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迷蹤]EP.1 施家兄弟與他們的四方醫院王國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raw-image

前陣子來到北車的遊客服務中心,不經意看到展示架上「日治時期大稻埕的醫療地景」地圖,毅然決然開啟一趟小旅行,其中,「建物尚存」的標示離北門最近的就是四方醫院,於是決定從那裡開始探訪。

1902年,鹿港海埔里一名嬰兒呱呱墜地,他的名字叫施江南,是施家的第三個兒子。施家於康熙年間由晉江南潯移民,落腳石碑腳、阿力庄一帶(今福興鄉鎮平村、埔鹽鄉天盛村一帶)。後施家再遷居鹿港海埔,至第六代施瑞呈,於清末開始販賣食鹽而漸發達[1]

施瑞呈有五個兒子,分別為老大施江東、二哥施江西、三哥施江南、四弟施江北及老么施江中。除老么幼時落水而死外,兄弟中四人皆有醫學專業背景,而施江北則在之後轉讀法律[2]

施江東於1916年考取臺灣總督府醫學校,1921年三月畢業。1922於今鹿港城隍廟附近成安藥局之地開設第一間四方醫院,同年熱帶醫學專攻科畢業的施江西也回到醫院幫忙[3]

四方醫院在當地的風評良好,病患絡繹不絕,其名氣在台中文人張麗俊的日記《水竹居主人日記》中可見一般。

遂到體仁分院尋陳朔方,朔方亦不敢手術;又到楊棕治療所,楊棕現時外科最著名,見之亦不敢手術,且言他二人歸,將美衣好食調養,不然若決欲治療,須再尋大醫院手術一回不可, 手術兩回我無能也。二人出到車站樹下,坐以垂淚, 進退兩難,幸天尚憫窮人,駝二人往院之車夫見之, 問曰汝二人既欲入院治療,如何反在此垂淚耶?二人將經過情由述明,車夫曰既然如此,汝可往鹿港入四方醫院[4]
見徐氏妹入外科室,醫師施江東、 助手許敏執剪刀,施江南按□、用鼻香撲鼻,又一婦 女按左手,又一助手持器械,又一助手按兩足,迷香近二十分久,妹即□去。江東、許敏二人方下手割開左乳部皮肉,仔細跟尋發病瘤子,割起似開花菜一般腐肉,贅瘤割完,方將好皮縫合,又割開左腋下跟尋贅瘤,並項下屈內一切取完縫固,全無用一點藥水洗濯,只用藥綿拭淨,藥粉敷傷口[5]

1933年,應著邀請,施江東北上來到嘉義,於今日公明路354號開設第二家四方醫院,1939年,將醫院移至中山路262號,合併了工作與生活空間。

施江南於1924年畢業於台北醫學專門學校,在之後離開台灣到日本留學,並於1930年取得醫學博士,1935於臺北今天水路25號處開設第三家四方醫院,專責內科與小兒科。

施家除在醫界聲望極高,也十分熱心參與社會運動。施江東於1935就曾被任命為嘉義市委員,施江南被遴派擔任台北州會議員,也擔任過台灣奉公醫師團本部理事[6]

戰後的施家依舊在公眾場合中奔走,施江西與鹿港士紳丁瑞彬等人,組成鹿港街海外同胞救濟會,為協助戰後臺灣人返鄉而募集大量經費,施江南也在臺北擔任省外臺胞送還促進會幹部。

二二八事件可說是施家的低谷,施江北、施江東的相繼過世,施江西捲入的員林事件等等,但最為人所知的肯定是施江南遇害的事件。

當時施江南被推為處委會委員,但非其中的要角,也無任何激烈的言行,當時因患瘧疾大多臥病在床,3月11日晚上八點左右,有人來敲醫院門說要看病,撞壞兩扇門闖入醫院,捉走施江南,至今生死不明。

據其老友李道南口述,施江南之所以遇害,乃因為曾經得罪過一位前來求診的軍人,該軍人藉二二八動亂之際,令其所屬部隊士兵開吉普車到四方醫院捉走施江南。

而現在,在後代子孫與坊間人士的奔走下,催成的四方醫院特展,帶領我們走入那段塵封的時光。


(PS:四方醫院之特展已於10月底終止,但還是可以去看看建築結構,內部的布景大多也還沒拆)

參考資料

[1]嘉義市老醫館·四方醫院

https://oldhospital.chiayi.gov.tw/HospInfoDetail.aspx?Cond=cf535aed-8519-4a93-88f1-ab7cc9bb029d

[2]《水竹居主人日記》

「問其令郎幾位,答曰四人,俱醫學 , 三江南欲再往東京留學,四江北尚未卒業」

[3]時空旅行社·施江西

https://curation.culture.tw/Curation/CollectionItemListId=67&Id=48194&A=68&Q=&Type1=&Type2=&Type=&PageSize=12&P=3425&ListMode=gridMode

[4][5]《水竹居主人日記》

[6]二二八事件紀念委員會·施江南

https://www.228.org.tw/228_elites-view.php?ID=23


7會員
15內容數
這是個快樂的地方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