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米娜克絲對著阿克里斯大聲喝道:「立刻把你的腳移開!」


這突如其來的強烈的語氣讓阿克里斯嚇了一跳,他看著上方的鐵絲網,逐漸分辨出兩個身影,其中一位是女孩,但他仍然不認為這位鐵絲網外的女孩能對他做什麼。


阿克里斯裝作害怕地說道:「哦,你看,一個小女孩,多可怕啊。」


接著他突然語氣一轉,變得很不屑繼續說:「我就是不願意,妳打算拿我怎麼辦?」,他甚至更用力地壓住基奧里恩,最終導致基奧里恩昏了過去。


米娜克絲目睹了這一切,心中充滿了不捨,也無法忍受,她瞬間撕破了鐵絲網,從上方縱身躍下,急速衝向阿克里斯,儘管見識過許多不尋常的事情,阿克里斯還是被她撕開鐵絲網的動作嚇到。


阿克里斯的獅頭發出吼叫,巨大的前腳高高舉起,準備給予米娜克絲猛烈的一擊。然而米娜克絲的身手超乎想像,她在阿克里斯還來不及攻擊前,迅速躍起,用一記強力的踢擊,將阿克里斯整個狠狠地踢飛了出去,他在半空中打了好幾個翻滾,最後重重地摔在地面之上。


米娜克絲來到基奧里恩身邊,看著他昏迷不醒的樣子,心情難過不已,她輕輕拍著他的臉頰,嘗試將他喚醒,同時焦急地望向上方的另一個人。原本在米娜克絲身後的另一人,也從頂部張開雙翼飛了下來,這是翼魔族的族長。當翔和安看到他們的族長時,激動地飛了過去,三人協助檢查基奧里恩的傷勢,幸運的是,他們很快就得出結論,沒有傷及要害,這讓米娜克絲放心不少。


米娜克絲的出現讓阿克里斯感到意外,他原本以為自己處於優勢地位,但現在明顯感受到了自己的錯誤。看著這些人不理會他,他的怒火越發越猛烈,尾巴直直豎了起來,開始閃爍著危險的光芒,他從有角的人頭口中開始聚集了一顆火球。


火球在阿克里斯的口前熊熊燃燒,當凝聚到最大時,朝向米娜克絲發射過去。這顆火球來勢洶洶,但就在它快要到達米娜克絲面前時,她突然用手輕輕一揮,火球就被強力反彈,直向蜥蜴人群而去。當火球撞擊地面時,引發了一場巨大的爆炸,炸飛了許多蜥蜴人。


阿克里斯不敢置信看著這一幕,自己的火球竟然被輕易反彈,這股力量讓他感覺到不可思議。


阿克里斯大聲問著:「妳這該死的女人,妳用了什麽魔法,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不過米娜克絲已經不想再理會他,眼前的基奧里恩昏迷不醒,讓她相當自責,後悔當初讓基奧里恩出來替自己尋找法杖,然而當她看到自己的法杖正插在阿克里斯的臀部時,心情更加不悅,她開始叫喚上方的艾克德斯。


米娜克絲對著艾克德斯說道:「艾克德斯,我命令你立刻攻擊前方的敵人,同時消滅後方所有的蜥蜴,我需要獻祭他們,以潔凈我的『末日之吻』」


艾克德斯:「命令收到,將遵循指示,消滅所有的敵人。」


艾克德斯從上方緩緩降落,一道強烈的激光光束,劃向阿克里斯的身體而去,阿克里斯來不及反應,瞬間身體就被切裂成兩半。


所有蜥蜴人目睹此情景,驚嚇不已,他們開始四處奔逃,然而艾克德斯仍然不放過他們,一道道的激光接連發射,所有的蜥蜴人被切割成碎片,留下了一片血腥。翼魔們看著這場屠殺,儘管對蜥蜴人心存仇恨,但他們也開始對這樣的場面感到不安。


米娜克絲走向前去,在阿克里斯的臀部取回了自己的法杖,她高舉法杖,然後再次深深地刺入阿克里斯的身體之中,法杖瞬間閃爍起無數紅色與白色交錯的光芒,似乎在回應主人的到來,之後開始吸取所有屍塊中的血液,空氣中彌漫著濃烈的血腥味,最終,法杖的頂端展開一道血紅色的單翼,模樣宛如死神的大鐮刀,隨著能量吸盡後,光芒才逐漸散去,回復到原本單純的黑色法杖。


安看著這一切,緊緊抓住翔的臂膀。翼魔族長看到兩兄弟的不安,以及驚恐的神情,努力的想安撫他們,畢竟他見識過阿克里斯許多瘋狂的行為,人類的行為早已經超出他的想像。


「你們兩個給我鎮靜一點,別失去了翼魔族的尊嚴。」翼魔族長對他們說著並希望兩兄弟保持冷靜。


此時,基奧里恩開始慢慢醒來,他感到身上一陣劇痛。


米娜克絲急忙跑到他身邊,擔心地詢問:「基奧里恩,你還好嗎?」


基奧里恩努力坐了起來回答道:「我…我還好。」


他看到了被切裂的阿克里斯,以及周圍大量蜥蜴人的屍體,讓他內心驚訝不已,米娜克絲告訴他,是艾克德斯消滅了他們。


基奧里恩了解後,看了看艾克德斯,並向他點頭表示謝意。


「沒想到使者的力量如此驚人,有他在妳身邊,我感到更加安心。」


然而,他的注意力轉向了前方,看到了翼魔族長。


「對了,族長不是被囚禁著,你們又是怎麼來到這裡?」


米娜克絲向基奧里恩解釋:「當時我與艾克德斯在天空中感應到了『末日之吻』,我們隨著引導來到這裡,正巧在入口那遇見了翼魔族長,聽說你們被轉移到別處,於是我跟他一起尋找來到了這裏。」


翼魔族長接續說道:「當你們三人被那巫師轉移到別處時,我非常擔心,恰好其他被你們解救的族人,也找了進來,解救了我,我本來打算獨自尋找你們。」


翔和安開始向族長闡述基奧里恩如何協助他們,翼魔族長非常感謝基奧里恩的幫助,並介紹了自已的名字亦。接著,中間那個四方形的石磚房間內傳來了許多聲音,其他翼魔族人在地牢中發現了秘密傳送點,也被傳送來到這裏,看到眾人都平安無事,他們都感到由衷的喜悅。


隨著蜥蜴人的威脅被消滅,危機也告一段落。翼魔族長亦準備帶領大家回到北方礦坑,就在這時,基奧里恩試圖站起來,卻突然感到腦袋一股沈重,最終昏了過去。

80會員
108內容數
有時候,我會害怕寫下那些遙不可及的夢想,擔心自己是否能夠達到。然而,正是這些不切實際的幻想,在過程中讓我找到了深藏在裏面的 長頸鹿。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阿修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十七)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十八)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十九)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二十)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二十一)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二十二)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你可能也想看
三月二十三日 關於紀念《我愛的人在火燒島上》-張香華 有一個島嶼 有一首歌 有一個我愛的人 過去,他曾經出現在我的夢中 那時,我在海上掙扎 救生艇的木槳折斷了 我隨處飄泊 找不到島嶼 聽不見歌 遇不著我愛的人 我愛的人在火燒島上 沒有美麗的青山、溪流 沒有碧水漣漪 只有惡濤巨浪 烈日風沙 青草枯黃 菜蔬焦死 飛鳥斂跡
Thumbnail
avatar
日課
2022-03-23
二月二十三日 關於淡然《淡之美》-李國文-李國文 淡,是一種至美的境界。 一個年輕的女孩子,從你眼前走過,雖是驚鴻一瞥,但她那淡淡的妝,更接近於本色和自然,好像春天早晨一股清新的風,就會繪人留下一種純淨的感覺。 如果濃妝艷抹的話,除了這個女孩表面上的光麗之外,就不大會產生更多的有韻味的遐想了。 這裡總有一篇屬於你的文章
Thumbnail
avatar
日課
2022-02-23
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三日秋彼岸開滿道旁,告別的時節總是無法預期 致生活:   秋分了,晝夜各半。令人難過的是,從這天起,夜會越來越漫長。   秋彼岸開滿道旁,告別的時節總是無法預期。偶爾也像花與葉一樣兩不相見。   於是妳沮喪地在城中哭出一片湖。我告訴妳,別哭了,看看天空多美麗。美好就在妳身邊。 後記   有天下班,好累,
Thumbnail
avatar
藍草
2021-11-02
二十三壽  大壽已到,近日雜瑣繁多,無暇捫心自視,故需捋髮鬚以全自身。   吾年二有三,生於臨海,自幼攜襁褓以來台,來台便顛沛流離,家庭失和,無一日寧日,直至眾多家親數以往去,經此歷,仍可存於世,乃一奇人物也。   好啦我要說白話文了,不然講不出來。不過我大學就沒有再作甚麼事情了,大概是在休養吧,想做的事情
avatar
趙澤民
2021-07-02
(二十三)解鈴還需繫鈴人感情的事要好好溝通、小心處理啊~ 注意:漫畫內容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Thumbnail
avatar
來恩Ryan
2021-05-18
﹙二十三﹚ 行動失敗李語三人尾隨馬彥彤回到房間,是114號包廂,離餐車有一點遠。除了馬彥彤睡的床,房間已被收拾乾淨,人去樓空。 「噢!只剩下15分鐘!」馬彥彤一邊收拾,一邊喃喃自語道。 「孖煙筒,你能不能先聽我們講!」洪紫嵐覺得不耐煩了,擔心隨時會被送回未來。 「好啊……」馬彥彤敷衍道,並且對圍著自己的三人問:「你們不
avatar
提燈旅人
2021-02-23
二十三、奇幻閒談─意境、沉浸感、寓意?那到底是什麼鬼啊!抽象語言大抵上就是這麼一回事。它倚賴人的感受來達到理解的作用,若是嘗試說明,卻又很難完整表達;然而正因為不論作者、讀者都是人類,人類同樣擁有屬於「人類現實」的思維與情感,因此,我們通常只需要簡單的提醒與說明,對方就能與你產生相似的感受......
Thumbnail
avatar
Moonrogu
2020-09-10
二十三、讓奇幻更奇幻─當災難降臨時:危機的存在所謂危機,我們隨便一想應該都能想到像是戰爭、瘟疫、蝗害、天災等這類非常直覺、在人類歷史上多次發生的真實危機。當然,這些危機也常被奇科幻小說所運用,是非常泛用且典型的危機形式
Thumbnail
avatar
Moonrogu
2020-01-22
四月二十三日4/23 有時候總想偷懶 想著看的人也不多吧
avatar
何貞儀
2018-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