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sope(錫糖)】《Heartbreak Weather》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在這之前鄭號錫感覺所謂的人生就如同夢遊般,渾渾噩噩地沒有知覺。明明是被血肉填滿的人類,但總覺得很空虛,空蕩蕩的。

每個人類,都是獨自來到這世上、最後消失於此。

直到他遇見那個人。

There in the moment, I was reminded
I haven't felt this way in a while

因為空虛,所以他想人多的地方應該能填滿這份空虛。工作是在白天,所以夜晚時常跑去家附近的酒吧。因此也與老闆混熟了。

在舞台上的那位先生,是之前沒見過的生面孔。

老闆見他的視線,便開口:「新來的,叫做Suga。」

鄭號錫點點頭,看著男人在電子琴上的手一點一點地點出旋律、低沉的嗓音--如同泡過酒精般;不時的抬頭,他看到那人眼中的微光。他看出那人很沉浸在自己的音樂裡,享受著自己創造出的氛圍。

 

這是我沒有辦法體會的事啊。鄭號錫感嘆,那位顯然與他不同世界的人。

不過這個人,似乎和那些之前見過的不太一樣。似乎比較安靜。他以前見過那些「享受生活」的人都很「熱情」。而這位,似乎有不同「享受生活」的方法,刷新了鄭號錫對生活的看法。

輪到下一位駐唱歌手,那名名為Suga的男人到吧檯去向酒保要了杯酒。

鄭號錫望著Suga欣賞舞台上現正的表演者,起身走去搭訕。

人生總枯燥乏味的,也不妨一試--這是他每每做出某個動作行為前腦中所想的。

「你很喜歡音樂。」鄭號錫用的不是問句而是陳述句。

那人點頭,沒做其他回應。

「跳舞嗎?」鄭號錫伸出一隻手,如紳士般。

Suga搖頭。「沒關係的,我帶你。」說完,Suga猶豫數秒後,將手搭上;鄭號錫牽起人到舞池。

引領著那人一步一步踩著流動的音樂。優美的薩克斯風聲令人陶醉,與人一同進入其中享受。

鄭號錫帶領的淺顯,容易上手。Suga因而能享受音樂及舞,對他來說挺新鮮有趣的。

嘴角輕動了下,恰好被鄭號錫捕捉到。

似乎有什麼陌生的事物出現,是他從前從沒感受過的。

奇妙的感覺,說不上喜歡也說不上討厭。

不過那淺笑如同曇花般稍縱即逝。

就像走在無趣的街道上,路邊有一株小蒲公英吸引了自己的注意,可是下秒就被風吹走了。

「認識一下?鄭號錫。」

「閔玧其。」

I saw you smiling, breaking the silence

「那麼好看的嗎?」老闆見鄭號錫又來店裡,邊擦拭酒杯饒富興味地問。

鄭號錫點頭,最近他幾乎每天都到酒吧,只為了看閔玧其以及和對方講上幾句話。

他知道對方也對自己有興趣,眼神騙不了人的。

「閔先生,今夜有空嗎?能否借您一晚呢?」偏頭一笑。

閔玧其看著眼前眼睛笑彎成月牙的人開口:「何必呢?」

 

「送你都來不及了。」

 

– –

 

誰能夠忍受心儀對象對自己說出這句話?

至少鄭號錫不行。

閔玧其說出口的同時,那人連帶手勾上鄭號錫的頸。然後是耳邊酥麻的聲調。

「送你啊。」

 

鄭號錫差點直接當場給他辦了,他忍著下身的不適將人帶回家,把人壓在牆上,唇貼上那人的。

「等等。」閔玧其輕輕把人推開,「先刷牙。」

先是因對方的動作感到些許侷促,不過下一句鄭號錫便將人帶到浴室。

鄭號錫先自己刷了滿嘴泡沫,沒將其漱掉,將身旁人拉來嘴對上、撬開唇、舌伸進掃刮對方的齒及口腔,兩人滿嘴白花花的,還有少許泡沫因引力關係沿著嘴角下滑到脖頸處。

「刷完牙了,不過衣服濕掉了呢。不如我們先來洗個澡吧?」邊說邊將人胸前兩顆扣子一一解開。

Taking your clothes off, you look in the mirror
Telling me just what you want, and I

「很美。」鄭號錫看著鏡中被他圈著的白皙皮膚人兒,在頸部與肩膀的範圍落下點點碎吻與不時輕輕的吮啃。

伴隨那人有些壓抑的呻吟,這令他更想看這人失去理性在他身下的模樣,下身不免又脹痛了些。

 

感受身後硬物的抵觸,閔玧其轉過身把人推倒在床,手沿著鄭號錫精壯的腰身緩緩下滑到那站起的下身。

帶著薄繭的手輕輕包覆住囊袋揉弄,露出一小截的舌滑過身下人胸前兩點其中一點。聽到男聲洩出情慾的低吟,閔玧其輕笑一聲,收起舌、嘴含住吸吮。

鄭號錫一顫,發出驚呼。乳首在嘴裡被人逗弄、撩亂人心。

胸前一陣空虛,鄭號錫睜眼,只見身上人已往下,唇觸上鈴口磨索一圈張嘴就要含入。

「等……等一下…嘶……。」沒被人口過,鄭號錫有些害臊且怕閔玧其會覺得不舒服,手伸出想將他推開。

「不喜歡嗎?」抬眼望向眼神濕潤的人。

「不是…就……沒試過,然後你可以不用勉強自己……。」目光閃避盯著自己的人,鄭號錫臉頰微微發燙著道。

「沒有勉強。」語畢,俯下身將男根含入。

渾身酥麻,下意識手伸出想再推開,不過還未碰到那人的頭下身被進到深處,柔軟緊緊包覆,身體一軟手就這麼停止動作。

他耽於此刻的溫暖,彷彿在雲朵上,頭有點暈,明明自己沒喝酒啊。

浸泡在名為閔玧其的威士忌裡頭。鄭號錫醉了,很醉。

 

那人的呼吸聲越來越紊亂,喘息漸粗;閔玧其明瞭,口腔縮緊,如他的預料那人發出舒爽的嘆息在他口中發洩了。

雙眼失焦,高潮後的海潮包裹住鄭號錫。他雙手想抓住些什麼,最後手撫上閔玧其毛柔的髮,接下來的景象讓他愣了。

那人居然把他的精液吞下,還將一些由嘴角流下的白濁用他的舌迅速掃舔進嘴中。

咂了咂嘴,鄭號錫覺得眼前人像極了挑逗人的貓。

白貓,還是隻白貓。

「你…吞下去了?」廢話,不然剛剛看到的是什麼,他家冰箱沒牛奶。

回應的是撩人的笑。

靠。鄭號錫恍了神。
剛射完精的下身又起反應了。

「你還沒出來吧?」鄭號錫說著,坐起身與閔玧其面對面,往下探,手指輕刮他已冒出些液體的男根頂部。

圈住,上下套弄,時而速度變化與鬆緊轉變;另一隻空閒的手撫上人的後頸往自己方向施力,唇碰唇,舌碰舌,頸後的手撓著溫熱的肌膚及不時的輕捏。

撫摸頸後另閔玧其感到安心,他感受到身體更加放鬆,整個人彷彿失了骨頭般融化在名為鄭號錫火焰。

鄭號錫如同火焰般突然出現在他生命中,熱烈且突然。

手中柱狀物開始輕顫,被他掌握的人手環上他的頸,交纏的吻回應的更猛烈,發出嘖嘖的水聲;鄭號錫手上動作也愈發加快,閔玧其在臨界點終於渾身顫抖地交代在他的手中,呻吟聲淹沒於水中,在兩人相通的空間發出共鳴。

「哈…哈啊……。」兩人喘息著;裸露的慾望毫不隱藏,沾染濕氣的眸、每秒每刻對方都顯得更加性感,雙方就這麼放肆的沉溺在情慾裡。

鄭號錫俯在閔玧其身上,閔玧其望見那人在替他擴張時凝視他雙眼的瞳孔中點點微光。

 

「對不起,沒有潤滑,這將就一下好嗎?會幫你清理。不要的話也沒關係。」他想起方才這人滿手都是他的精液,先是盯著黏稠液體後再看向他詢問。傾身吻下搖搖頭表示不介意,勾著人的脖子躺下,讓他在自己上頭。

 

股間黏膩,上面的口也是,身上人緩慢先探入一指,進入同時吻上他的唇;上下皆深入,鄭號錫在親吻時嘗試再放入第二指。

「放輕鬆。」可能多少還是有些緊張,後穴吸的鄭號錫光是進入一根手指就有點難動作,出聲並輕吻閔玧其的額頭安撫。

閔玧其才剛放鬆,猛地又多了根手指,他倒抽一口氣發出悶哼聲。與肉壁磨擦的手指搔刮著,他難耐地扭動身子並斷斷續續發出不成句的音;同時,鄭號錫手指也逐漸增加。

柱身磨擦著穴口,鄭號錫確實擴張完深深地望著閔玧其,那人用腳蹭蹭他的腰示意他可以插入了,鄭號錫才緩緩進入被擴張的軟爛濕濡的後穴。

兩人同時發出滿足的嘆息。

炙熱的後穴緊緊咬著男根。後穴的填滿感到內心似乎也溢滿情。

鄭號錫腰身開始動作,先是緩慢的抽插,他頂的深,出時幾乎要脫離肉穴,在即將脫離時又深深的進入。他將速度加快,看著白皮膚的人兒隨著他的頂撞也跟著晃動及情欲染上而泛紅的眼眶,鄭號錫下身又腫脹了幾分。

空氣中充滿肉體的碰撞黏溺水聲、煽情的呻吟嘆息,充斥著房間。

「嗯啊……!」身下人發出音頻較高的叫喊,同時間也感到下體被夾了下,鄭號錫一頓,搜索剛才經過之處。

在反覆尋找與觀察那人反應尋出正確位置,鄭號錫定下,開始猛烈快速的進攻。

「嗚...嗚啊......等等!...嗯......」無法控制由嘴裡發出的音,閔玧其咬住自己的手,想藉此將那些令人害臊的聲音消弱,太害羞了。

皺眉,鄭號錫移開閔玧其咬著的手,下身速度未減,呻吟聲在手離開瞬間竄出,他傾下身吻住不受控的嘴。

這樣他應該比較能接受吧。嘴裡含著閔玧其呻吟的鄭號錫想著那人看起來不太想發出這聲音。

感受到內壁的收縮加劇,鄭號錫右手在那人頂到他腹部的挺立上若有似無的觸摸。

酥麻的電流蔓延全身,兩人喘息逐漸粗重;先是閔玧其射出白濁,鄭號錫才發洩在暖熱的甬道裡。

兩人享受著高潮的餘韻,事後懶懶的親吻、擁抱。

將男根抽離後穴,鄭號錫看著連帶被帶出的白濁與穴口處沿著粉嫩肉色流出的,他吞了吞口水。

好誘人。

不過鄭號錫只是帶著閔玧其到浴室替他清理完,那人已有點累了。

梳洗完兩人在床上,鄭號錫抱著閔玧其準備入睡,懷中人已闔上眼。

他不知道閔玧其睡著了沒,在漆黑的房室裡他輕輕開口。

「你知道嗎?你就是那個我一直在尋找的人。」

「在這孤獨的城市。」

 

END.

 

🚫勿抄改🚫

♤♡◇♧☆
by.K
♤♡◇♧☆

6會員
20內容數
關於特海小可愛之現背隨筆 致特海一些或許不算禮物的小禮物們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K(光)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