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8年三王會戰

2023/05/13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葡萄牙國王賽巴斯提安 (D. Sebastião) 1554年生於首都里斯本,是葡萄牙王子 João Manuel 及奧地利的喬安娜 (D. Joana de Áustria) 所生的孩子。出生時的國王為賽巴斯提安的祖父,「虔誠的」若昂三世 (D. João III)。
賽巴斯提安的祖父,「虔誠的」若昂三世 (D. João III)
賽巴斯提安生於1554年1月20日,在他出生前十八天,十七歲的父親 João Manuel 就死於肺結核 (有一說是死於從外公 Filipe I 那邊遺傳的糖尿病)。接著祖父若昂三世死於1557年,此時由於若昂三世的所有兒子們皆已早逝 (大多死於痲瘋病),於是葡萄牙的王位就由年僅三歲的賽巴斯提安繼承。
賽巴斯提安早逝的父親,João Manuel。他十七歲過世,他的兄弟們大多沒能活超過十歲
從1557到1568年,國家實權掌握在若昂三世的弟弟,也就是賽巴斯提安的叔公,大主教恩里克 (D. Henrique) 手上。基本上延續若昂三世的既定國策執行,直到1568年賽巴斯提安十四歲才親政。
若昂三世的弟弟,賽巴斯提安的叔公,大主教恩里克 (D. Henrique)
對葡萄牙而言不幸的是,這個年輕的國王真的還太年輕,直到1578年戰死在這場本文的主題戰役時,依然尚未結婚、沒有後代。於是隨著他的戰死,葡萄牙王位繼承危機也就浮現…
賽巴斯提安一世。1578年三王會戰陣亡,年僅二十四歲
<戰前情勢>
這個年輕國王缺乏經驗,做了愚蠢的決策,使葡萄牙大禍臨頭。他決定御駕親征摩洛哥,介入摩洛哥的蘇丹繼承紛爭,幫助被趕下臺的前任蘇丹 Maomé Mutavaquil (叔叔),對抗在鄂圖曼土耳其支持下上臺的現任蘇丹 Mulei Maluco (姪子)。
在丹吉爾 (Tânger) 登陸後,他拒絕摩洛哥蘇丹 Mulei Maluco 割讓港口以求和的提議,也就失去了免於之後災難性慘敗的最後機會。賽巴斯提安有著必勝的把握,規劃用一部份艦隊控制 Larache 港,再向東南方內陸挺進,目標是 Alcácer-Quibir,也就是這場戰役的發生所在。
葡萄牙王國從1415年征服休達 (Ceuta) 到1578年三王會戰所佔領過的摩洛哥領土
<雙方力量>
賽巴斯提安擁有75艘船,包含幾艘加利恩帆船和克拉克帆船,都配備精良的青銅大砲。還包含17艘划艇,其中有5艘是槳帆船、3艘雙桅帆船。
摩洛哥蘇丹展現出比起葡軍更強大的力量,人數更多,還更加了解戰場地理形勢。因此,蘇丹能夠採取策略,決定只使用他的一部份軍隊,放棄他的部分大砲。
<會戰開始>
在戰場另一側的賽巴斯提安,決定集合他的步兵排成方陣。不過當開始行軍時,遭遇了摩爾人的炮火攻擊。這突如其來的炮火,一度造成葡軍混亂。不過葡軍方陣在冷靜下來後,依然得以抵擋摩爾步兵;且葡軍騎兵也頂住了挫折,並將敵軍擊退。
明顯地,這個時刻象徵葡軍勝利的開始。然而,這只不過是個幻覺。缺乏經驗的賽巴斯提安,最終將會輸掉整個棋局。
摩爾步兵經驗豐富,受過良好訓練,且對於戰場更加了解。摩爾步兵重整過後,重新對葡軍發起更強烈的攻擊,並還會有隱藏於戰場之外的軍隊協助。
當時摩爾人擁有火鎗,而且口徑較大,可以理解為散彈鎗。於是葡軍方陣被迫散開,然而如此一來,每個葡軍單兵將失去方陣的保護,變得更為脆弱。
1578年三王會戰
<善用地形>
由於摩爾人更加了解戰場地形,因此善用這些不規則地形,作為隱藏部隊之用。火炮得以被隱藏在較高處,同時步兵埋伏在較低處。至於側翼和騎兵人數則較少,僅在末端增加人數,以便等待葡軍大部隊都進入戰場後,同時從四面八方包圍他們。
<陷入包圍>
當葡軍進入戰場後,被一旁山丘上的摩爾騎兵嚇了一跳,葡軍發現已經被摩爾人從四面八方包圍住。賽巴斯提安馳騁於戰場上發號施令,不過葡軍還被敵方隱藏的砲火給驚嚇。
在葡軍做出反應前,摩爾人率先開火。第一線就有一千名火鎗兵朝著葡軍開火。接著從其他方位也有火鎗兵開火。部分火鎗兵甚至騎在馬上,邊移動邊開火。就這樣摩爾人從四面八方對葡軍包圍並發起進攻。
葡軍前鋒急切著想進攻敵軍,於是就率先展開攻擊。緊隨前鋒發起攻擊的是中隊,他們對敵軍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傷害。賽巴斯提安自領左翼騎兵營,接著也率軍出擊支援前線。
此時葡軍一度取得上風。摩爾人的第一線火鎗兵已被突破,意識到抵擋不住葡軍進攻,不得不轉移至第二線支援。葡軍先鋒、中隊在國王賽巴斯提安親率騎兵營的支援下,持續向前進攻擴大戰果。
<摩爾人反擊>
原本蘇丹對自己士兵的散漫感到氣憤,就快要屈服於葡軍的進攻時,忽然葡軍先鋒上校被擊殺,其他葡軍軍官見狀紛紛後退。於是原本一路向前衝的先鋒和中隊,就被遺棄在戰場前線而被敵軍團團包圍。
幾個摩爾軍官見狀,趕緊召集自己的衛隊,向被包圍的葡軍發起反擊。最終這批葡軍前鋒被敵軍完全「輾壓」,至此葡軍情況逐漸失控,就連原本跟著前鋒推進的第二線葡軍,也被敵軍攻擊而陷入混亂。
1578年三王會戰
<葡軍失敗>
接著第二線葡軍承受摩爾人的攻勢。在陣型被沖散後,葡軍分裂為數個小集團,各自不惜一切代價抵抗。這些葡軍的指揮官是 Francisco da Távora,一路從會戰爆發就持續戰鬥到此刻,體力正慢慢耗竭。儘管國王賽巴斯提安依然努力指揮剩餘軍隊奮戰,但已經難以扭轉被摩爾人完全包圍的局面…
<結局與後續>
三王會戰的結局是國王賽巴斯提安戰死,大批筋疲力竭的葡軍軍官與士兵均被俘;國王的盟友,摩洛哥前任蘇丹 Maomé Mutavaquil 在渡河時淹死;而現任蘇丹 Mulei Maluco 在會戰爆發前就已病重,會戰結束後沒多久亦駕崩。三王會戰的結局,以三位國王均駕崩告終。
賽巴斯提安一世之墓
接著交代會戰後續。摩洛哥蘇丹大位由 Mulei Maluco 之弟 Amade Almançor 繼任,他下令將找葡軍幫忙的前任蘇丹 Maomé Mutavaquil 之屍首剝皮,並拖到馬拉喀什 (Marraquexe) 示眾。葡萄牙由於大批將士被俘淪為階下囚,為了贖回這些俘虜,葡萄牙政府不得不付出巨額代價,這對於原本就已浮現許多財政問題的葡萄牙,無疑是雪上加霜。
三王會戰後的摩洛哥新蘇丹,Amade Almançor
賽巴斯蒂安一世死時無子,因此葡萄牙面臨了繼承問題。先是由一開始提到的叔公大主教恩里克 (D. Henrique) 擔任國王,不過由於他此時已高齡六十六歲,又身為主教,自然也沒有子嗣。兩年後恩里克駕崩,葡萄牙王位繼承戰爭 (Guerra da Sucessão Portuguesa) 爆發。
1580年葡萄牙王位繼承戰爭。這幅畫描繪西班牙大軍登陸亞速爾群島 (Açores) 的特塞拉島 (Ilha Terceira)
兩位主要人選分別為西班牙國王菲立普二世 (Filipe II),他是賽巴斯提安的舅舅;另一位是安東尼奧 (António de Portugal, Prior do Crato),他是賽巴斯提安父親 João Manuel 的堂兄。兩者都有親戚關係可主張,在葡萄牙也都各自有支持者,於是軍事力量就是最現實的答案。
「獨立者」「奮鬥者」安東尼奧
菲立普二世領導下的西班牙軍隊正如日中天,很快就粉碎了安東尼奧派的抵抗,最終菲立普二世兼任葡萄牙國王,開啟接下來長達六十年的「伊比利聯盟」(União Ibérica)。由於這六十年間的三位國王都叫菲利普,分別是二世、三世、四世祖孫三代,葡萄牙歷史上亦稱為「菲利普王朝」(Dinastia Filipina)。
菲立普二世領導下的葡萄牙與西班牙兩王國「伊比利聯盟」,亦稱為「菲利普王朝」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3363 字、0 則留言,僅發佈於葡語圈歷史你目前無法檢視以下內容,可能因為尚未登入,或沒有該房間的查看權限。
27會員
222內容數
這裡是個和漢語使用者分享葡語圈歷史、地理、經濟和文化的空間。 Aqui é um espaço para compartilhar a história, geografia, economia e cultura da Lusofonia com falantes de mandarim.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