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fighter】Echoes of a Falling Star 17

2023/01/14閱讀時間約 18 分鐘
封面圖片﹕《Echoes of a Falling Star I》封面,由 Y. Sek 設計
EFS 人物關係圖
藍框為原作《Starfighter》的角色
配對﹕Encke / Keeler (主)、Cain / Abel、Praxis / Deimos、Cook / Phobos
說明﹕歐美非商業性 BL 原創漫畫《Starfighter》衍生。
時間線為原作主線⼗年後,完全捨棄原作中與 Project Thebes 有關的情節。因為原作的初衷是畫一堆男人在太空打炮的故事,所以未讀過原作並不妨礙理解本作。為了維持故事的完整性,本作包含不少原創⾓色及⼀堆不太合理的腦洞。男孕設定採⽤⼈工醫學形式植入人造⼦宮及人造胚胎(部分參考亦舒的《美麗新世界》),並以剖腹產方式取出胎兒,跟 ABO 或雙性⼈設定無關。本作含髒話、暴力、戰爭、非自願性行為及⼗八禁描寫。

第十七章

Hell Hound:
獵物已經上釣
陷阱準備好了
「部長,Bering 部長的電話。二線。」Phobos 確認電話順利轉接後,放開了無線耳機的通話鍵。
透過區隔部長辦公室和秘書室的落地玻璃,他可以看見 Cook 在直立式屏幕後忙著,口中唸唸有詞。他很快便結束了對話,抄起手邊的平板電腦,朝秘書室走來。
Phobos 稍微回過神來,把注意力轉回工作上。他假裝核對日程表的編排是否有錯漏,沒有分神去看上司一眼。
「Bering 對 Red Current 企劃有些疑問……」Cook 俯視著 Phobos 冷漠的側臉,見他刻意無視自己,便換了一個比較親切的語調。「想要喝咖啡嗎?我去見他前可以先幫你沖一杯。」
「不用了。」
Cook 慣性地把手放到滾輪椅的椅背,俯身盯著電腦螢幕。「二十五號上午的日程重疊了,把最後一個視像會議排到翌日吧。」
Phobos 因椅背驟然後傾而嚇了一跳,他嘖了一聲,趕緊刪去輸入的錯字。
Cook 的手滑向桌底的操控板,秘書室的玻璃外牆唰地一下變黑。他順勢附在 Phobos 的耳畔,關心地問道﹕「怎麼了?一副心浮氣躁的樣子。」
Phobos 雙手在胸前交疊,回以質疑的眼神。
二人的距離近得可以嗅到雙方的古龍水味道,Cook 身上那種嗆辣的侵略性香氣翻攪著他的內心。「你是以上司的身份關心我……還是以情人的身份關心我?」
Cook 無稜兩可地聳聳一邊肩膀,露出足以降低他人戒心的笑容。
「不可以是兩者嗎?」他一手撐著桌子,趁 Phobos 開口之前,彎腰吻上他。他希望那個吻短促而令人回味,沒有說不明、道不清的曖昧,沒有意亂情迷的性暗示,只是單純的一個吻。
Cook 感受到 Phobos 撫摸他上臂的遲疑。他不解地從對方漸趨熱烈的吻中抽離,直起身子,整理熨得筆挺的衣領。他以為整個月來一連串的示好應該能夠抹去那天晚上的不快記憶,Phobos 此時看上去卻比任何時候都要受傷,好像乞求著更有力的安撫。
「你還在生我的氣嗎?」
「沒有這回事。」Phobos 試著藏起失控的情緒,流連在臉上的暖意告訴他,他失敗了。他別過臉,不敢直視 Cook,但沒有拒絕他的觸踫。
「你願意為我生孩子,我很高興。不過--」
Phobos 煩躁地撥開上司的手。「跟那件事沒關係!我要工作了,你出去。你在這裡我無法集中精神。」
Cook 煞有其事地掩嘴輕咳一聲。
「我是個很公平的人,Jules。我不是一位完美的情人,我也不願意強求你。要是你喜歡……要是你需要的話,你可以出去尋樂子,但是不要讓自己受傷、染病。這樣對我們兩人都好。」他伸手扣起 Phobos 的下巴,寬容地笑了。「不要太頑皮了,嗯?我大概兩個小時內回來,接下來的事情便拜託你了。」
Phobos 的視線落在部長辦公室內。他若有所思地搓揉著 Cook 在不久前吮吸過的嘴唇,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他顫抖著爬上沙發,收起雙腿,縮在角落,兀自驚魂未定。
叔叔靠近他的時候,雖然沒有責怪他把沙發的布料弄髒,但那副高大的身影嚇得他想要把整個人埋進沙發縫隙裡。他狼狽地吸著鼻子,不敢發出其他多餘的聲音。
「我非常需要你的協助,孩子。」Cornelius 坐到侄子的旁邊,修長的手指不住撫著手杖上冰涼的狼頭裝飾。「我被 Cook 和 Bering 騙了。」
淚珠持續從 Phobos 的眼角滑落。
他緊抓著叔叔遞給他的男用手帕,不敢去抹,只是紅著一雙眼睛問﹕「Bering?」
「哈!他當然會瞞著你。」Cornelius 冷笑一聲,喃喃自語似地說著,從口中噴出一團白茫茫的雪茄煙霧。
「他們幾年前找上我,希望我能為戰神星上的一間秘密軍工廠出資。聯邦政府的裁減軍事開支政策令 FAC 非常頭痛,據說高層分成了兩派對峙,他們是代表維持武力優勢的一方前來談判,因此這項交易無法公開處理。答應出資的話,我能優先透過軍方航道取得當季在戰神星開採的三成礦物。當時海拉急需開發平民化的航空產品,我稍微打聽過消息之後……」
Cornelius 做了一個模仿開鎖的扭轉手勢,意指他利用旗下的黑帽駭客入侵了相關人士的電腦系統,查證過某些消息的真偽。「答應了他們。我們一直合作愉快,直到發生了 MC805 那件意外。」
他憤怒地咬住茄衣,那張俊俏的臉龐再度扭曲起來。
「真是令人火大啊!因為他們的無能,害海拉虧損了上百億!現在太空的民用航道被封鎖了,資源都被軍方捏在手裡,再這麼下去,海拉的重要企劃都要被迫停擺了。我要向他們索取賠償。」
「賠償?」Phobos 笨拙地拉起袖子抹臉。
「我親愛的孩子,戰神星可是跟 FAC 一樣藏了不少秘密呢。」說到這個話題,Cornelius 的興致便來了。「之前 Cook 給了我一個人造衛星的讀取權限,但我沒有權限下載任何資料。我的駭客團隊完全無法破解那堵防火牆,所以我要你為他們另外找一顆人造衛星開後門。」
「我……風險太大了……監察系統會……」
「Jules,你給我聽好。他們把我當成馬戲團的野獸,把鮮肉吊在我頭上,然後看著我為了掙得那塊肉而氣急敗壞地跳上跳下,在籠子外笑得樂不可支。」
Cornelius 扳過侄子的手,別有用心地朝掌心吹出一口煙。他扣住 Phobos 反射性地想要縮回的那隻手,微微一笑,把雪茄按了下去。
「我受不了,這件事我無法接受。沒有人可以這樣羞辱我。沒有人。你聽見了嗎?」
他冷眼看著侄子的皮膚被燃燒的煙草灼紅,厚厚一層煙灰披散在傷口周圍。
「我這樣做只是為了保住海拉。他們一逮到機會,會把我當成代罪羔羊推出去送死。難道你希望如此嗎?」
Phobos 痛苦地俯伏在叔父身旁,從喉間吐出嘶啞的呻吟。任他的手指如何在那套藍色西裝上用力抓刮,落在他掌心的痛楚絲毫未減,下唇已被他咬出血來。
「我可以……從 ND 內部下載所有……你想要的資料……請你……拿……」
「瞧,答應別人的要求不是那麼困難,對吧?」
Cornelius 一把推開瑟瑟發抖的侄子,將熄滅的雪茄扔到矮几上的煙灰缸裡。他拴著手杖站起來,慢條斯理地在 Phobos 模糊的視野中揚長而去。
『現在是好機會,我的孩子。』
Phobos 摩娑著早已癒合的傷口,彷彿聽見叔父輕聲細語地對他說﹕『進去吧!把那些資料帶出來給我。』

女神門會議室  (Goddess Gate Conference Room)  以 Mother 的眾多名號之一命名。拱門兩旁的圓柱分別雕刻著一尊臉上披有面紗的侍女石像,神態清靈、素淨,為 FIA 這個陽剛氣極重的地方注入幾分陰柔的氣息。
這是機關內唯一一個擁有特殊裝飾的會議室,內裡所有物品均以白色為主調,氛圍純淨得教人窒息。FIA 的情報官視之為神聖的場所,即使他們抱持的敬意缺乏信仰作為基礎。
Cook 認為這是他生命中的另一個弔詭之處。人們與 Mother 素未謀面,對她全無認識。然而,他們願意將自己的命運交託到她手裡。
Bering 調校著無線耳機的位置,對遠在戰神星的地獄犬要求道﹕「報告進度。」他瞄了 Cook 一眼,對方拘謹地點點頭,表示他的耳機收音沒問題。
Bering 的電腦螢幕被切割成四個長方型格子,左上角顯示與他同處一室的 Cook 正襟危坐著,一旁是戰神星偵察衛星持續拍攝並傳送的畫面,Brian 中將不苟言笑的臉出現在右下角。
他開始匯報﹕「Colteron 在昨晚二十三時零二分 (UTC) 闖入了軍工廠。衛星圖片顯示牠們有四名成員,其中一隻體型比較嬌小的極有可能是新后。目前牠們在地下七層,試圖開啟閘門進入第八層的雙神廟地段,推算能夠在兩小時內完成目標,發動攻擊。」
「Brian 中將,你的秘密小隊準備好了嗎?」Gabriella 的嗓音從左下角的視窗傳出,只有她的通訊畫面一片漆黑。「事關重大,我要每一個部署都萬無一失。」
「議長,我派了五隊秘密小隊負責這項任務,合計二十五名軍人參與其中。四隊人馬已分別在底比斯的內外據點埋伏,無論軍工廠內發生甚麼事,他們都能迅速應對。」Brian 驕傲地補充道﹕「由頂尖菁英組成的一隊將會負責制伏 Colteron,目前在地下六層待命。」
「Bering 部長?」
「議長,我把所有數據重新演算了一遍,我的結論不變。約夢剛德號的戰力足以守住前線三天,加上 SD 的 Starfighter 部隊也在戰艦上,應該能撐更久。我們有足夠的時間去證明重啟軍武計劃有其必要性,同時把人命傷亡率控制在最低的範圍。」
「Cook 部長?」
「我和 Bering 會在工作崗位上密切留意戰況發展,為我軍提供情資支援。必要時,我們會調派更多人手前往鎮壓。Colteron 不會對地球的防衛罩造成任何威脅。請您放心。」
「很好,那我們現在慢慢等吧。」
右上角的畫面切換成雙神廟地段的監視錄像畫面。
在昏暗、空曠的環境裡,Colteron 正埋首破解封鎖閘門的六十四位字元密碼。

「可以跟我說說看你的見解嗎?」
面對 Keeler 的提問,Deimos 先是困惑地看了對方一眼,然後才接過他手中的平板電腦,埋首研究他剛剛指著的衛星圖片。
Keeler 氣喘吁吁地快步走來找他的時候,他在員工餐廳的角落裡獨自享用午膳,正對著窗外稱不上雅緻的風景發呆。他有點慶幸 Keeler 出現得及時,再過十分鐘他的午膳時間就要結束了。他把幾乎沒動過的三文治匆匆塞進嘴裡,還沒來得及詢問 Keeler 找他的因由,便被拉出了餐廳。
Deimos 只消一眼便認出了那個地方,但還是謹慎地重覆放大和縮小圖片,好確認細節。
Alexie 曾經跟他說過新沃爾加圈 (17) 的事情。
那是 Alexie 的故鄉,他和姊姊 Anna 一起度過童年的地方。Colteron 擊落的見面禮--太空站 The Frontier 的碎片--就墜落在他們的生物圈裡,成了地標一樣的存在。他喜歡爬到太空站的殘骸上躺下來,盯著玻璃罩隔開的天空發呆,直到聽見母親的呼喚才拍拍屁股跑回屋子裡去。
Alexie 老是抱怨當時仍屬邊疆小鎮的新沃爾加沒有一間像樣的酒吧,沒有一點像樣的娛樂,幸好還有報酬不高的射擊比賽讓他消磨消磨時間。自從姊姊遠嫁他方、父母相繼過世之後,他再也沒有回去過。
「這是新沃爾加的……海勒斯 (Hailes) 食品加工廠?」Deimos 稍微撥開左側的瀏海,費力地解讀印在灰黑色外牆上的名字。白色的油漆嚴重剝落,他快要認不出原本的字母是甚麼了。
「表面上看起來是廢棄的食品加工廠沒錯。可是,當我用防衛軍的軍事偵察衛星掃瞄工廠內部時,發現另有內情。」
Keeler 示意 Deimos 滑動頁面,查看一系列瞄準工廠拍攝的照片。這次他使用了雷達造影技術來提高訊號的穿透率,得以照出建築物內部的真面目。
藉由目標物反射電磁波所發出的迴返訊號,Deimos 可以辨別工廠內繁複的構造和各式各樣的機械儀器。深淺不一的冷色系線條勾勒出多條寬闊的走道和深坑、停擺的大型自動操作器材、升降平台、輸送帶、檢測設備、一字排開的精緻機械手臂、空置的儲藏庫、各種遺落的零件和原料……
Deimos 詫異地揚起一道眉。「這是一間軍工廠。被遺棄不久,過程很匆忙。」
「正確,但故事還沒說完。」Keeler 在螢幕上拉開兩指,放大一個迴返訊號較弱、溫度較高的小區域。「這裡的構造明顯跟工廠內部不一樣。我懷疑在軍工廠的正下方還有一幢用途不明的建築物,令整件事變得更複雜。」
「會是地下室嗎?」
「我不知道。為了防止地下建築被軍事偵察衛星偵測到,他們可能在天花和牆壁使用了像素點裝甲系統 (18),只是六角形嵌板的其中一部分壞掉,沒來得及修補,電磁波才能穿過地板擷取資料。你可以看見一些綠、黃色的低溫反應,證明裡面的儀器運作正常,有人還在使用這個地方。
「我無法取得更清晰的影像,除非防衛軍派人進去查探。或許,我該用淺地層雷達掃瞄看看,但這樣做要動用另一顆人造衛星,有點棘手……你知道 Colteron 是從甚麼時候開始現身嗎?」
一直扶著下巴作解說的 Keeler 突然抬眼發問,殺了 Deimos 一個措手不及。他表情一僵,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步,搖著頭。
這一刻,他只想到 Praxis。他的 Praxis。
面對身處軍營待命的未婚夫,Deimos 愈加沈默,能夠聽見他的聲音已是一種無形的安慰。Praxis 每一句嘗試紓解他困苦的話語都帶著細不可聞的刺痛,他無法向任何人述說那種感受。Keeler 直接戳破他極力隱瞞的秘密,他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抱歉,我應該從頭開始說明才對。」Keeler 暗暗責怪自己粗心大意,苦笑著說﹕「請不要跑走,我現在根本無法追上你。Alexie 請我掃瞄新沃爾加的工廠區。他懷疑 Brian 中將知道 Colteron 帶來的威脅,但袖手旁觀,可能圖謀不軌。
「今早五隊防衛軍士兵進入了工廠區戒備,是全副武裝的菁英部隊,這很不尋常。如果地下建築成了 Colteron 的巢穴或基地,必須盡快通知 FAC。我需要更多證據去說服軍方高層,你有甚麼資料是我用得上的?」
Deimos 差點被自己猛力吸氣的動作嗆到,他沒想過好友會直接把 Keeler 拖下水,但轉念一想,他隱約猜到 Keeler 願意犯險的理由。對方的出發點跟自己想要保護 Praxis 的心思沒有分別。
他收緊了身側的拳頭,小心翼翼地回答道﹕「我……不認為那是 Colteron 的巢穴,也不是基地。軍工廠一直到最近才停止運作,假如一群 Colteron 潛伏在工廠下面,牠們應該很難壓抑向人類報復的慾望,不然牠們不會用那麼凶殘的手法殺掉 MC805 的移民。
「我在移民船上找到三個戰戳,所以 Bering 也知道這件事。數週前,牠們利用 MC805 的太空天梯闖進了戰神星,目前行蹤不明。牠們好像正在尋找些甚麼。也許那東西就藏在工廠下面……」
Deimos 在意地窺看 Keeler 起了些微變化的表情,那是後悔,夾著憂慮。在靜默半晌之後,他弱弱地補上一句﹕「這是我所知道的全部事情。」
Keeler 摘下平光眼鏡,狀甚疲倦地用指尖抵著發澀的眼球,另一隻手搭上隨著呼吸緩緩起伏的腹部,孩子毫不體貼地踢得他肚子發疼。他不發一言,眉頭緊攢在一起,似乎正在努力消化 Deimos 一下子拋出的所有訊息。他盯著地板,嘆著氣問﹕「你為何不早點告訴我?」
「對不起……」Deimos 的頭垂得更低了。
「不,我並不是要你向我道歉。我只是……查了幾天,有點累了。Bering 曾經在會議上多次提及外星生物這個疑慮,我還拒絕相信呢。」
Keeler 輕輕踫了踫 Deimos 的手臂,請他不必在意。「我先看看有沒有別的地層探勘方法可以取得更清晰的圖像,至少得把地下建築的外部架構描摹出來。你能幫我找找那間軍工廠的背景資料嗎?我想知道持有者是誰,還有他們在裡面製造了甚麼武器。」
「我可以--」
「各單位注意!各單位注意!」
長廊上的廣播器忽然響了起來,嚇了二人一跳。「近太空區域發生緊急事故。星際聯邦一級戰艦約夢加德號於十四時四十分 (UTC) 受到不明物體攻擊,現已宣佈進入緊急作戰狀態。FAC 要求 FIA 作情報支援,所有情報官立即返回工作崗位向上級報到。我覆述一次﹕約夢加德號已進入緊急作戰狀態。FAC 要求 FIA 作情報支援,所有情報官--」
Keeler 只聽見「攻擊」一詞便聽不下去了。他全身繃緊,有一瞬間感到心跳加速、呼吸紊亂,連 Deimos 那近在咫尺的面容也變得模糊不清。接著,他才遲鈍地意識到所有壓力都集中在腹部。他知道這種不適代表了甚麼。
宮縮。
「哼……」緊隨而來的下墜感讓 Keeler 倏地彎下腰來,那陣強烈的痛楚像閃電一樣毫無預警地擊中了他。他勉強扶住了牆壁,只覺得掌心下的腹部持續發硬。
「Keeler!」Deimos 見狀慌忙趨前攬著 Keeler 腰際,穩住搖搖欲墜的他。
「你可以……」說著,Keeler 驀地抿緊蒼白的雙唇,明顯忍著一聲呼痛。他閉眼深吸一口氣,強自鎮定地說﹕「幫我叫救護車嗎?」
Deimos 的左手緊抓著手機,用微顫的手指撥打 911。他把手機貼近耳廓,緊張地回望默默忍受疼痛的 Keeler,單是聽著他遷就宮縮的喘息聲已經覺得很難受。
靠近骨盆的腰椎和下腹部傳來未曾有過的鈍痛,令 Keeler 一時心亂如麻。他只知道不能昏倒,必須保持清醒。他在 Deimos 的攙扶下抱著絞緊的肚子,覺得寶寶好像正隨著宮縮使力往下推。愈發強烈的痛楚有如蝕骨的蛇毒一般向上爬升,威脅著他的性命,也威脅著他們的孩子的性命。
「還未到時候……」Keeler 軟軟地靠向牆壁,抱著肚子啞聲哀求﹕「不是現在,求求你……」
Enc……
TBC

註釋

17. 新沃爾加圈 (New Volga Sphere)
漫畫中的 New Volga 是火星上的邊疆城鎮,Cain 的故鄉。我加上 Sphere 只是因為在前述的章節採用了阿卡迪亞主圈 (Arcadia Prime Sphere) 這樣的設定,HM 在原作中沒有使用強化玻璃罩劃出適宜居住的生物圈。
18. 像素點裝甲系統 (Adaptive camouflaging system)
聽說是英國航太公司 (British Aerospace Corporation) 研發的軍事匿蹤系統,利用鑲嵌於物體上的六角形像素嵌板 (hexagonal pixels / panels) 改變固有溫度,以躲避探測物體表面溫度的紅外線熱感掃描,達至「隱形」的效果。詳情可參考以下報道﹕
)(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羽卒
羽卒
45追蹤者
67內容數
二創同人斷斷續續寫了十多年,出過三本十萬字以上的同人小說,目前尚在摸索書寫原創故事的方法和動力。雖然沒有相關的專業知識,但希望能夠推廣異教民謠 (Pagan folk) 這個小眾的音樂類別,偶爾說說有意思的另類音樂。 頭像來源﹕Picrew「Hollow Knight Vessel Maker」
這個出版專題收錄我過去的同人/二創作品。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