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別總是撩我-4

閱讀時間約 14 分鐘

這兩天都提早下班,除了飲食方面也沒有被蕭景和刁難,杜平安十分開心。他知道這不是常態,蕭景和只是剛好這兩天沒那麼忙,晚上也沒有緊急呼叫他,所以杜平安很閒。不過藝人常常要趕通告什麼的……之後應該也會遇到吧?不知道真正忙起來會忙到什麼程度呢?說不定就聽不到對窗鄰居唱歌了?杜平安拍拍臉,驅散自己心中的低落,給自己切了個水果盤,看時間差不多了就坐到窗前,等著鄰居回來。

吉他和弦響起,今天鄰居一樣是斷斷續續的寫歌,彈奏了幾個小節,似乎覺得哪裡不對,改唱幾首西洋經典情歌;能聽到那低沉磁性的嗓音是不錯,但……總覺得他今天的演唱好像充滿困惑?聲音沒有瑕疵,但是感情不對。杜平安歪頭,是因為歌詞的關係嗎?鄰居似乎也發現了這點,中斷演唱,中間沉寂了好一會兒,拿出他寫到一半的歌,把那幾個小節再彈奏一次,然後就沒聲音了。

看來寫歌遇到困難了啊?杜平安很想幫他加油,但是突然開窗打招呼也太害羞了,只能在心裡幫他打氣,杜平安很期待這首歌完成的那天呢!

之後的幾天蕭景和開始去上正音班,矯正他帶點英文口音的腔調,還上了表演課,為接下來MV客串做準備。杜平安只要整天抱著保溫瓶跟在他後面就好了。在蕭景和上課期間杜平安閒得發慌,要不是他不抽煙,他可能跟老劉一起蹲在門口聊……不對,老劉不愛講話,聊不起來。

一起上表演課的還有一些訓練生,蕭景和願意放下身段和未出道的訓練生一起上課,讓杜平安頗為意外,因為他以為依照蕭家的勢力背景,是專門請老師一對一教學?

杜平安沒辦法進入教室,不知道上課內容是什麼,只能從門上的小玻璃窗看到他們花很多時間冥想,接下來兩兩一組開始練習。蕭景和的表現怎樣不得而知,不過從他眉頭深鎖的表情來看,要從唱歌跨到演戲,對他來說還是太困難了點?




老師一直說他「太用力」,蕭景和不曉得這是什麼意思?他本身擅長街舞,一直都走硬派風格,是要他像體操那樣柔軟嗎?蕭景和皺眉深思,隨手接過杜平安遞過來的溫水,喝了一口,但還是完全沒有頭緒。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存在感很低的助理反而讓蕭景和覺得很自在,感覺……可以把所有的話都跟他說;總覺得杜平安看上去根本不屑去傳播八卦,是個最佳的情緒宣洩口。蕭景和決定問問杜平安關於演技的看法,他認為杜平安是少數會跟他說實話的人。

「你看。」蕭景和拿出今天表演課的錄影播放給杜平安看,杜平安一頭霧水的看著影片中的蕭景和一手拿著劇本,一邊和別人練習。在劇本中,蕭景和飾演哥哥,和他一組的女生飾演不知道怎麼填志願的高中生,來詢問哥哥。蕭景和的表現,與其說是演戲,倒不如說是「背台詞」,就算是新聞主播看著新聞稿,也沒有蕭景和唸得這般嚴肅。

「……如何?」如果「嫌棄」這種情緒可以實體化,那杜平安觀看影片流露出來的嫌棄已經把他壓死了。

「呃……」杜平安不會演戲,但眼前這個人很明顯從沒有給別人建議過啊!連假裝一下都辦不到?他思考時發出的鼻音充滿了鄙夷是怎麼回事?糟糕,自己是不是停頓太久?應該擠點好聽的話出來恭維他?

「算了,我知道很糟。」這個自我非常的難以突破啊!今天的劇本對他來說,是完全不可能發生的事——首先,他沒有兄弟姊妹,其次,他根本不需要考慮怎麼上大學,再者,他目前生活的世界都是繞著他轉的,他沒必要理解別人的煩惱。這麼分析下來,自己都覺得自己是個自私爛人……

杜平安看到在MV裡面神采飛揚的蕭景和像喪家之犬一般垂下頭的模樣,同情心不禁氾濫起來。因為蕭景和比他還小兩歲,杜平安忍不住像個大哥哥似地拍拍他的頭,安慰道:「蕭少舞跳得很好,客串的事不用太緊張。」

「……」長這麼大沒被人當作小孩一樣拍頭,蕭景和愣住,杜平安看見他愣住的模樣才發現自己踰矩了,尷尬的收回手:「抱、抱歉……」

「沒事。」像「正常人」一樣互動這件事本身對蕭景和來說本身就不正常,因為他是屬於世界上那百分之一的少數人,他不知道一般家庭成員是怎麼互動的;蕭家人大概是家族遺傳的關係,不管發生什麼都非常冷淡,冷淡到家人和家人之間說話的態度甚至還比不上速食店員一句客套的「早安!」

他試圖看一些家庭倫理劇來學習「正常的家庭」,但當他照著他看到的樣子來表演的時候,又被老師說「太用力」。在鏡頭前表演和舞台劇是有區別的,老師建議他如果是要在鏡頭前面表演,可以不用這麼誇張;只是這樣一來,他就不曉得該如何表現出劇本所要求的情緒。因為他一直覺得自己是觀眾,而不是表演者,他像是上帝視角一樣俯視著眾生,卻無法融入其中。

國外讀書期間遇到的也都是和他差不多的朋友——能學音樂的人家境都不會太差,他可以西裝筆挺的參加古典音樂會,也可以畫著煙燻妝去當視覺系樂團的貝斯手,又或者是和一群人在酒吧肆無忌憚的跳舞;扣掉這些酒肉朋友,和那些別有目的接近他的人,蕭景和突然發現他活了二十幾歲,他竟然沒有一個能談心的人……

不管是舞蹈還是歌唱,都需要表演者投入感情才能打動觀眾,已經發行的三首單曲是他想掙脫既定軌道的掙扎,穿越迷茫的雲霧之後,他又想獲得什麼?蕭景和昨天讀了客串席珊珊MV的劇本之後有了一些想法,試圖寫出一首情歌,不過才寫了幾個小節,就覺得窒礙難行;他唱了幾首西洋經典情歌,想從中比較出哪裡不同,然而除了歌詞敘述愛情的美好,還有輕快柔和的曲調之外,他依然無法理解其中所包含的情感,這樣寫出來的歌只有「為賦新詞強說愁」的生硬感,肯定不是一首好歌……

他生活周遭的「正常人」,似乎只有眼前這位助理?而且杜平安也是男性,就算整天和他待在工作室也不會引起什麼誤會?蕭景和盯著杜平安看,似乎想從他身上挖掘出靈感,杜平安不曉得他在想什麼,只覺得蕭景和那種充滿企圖的眼神盯得他有點……小鹿亂撞!不不不……別妄想衣服被撕開,然後狠狠地按在地上做了!蕭景和跟練沐瑄都傳出緋聞了,肯定是個直男吧!自己還是私下對著他的MV擼管就夠了,千萬不能把這種妄想帶到工作來!

「……蕭少?」剛才拍了他的頭之後好像啟動了蕭景和的沉思開關,平順那天離開會議室後和他說,蕭景和在寫歌的時候非常需要安靜;見到他又陷入沉思,杜平安不敢打擾他,以為他又在思考編曲的事了,本來想來個尿遁,但蕭景和突然回神,還一直盯著他看,這種情況平順沒和他說是屬於哪種啊!

「走吧!」既然決定了,那就算再怎麼不順利也要試試看!蕭景和打電話讓老劉載他去工作室,還要杜平安一起跟上。杜平安知道蕭景和除了那套在高級社區的住宅之外還有很多房子,但……這個前進方向怎麼是……他家?杜平安懷疑老劉聽錯,是要把他送回家,而不是去蕭景和的工作室?




「蕭先生,你來了。」樓下警衛跟蕭景和打招呼,蕭景和點點頭,要老劉先回去,杜平安這才發現蕭景和的工作室是他家隔壁棟的建築物,應該只是剛好吧?杜平安抹去心中那絲悸動。

老舊但還算乾淨的公寓電梯內有股沉悶的味道,杜平安和蕭景和乘坐電梯往上,兩人之間安靜得連電梯運轉的聲音都有如雷鳴。杜平安不曉得為什麼蕭景和要把他帶來這裡?電梯停下的樓層和他家一樣,這讓杜平安的心臟跳得很快,他努力壓抑心中的猜想,因為如果真的是他所想的那樣,他怕自己會忍不住……




「喀噠。」工作室的門是傳統的鑰匙,不像高級社區那樣用磁卡感應,杜平安害怕自己知道真相,他站在門口,像是即將邁入地雷區一樣躊躇不前;蕭景和進門後遲遲沒有聽到杜平安的腳步聲,狐疑地轉頭看了他一眼:「進來啊?」

「呃,喔。」真相就在這幾步之內揭曉。杜平安小心翼翼的走進工作室,發現地面、牆上,都是隔音裝潢,客廳的位置是一架三角鋼琴,視線所及有三個房間,第一間裡面什麼都沒有,鋪設了木地板,還有整面牆的鏡子,第二間關著門,看不到裡面,杜平安推測是臥室一類的地方,而第三間,裡面擺設了電子琴以及整套的音控設備——按鍵很多,杜平安不會操作的那種。

最重要的是——窗邊擺了把吉他,而且從這個角度看出去,對面就是他家窗台!因為沒有人家裡養的常春藤可以長得像他家一樣如此狂野。

杜平安心臟突地一跳,看了看蕭景和,他正轉頭翻找著筆記本,沒發現自己的異狀;杜平安努力深呼吸,穩定自己的情緒:自己已經關注眼前這人好幾個月了,不但聲音好聽又有自己理想中的身材與樣貌,而且周遭都是隔音裝潢,簡直就是犯罪的最佳機會!不……杜平安……克制!對方是個直男,而且還是蕭氏集團的少爺,蕭家人一根手指就能把你捻死!

杜平安猛地掐了自己一把,拍拍自己的臉,蕭景和聽到聲音,這才想起他沒有東西招待客人,略為困窘的說道:「想喝水的話要出去買,我這裡沒有茶壺。」

「蕭少要喝水嗎?」你沒有茶壺,可是我帶著你專用的保溫瓶。杜平安發現他最常跟蕭景和說的話就是問他要不要喝水……如今知道他的真實身份,杜平安鄙棄自己不敢進一步搭訕,只好繼續裝作沒發現工作室對面是他家的模樣。

「不。你不口渴的話,幫我聽聽看這曲子。」蕭景和的思考太跳躍,杜平安跟不上,剛才是看他演技課的錄影,現在又幫他聽曲子?蕭景和拿起吉他開始彈奏……和弦才響起,就無比耳熟,果然就是之前那首斷斷續續的曲子!杜平安差點哼出聲,表面上認真的聽完,在曲子中斷的時候故作訝異的問道:「沒了?」

蕭景和不太好意思的說道:「還沒寫完。你覺得怎樣?」

搭配你那低沉的嗓音哼出來我怕我自己會愛上你!這種評語當然是不可能說出口的。杜平安摩挲著下巴,怕暴露出自己非常期待的內心,又怕自己思考太久會讓蕭景和喪失自信,憋了半天之後擠出一句:「很好。」

「真的嗎?」對蕭景和來說,杜平安回答得太快了,難道自己的認知錯誤,其實他也是被姑姑收買之後放在自己身邊的傀儡之一?

「真的。」杜平安點頭,真誠的說道:「我很喜歡這種輕快的節奏,像是夏天的風一樣,很舒服。」

「嗯……」蕭景和又進入思考模式,如果曲子沒問題的話,那為什麼彈奏出來就是哪裡怪怪的呢?

「咚。」鋼琴的聲音喚回蕭景和的注意力,他發現杜平安站在那架三角鋼琴前面,食指停留在琴鍵上,用眼神徵求他同意;蕭景和不知道杜平安竟然會彈鋼琴,他也想知道自己的曲子透過別人演奏起來會是什麼樣,便點頭同意。

一樣輕快的曲調,吉他是夏日的沙灘,慵懶的吹著風,愜意地曬著太陽的感覺;而透過鋼琴演奏,像是午後雷陣雨,打在荷葉上,彈跳的雨珠帶來一股清新的氣息一般……蕭景和好像懂了。

他知道全力演奏曲子或跳舞的時候,他會達到物我兩忘的境界,這種拋開一切煩惱的感覺讓他愛上表演,但這次他刻意追求輕快的曲調,忘了原先自己創作音樂的初衷,反而讓節奏凝滯不前,唯有自己喜歡,才能對作品投入感情不是嗎?太過雕琢的痕跡反而造成反效果,彷彿在滑順的絲綢上面潑上油漆一般,只會讓絲綢變得僵硬,並不能染出美麗的顏色。

由於曲子沒有寫完,杜平安的演奏戛然而止,蕭景和奔騰的思緒也跟著斷了,他焦急的開啟錄音設備,要求杜平安再彈奏一次;杜平安知道這是曲子完成的關鍵時刻,不敢大意,閉眼深呼吸了幾次,找回剛才彈奏鋼琴怦然心動的感覺,再度演奏了一次。

清新活潑的音符充斥著整個空間,閉上眼都能感覺到音符們跳動的觸覺,和演奏者期盼又愉悅的心情;當杜平安快要彈到中斷處時,蕭景和突然從他背後伸出手,接著彈了下去。身後突然多出的體溫讓杜平安心跳亂了拍:少爺!你知道四手連彈是把妹絕技嗎!音符在指尖上流過,蕭景和彈奏主旋律,杜平安顫抖的手像是跳華爾茲一樣被蕭景和牽著走,很自然而然的配合著旋律繼續彈奏下去,腦中無法多想其他事情。

兩人的演奏有如輕快的雙人舞一般,隨心所至,一旦一方退縮了,另一方就會鼓勵的牽著對方的手,一起向前;若踏出的力道用力過猛了,也會有溫和的力量將步伐引導至正確的軌道上,你來我往,不亦樂乎。

當兩人一同敲下最後一個音符時,都有種暢快淋漓的感覺。

杜平安小時候雖然被他身為音樂老師的媽媽逼著練鋼琴,但出社會之後已經很久沒有演奏過了,這是他來到這個城市以來第一次碰鋼琴,沒想到就遇上一個能夠配合他的人;蕭景和這邊也是一樣,他知道怎麼在樂團裡面扮演好一個樂手,但從來沒有這樣和人完全靠默契,即興演奏過;而且杜平安的音樂天賦超乎他的想想——才聽他彈奏一次,馬上就能夠一模一樣的彈出來!

這樣愉悅的感覺讓蕭景和想多回味一下,維持著原本的姿勢不動,但他身上散發的熱度讓杜平安非常不自在——身為一個一直夢想著被人從背後幹的零號,現在被一個有身材有長相,還有才華的男人從背後抱著,他不勃起他就不是純正的零號!彈鋼琴彈到勃起,杜平安覺得很丟臉,他掙脫蕭景和雙臂之間的禁錮:「我去買水。」說著,就跑出工作室。

「……」蕭景和愣了下,這才反應過來兩人剛才的動作……非常曖昧,他自己也覺得似乎哪裡不對,不過又好像沒什麼問題?曲子錄下來了,接下來只要把譜寫出來即可;解決了一個困擾,但又多出一個。蕭景和想不通,直覺把杜平安叫回來他就能弄懂,他用座機打電話給杜平安,但杜平安跑出去的時候並沒有攜帶公務機,蕭景和找不到他。

「嘖!」蕭景和煩躁的拿起鑰匙,到附近的便利商店尋找杜平安。路上被一些路人認出來,蕭景和露出專業的微笑回應,但以沒有化妝為由婉拒合照。

「蕭少……咳咳、你怎麼跑出來了?」剛剛灌了整瓶冰水,冷得杜平安胸口疼痛,那微微抬頭的欲望也因此消了下去。他胡亂抓了一袋飲料結帳,才出了便利商店就看到蕭景和面色不善的站在外頭等他,杜平安呆了一下,想起蕭景和不喜歡冷飲,自己還買這麼多……他一拍額頭,轉頭要去買熱飲,蕭景和翻翻白眼,搶過那袋飲料就往回走,杜平安只好跟上去。

「手機拿來。」第一次出現掌控範圍以外的東西,蕭景和感到有點煩躁。杜平安摸摸身上,沒找到公務機,囁囁嚅嚅的回答:「放在工作室了……」

「你還有一支吧?」蕭景和停下腳步,瞇眼看著杜平安,杜平安發現又有路人在對他們指指點點,他不想引起注目,只好掏出自己的手機,交給蕭景和。蕭景和熟練的拿起來,撥打自己的號碼,確認自己的手機接收到杜平安的號碼後,將手機還給杜平安:「我要隨時找得到人。」

「……」剛剛是撩妹氣場全開,現在突然切換成霸道總裁模式強制跟他討了電話號碼是怎麼回事?杜平安的小心臟被驚得砰砰亂跳,快要受不了了,因為他發現……他好像吃這套。

「嗯?」沒得到回答,蕭景和挑眉,那帶著威脅語氣的鼻音震得杜平安渾身都酥了,忙不迭的答應:「抱歉,下次會注意。」完蛋了,這種「很好,你已經引起我的注意力」的感覺是怎麼回事?錯覺?

「嗯。」得到滿意的回答,蕭景和發現剛才演奏結束後困擾他的問題好像也解決了……追根究底,就是他的控制欲作祟嗎?

1會員
80內容數
沒肉吃只好自割大腿肉的作者一枚,主要寫原創BL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