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基奧里恩,我們被發現了,快跑!」


蕾拉,一位身體白皙、金色短髮、紅色裙子的小女孩,從我身後跑出,迅速超越我,我站在一片紫色和粉紅色的花海中,看著鞋底沾滿了泥,我微笑著。看到我毫無反應,蕾拉回頭抓住我的手,急忙拉著我向前跑去。


在我們身後,有一名中年男子,身材圓潤,二撇鬍子,穿著可笑帶有圓點點淺黃色睡衣,不停地追趕著我們,並大聲叫喊。這人正是花園的主人,也是城外大宅的富豪,羅伯特。


「你們這些小流氓,對我的花園做了什麼?給我站住!」 羅伯特吼道。


蕾拉和我緊緊牽著手,不停地向前奔跑,她的笑聲在我耳邊迴響,我永遠忘不了那銀鈴般的聲音,我們穿越了一棵又一棵的果樹,在最後的一棵果樹後,我們一起衝進了河裡,激起的水花甚至高過了樹梢。


我們在河岸脫下濕漉漉的衣服和鞋子,將它們擺在大石頭上晾乾,溫和的南風持續吹拂著,稍稍緩解了這個炎熱的夏日午後,我們一起躺在那片綠色的大草地上。


過了一會兒,我坐起來,河對岸的灰色城門剛好出現在視線中,衛兵們正在交接崗位,統一的黑色制服、紅色肩帶,他們互相行禮,整齊的動作吸引了我的注意。


突然,蕾拉站起身子,擋在我面前,遮住了我的視線,我注意到她的下半身,明顯她是個女孩,不像我。奇怪的是,我並未感到害羞,或許因為我只有八歲,也或許因為我有三個姐姐,早已經習慣這樣的情境。


「基奧里恩,你知道嗎?我們不能隨便進入森林,那森林內隨時可能有邪惡骯髒的生物,他們一直在特林希克護城河外的森林中出沒。」


她重述著早上在神殿學到的內容,儘管她只比我大幾個月,但經常扮演著姐姐的角色。蕾拉的弟弟在很小的時候就去世,還記得她那時在葬禮之後哭了一個多月,可能這正是她經常跟隨我的原因。


當蕾拉提醒我不可以進入森林,我的好奇心逐漸升起,我想知道森林內到底有些什麼,為何總是那麼神秘,因此我不想理會她的警告,決定要進入森林一探究竟。


我輕聲告訴她:「我只是想看看,不會待太久,妳在這裡等著我。」


蕾拉臉上露出擔憂的表情,緊緊抓住我的手不放:「基奧里恩,不可以,我們不可以進入森林。」


然而她越是阻止我,我越是想偷偷進去。於是我騙了蕾拉,在穿衣服的時候告訴她:「穿衣服的時候,女孩子不應該盯著男孩子,那樣是不禮貌的行為。」


我趁她閉上眼睛的時候,迅速地換好衣物,悄悄跑進森林中。陽光透過樹葉灑落在地面上,形成斑駁的光影,我很興奮,但隨著我的深入,森林變得越來越陰暗,樹木間的光線變得愈來愈稀少。


突然,我聽到奇怪的聲音,像是低沈的說話聲,我的心跳加速,好奇心驅使我繼續前進,當我越深入森林時,聲音變得越來越清晰,似乎就來自前方。


正當我想再前進一步時,腦海中卻浮現蕾拉的警告,轉身回頭看看,發現自己已經太深入森林,並且迷失在這片森林之中。


同時,蕾拉可能猜到我偷偷跑進森林之中,開始擔心不已,她猶豫著是否要回去告訴大家,但她最後還是決定鼓起勇氣,進入森林尋找我。


當她進入森林時,也聽到那些低沈的說話聲,她小心翼翼地跟隨著那聲音,最後在森林之中找到了我,但我那時已經被許多的蜥蜴人圍住。


蜥蜴人是醜陋的邪惡生物,擁有綠色皮膚、鋒利的爪子、和冷酷的眼睛,他們不斷地講著低沈的話語,顯然對我們的到來感到不滿。


蕾拉的臉色變得凝重,但她決心要保護我,勇敢地站在我的面前,並小聲地提醒我,等會兒她大喊時,我就要努力地逃跑。


「跑啊!跑啊!,基奧里恩,你快跑啊!」


然後我就一直跑,一直跑,幾乎忘了自己跑了多長的時間。在逃跑的過程中,我依稀地聽到了蕾拉最後的一句話:「基奧里恩,即使我這輩子無法保護你,下輩子我一定會守護你,你必須好好活下去。」


我的眼淚未曾停止。幸運地,我跑對了方向,最終跑出了森林,來到了河岸邊,但是我不敢回家,我躲進草叢中,不斷發抖。


我完全不知道過去了多長時間,直到我聽到了遠處的吵雜聲,我偷偷的觀察外面,發現一群蜥蜴人正在襲擊羅伯特的大宅,但是我沒有看到蕾拉的身影。


隨著羅伯特的大宅冒出熊熊烈火,一些蜥蜴人轉向渡河,攻擊城門,城裡的衛兵與他們展開激烈的戰鬥。可怕的情況隨之而來,森林中湧現越來越多的蜥蜴人。


大量的蜥蜴人出現,城裡的衛兵似乎無法阻擋他們,城門被緊緊關上,然而蜥蜴人卻攀爬城牆,數不盡的他們開始進入城市。不久之後,整座城市似乎都被紅色的火光吞噬。


我緊閉雙眼,無法相信眼前的景象。但我還是想起了父親、母親和姐姐們,我擔心著他們,於是悄悄地離開我的藏身之處,鑕進了平常偷跑用的城牆小洞,並努力躲避蜥蜴人的視線。


最後我回到了家裡,看到青色大門已經被破壞。剛進去沒多久,便發現父親和姐姐們倒臥在客廳,我趕緊衝進裏頭的房間,尋找媽媽,我看到媽媽躺在地上,她的臉色蒼白,充滿驚恐。


「我們必須快點離開這裡!」我對著媽媽說。


「基奧里恩,己經來不及了。」媽媽指著身上不斷流出的血說道。


80會員
108內容數
有時候,我會害怕寫下那些遙不可及的夢想,擔心自己是否能夠達到。然而,正是這些不切實際的幻想,在過程中讓我找到了深藏在裏面的 長頸鹿。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阿修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十八)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十九)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二十)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二十一)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二十二)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二十三)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你可能也想看
二十四、不拍片了,但還是想要繼續創作「我之前也拍網路廣告類的案子,但後來不拍片了。」 訪談一開頭,Kat提起離開拍片圈,是由於過長的工時及不平等的待遇等原因。 原來在她拍片的歷程裡,小小的團隊、少少的成本,她集副導、攝影於一身, 緊湊的拍攝日連夜從台灣南殺回台灣北,大半夜的仍要繼續拍, 她的上頭不清楚製作流程,經常只顧硬塞硬排案子,
Thumbnail
avatar
歐順
2023-03-06
三月二十四日 關於想念《這年冬天的家書》-張悅然 爸爸。我說。 我其實沒有什麼想說的,只是很久沒有喊這個稱呼了。我想叫你。 爸爸我夢見荷花開了,就是我們家門口的。你帶着我過馬路。手和手是一起的。爸爸我們是去看荷花麼? 啦啦啦,荷花照亮我的家。 啦啦啦,荷花照亮小魚蝦。 爸爸,我忘記問了你喜歡我唱歌麼。
Thumbnail
avatar
日課
2022-03-24
二月二十四日 關於文化《與狗同桌人》-梁文道 為了保護這個地方,免得政府部門派人搜查,我不會說出它的名字,也不會指出它所在的位置。總之,它是一家我常去的茶餐廳。 這裡總有一篇屬於你的文章
Thumbnail
avatar
日課
2022-02-24
一月二十四日 關於深情當我不在人世的時候,當我所有的一切都化為灰燼的時候,——你啊,我唯一的朋友,你啊,我曾那樣深情地和這樣溫存地愛過的人,你,大概體驗過我的痛苦的人啊,——可不要到我的墳墓去……你在那兒是無事可做的。 你讀完吧,然後閉上眼睛,把手伸給我……把你的手伸給一個已經不在的朋友吧。
Thumbnail
avatar
日課
2022-01-24
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四日沒曾想能相遇,也未曾想會別離 致生活:   你好奇地伸了手,我以為要擦去傷心淚痕。像是走過一段日子般,便錯認是永恆。   薄藍的天,包裹著月。此時已是白晝,沒曾想能相遇,也未曾想會別離。   一朵花隨水流入紫色之海。可哪裡有永恆呢?醒來只有一片深沉的藍。 後記   誰能想,曾以為是永恆的關係竟會有破
Thumbnail
avatar
藍草
2021-11-02
三月二十四日报应 MADE IN CHINA
avatar
Weichen Sun
2020-03-27
泰國確定三月二十四日舉行大選  泰國政府憲報網站於一月二十三日發布有關議會選舉的敕令後,選舉委員會隨即宣布大選將在三月二十四日舉行。泰國軍方於二零一四年五月發動政變奪權,並承諾將在一年至一年半內舉行大選還政於民,結果卻一再食言,
Thumbnail
avatar
梁東屏
2019-02-15
泰國確定明年二月二十四日舉行大選,塔信能再翻身?  泰國軍方於二零一四年五月發動政變,推翻了前總理英樂所領導的民選政府之後,並未像以往在一年至一年半內舉行大選「還政於民」,而是不斷提出各種理由將大選日期往後推遲,甚至到了後期民眾不理政府所頒禁令而上
Thumbnail
avatar
梁東屏
2018-12-31
四月二十四日4/24 大雨沖刷車的窗 最近總是接到無聲電話
avatar
何貞儀
2018-0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