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家族》 - 哀悼的現代性

2023/11/11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電影最後停留在一家人在流浪時拍的照片 代表曾經發生過如流浪漢般骯髒、憔悴的面容。那段流浪經驗仿佛一場遊戲,或者一場電影看完只能以記憶封存。

電影最後停留在一家人在流浪時拍的照片 代表曾經發生過如流浪漢般骯髒、憔悴的面容。那段流浪經驗仿佛一場遊戲,或者一場電影看完只能以記憶封存。

看似末世題材,因為失去電力連帶有沒了自來水(註),卻不像《大逃殺》般對外的全然隔絕,「沒有電,要如何活下去」是《生存家族》帶有生活感的半寓言故事。首先面臨體制崩壞的主角們工作的意義、上學的意義,乃至於金錢的價值剛開始還有作用,到後來變成了古代人以物易物的方式。

 

世界末日般劇情的獵奇感交織在重新感受人如何活著的「教育」著銀幕外身為運用電力觀看電影的觀眾。以家庭互助為基本單位,面臨著「食物保存」。例如:學習將捕獲的豬肉支解分類塗上鹽巴並以煙燻的醃製處理;或「交通運輸」。例如:遇到要過河只好把樹枝與塑膠浮力筒綁在一起等等DIY土法煉鋼方式,除此之外《生存家族》還透露更多相關求生技能。如同現實生活中登山嚮導爬山時遇到緊急狀況必須熟悉的知識:山泉水或雨水的採集;如何判斷植物毒性,可以吃沒有毒的植物在荒郊野外延續生命。

 

一切回到人與物質的基本原理,提醒著在日常中看不見或習以為常的電力系統,象徵著工業文明社會層層疊疊無法一眼看穿的依存關係。試想:提取礦物中的矽原料做成晶圓,一直到晶圓被做成積體電路變成電子產品之間有多少看不見的科學反應,而人只需要被功能性的裝配在複雜的系統架構中,如:半導體作業員或IC設計工程師。

 

蒸汽火車現身象徵的多重含意。

蒸汽火車現身象徵的多重含意。

即使電影結尾過於公式化,主角意外受難之後並沒有死去,然後全家居然團聚了。仍掩蓋不了劇情中一家三口因為食物味道外漏,在荒廢軌道的被流浪狗追殺,卻得救於蒸汽火車現身的多重感性。

 

因為搭乘火車經過隧道忘了關窗戶,煤煙跑到車廂導致臉被塗黑的歡笑,背後卻隱然提示著在幾十年前仰賴煤炭礦工讓人類逐步邁向現代化生活的淡淡哀愁。同時蒸汽火車也呼喚了台灣的鐵道記憶,連結著日本帝國作為亞洲工業文明的現代性啟蒙。蒸汽火車象徵著懷舊同時也表示帶領著現代進步的不可逆,如同電影中 火車外露高速運作的動力連桿奮力前進,像是某種「未來的鄉愁 」描述著不得不前進的未來與對於逝去的哀悼。

 

停電很久的路燈亮起,如同天啟的「宗教時刻」。

停電很久的路燈亮起,如同天啟的「宗教時刻」。

難道我們要回到古代人生活?是往往在批判資本主義因為競爭不斷推陳出新導致資源浪費,卻反過來被質疑的論點。《生存家族》對於現代的生活,除了只能警示意味的教育功能,女兒學習紡織技能,媽媽自己料理午餐的延續著沒電時的鄉村生活一如當下流行的手作樂活。電影最後停留在一家人在流浪時拍的照片 代表曾經發生過如流浪漢般骯髒、憔悴的面容。那段流浪經驗仿佛一場遊戲,或者一場電影看完只能以記憶封存;如同最後一家人居住在婆家的鄉下,某天聽見鬧鐘響起,路燈再度亮起,如同天啟,村莊廣播開始運作,宣告有電了,電線桿上的喇叭卻仿彿像是教堂的死亡鐘聲,如同東京美麗的星空本來就存在的「奇蹟」又再度因為都市光害亮起而被掩蓋、消失,作為一種宗教式的憑弔時刻。

停電的東京星空與電影片尾重新亮起的東京夜景。

停電的東京星空與電影片尾重新亮起的東京夜景。

 

(註)自來水的產生知識影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pkz4CMzTOw


25會員
59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