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邦BL文~最初也是最後的嚐試 -15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第十五章:限期內。化敵為友。變卦
曲希瑞帶著「聯盟」其餘四人來到「BUS」,這裡是蜜糖時常出沒的酒吧,不知打何時起亦成為蜜糖每晚的必去之地。
曲希瑞醫療病歷中,展令揚療傷日記如下:
(1)專心養傷,為了不讓粉嫩脖子留下傷疤,展令揚恪守養傷法則。
(2)力補營養,傷口癒合得漂漂亮亮,才不會傷了展令揚精雕細琢過的臉蛋。
(3)元氣百倍,綜合以上兩種治療當然超有元氣囉,何況本來展令揚就不是安靜人種。
(4)自然完美捏造虛擬的「粉紅芭比──蜜糖」,有精神了當然有時間腦力激盪,想些令人招架不住的小麻煩。
(5)扮得極緻粉紅俏模樣往BUS裡鑽,能夠找到醉酒談天的人幾個算幾個,能夠聽見有趣的事幾件算幾件,哎,受不了寂寞的養傷生活自然得外尋興趣。
與蜜糖有約的今晚恰巧是BUS的嘻哈之夜,氣氛熱鬧非凡,蜜糖依是粉紅芭比的打扮,PICK得驚豔全場,但蜜糖的這副「尊容」加上BUS的冷光、藍光、紫光、橘光,同時也勁爆得連曲希瑞都認不出來。
若不是蜜糖及時喚住他,恐怕他們五人會在人海中尋尋又覓覓,因為他們怎麼可能相信眼前的粉紅怪人就是他們要找的人。
「醫生,這裡!」
蜜糖原本還在熱情四射的舞池裡擺盪快樂的身子,瞥見曲希瑞五人入門的身影便忘情地向他招手大喊。
「聯盟」五人個個年輕俊美,風采攝人,再加上粉紅芭比,頓時他們這一區便成為整場的焦點。
「他怎麼叫你醫生,是你的病人?」
雷君凡感興趣的發問。
「希瑞,你說的便是他?」
這個刺眼的粉紅怪人就是蜜糖?南宮烈開始不信任起曲希瑞的眼光。
「蜜糖!」
曲希瑞也不敢相信自己的雙眼所看見的事實,蜜糖這個「粉紅芭比」果真當之無愧。
「喝東西嗎?」
蜜糖帶領他們至早已預約好的餐桌坐下,招來服務生就要點餐,睇著曲希瑞帶來的四位貴公子,頗富興趣,怎麼這世上的絕頂帥哥都聚在一起了?
「蜜糖……」
倒不只蜜糖對他們感興趣,向以農對蜜糖也是帶著打量的眼光。怎麼,這怪人的打扮如此特異,但舉手投足間卻有種熟悉的感覺,世上真有和展令揚一般特別的人?
「以農,那邊……」
向以農還來不及多蜜糖與展令揚之間的關聯性,安凱臣早已眼尖的發現BUS裡有另一個不速之客,他向友人們示意,吧台邊的不祥之人。
「宮崎耀司……」
雷君凡的超強記憶力從來不允許他認錯人,由此更可肯定那人定是「雙龍會」的宮崎耀司。
「他怎麼在這?難道說伊藤忍也來了!」
向以農如驚弓之鳥,注意力整個由蜜糖身上移走,開始檢視場內的每一個人的模樣。
「我和凱臣先去探探情況!」
雖然找不著危險人物出沒的跡象,不一會向以農還是有了新的提議。
「去吧!」
南宮烈還不知道蜜糖就是展令揚的祕密,但第六感卻告訴他該適時維持周圍環境的安全性。
「自己小心!」
曲希瑞提醒好友的理由倒不是因為伊藤忍真的在場,而是擔心交手的是宮崎耀司。
有個祕密一直只在他心裡,就是關於那夜催眠伊藤忍忘記與展令揚的戀情時他偷偷加了一點新的暗示在伊藤忍的潛意識裡,若他沒有估計錯誤,伊藤忍現在應該收起不少暴戾之氣,與「彌勒」及「聯盟」的作風漸行漸近。
「醫生,你的朋友們可真有趣,坐在吧台邊的人是仇人嗎?」
看見這樣特別的反應及處理,蜜糖好奇心頓起,極天真的發問。
「算仇人嗎?怎麼你真的一點印象也沒?」
曲希瑞沮喪的問,展令揚莫非真的消失在這世上了?為何他見到自己的知心好友和曾經深愛的人都是一個反應的不相識?
「噢!醫生,不是說了我沒失憶嗎?又和我打啞謎了……我什麼印象都沒啦!」
蜜糖不悅的嘟起嘴澄清,隱藏的祕密剎時展露無遺。
「希瑞,他是……」
“失憶”這字眼一出,雷君凡和南宮烈的雙眼頓時發光。原來蜜糖竟是失過憶的人?曲希瑞說過,「恐怕他們見了他也會願意聽他差遣」,難道他會是令揚!
「好了,輪到我去大顯身手了!待會再回來。」
雷君凡和南宮烈尚未傾吐連日的擔心之情,蜜糖已經像個沒事人般,蹦蹦跳跳地殺進舞池中央。
「希瑞,這是怎麼回事?令揚……」
眼睜睜看著扮成像粉紅怪人的「彌勒」去勁歌熱舞,南宮烈錯愕、不可置信。
「他是令揚!」
雷君凡速戰速決,只用最簡單的方式詢問,而曲希瑞點點頭證實了兩人的猜測。
*   *   * *   *
伊藤忍變了,這是宮崎耀司最近的感覺。他變得絕口不提展令揚的事情,雖然這是好事,但卻也變得不再那麼不近人情,有種漸漸脫離黑暗步向光明的警訊。
這種改變是從何時開始的呢?彷彿就從那夜的「BUS」買醉回來之後,為此,宮崎耀司決定前往這神祕的BUS一探究竟!
豈料才進門不久,就見到「聯盟」五人也來了,唯獨不見展令揚……宮崎耀司疑心頓起,莫非道上傳言是真的?「彌勒」鬧失蹤?
「伊藤忍呢?」
還在分析敵方軍情,前鋒戰士──向以農和安凱臣已經殺到所屬彊界。
「彌勒呢?」
只見宮崎耀司面不改色,淡淡地回問,簡直氣煞了二人。
「你回去告訴他,叫他快放了令揚,要不然『聯盟』就要正式向你們宣戰!」
向以農不在乎告訴宮崎耀司這件大事,因為他知道雙龍會定一早已得到消息,聞風不動只不過是想著佈屬下個陰謀。
「怎麼彌勒失蹤了嗎?忍是不會收留那樣的賤種的。他現在連姓展的叫什麼都忘了!」
宮崎耀司雖然也對彌勒失蹤一事感到疑點重重,但說什麼也不能在敵人面前自曝其短。
「你膽敢再說一句對令揚不敬的話,我向以農就要你走不出這個大門!」
向以農壓抑住上前和他幹上一架的的衝動,怕就怕展令揚真的在他們手裡,不敢輕舉妄動。
「別以為他叫『夜剎』就真的有在掌管夜裡秩序的權力,我安凱臣一樣有辦法讓他夜路走多碰上鬼!」
安凱臣撂狠話的功力也是很猛的,不拔雙槍照樣也是不容小覷。
「照我看,最好的方法就是誰也別擋誰的路。」
宮崎耀司飲盡面前一杯清酒,根本不把安凱臣的警告放在眼裡。
「走囉!快去找彌勒吧!可憐的跟屁蟲……」
再加冷笑哼聲,宮崎耀司拎起椅背上的大衣逕自離去。
「真想給這傢伙一點顏色……」
向以農瞄著他的背影,斷不去用重量級拳擊痛揍他的念頭。
「你以為就你想……」
安凱臣雙槍不動聲色,臉上表情已雜色交加。
「伊藤忍該不在這裡,我們快回去吧!」
既然宮崎耀司一個人離開了,伊藤忍想必也不在這裡。
「嗯!」
兩人這才敢放下警戒,相偕走回原來的餐桌。
這樣的劍拔弩張,事情尚未落幕!
三人的談話恰巧都被路過的蜜糖聽進耳裡,有如雷霆貫耳,曲希瑞請教他的難題原來背後真相是這麼複雜。
主角一(彌勒)已經失了蹤,主角二(夜剎)卻是連彌勒的名字也不願提起一字,主角三(聯盟)究竟是助力還是阻力?而他們三方竟還是日本的三大帝國,引響力非同凡響。
令揚原來就是「彌勒」?那曲希瑞和他帶來的那群朋友們就是「聯盟」囉?但「夜剎」又是誰呢?是那個叫作伊藤忍的人嗎?
夜剎究竟是好人還是壞人呢?可以讓彌勒這麼深愛,甚至和摯友弄到要決裂的地步。蜜糖不懂,為何當曲希瑞所說的故事裡的人物逐漸變成自己周遭出現的人物時,感觸竟是這麼深!他是否做了一項失策的決定呢?自己這樣無端扯進「聯盟」和「雙龍會」的紛爭裡,扮演的角色豈不是變成居中的「彌勒」了?
「醫生,交易取消。」
蜜糖走到原來的桌邊,不知怎麼的安凱臣和向以農仍未回到原位,等不及南宮烈和雷君凡即將渲瀉的友情衝擊,決斷的宣布。
「為什麼要突然取消?」
曲希瑞愣了下,被這突來而來的「取消宣告」嚇住了。
「希瑞,你們做了什麼交易?」
南宮烈雖然已經知道了蜜糖的身份,但是這其間發生的事情曲希瑞尚未和他們交代清楚,故而聽得一頭霧水。
「醫生,你們就是『聯盟』吧!而你們要化敵為友的對象就是『雙龍會』。」
蜜糖將分析後的結果一一陳述。
「是。但是……」
曲希瑞還想解釋,的確當初請蜜糖幫忙時並未言明他們的身份,這是隱瞞,難怪蜜糖會生氣。
「我不是『彌勒』,也不想當!所以,交易取消。我先走了!」
蜜糖都等到實話了,還不直接了當的宣告。
「等……」
雷君凡甚至都尚未出手點住蜜糖穴道,他已一溜煙就沒了身影。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6會員
258內容數
寫作時間很久,網路文章不管是看見”村上槿兒”或”小槿”的作品(我以前的筆名和暱稱),都是出自我的創作!唯一寫過的同人誌是東邦系列!我喜歡一邊聽歌一邊寫作!如果你(妳)喜歡我的文章的話請幫我按愛心或留言!謝謝到訪也歡迎贊助打賞!另外也歡迎到我的個人痞客邦(海月狂想)看看其他文章創作噢!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