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定一起 02. 》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緣定一起02

緣定一起02

酒還沒入喉,陳嘉慈對於周于豐突如其來的求婚,因驚嚇過度差點就被酒給噎到,所幸,她立即把持住。

周于豐見陳嘉慈用著怯怯的神情看著他,周于豐苦笑道:「我開玩笑的,別當真。」

在聽到是玩笑話後,陳嘉慈原本緊繃的情緒才就此鬆懈下來。

確實,陳嘉慈壓根就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對於結婚這件事,她認為還言之過早。

雖然她與周于豐已經交往五年,兩人也默契甚佳,對於喜歡研究的事物也相同。

但是,在陳嘉慈心裡,總覺得還是少了點什麼。

她刻意偷瞄了周于豐一眼,見他望著機窗外,陳嘉慈感覺他似乎很落寞,便對他說:「其實我也不是不願意啦!只是⋯⋯我希望能再低調一點⋯⋯」

陳嘉慈知道自己的藉口有些牽強,大概是希望周于豐能夠多體諒她目前的心情。

沒想到,周于豐竟指著窗外,對她說:「欸!我看到台灣了!還是晚上回來最好,高空看台灣的夜景還是這麼美呢!」

「搞什麼啊!原來完全沒在意!」陳嘉慈心裡咒罵道,「虧我還想安慰你,看來剛剛你對我說的那些話,真的是一句玩笑話呀。」

須臾,飛機平穩地落在了飛機跑道上,所有乘客在聽從廣播指示後,開始陸續將行李從行李架上拿下來。

陳嘉慈正想打開行李架,周于豐連忙阻止她,並說:「讓我來!」

對於周于豐體貼又溫柔的舉動,對比剛剛求婚時的拒絕讓她有些愧疚。

她心想,如果周于豐再給她求婚一次,她大概會說出「我願意」吧。

在他們步出登機廊橋,正準備等待行李出關時,周于豐在這時牽起陳嘉慈的手,並附耳對她說:「嘉慈,跟我來。」

陳嘉慈不明白這傢伙又要玩什麼把戲,只好順從周于豐,被他拉著走。

周于豐帶著陳嘉慈往桃園機場的大廳方向前進,此時,機上的十八名醫師,突然換上了正式的西裝,並一人捧著一束玫瑰花兩兩站成一排等候她。

趁著周于豐牽著陳嘉慈經過他們時,醫師們緩緩地將手中的花束遞給陳嘉慈,並祝賀她。

在收起花束的同時,陳嘉慈頓時明白了周于豐的把戲,淚水在眼眶中打轉著。

周于豐放開陳嘉慈的手,轉身對她說:「嘉慈,對我而言,排場並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我對你的心意。」

霎時,廣場中有人丟了一把木吉他出來,周于豐伸手一舉,穩穩地接住吉他,在揹上吉他後,他竟彈奏起「韋禮安-還是會」。

吉他緩緩響起,周于豐毫不害臊地以他那清新的嗓音,當著陳嘉慈的面前高歌著。

旅客們全都停下腳步,在機場大廳一同觀賞充滿心意的求婚現場。

在周于豐深情地唱完情歌後,以騎士跪的方式,拿出了一個深紅色的小盒子,並再度對著陳嘉慈說道:「我們交往五年了,還記得我的約定嗎?如今,我們從德國回來,也完成了實習,我也正式成為了主治醫師,我們經歷了漫長的愛情考驗,謝謝妳總是寬容我這傻呼呼的個性,我喜歡妳為我親手做的便當,更喜歡妳那充滿自信的笑容。現在,不知道妳願不願意,趁著剛好是我們交往六周年紀念日,讓我正式守護妳的笑容,讓我們繼續肩並肩,走在一起。嘉慈,妳願意嫁給我嗎?」

陳嘉慈摀著嘴,眼淚早已從眼角兩旁滑出,顫抖地嘴唇,對著周于豐說:「   」

1. 我願意 2. 我不願意 3. 周醫師,你可真是搞笑的擔當啊!(請選擇)
4.9K會員
156內容數
我是非賢君子,是一個熱愛創作小說的作家。 這裡會有一個專屬討論創作想法的專欄。 有興趣成為小說創作者可以在此互相討論、交流。 希望大家能帶著友善的言語相互鼓勵,謝謝大家m( _ _ )m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