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邦BL文~最初也是最後的嚐試 -3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第三章:異人館的激烈擁抱
南宮烈夥同一群同伴,由「上海天堂」搭救走展令揚後便將他送回到他們共同的小天地-異人館。豈料甫進門,向以農首先發出不滿之鳴:
「彌勒,你玩夠了吧!」
口頭上的發洩完後向以農改以拳頭發洩,掛在窗邊的沙包於是吃了他紮實的一拳。
「那你現在是來帶我回家的嗎?」
展令揚輕鬆的重覆著方才在廂房之中的回答,清澈的眼眸一直盯著始終抱住自己不放的南宮烈的臉。
「應該是的!因為我現在已經在家了啊。」
裝作沒看見五位同伴的白眼攻勢,展令揚還是用自己的方式做了一次自問自答。
「令揚,別再嘻皮笑臉了!咱們說正經的。」
這回換成曲希瑞的悉心勸導了。
「說正經的是嗎?好。烈,放我下來!」
展令揚將目光移到曲希瑞身上,南宮烈同時也應他請求的將他放了下來。
「令揚,你不該和伊藤忍那樣接近!會讓你身陷險境的。別忘了我們和他們是勢不兩立的關係!」
安凱臣向前搭住展令揚的肩,更送上苦口婆心的一句勸言。
「既然如此!那為什麼要在忍面前洩露我的身份呢?在『雙龍會』的地盤裡明明白白的叫我『彌勒』,難道就不怕引來殺身之禍?」
展令揚撥開安凱臣的手,大氣都不喘一口的點出最重要的一點。
「那你的意思是,你可以為了那個傢伙和我們這群出生入死的同伴翻臉?」
南宮烈再也沈不住氣了,也加入了勸阻的行列。
「嘻,臉色別這麼難看嘛!人家只是覺得那個夜剎一整天都板著個臉,很有趣!才想去找他玩玩嘛!」
展令揚光是見到同伴們變成這付模樣,嘴角就不自覺的自動上揚起來。
「你是真的覺得伊藤忍很有趣!遠比我們來得有趣!你是這麼覺得的嗎?令揚。」
雷君凡終於也插了一句,臉色陰騺得可怕。
「NO!NO!有趣的等級是不一樣的。莫非你們願意陪我玩玩禁忌遊戲嗎?」
展令揚難得將想法開誠佈公,挑逗的眼光在五個同伴身上開始展開搜索行動。
「愛女人的就別吭聲!」
展令揚這麼一喊,剛想應聲的曲希瑞和雷君凡只得硬生生將話吞了回去。
「我可以陪你!令揚。我想我該有這個資格吧!」
條件一出,向以農倏地強烈薦言。
「我想我也可以!」
追令揚!南宮烈同樣不落人後。
「我也可以!令揚。」
烈之後,安凱臣也不甘寂寞的湊上一腳。
「別笨了!我們是好朋友、好兄弟。真的玩起禁忌遊戲,我怕我會笑場!」
然而面對向以農、南宮烈及安凱臣的自我推薦,展令揚的神情擺明了就在說「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般叫人洩氣。
「哎喲!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的最終目的只是想看見夜剎除了殺人時會笑,還有什麼時候會笑而已!一達到目的我馬上脫手,這樣行嗎?」
展令揚為了讓同伴們安心,這才做下保證。
「你說真的?」
五個人倏地圍到展令揚身邊。
「小揚揚說的話,那一次不是真的!別瞎操心了。」
展令揚露出那道熟悉、牲畜無害的一0一笑顏,示圖讓同伴們對他放心。之後,他將睡意代表物-哈欠誇大的展示在他們面前,道:
「人家有點累了!先去睡覺了。晚安。你們也是!別想太多了。我對忍的感覺,只有這麼簡單而已。」
但,事情真的只有那麼簡單嗎?望著展令揚徐徐走遠的背影,五個人的心中同樣都升起一種「事情不會就這樣結束」的不祥預感。尤其在向以農的心裡,這種感覺帶來的驚濤駭浪更令人退避三舍。
*   *   * *   *
當天晚上,眾人皆入睡之後,有個黑影悄悄來到展令揚房間的陽台。黑影以俐落的手法打開了落地窗的鎖,走進房間,以一直線的方向來到床邊,然後就停在那裡,不再動作。
「誰!」
展令揚一向就是「越醉越清醒」、「越睡越明理」的類型。這會有個不速之客站在床邊欣賞他跟天使沒兩樣的睡姿,他還不被驚醒那就是天下奇聞了。
「噓,別出聲。」
驚覺被發現的黑影驀地摀住展令揚的嘴,湊到他耳邊低喃道。
「以農!」
展令揚由他的聲調聽出了此不速之客竟是自己的好友-向以農。
「對!是我。」
向以農輕柔地移開摀住他嘴的手,改成用力環抱住他整個身體。
「今晚你來,有什麼事嗎?」
展令揚沒有掙脫他的擁抱,臉上還是掛著笑。
「有什麼事!你問我有什麼事。」
向以農不由得提高音量,左手的手指開始觸摸著展令揚的臉頰。他一邊沈溺在觸摸他的痛快感受裡,一邊憤恨萬千地陳訴:
「令揚,你應該知道!我愛你的這張俊臉。為什麼要讓我以外的人碰它?」
向以農強行制服住床上的展令揚,使他動彈不得。貪婪的嘴唇立刻毫不猶疑的壓上他的!強行索求他的吻。
「別鬧了!我說了我會笑場的。」
展令揚還當他在開玩笑,略施力道地想推開壓在身上的向以農。
「不准笑!令揚。難道到現在你都沒發覺我對你的情意嗎?不要告訴我你不知道。當我第一眼見到你時,我就要定你了。」
向以農使勁地吻著他,一雙手開始不規矩地撩起他的衣服。展令揚的身上還是穿著那一套用來魅誘伊藤忍的家居服,經向以農這麼牽扯,自然又是「春光乍洩」一番。
而此刻,展令揚真的發覺事情嚴重了,他的好友居然想在這裡「染指」他!
「以農,不要!」
展令揚注視著向以農,呼吸漸漸加快。慘了!難道這下他非得要力保貞操了嗎?看以農「想入非非」的那個樣子,好像真的很認真耶。
「我愛你的呼吸!」
展令揚吐出的呼吸輕輕地由向以農的耳邊拂過,燃起了他心中更深的慾望。向以農於是情不自禁地將他衣服的下襬拉得更高,隱約都能看見他的私處。
「希瑞!」
展令揚想出聲求救,卻被向以農以吻封住。
「別叫!除非你想讓他們看見我抱你的樣子。看見你這麼誘人的姿態,恐怕連烈、凱臣都不能忍受。」
向以農瘋狂地笑了起來,這場「染指令揚行動」還沒結束呢。
「你是怎麼引誘伊藤忍的呢?像這樣、還是這樣!」
向以農問到何處,他的吻就落到何處。展令揚頸部以上的地方幾乎都被他吻遍了!簡直像極了電影中的「待宰羔羊」,只是不知道是會否有另一個英雄來搭救他。
「呃……」
展令揚以為自己就要這樣閉上雙眼,任憑他的第一次被向以農這樣索取走了……
*   *   * *   *
「夠了!別再碰令揚。」
房中突地響起另一道聲響,促使向以農停止了動作。抬頭一看,不知何時,其餘的四位友人早已進入房間,還各人挑了最好的位置觀賞這場快演變成「A級」的火辣愛情片。
「你們……」
向以農有些訝異,靜了十秒鐘後才拉起棉被,蓋住展令揚的春光外洩地帶。
「好了!分賭金了。贊成以農捺耐不住,一定會跑來對令揚做出兒童不宜的舉動的希瑞、君凡贏。輸了這局的凱臣也不用傷心!可以得到痛毆向以農的免責權。」
南宮烈見狀,隨即像「公平交易會」般公平地公布賭。天!連這種事都可以拿來賭的嗎?
「喔!是這樣,那我就客氣了。」
安凱臣聽完了烈的判決,當下便摩拳擦掌,意欲和向以農打個天翻地覆。
「以農你這小子!我這麼愛令揚都還不敢對他做這種事,而你卻,看來今天分個高下是在所難免的了。」
安凱臣說著說著,就從背後拿出了改裝後的黑星手槍,子彈成份則是由曲希瑞研發出的二號癢粉。
「烈,你也來吧!一起給以農點顏色瞧瞧。」
不忘好友一份,安凱臣同邀南宮烈。
「正有此意!」
南宮烈接到信號後,想都不想就拿出特製的撲克牌,朝向向以農。
「你們這算什麼?我只是比你們有勇氣,敢對自己的感情誠實而已。這樣就受不了了!」
向以農不甘示勢,同樣擺出「凡事我奉陪」的拳擊手俐落姿態,一場大戰眼看就要沸騰地展開。
「今晚這場鬧局就到此為此!你們通通都出去。」
驀地,展令揚說話了!第一句話就是不客氣地下逐客令。包括他自己本人都不相信自己居然生氣了的驚愕表情開始在六人臉上浮現。
「既然賭完了就去外面分賭金!這裡空間小,空氣會不好。空氣不好,頭腦就不清楚,到時候分錯錢了可別怪我!」
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展令揚在那之後又加上註解,順道帶上一抹道歉的微笑。
「那我們出去分賭金了。你好好休息吧!令揚。」
希瑞代四位好友回話,一行人於是便悻悻然地走出房間,偌大的空間只剩下展令揚。
「我究竟是怎麼了呢?」
空盪盪的房間裡,冬意悄悄由未關緊的落地窗吹襲了進來。展令揚起身走到落地窗邊,路燈的光芒因為冬雪的堆積而燿燿發著亮光,他於是倚著窗旁,望著夜空,神情恍惚地發起呆來。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6會員
258內容數
寫作時間很久,網路文章不管是看見”村上槿兒”或”小槿”的作品(我以前的筆名和暱稱),都是出自我的創作!唯一寫過的同人誌是東邦系列!我喜歡一邊聽歌一邊寫作!如果你(妳)喜歡我的文章的話請幫我按愛心或留言!謝謝到訪也歡迎贊助打賞!另外也歡迎到我的個人痞客邦(海月狂想)看看其他文章創作噢!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