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和訓犬師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最近很喜歡看韓國的訓犬師節目,看著訓犬師將不可一世、囂張跋扈的惡犬降服,心裡不禁陷入了沈思。

基本上這些惡犬其來有自,大多是因為主人的寵溺,導致狗性大變,動不動就狂吠、咬人,連主人也不放過,更過份的是把自己當作主人,連主人的行動都會受到控制。

這些狗都很聰明,欺善怕惡,吃定了主人寵愛它們,開始無法無天,加上主人不明白狗無端發怒狂吠亂咬的操控心理,只好被牽著鼻子走,最後狗和主人地位互換,狗成了主人,主人成為狗。

這些狗主人都有一個錯誤的想法,把狗當成人來寵愛,沒有給它們制定界限,以致於開始忘了自己是誰,透過製造事端來彰顯自己的存在。

這些小伎倆在訓犬師的眼中不值一提,首先訓犬師導正過度寵溺的方式就是減少像小孩一樣的擁抱和撫摸,除非它們行為正確才給予獎賞,再來就是把這些惡犬從床上或沙發趕下去,讓它們知道主人是主人、自己是自己,不可以平起平坐,將身分降級以後,請它們乖乖回到自己的狗籠或航空箱。

除了主人態度的調整外,訓犬師就實際上應對惡犬的瘋狂行為,在實力懸殊的比拼中,惡犬敗下陣來,家中的地位又被剝奪,態度一下轉變成孬狗,讓人看了覺得好笑。

之所以對這樣的節目感到興趣,因為我在某些程度上也扮演過這樣的角色,特別是在我的教學生涯中。

那時班上無法無天的學生,很多都是被家裡寵出來的,一般學校已經待不下去了,只好轉學到我所任教的偏鄉小校。

偏鄉小校有一個好處就是學生人數少,最多十個,影響範圍不會太大,而且小學是包班制,我幾乎每堂課都看得到他,我也不離開教室,所以他在校的一舉一動都落在我眼底。

有一個學生學習態度不佳,在家裡會和母親動手動腳,母親是陸配,不知道怎麼來管教,於是就請我來幫忙,我說我會下課請他抄課文,然後我會在旁邊陪著。

大部份學生都不喜歡太靠近老師,我陪著他抄課文讓他如坐針氈,幾次以後就知道老師的耐性驚人、磨功厲害,對媽媽就比較尊敬了,不過還是很討厭我,纏著媽媽要轉學到其他學校的棒球隊。

媽媽經不住他的一再請求,只好幫他轉學,想不到這竟是一場惡夢的開始,這小子連媽媽都不尊敬,到了棒球隊這種講究學長階級的地方,不長眼就成了他的代名詞,常常被拖到廁所「照顧」,實在受不了了,只好求媽媽將他轉回來。

我跟媽媽講,這小子改變的契機到了,希望他配合我,他媽媽答應我了,於是我便叫可憐兮兮的他進到教窒,意思是我本來不想再收留他了,可是念在媽媽苦苦相求,我只好答應,不過要達成幾個條件,首先要尊敬媽媽,如果有對媽媽不尊敬的言行,只要媽媽寫在聯絡簿中,那就是抄一課課文,再犯就趕回棒球隊,再來學校作業按時完成,對同學要尊敬禮貌,一樣再犯就趕回棒球隊,如果答應再說,不然就請他回去。

在這樣軟硬兼施之下,這小子果然乖乖上課、尊敬同學,前段時間遇到他的媽媽,說他在讀軍校,變得成熟孝順,讓我頗感欣慰。

另一個個性火爆,喜歡睜眼說瞎話,動不動就和同學起衝突,然後回家總是說一套有利於己的說詞,我跟媽媽說,這孩子的謊話要即時戳破,不然會活在謊言中,以為沒有人知道,而且他總以為自己的行為沒有什麼,這是就需要小題大作,讓他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所以只要他一說謊捉狂、不聽師長勸告時,我馬上一通電話請家長到校,事情輕微的請媽媽,事情嚴重的請爸爸,這兩位處理他的手法輕重有別,後來他就比較不敢說謊和隨意捉狂了,因為一通電話家長馬上到,想說謊顛倒黑白是不可能了。他知道我不是在跟他玩假的,一些偏差行為就慢慢減少了。

後來又來了一個,據說是其他學校的頭疼人物,莫名其妙脾氣一來就翻桌子,最後沒辦法只好轉到我的班上。

我觀察到他的情緒控管有問題,除了是亞斯以外,家人的教養態度導致他不夠社會化,處理情緒方式很單一就是生氣丟東西或翻桌子。

後來我教他吹口琴、直笛,每當他心情不好的時候,我允許他可以到教室外面吹口琴、直笛,後來直接請他吹奏給同學聽,為煩悶的上課增添一些色彩。

他在我班上的狀況愈來愈好,和同學相處也愈來愈融洽,或許是班上少了壓力源,所以讓他進步得很快,不過畢業以後,到了幾個學校又再度成為麻煩人物,我一直都不明白為什麼?直到他的弟弟又來成為我的學生我才知道事情的原委。

這家裡的姐弟一直在爭寵比較,家庭氣氛非常緊張,三個姐弟就有兩個需要列入輔導,本來翻桌姐姐讓我教時,父母因為已經無處可去了,所以對我的建議言聽計從,等到最寵愛的小兒子到我班上時,我才發現這小子不需要教師,需要訓犬師。

什麼好東西都給他買,花再多的錢也不手軟,偷了幾千塊到學校請同學吃東西,父母也覺得是小事一樁,小孩子變成小霸王,動不動就大吵大鬧,甚至爬到欄杆揚言跳樓,父母只好一再配合他的囂張氣焰。

本來在學校他沒有父母可靠,犯錯我還照例請他抄課文,我在旁邊陪伴,什麼小霸王?課文還是乖乖抄完,問題在於回家告狀,父母聽信他的話,說不要叫他抄課文,這一下子情勢開始轉變,有父母可靠就控制不住了。

他父母種下的敗筆就是他的控訴可以影響父母、進而透過父母來改變老師的方式,從此開始他就天不怕、地不怕了,有父母這樣的豬隊友,這場「訓犬大戰」注定是失敗收場。

加上老師在管教這件事上動輒得咎,即使有心也沒有工具去矯正小孩的行為,我看教育界一味講究愛的教育,連處罰都那麼不痛不癢,突然想到台語的俗諺:「寵豬拿灶、寵子不孝」我另外加上的則是「寵狗咬人」。

不管是學校和社會都需要兩種角色才能將人性導正,也就是傳統的父親和母親角色,一個嚴厲、一個寬容,貿貿然就將嚴厲的角色拿掉,純粹用寬容或愛來引導,就我這個教育界待了快三十年的人來看,恐怕會引起大亂,法律是道德的最後底線,死刑的存廢問題考慮的是對一種最惡劣人性的嚇阻作用,一個國中生在教室被另一個國中生拿刀割頸殺害,表面上看起來是教育問題!同是也是社會問題!更是法律問題,我們台灣的法律對受害者的人命不夠尊重,讓加害者認為不用花太多代價就可以承擔犯罪的後果,也無形當中助長一些所謂的「惡犬」在校園或社會橫行咬人,最終傷害人命,如果執政者不願意面對這樣的狀況,我們就用選票請他們確實面對。

22會員
206內容數
希望將自己生命中所發生的重要事件,整理成智慧,分享給讀者。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