,不願意離開。
另外,因為覺得不會有小蘿莉喜歡什麼吵鬧聲,所以我特別在這個房間的牆壁和房門都作完全的防音處理,並且裡面有一間獨立浴室和冰箱等可以作簡單烹調類似廚房的地方。
此外裡面更各角度的全方位擺放好幾台攝影監視器,可以讓我隨時從自己房間的監視器察看她的生活狀況。
唯一的差別是這房間除了那扇對外房門,就沒有其他諸如窗戶之類的對外開口,只有浴室這扇內部門,連對外的房門鎖都是外面電腦中控的,就這樣就算家裡遭小偷也不必怕,甚至這個房間可以成為暫時的安全房,空調也是完全獨立供給,可以說這絕對是最上等安全的密室套房。
這個房間會花了這麼多錢和心思,有相當大的部分是因為對她的愧疚。我希望離開家人的艾莉絲從今天開始可以安心的生活在這裡,過著完全舒適快樂並無憂無慮的生活,不要再苦到了……
我把艾莉絲帶去的,就是這樣的房間。
花費數百萬,專門為她建造的蘿莉房……
我不否認,這個房間也是為了把她養在裡面才會存在。
也不是永遠養在裡面,至少一陣子也需要,直到她的情況更穩定再讓她可以在家裡自由行動,否則我也會怕啊。
什麼?我怕什麼?單身一人的又真的花錢買一隻小蘿莉回家,你不怕會被外面的人知道然後失控出事的成為全民公敵嗎?
總之,我就這樣牽著艾莉絲的手來到這間兒童房外,按著房門旁牆上的電子鍵盤,按出一大組外人幾乎無法猜出來的十位數長串密碼,房門也啪的一聲打開,甚至飄出一股空調造成的冰冷空氣。
這樣好像太冷了點,於是我左手依然牽著艾莉絲的手,右手又按了電子鍵盤重新設定空調溫度,就又看著艾莉絲微笑,她也對我露出同樣的笑容。
然後我推開房門,牽著她走進去,天花板的電燈也亮了起來。
我特別注意她的表情,艾莉絲先是看著這麼誘人的房間瞪大水藍雙眼,然後忍不住看著許多布偶娃娃露出笑容。
看來她真的很喜歡這兒童房。
我牽她的手再度輕輕揮動,吸引她的注意,並且示意後就微笑著牽著她就走進房間內,房門也偵測到沒有障礙物後就慢慢的主動關上,並且中控鎖卡喳一聲將門牢牢鎖上。
我牽著艾莉絲溫暖的小手進到這間可愛的蘿莉房,她一直目不轉睛的盯著床尾堆積起來的動物玩偶,看來她相當喜歡這些布娃娃。
不過她一定還不知道這些是要給她的,就都只是乖乖安靜的站在旁邊看著,一定是怕亂來的話會被我打罵吧?
於是我放開她的手,走過去蹲在這些布玩偶前面,然後微笑拿起一隻可愛的小熊玩偶,用小熊的手對她招手,看起來就像是這隻小熊要她過來。
艾莉絲果然還是孩子,八歲的孩子沒有不喜歡可愛布娃娃的,而且看我這樣用小熊逗她,很快就露出天真開朗的蘿莉微笑走到我面前,我也將那隻小熊娃娃交給她,讓她高興的抱著。
然後我站起來,開始對她用手示意這些布玩偶和房間內所有東西都是她的。
我從床尾的布娃娃群開始比起,比劃到桌上的全套芭比娃娃,書桌,電視,衣櫃,雙人床,小冰箱,精簡廚房,甚至我還把浴室和廁所的門轉開……就這樣用最簡單的肢體動作表示這全都是她的。
艾莉絲先是不太懂我的意思,依然露出疑惑的神色,我不厭其煩的再全部比劃著,耐心示意了好幾次,她才終於懂了並露出訝異的表情看著我。
我知道她已經懂我的意思,就低著頭微笑對她點頭,她依然訝異的看著我。
然後我再全部示意一次給她看,並再次對她微笑點頭,她才露出笑容,並且是絕對高興無疑的笑容。
看她這樣,我忽然發現到一件事,那就是我相信對她來說,此刻的心情一定像我當時意外得頭獎一樣的心情。
也因此我才發現,她八成以為是幫忙打雜的辛苦奴隸生活在等著,絕想不到被家人賣到我這裡來之後能過這麼好的生活……
她終於高興的看著我開口,一直用我聽不懂的俄語,雖然我聽不懂她在說什麼,不過除了謝謝我之外應該就是想問我是不是這些都真的要給她吧,因為她說的話中參雜了不少的疑問語氣,而語氣絕對又是另一種世界共通的語言,尤其是對天真並往往有話直說的的孩子來說更是如此。
我依然微笑點頭,給她明確放心的答案,並且又蹲在她面前拿起一隻可愛的企鵝布娃娃,伸到她面前示意要她拿去,以此再表示全都是她的。
艾莉絲她一直高興感動的看著我,美麗的碧藍雙眼也看起來更加水亮動人,並且不再說話。一定是她發現我聽不懂她說的話,所以只能把我當成救她的神一樣的看著,我也同樣望著她。
孩子的天真和單純往往是他們最美最純潔的地方,加上艾莉絲天生外表就出落的可愛又美麗,此刻又感動的淚眼汪汪看著我……使我的呼吸和心跳都再度沉重起來,並且真的有點忍不住就被萌上,因為真的像是活生生從動畫中跳出來的小蘿莉。
我相信,這就是小蘿莉的魅力吧……
這時,我又聽到艾莉絲的肚子發出咕嚕聲。
她應該很餓了,我像摸可憐的小狗一樣憐惜的摸摸她的頭髮,然後對她比著房間另一端的小廚房,要她跟我走過去。
但艾莉絲可能是怕小熊和企鵝會被我拿回去,所以連小白兔娃娃一起都一直緊抱不放,完全像個沒有安全感的孩子。
走進廚房,雖然說是廚房,不過裡面沒有火爐或任何會生火的烹調器具,只有安全的微波爐或電磁爐,畢竟我可不想因為她自己一個人生火不慎而燒死在裡面。
我向她介紹廚房內的所有東西,從裝碗盤的廚櫃介紹到水龍頭和冰箱,也打開冰箱讓她看裡面的蔬菜、調理包或飲料,同樣表示廚房內的這些都是她的。
她同樣感激看著我,然後我取出咖哩肉調理包用電磁爐和清水加熱,倒在盤子上並打開電鍋杓飯進去,就這樣弄好一盤香噴噴的咖哩飯。
我本來想遞給她,但因為艾莉絲還緊緊抱著剛認識的小熊和企鵝朋友,所以我只是看著她,並且心中想著該怎樣讓她放下手中的娃娃而只能沈默看著她。
艾莉絲看我這樣也馬上會意到手中還抱著娃娃,但她卻因為不知道要將娃娃放到哪裡而有點慌張的左右張望,於是我微笑用空著的左手指著廚房另一邊緊靠在牆邊並可以面對面坐著兩個人的小餐桌,她就馬上知道我的意思而乖巧的跑過去,甚至拉開椅子坐在上面,還將那兩具布娃娃整齊的放到桌上。
我點頭並走過去,果然聰明又乖巧,知道那裡是餐桌,這樣以後教她會省事許多。而也是這時開始,每當我和她用餐時她都會坐在這個背對房間、面向廚房內部的位置,而我的位置自然就是坐在她對面。
於是我向那個舖著卡通造型餐巾的小餐桌走過去,將那盤咖哩放到她面前。
艾莉絲很有教養禮貌的沒有立刻開動,只是一直抬頭看著我高興微笑,好像在等我准許。
我體會到她正在等待我之後報以同樣的微笑,邊拉開艾莉絲對面的椅子坐在上面,然後跟她微笑點頭,她才乖巧的用小手拿起銀湯匙開始吃。
她一口接一口的吃著,並且吃的好像這是世界上最美味的料理……我相信這跟她出生的地方有關,我想西伯利亞那種地方應該沒有什麼太多食物可以選擇。
看她吃的這麼開心,我不由得一陣悲從心來。看來艾莉絲在她家裡的生活真的過的很不好,也這麼小就必須永遠跟家人分開,不過雖說哀傷我其實也是在幫助她吧,因為艾莉絲來到我這裡之後絕不會再苦到了,絕不會了,絕不會了……
我就這樣邊想著這些事邊看著她開心的吃著咖哩,看著她自然垂下的滿頭金髮,忍不住慢慢伸手過去摸她耳旁垂落的髮絲,柔順的金髮,摸起來非常舒服。
她被我摸了頭髮,抬頭看著我,我微笑,她也微笑,然後我將手伸回,她又微笑看我一會,才又繼續吃眼前的咖哩飯。
這時不知怎麼的,可能是剛才摸了她的金髮,我心中忽然興起一個奇妙的念頭。
艾莉絲看起來這麼嬌小又柔軟,摟抱起來的感覺一定很舒服吧?
只是輕輕的抱張開我的手,溫柔摟著她……
溫柔摟著她……
可是,摟抱小女孩?
摟抱小女孩?
這樣下去,我會踏入很奇妙的危險領域吧?!(心驚)
會吧?!
一定會吧?!
雖然我有這樣的自覺,但一切發展卻像是那麼自然的,我還是無法抗拒誘惑的從位置上站起來,拿起椅子慢慢走過去,並且讓椅子並排的坐到艾莉絲的右邊。
她同樣邊吃咖哩飯邊好奇的看著我的動作。
我就這樣坐在她旁邊,椅子跟她緊鄰著。
我看著左手邊的這隻小蘿莉低頭吃飯,看著她長及腰部的金髮,再度意識到我身旁的真的是只有八歲的金髮小蘿莉,我的蘿莉,於是我又忍不住慢慢伸手過去,輕撥著艾莉絲耳旁的金髮,露出一直若隱若現的耳朵,潔白的頸肩,還有輕淡的香水味。
艾莉絲依然一口一口的吃飯,只是不時會以小孩子天真又疑惑我的行為的眼睛瞄著我,看著我的微笑,然後又繼續吃飯。
我就這樣一直摸她的金髮,屬於我的金髮,又再次忍不住想著:我真的把一隻小蘿莉帶回家養了……
很快的,艾莉絲終於吃完飯,抬起頭並轉過來看著我微笑。
我看著她的微笑,也露出同樣的微笑,然後終於再忍不住的從她背後慢慢將左手伸去,摟著艾莉絲嬌小的肩膀,真的讓她嬌小的身體躺靠在我懷裡……
這時的艾莉絲被我拉躺在懷裡,一直沒有動,只是不時抬頭有點不安的看我。
我對她露出微笑,她也露出甜甜誘人的微笑。
看著她的笑容,雖然知道她聽不懂,但我還是情不自禁的感慨說:「艾莉絲,好奇妙啊……」
「???」
我繼續對她說著:「明明之前我們完全不認識,但是現在妳卻來到我家,從今天開始要跟我生活在一起了……」
她只是乖乖的抬頭看著我微笑。
我繼續微笑的說:「過去妳一定過的很不好,現在心裡也一定很害怕吧?不過從今天開始妳不必再害怕受苦了,因為妳真的來了,所以哥哥一定會永遠照顧妳,所以不必再擔心了……」
接著我暫時沒有再說什麼,只是輕輕摟著嬌小的她,與她微笑的彼此相視好一會。
看著艾莉絲天真潔淨的水藍雙眼,鮮潤欲滴的櫻唇,出落的宛如純潔小天使那般,我完全不知道接著該做什麼,只是很自然的伸出左手撫觸她耳旁垂下的金髮,長長的髮鬢,舒服的髮絲……
艾莉絲一直安靜抬頭望我,都沒有其他動作,懂事又惹人疼愛。我猜她離開家之前,她的家人應該有再三交代到別人家那裡去一定要乖乖的聽話,這樣才會得到人家的喜愛,才有機會擁有更好的照顧和生活……
說到這,艾莉絲的家人是怎麼跟艾莉絲說這件事是一回事,紳士哥到底是怎麼跟她的家人說又是另一回事。
我不知道紳士哥是怎麼跟艾莉絲的家人說這整件事,除了可能是要去有錢人家家裡當童傭,另一個比較可能的應該就是以善意謊言告知富裕國家的有錢人家生不出孩子,所以想買一個女孩子回家當女兒吧?
不論如何,這樁交易已經完成,我和她的家人都沒有再回頭的餘地,所有相關合法檔都有,也得到對方家人的親筆簽名,所以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
那麼接著要做什麼啊?
彼此大眼看小眼嗎?
於是我思考一會,決定先讓她知道一件最重要的事……
我用手比著她:「艾莉絲。」
她看著我的手先比著她,有點小訝異的抬頭又一直看著我的手。
我又比著她,再說一次:「艾莉絲。」
她一直睜著水藍雙眼看我,也不知道有沒有聽懂。
於是我用手比著自己:「哥哥。」然後我停頓幾秒,「主人。」
她依然天真望著我。
我用手比著她:「艾莉絲。」
她依然躺靠在我懷裡好奇看著我。
我再用手比著自己:「哥哥。」然後再次停頓幾秒,「主人。」
就這樣重複幾次,艾莉絲終於懂我的意思。
她看著我,有點小心的慢慢開口,聲音聽起來同樣乾淨又柔和,並不尖銳,非常舒服:「哥哥。主人。」
我很高興的點頭,然後叫著她:「艾莉絲。」
她露出開心的微笑:「哥哥。主人。」
我同樣很高興的點頭,然後用手比著她再說:「艾莉絲。」
但是接著她卻沒有學我說艾莉絲,而是舉起小手比著自己並開口:「伊娃.莎娃波拉.瓦倫提尼。」
這是生她的雙親給她的名字,我知道,她的檔上有寫,而她似乎以為我是問她的名字,於是我故意拉起一張臉搖頭。
她看到我嚴肅的樣子,以為我生氣了,臉上的微笑也跟著消失。
過幾秒我再度露出微笑安撫她緊張不安的心,用手比著她說:「艾莉絲。」
她看著我。
我再比著她說:「艾莉絲。」
她終於作出反應,舉起小手比著自己:「艾莉絲……?」
我很高興的點頭,然後叫她:「艾莉絲。」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但她還是露出放心的笑容比著自己:「艾莉絲。」開始認識自己的新名字。
我高興的再點頭,知道她雖然記著自己的本名,但早晚還是會完全習慣艾莉絲這新名,而且她才八歲而已,隨著時間遺忘不曾再叫過的本名應該只是早晚的事。
從這時開始,我和艾莉絲之間有了最基本的語言交流,她知道當我叫艾莉絲就是叫她,並把我告訴她的兩個名稱連起來稱呼我:「哥哥主人……」
她看著我,又天真的甜甜喊我:「哥哥主人……」
發現她真的懂我的意思,我發自內心喜悅的更緊摟著她:「對,哥哥主人。」
被我緊摟著,感受我的喜悅,艾莉絲也純真的笑了。
這時緊摟她的我,忽然感覺手臂刺刺的,絕不是正常的觸感。
那到底是什麼啊?
自然我順著感覺看去,發現她的衣服口袋有一個白色三角型的東西露出來,就是那個尖角在刺我。
好奇的我不再摟著她,直接伸手去拿。
艾莉絲發現我的行動之後竟然點緊張訝異的發了一聲:「啊!」然後趕緊又慌忙的抬頭看著我,甚至手依然在空中舉到一半,好像是想阻止我的動作但又不敢。
她這樣的反應更讓我好奇,於是我直接從口袋拿出那個白色物體。
是張四方形薄紙,看起來好像是張照片,露出來的是其中一個角。
我翻過這張照片,正式確認這是用拍立得相機拍出來的照片。
艾莉絲一直緊張看著我,欲言又止,我發現這對她來說好像這是她最珍貴的寶貝,不希望我弄壞。
我沒有理會艾莉絲,只是彎下腰專心看著。
照片邊緣的拍攝日期顯示是四天前,照片拍的地方是在一個荒涼的小木屋中,應該是客廳,裡面或坐或站的好幾個人。
我猛然發現這是艾莉絲的家庭照,因為艾莉絲就在裡面……
可能是她要被那名人口販子負責人帶走前,特別用拍立得幫她們一家拍的最後合照。相信一定拍了兩張,另一張她的家人留著。
我非常好奇的仔細看著,照年齡判斷拍立得照片裡的人應該就是艾莉絲和她的爸爸、媽媽、阿嬤與三位哥哥們。
奶奶和媽媽坐在椅子上,爸爸站在他們兩人中間後面,三位哥哥圍繞在旁邊,至於艾莉絲則是被阿嬤緊緊抱著坐在腿上,媽媽也溫柔的伸手握著她的肩膀。
他們全都笑著看向鏡頭,但是媽媽和阿嬤的微笑卻似乎充滿了寂寞與無奈……
我看著艾莉絲的雙親和家人親密圍繞她,看著她的爸爸和同為金髮的美人媽媽。雖然媽媽沒有艾莉絲這麼美,不過艾莉絲長大後應該會跟她很相像才對,甚至會是超越媽媽的大美人,光看現在她這模樣就知道了。
艾莉絲明顯一直緊張等著我把照片還她,大氣也不敢喘一下,尤其是我再次轉頭跟她互望的時候。
我又無言低頭看著照片,再次看著照片裡的媽媽,看著她慈祥溫柔又不捨這女兒的笑容……
我不懂,我真的不懂,既然這麼不捨艾莉絲,又為什麼要狠心把她賣給我?
如果真心愛她,應該就會希望她永遠留在身邊才對,尤其又是自己的心血家人……
花錢買下艾莉絲的我的確行為有問題,但是說穿了,妳也只是個為了錢出賣女兒的傢夥!

  想到這,我不由得埋怨起紳士哥,他怎麼沒有先幫我將這張照片拿走?
雖然木已成舟,艾莉絲都已經來到我這裡,但我還真是沒想到會有親眼看著他們一家人容貌的時候,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
於是我又抬頭看著艾莉絲,她同樣緊張的望著我。
此時我發覺應該將這張照片拿走才對,否則等她更懂事之後可能會不聽話或想家之類的,但這樣做對她來說會不會太殘酷了?
我掙扎思考著,最後我決定狠下心,長痛不如短痛,畢竟從今天開始我才應該會是她唯一能依靠的人……
我嚴肅開口:「艾莉絲,」停頓幾秒,讓她知道我在叫她,然後我雙手拿著照片,故意上下擺動,「照片。」
她看著,並聽著。
我再擺動一次給她看:「照片。」
她依然看著,並聽著。
我又做出同樣的動作:「照片。」
她終於機伶的開口學我,當然發音同樣不是很標準:「……找片?」然後低頭看著照片。
我露出微笑點頭。
艾莉絲看到我的微笑,本來也要露出微笑,但接著我迅速又拉起嚴肅的臉對她搖頭。
她又不安疑惑的看著我。
我一手拿起照片,跟她說:「照片」,然後另一手比著我自己,像是我剛才比那些要給她的娃娃之類的東西,明確跟她表示照片給我。
她第一次還沒看懂,我又重複一次她終於懂了,並立刻露出恐懼不安的表情一直看著我。
我嚴肅點頭。
她趕緊搖頭。
我嚴肅點頭,並又說了一次:「照片」,然後用另一手比著我自己。
她依然急著搖頭,並且美麗的碧藍雙眼都開始浮現驚恐的淚光,看來她是真的很重視這張照片。
我決定不管她,因為現在心軟的話可能反而只會長期性的傷害她,讓她對自己以前的家還留有希望而痛苦,無法完全委身予我,並不會認為我是她唯一能依靠的人,而給彼此帶來傷害……
艾莉絲出乎我預料的真的伸出雙手想跟我搶照片,並害怕的開口一直用我聽不懂的話喊著,痛苦又害怕的喊著。
我依然沒有理她,就要從位置上站起來。
接著艾莉絲趕緊喊著:「哥哥主人!哥哥主人!哥哥主人!……」一直、一直喊著。
我深吸一口氣,很兇的大聲對她說:「艾莉絲!!」
她被我這麼兇的態度嚇到,身體都跳一下,並且不敢再跟我搶相片。
我故意很兇的大聲對她說:「不乖!!」
她眼中的淚水一直打滾,驚恐的看著我。
我再嚴肅的對她說,不過語氣已經沒有那麼兇:「不乖。」
接著她都沒有反抗,只是柔順聽話的乖乖坐著,淚水也滾了下來……
艾莉絲哭了,無聲的哭,一定是怕出聲的話我會更生氣,只能一直看著我手中的相片。
我看她這模樣也不由得心疼起來,不過該做的還是該做啊……
我手上拿著那張相片,看著她,跟她說:「對不起。原諒哥哥。」
她又一邊流淚一邊開口說:「哥哥主人……哥哥主人……哥哥主人……」聲音一聽就是懇求我將相片還她。
我搖頭。
她依然不放棄的一直叫著我。
我確認到,目前我已經碰觸到她內心最深處的希望,並徹底解除她因這希望而於心靈外在築起的防衛武裝。難怪從她來到我家客廳後就一直很冷靜,因為她一定以為只要乖乖聽話,沒多久就能回家去……
我看著艾莉絲,殘酷的再搖頭作為最後一次回答,然後我轉身向鐵門和牆上的電子鍵盤走去,並輸入十位數密碼,房門也啪的一聲打開。
艾莉絲一直跟著我後面幾步的地方哭著,喊著,不願意放棄這最後一絲與家庭的聯繫。
我側身看著她,對她搖頭,用手比著她站的地方,表示她不能跟我出來。
然後也不管艾莉絲懂不懂,我立刻踏出這幾百萬打造的房間,重回到走廊,然後立刻轉身。
她果然哭著想跟我出來,但我伸手將她推回去,並迅速將門拉上,電腦偵測到門關上之後也立刻重新上鎖,將鐵門緊緊拴住。
我無言走向自己的房間,看著裡面牆上一大片的彩色監視器螢幕,看到艾莉絲一直站在緊閉的鐵門前哭著,不時用手擦眼淚,好像在等我回去將照片還她,並且一點都不知道我正透過牆角數十具監視器看著她。
看她這樣,我再看著手中的照片,不由得討厭起自己。
不過最後我還是狠起心,將那張照片揉成一團丟進垃圾桶……
=待續=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小說,18禁,兄妹亂倫,性愛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