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黑夜裏,一艘小船靜靜地滑過湖面,水花輕濺,發出微弱的聲音,船上載著基奧里恩和他的兩名同伴,朝著湖對岸的錯誤地牢前進。隨著接近目的地,島上的景象逐漸清晰,他們看到前方高大的樹木,以及寂靜所帶來的不安全感。


不久後,小船輕輕觸碰到湖岸,三人迅速跳出船艙,各自整理手邊的武器。他們進入濃密的樹林,小心翼翼地尋視著,在月光的照耀下,遠遠地看到一座巨大的山,翔和安指著它說,錯誤地牢就在那座山的山谷之間。


翔小聲問道:「我們要如何進入錯誤地牢,直接飛進去嗎?」


基奧里恩立即回答道:「不,飛進去太顯眼了,我們需要找到入口,以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於是他們在接近山之後,開始繞著周圍尋找,在山的南邊發現了山谷的入口。


三人潛伏在入口,仔細地打量周遭環境。在山谷中,有一條路直通錯誤地牢的大門,路的左方矗立著一座由木頭搭建而成的哨所,而在哨所的最高處,有一名蜥蜴人哨兵,他倚靠著欄桿似乎在打瞌睡。


為避免被他發現而引起麻煩,基奧里恩決定擊殺他。他用手比劃示意翔和安,兩人點頭表示了解,翔率先舉起他的長矛,仔細瞄準,然後猛力投擲,精準地擊中了那名蜥蜴人,他向後摔下。


安迅速展開他那對黑色羽毛的翅膀,飛往空中,接住了那名被擊中的蜥蜴人,三人將他妥善地藏匿在草叢之中。


經過一段時間的等待,確定沒有引起錯誤地牢內的警覺,三人才鬆了口氣。翔和安開始向基奧里恩詢問蜥蜴人的情況,因為翼魔族是被前任市長艾兒引導而來的新移民,對蜥蜴人一無所知。


基奧里恩開始向兩兄弟解釋:「實際上,這些蜥蜴人也與人類有關。當初有一群巫師自以為是,試圖想模仿神明創造生命,結果創造了半獸人、蜥蜴人等這種生物。然而這些被創造的生物最終失控,開始對人類產生威脅,讓這個世界陷入混亂。」


翔不滿地表示:「人類也真是夠了,就像當初邀請我們族人來到這個世界,但等我們到來後,現在卻想把我們趕走。」


聽到翔的不滿後,基奧里恩感到不好意思:「翔、安,我為人類的行為道歉。」


兩兄弟分別安慰著基奧里恩:「沒關係,這不是你的錯。」


基奧里恩輕聲說道:「謝謝你們,現在我們繼續前進。」


沿著路三人放輕腳步,悄悄地接近山谷中的錯誤地牢,地牢大門略微敞開,似乎未被完全閤上,透過門縫,他們仔細地觀察地牢的情況,壁上燃著火把照亮著內部,這座地牢似乎建在原始山洞之中,只是在四周加固了石磚,莫明地,一股令人不快的酸臭味飄來,基奧里恩不禁掩起鼻來。


翔和安一同輕輕推開大門,然後悄悄關上,偶然間他們踩到了什麼東西,在習慣了昏暗的環境後,漸漸辨認出腳下的景象,他們踩在骷骨之上,而眼前的發現更讓人感到驚恐,幾堆小山般的骷骨,這些骷骨不僅包括翼魔,還有動物,甚至是人類。


突然,他們在黑暗中聽到腳步聲,四隻蜥蜴人正從地牢深處走了出來,基奧里恩三人迅速躲進陰影中,壓低身體,蜥蜴人停在大門前,似乎在討論著某事,他們的語言聽起來頗為古怪,單詞和毫無意義的語助詞被隨意組合在一起。經猜測,他們在討論為什麼大門被緊緊封閉,這讓基奧里恩後悔自己沒有留意。


「我們應該怎麼辦?」安緊張地問道。


「保持冷靜,不要引起他們的注意。」基奧里恩低聲回應。


他們等待了一段時間,蜥蜴人的討論似乎沒有結論,再次將大門略為開啟並返回地牢深處,等到蜥蜴人走得足夠遠時,三人才跟隨其後。隨著他們深入地牢,發現地牢中途被分為左右兩條通道,與蜥蜴人的方向不同,他們選擇了右側通道前進。


通道並不寬敞,僅能容納兩人錯身而過,當基奧里恩三人行進了一段距離後,發現盡頭有一扇由鐵欄桿建造且被鎖住的門,透過欄桿的間隙,他們看到裡面有一個相當大的區域。


基奧里恩苦思著如何處理這扇門,卻發現翔已經拿出了開鎖工具,在翔一番巧手操作後,他們成功打開了門,三人小心翼翼地向裡面觀察了一下,確保沒有其他敵人存在,才進入了那個區域。


這個區域比原本目測的還要大,被區隔成數十個房間,每個房間前都設有鐵欄桿的門,顯然這些房間是用於監禁的牢房之用,而空氣中更是彌漫著某種東西腐敗或者像是糞便的惡臭。


然而翔和安已經顧不得這些了,內心期待著想與母親見面,但當他們解開一間又一間的牢房門時,心情卻變得越來越沈重,因為在每一個牢房中,他們發現了很多被囚禁的翼魔族人和其他人,但不幸的是每一個都已經死亡。


最後,他們打開了最裡頭的一間牢房,這間牢房比起其他的更加狹小和陰暗,在角落深處躺著一具屍體,透過殘破的衣物,翔和安很快辨認出這是他們被擄走的母親,而她的身體遭受了嚴重的虐待,腹部還被剖開。


翔和安面對這令人心碎的景象,淚水不斷湧出,心情沈痛不已,基奧里恩走向兩人,試圖安慰他們,兩兄弟在傷心之餘,立下了誓言,不論代價有多高,都要向蜥蜴人報仇。在這悲痛的時刻,基奧里恩也因為經歷過相似的悲傷,能夠理解這種深刻的痛苦,回想著童年時的不堪回憶,父母雙亡的事實,他決定要放下騎士身份的束縛,帶領他們展開復仇。


「對不起,米娜克絲。我們可能再也無法相見了。」基奧里恩緊握著手中的騎士之劍暗自說道,現在的他已經被復仇的心所點燃,不論命運將會帶往何處,他只想用他的劍擊倒那些蜥蜴人。


隨後他帶領著翔和安轉往左側的通道,在通道的盡頭,發現左側區域和右側區域一樣,規劃著數十個牢房。在昏暗的燈光下,他們走近了其中一間牢房,聽到了窸窸窣窣的聲音,在裡面看到四隻蜥蜴人正蹲在地上,撕咬著某種動物的肉。


基奧里恩、翔和安立刻舉起武器,做好了戰鬥的準備,四隻蜥蜴人也感覺到了他們的存在,放下食物,抓起武器準備向他們發動攻擊。


「有人,嘶嘶喔,抓起來,快點,嘿。」


「怎樣…如何啊!逃脫嗎?你們,鷤嘿嘿,死吧!」


隨著第一隻蜥蜴人揮舞著棍棒襲來,基奧里恩向前迎戰,他雙手緊握著騎士之劍,由右下朝左上砍劈,擊退蜥蜴人的棍棒,然後他抓住機會,瞄準著蜥蜴人腹部,發動致命一擊,三隻蜥蜴人看到其中一人被殺,立刻憤怒地衝向基奧里恩。


與此同時,翔和安利用他們的黑色羽翼,跳向壁上再俯衝而下,他們各自刺向兩隻蜥蜴人的頭部,迅速結束了他們的生命,最後一隻蜥蜴人嘗試逃跑,但卻顯露出破綻,被翔投擲的長矛擊中而死。


戰鬥的聲響很快引起了其他蜥蜴人的注意,當翔取回他的長矛時,大量的蜥蜴人從四面八方湧來,有些從牢房中,有些則從黑暗深處湧現。基奧里恩意識到情況變得極為危險。在長期與騎士團作戰經驗中,他深諳在狹窄地形中應對大量敵人的策略,他想到在通道裏能避免被包圍。


基奧里恩揮舞著手上的騎士之劍,竭力抵擋前方湧來的敵人,同時指揮翔和安退回通道口。通道口並不寬敞,大量的敵人無法一次湧進,而後方的蜥蜴人也不斷推擠著前方的同伴,導致最前方的蜥蜴人無法有效進行攻擊,有些蜥蜴人甚至被推倒,為三人提供了更多擊殺他們的機會。


戰鬥持續相當長的時間,隨著蜥蜴人不斷被擊殺,敵人開始崩潰。儘管基奧里恩、翔和安三人感到筋疲力盡,但他們毫不退縮,咬緊牙關繼續戰鬥,經過持續的努力,最終他們成功擊敗了大量的蜥蜴人。


戰鬥後,他們躺在地上,深深吸氣,感受著勝利的疲憊。休息片刻後,他們開始清理蜥蜴人的屍體,經過確定沒有其他敵人後,三人才稍感安心。接下來,他們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開始解鎖左側區域的牢房門鎖,在檢視各個牢房後,他們驚喜地發現一些族人居然倖存下來,為三人帶來了新的希望。


細心照料這些倖存的族人後,為了尋找族長,基奧里恩他們決定繼續前進,而抵達了地牢的最深處。在那裡有一個偌大的房間,四周擺滿了書櫃,地面上刻畫著奇怪的符號,還有幾座奇怪的機器在運轉,這些機器彼此相連,通過各種大小彎曲的輸送管相互聯繫,在燈光的照射下,這個房間呈現出奇怪的血紅色調。


一股濃郁的血腥味道從前方傳來,伴隨著微弱的哀嚎聲音,在房間的深處,他們看到一張大木桌,桌上躺著一個翼魔族人,他的雙手被繩索捆綁著,而雙腿則被殘忍地切斷,甚至鮮血還在流淌。


繼續注視著更深處,他們發現族長被鐵鍊緊緊固定在一根巨大的木柱上,上半身赤裸,左手臂顯然已經被拔除,整個身體還遭受了嚴重的鞭打虐待。


翔和安看到族長時,不禁大聲喊道:「族長!」


翼魔族長意識到這聲音,轉頭看向三人,感到難以置信。然而,翼魔族長非常緊張,用盡剩餘的力氣大聲喊著:「不要管我了,你們快走!」


就在這個關鍵時刻,一名身穿紫色巫師袍的男子突然出現,他的臉上布滿了皺紋,伴隨著一個詭異的笑容,而這個笑容卻讓這些皺紋透露出不可思議的狡詐。


這位男子自稱為瘋狂巫師阿克里斯,儘管阿克里斯對於基奧里恩等人不知道如何突破蜥蜴人的防線感到驚訝,但他似乎更歡迎他們的到來。基奧里恩、翔和安立刻舉起手中的武器,警戒著這位巫師。


基奧里恩對巫師提出質問:「是你做出這麼殘忍的事情嗎?難道你不覺得良心受到譴責嗎?」


阿克里斯輕蔑地笑了笑:「不,一點都不。歷史上所有偉大的發明都伴隨著無數無情的實驗,我將創造出最完美的生物。」


「生物?你把這些視為實驗?你簡直變態極了。」


「變態?這詞我倒是挺喜歡的,嘻嘻,等一下你們就會親身體驗真正的變態之事。」


「變態之事?等等,你把『末日之吻』拿到哪兒了,就是那位族長帶來的東西。」


「『末日之吻』嗎?我已經利用它創造出了偉大的東西,不過你們很快就會親身體驗到了。」


阿克里斯開始對著三人施放強大的法術,基奧里恩感覺到情勢不妙,立即奔向巫師,試圖打斷他的施法。但為時已晚,三個人瞬間被傳送到一個未知的巨大空間。

raw-image
79會員
108內容數
有時候,我會害怕寫下那些遙不可及的夢想,擔心自己是否能夠達到。然而,正是這些不切實際的幻想,在過程中讓我找到了深藏在裏面的 長頸鹿。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阿修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十五)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十六)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十七)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十八)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十九)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二十)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