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 (舊宇宙/初版稿) 新寫開頭 03

(第一部,舊宇宙)新寫開頭 03
作者前言:
白兔糖是個很不錯的蘿莉作品,頂感人的,還沒看的快下來看
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 03
  艾莉絲,為什麼要害怕哥哥呢 2011-SEP-01
深夜一點,我安靜進入蘿莉房。
因為寶貴照片被我奪走而連哭好幾個小時的艾莉絲,終於不支的縮在床尾的娃娃堆裡面睡過去,像個極度不安的小動物躲在隱密的巢穴中。
我先按裝設於鐵門旁牆上的中控面板,把房間狀態調成睡眠模式,電燈立刻慢慢暗下,只留下昏黃的小夜燈,空調冷風也弱去不少。
接著,我先輕腳走到床邊,把棉被掀開才小心走回娃娃堆蹲下,輕輕把幾隻蓋在艾莉絲身上的娃娃拿到一邊,才伸出雙手慢慢摟起艾莉絲。
因為怕吵醒她,所以我的動作一直又輕又慢。
至於慢慢被我抱進懷裡的嬌小艾莉絲可能是真的哭累了,加上她的家鄉西伯利亞的時間和現在這裡只差一個小時,睡覺時間到了,所以真的睡的很熟,一點反應都沒有。
我就這樣親手把艾莉絲抱在懷裡,並且慢慢站起來,很訝異她抱起來竟然會這麼輕,比我想像的要輕許多,真的感覺好輕,如同只是皮包骨那樣沒有什麼肉,一定是因為在家裡吃的不多,常常挨餓……這時的我真心的為懷裡的艾麗絲感到一陣心痛,知道自己今後絕不能再讓她餓到了,這也是我能為她做的。
緩緩的,我抱著她一步步走著,努力不造成任何比較大的震動吵醒她,好不容易才讓艾莉絲躺平在床上睡覺並且蓋上棉被……
至此,我總算鬆了一口大氣的攤坐在床邊地毯上只是看著她。
這時的我攤在床邊看著艾莉絲的睡臉,真是越看越覺得五味雜成。
艾莉絲的確是可愛的小蘿莉,但也的確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不是單純只需要滿足吃飯睡覺慾望的小動物,是一個有感情的人,活生生的人。
我買回家的不是什麼單純的小狗小貓,真正是一個有血有淚的人。
逗她,她會笑。
罵她,她會害怕。
推她,她會向後倒去。
傷害她,她會心痛落淚……
或許現在的艾莉絲還小,但她還是會有長大的一天。
當那天來臨,當她知道我究竟做出什麼,她會怎麼看待我?
難過嗎?
生氣嗎?
憤怒嗎?
甚至是,恨我嗎……
我一直忘不了幾個小時前當我把她的照片搶走,她一直跟在後面哭著要照片的無助模樣。
我也忘不了這幾個小時我一直無法定下心做些其他事,只能持續回到監視螢幕前看著艾莉絲一直在鐵門前哭泣徘徊的可憐模樣。
她肯定無法瞭解我為什麼要把她的照片奪走。
她肯定無法瞭解我為什麼要把她關在房間裡。
她肯定無法瞭解我為什麼要把她帶離家人身邊。
對艾莉絲來說,我絕對是個大壞人吧?
那麼我呢?
我真的是個大壞人嗎?
我真的做錯了嗎?
她來到我這裡絕對可以過上更好的生活,她家人的生活也可以因為到手的那筆大錢獲得絕對性的提升……錯了嗎?
先不管她的家人有沒有錯,如果我真的錯了,我到底還能做些什麼,究竟還能做些什麼?
此刻的我終究只能慢慢站起來,深感沉重的向鐵門走去,回到自己房間煩惱這個問題。
當然,這一晚,我失眠了……
隔天接近中午,我才又給自己做好心理準備的進入這個房間。
因為我一直想著自己應該怎麼面對艾莉絲,才會拖延這麼久。
總之,我下定決心面對一切的進到房間時,艾莉絲正坐在床邊。
她看見鐵門開啟,趕緊跳下床,安靜站在床邊看著我。
我踏進房間,關上鐵門,原本保持昏暗的房間在中控電腦操作下主動恢復明亮。
艾莉絲一直看著我,以既可憐、充滿期待又有點點害怕的表情,明顯想要跟我要照片但又不敢。
我邊看著這樣的她邊向她走去。
艾莉絲被我一直這樣看著,又看著我直接向她走去,明顯不安的低下頭,不敢再跟我互看。
我蹲在她面前,溫和的叫她:「艾莉絲。」
她終於再抬起頭,疑惑不安看著我。
我對艾莉絲露出微笑。
看著我的微笑,雖然不安,但艾莉絲還是回應我的慢慢露出笑容。
雖然知道她聽不懂,不過我還是開口對她述說:「艾莉絲,妳能瞭解嗎,昨晚哥哥搶走妳的照片,其實是覺得很難受的。」
聽到我說照片,不安的艾莉絲忍不住看著小聲我開口:「照片……」
我慢慢伸出右手,想像摸小貓那樣摸她的頭。
她看見我伸出手,明顯害怕的退縮一下,好像怕我會傷害她。
看她這樣,我又是一陣心疼。
對她來說,我真的有這麼可怕嗎?
我忍著心痛,再次輕聲呼喚她:「艾莉絲?」
她終於試探的睜開雙眼看著我。
「為什麼要害怕哥哥呢?」
艾莉絲只是不安看著我。
我再次移動右手,輕輕搭在她頭上,像摸小貓那樣輕輕摸她的頭。
被我溫柔摸頭,艾莉絲再次慢慢看著我。
「妳看,哥哥沒有傷害妳啊。」
艾莉絲好像終於瞭解我的善意,慢慢露出笑容。
「不必害怕哥哥,好不好?」
慢慢的,艾莉絲收起笑容,明顯想說些什麼,但又不敢。
我溫柔的問:「艾莉絲,怎麼了?」
「哥哥主人……」
「嗯?妳想說什麼?」
「照片……」
雖然知道她聽不懂,不過我還是很認真的說:「艾莉絲,把她們忘掉,好不好?」
艾莉絲只是乖巧安靜的看著我。
「那些人已經不要妳了,妳能瞭解嗎?」
「…………」
「把那些狠心賣掉妳的人忘掉。從今天開始把哥哥當作妳唯一的家人,好不好?」
也不知道聽不聽的懂,艾莉絲竟然充滿落寞的開口:「哥哥主人……」
「哥哥答應妳,今天開始會永遠陪在妳身邊,所以妳也要乖乖的陪在哥哥身邊,好不好?」
「哥哥主人……」
我溫和微笑的:「要乖喔……」
然後,幾十秒過去,我們只是看著彼此,沒有再開口說些什麼。
艾莉絲只是安靜乖巧的看著我,一直看著我。
我也一直看著她,試著給予她最溫暖的笑容。
我相信,雖然言語無法通,不過當我們這樣凝望彼此,終究還是或多或少能感受到對方究竟想傳達些什麼才對。
人與人之間只可能拒絕溝通,不會有無法溝通的情況。
哪怕只是一個凝望,哪怕只是一個發自心底的微笑,我相信艾莉絲一定能懂,一定能懂的。
不為什麼,正因為我們都是人,都是有血有淚有感情的一個人啊……
艾莉絲就這樣看著我,笑容真正慢慢的完全從臉上消失。
「哥哥主人……」
「嗯?」
她慢慢皺起眉頭,皺起鼻子:「哥哥主人……」
看她這樣,明顯就要痛哭起來,我又心痛了起來。
然後,她哭了:「哥哥主人……哥哥主人……哇啊啊啊啊──────」
我終究只能伸出雙手,緊緊摟著她,緊緊摟著她,與她一同心痛……
或許說些話有點過早,不過或許她是終於接受了自己的命運,所以也不再跟我提照片的事。
不過就算如此,我知道她依然懷念著家人,不可能就這樣遺忘,所以我只能把這件事寄託給時間,希望時間的洪流能沖淡一切的溫和陪伴在她身邊,和她一起生活。
艾莉絲就這樣乖巧聽我的話,好像很怕給我帶來麻煩而讓我不高興。
我也努力讓自己包容她的一切,總是以溫和的微笑照顧她。
所謂的照顧小孩,就是像這樣吧?
那麼艾莉絲究竟是我的誰,我不由得又開始思考這個問題。
沒有血緣關係的陌生人嗎?在同個屋簷下一起生活的陌生人?
妹妹嗎?相差十歲的妹妹?等她長大之後也會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人生,甚至是自己的家庭?
或者,真的是要把她和我的關係看作源氏物語那樣,被光源氏強行帶回家養育長大的紫之上?
所以真正要讓艾莉絲成為我的紫之上,被我一手養育長大的妻室?但是等她長大之後,她會願意嗎?她會接受嗎?
或者,到時她只會為所有事加倍恨我?
不論如何,現在的我只能溫柔牽起她的小手,和她一起在人生的道路上向前走。
一同生活。
一同歡笑。
一同痛苦。
一同落淚。
一同心痛……
終究,現在的我們只能如此而已了……
  .
  .
  .
我就這樣在艾莉絲哭過之後,幫她準備午餐。
畢竟她昨晚吃過咖哩飯之後直到現在都沒有再吃點什麼,一定很餓了。
至於餐點種類,我準備的是西式感覺的午餐。
燒肉片,火腿培根,荷包蛋,水煮蛋,生菜莎拉,五鼓吐司,起司,還有馬鈴薯泥……說穿了,大半是從超市買回來的成品,另一半則是我一個人能很簡單弄起來的餐點。
艾莉絲一直乖乖吃著。
坐她對面的我也陪她一起吃午餐。
這時的艾莉絲看起來還是有點悶悶不樂的……
該怎麼辦才好?
我應該說些什麼才好?
這時,我注意到艾莉絲嘴角沾到一團蕃茄醬,她好像一點感覺都沒有的繼續低頭吃著午餐。
我低下頭,正想叉起自己盤子裡的培根吃,忽然靈機一動……
「艾莉絲?」
她抬頭看我。
我伸出右手抽出衛生紙,輕輕把她嘴邊的番茄醬擦掉,然後展示給她看:「蕃茄醬。」
她愣愣看著沾有蕃茄醬的衛生紙,然後看看我。
我再次微笑的說:「蕃茄醬。」
她愣愣的說:「翻切醬?」
「對,蕃茄醬。」
艾莉絲似懂非懂的:「翻切醬……」
我放下衛生紙,一手拿起桌旁擺放的塑膠瓶蕃茄醬,另一手比著:「蕃茄醬。」
艾莉絲終於懂了:「蕃茄醬。」
我放下蕃茄醬,拿起叉子:「叉子。」
艾莉絲睜大雙眼看著我手中的叉子:「叉紙。」
我用叉子叉起水煮蛋:「水煮蛋。」
「雖煮探。」
我在放下叉子,用手比著盤子:「盤子。」
艾莉絲很專注的跟著說:「盤紙。」
雖然發音不標準,但我還是很滿意的微笑點頭:「對,對,對。」
艾莉絲得到我的讚美,終於露出高興的笑容。
不論怎樣,能讓艾莉絲露出笑容,就算只是暫時的也好。
於是我繼續教她各種東西的名字,艾莉絲也一直很專心的學習,我們就這樣在快樂的氣氛下吃完午餐,艾莉絲看起來也開朗了許多……
果然是因為小蘿莉天真、好哄又好騙嗎?
總之,既然艾莉絲好像稍微開朗起來,不如繼續趁勝追擊吧。
我牽著艾莉絲的小手離開房間,前往車庫,就這樣開車把艾莉絲載往鬧區。
因為還是下午,人們不是上班就是上課,所以鬧區這裡的店家雖然已經開門,但是逛街的人很少,往往只有女店員在忙著處理店務,以待客人們下班放學後的光臨。
我就這樣把艾莉絲抱在懷裡,讓她雙手環抱我的脖子,雙腳夾著我的肚子,在鬧區的商店內走來走去。
當然和我身體貼在一起的艾莉絲一直睜著好奇的大眼睛,四處看來看去。
路上遇到的路人們或是店員們看到我懷裡的艾莉絲,也都忍不住看過來,因為艾莉絲的外表實在是太萌了。
漂亮的金髮,姣好的臉蛋,加上又正是天真無邪的年紀……不論誰看到,肯定都會被吸引。
我就這樣抱著艾莉絲進入一間很有名的布娃娃和玩偶店,才把她放到地上,想讓她自己一個人在店裡面走動,不過艾莉絲卻還是一直乖乖的靠在我身邊,只是睜大雙眼看著滿店的可愛布娃娃,沒有亂走。
雖然店面不大,也不是連鎖店,只是一名年輕女老闆自己對娃娃玩偶的興趣而獨力創業經營的商店,卻也因此她代理的娃娃很有品味與好評,所以上門的客人也逐漸增加,尤其是年輕的女學生們,我就是因為這樣才在一次全班男女同學週末出遊時知道這家店。
當然,正在整理店面的年輕女老闆看到我身邊的艾莉絲立刻高興的靠過來,邊逗艾莉絲這麼可愛的小蘿莉,邊推銷店內的娃娃給艾莉絲。只是她推銷歸推銷,竟然忍不住就要艾莉絲抱著一隻又一隻的布娃娃,然後拿出數位相機開始給她拍照,說要自己收藏。
一直緊緊拿著小白兔娃娃的艾莉絲看到一隻又一隻的可愛布娃娃出現,好像也不管是不是正在被拍照了,立刻開心的滿臉笑容。
看艾莉絲現在這麼高興,我放心多了……
我蹲在艾莉絲身邊,微笑的問:「艾莉絲,有沒有妳喜歡的娃娃?」
左手小白兔、右手小獅子的艾莉絲,只是好奇的看著我。
我拿起放在一邊的一隻大象娃娃:「大象。」
「?」
我再晃晃手中的布娃娃:「大象。」
「大象?」
「對,大象。」
艾莉絲喜悅的呵呵笑了。
「喜歡大象嗎?」
艾莉絲笑著學我開口:「西歡大象嗎?」
「喜歡嗎?」
「西歡嗎?」
我本來想繼續教她說話,不過看她這樣應該還無法瞭解喜歡的意思,只能懂一些物品單字,所以還是微笑著重新閉上嘴。
聽著我們的談話,拿著數位相機的年輕女老闆好奇問:「艾莉絲跟你的關係是……?」
我清淡的說:「家人的外國朋友來旅遊拜訪,一起帶來的女兒。」
聽我這樣解釋,女老闆又滿意的繼續看數位相機的照片:「難怪不會說中文……」
我繼續一隻又一隻的布娃娃拿起來問艾莉絲有沒有喜歡的,不過艾莉絲只是高興的跟著我一起說動物娃娃的名字好像沒有真正喜歡的……或者該說沒有讓她真正感興趣的。
怎麼辦?要全買下來嗎?可是蘿莉房又已經堆積不少娃娃了……
我環視店內,這時注意到牆角擺放的超大型大象娃娃,約一個成人高,遠遠看還真像一隻真的小象。
之前我會沒有注意到,因為以為只是單純的擺飾,不覺得那會是布偶娃娃……
「老闆,那個是?」
女老闆轉頭看去,苦笑了起來:「那個是之前一位客人訂製要送給女朋友的禮物,已經預付了一半費用不過竟然都沒有來拿,都放半年了……」
我有點驚訝的走過去,自然艾莉絲也乖乖跟在我身邊:「娃娃還能做這麼大啊?」
老闆回答我:「當然可以。只是那樣的娃娃必須特別訂做,也有許多部份必須特別加工才行。」
我直走到小象旁邊,跟艾莉絲一起訝異看著。
這時我又忽然想到……
我低頭看著腳邊一直睜大雙眼看著的小蘿莉:「艾莉絲?」
她好奇的抬頭看我。
我直接伸出雙手蹲下,把艾莉絲抱起,然後更使力的把她往小象的背上抬去……
艾莉絲不懂我想做什麼,訝異的伸出雙手搭在小象的背上:「啊?!啊?!」
我高興的說:「艾莉絲,爬上去。爬上去。」
一會之後,她終於懂了。
艾莉絲露出既訝異又高興的笑容,真的雙手拉在小象背上,被我推上去。
艾莉絲就這樣跨腿坐在小象背上,一直純真又高興的看著我們笑著。
對她來說,一定就像真的坐在小象背上吧?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艾莉絲這麼高興,我也發自內心的為她覺得開心,真正的開心……
好吧!我下定決心:「老闆,這個可以賣我嗎?」
女老闆訝異了:「你要買?」
「不行嗎?」
「嗯……」老闆猶豫好一會,終於露出職業笑容,「反正都連絡不到原來的客人,這隻小象就以剩餘費用賣你吧,不過可不便宜喔。」
再不便宜,也不會有購買艾莉絲花的錢那麼的不便宜,自然立刻掏出信用卡刷下去,要老闆這幾天派貨車送到山上別墅。
然後,我就帶著一臉笑容的艾莉絲去童裝店買換穿的家居服和睡衣,因為她除了身上穿的衣服,口袋放的照片,手上的布娃娃,就沒有再帶什麼來我這裡。
買完衣服,我提著一手的衣服再牽著開心的艾莉絲去吃晚餐,就這樣開車載她回家。
一路上,艾莉絲也都很開心的笑呵呵,好像已經遺忘照片的事。
另外,我相信她也一定不會覺得我有那麼可怕了吧?
回到家,把心情明顯開朗起來的艾莉絲帶進蘿莉房,關上門,跟她開心的一起躺在床上休息順便給她搔癢讓她繼續開心笑呵呵的時候,我忽然聞到一股臭味,這才發覺是我自己的汗臭味。
該洗澡了吧?
我放開笑呵呵的艾莉絲,慢慢的從床上爬起來,正想要她去洗澡,並且我也回到自己的房間去洗澡。
就在這時,我忽然僵住,為了一件我好像從下意識就一直避免去思考碰觸的問題。
從開始思考要怎麼對待她的那天開始,從這個蘿莉房開始裝修的那天開始,從她真的來到面前的那天,甚至是剛才帶去她買替換衣服的時候,我好像真的一直沒有真正去思考過這問題。
這件事就是……
洗澡?
洗澡?!
這樣說來,艾莉絲昨晚好像也沒有洗澡吧?
她只是八歲的孩子,會自己洗髮洗頭嗎?
應該還不會吧?
那頭長長的金髮,我不認為她自己有辦法洗乾淨,那麼以前都是她的媽媽或阿嬤幫她洗的吧?
所以她都是一直跟媽媽或阿嬤一起洗澡嗎?
想到這,我忍不住訝異且有點緊張的雙眼直看著她。
因為在艾莉絲來到家裡之前,我一直想的都是些怎麼對待她或照顧她的事,竟然把這件事究竟應該如何實行給忘了!
所以我必須跟她一起洗澡,幫她洗頭髮和身體嗎?
我?
十八歲的我?
身心健全剛成年的男子我、跟一隻八歲的小蘿莉一起洗澡?
甚至不止幫她洗頭和身體,而是在那之後必然的再跟她一起泡澡?
這樣做……
這樣做……?
這樣做……?!
這樣做,真的可以嗎?!
才剛被我逗到笑呵呵的艾莉絲也慢慢從床上坐起來,好奇眨著雙眼看我,不懂我忽然出現的奇怪反應……
=待續=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小說,18禁,兄妹亂倫,性愛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