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生命已不自然延續,自然離世還成立嗎?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raw-image


有時很慶幸自己生在一個看到很多事情在進步的時代,我所認為的「進步」,是越來越多人能開始重視自身以外、另一個生命的福利,好比我們開始重視偏鄉兒童教育資源的匱乏、這個社會對於特殊孩子的重視越來越多、開始思考我們不應該吃狗肉(南韓於2024.01.09宣布禁吃狗肉),又例如非洲傳統習俗中,會對女性進行「割禮」象徵貞節,越來越被揭露與撻伐並被聯合國認定這是違反人權。當開始重視另一個生命個體的權利、福利、苦痛,也越來越多人願意利他以共好,最根本的是「同理心」的成長,越來越多人的同理心成長,越能看見他人(或另一個動物個體)正在受的磨難、正在經歷不平等,而想要做出改變,我認為是一個社會進步的象徵。

每個人會有自己特別重視、想要出一份力的事,例如有生養孩子的父母,特別會對特殊孩童教育、兒童家暴等感到想為這些孩子做些什麼。例如有毛孩的家庭,會期待寵物友善交通、空間等越來越完善。每一個人基於自己的生活型態都能有一份用心放在想著力的地方與對象。

問問自己想為這世界的誰做些什麼?

身為一位毛孩飼主,我想讓我的毛孩來到我們家的日子是舒服快樂。身為寵物療癒按摩師,我將所有讓毛孩身體舒適的技巧教導給每一位來找我的飼主,並幫他們找到創造生活樂趣的方法。而寵物臨終服務品牌創辦人,希望每個人越來有能力面對死亡,也希望每個生命都有獲得善終的權利,尊嚴地走到死亡,想讓每個毛孩飼主與毛孩,最後能好好的說再見。

以簡單一句話總結,那就是「我為毛孩的生命福祉而努力。」因為有人類疼愛的毛孩,是有能力在家人的決定與協助下,離開無可救藥的疼痛與病苦。

但事情沒有這麼容易...

每當我知道一位毛孩身上有的病情,好比長在骨頭上的腫瘤、長在腦部的腫瘤、腹腔四處擴散的腫瘤、胸腔滿滿胸水、好比已經開始癲癇,要沒有疼痛(因為即便管制藥都沒有辦法止痛)、平靜地走入死亡幾乎是不太可能,而其家人因為自身的宗教信仰,堅持讓毛孩自已離世達到所謂的「自然圓滿」時,我內心仍覺得很難受,但我清楚知道這不是我的毛孩,每個人也有其信仰的自由,所以我並不會多說什麼,只能將免不了的失落轉為毛孩盡量少苦一些的祝福。

或許這些毛孩最後臨終前的樣子,因為累到極限、痛到極限、喘到極限,只剩一口氣而看起來只能躺著、緩慢呼吸、眼神渙散,看起來很「平靜」是符合家人的期望的,不意外的,也會是大多數人所陳述的:「牠走之前很平靜,沒有太痛苦。」是啊,因為痛苦已經受完了。

宗教的發生是在一個資源匱乏、人口不多、通訊與交通皆不發達的社會,宗教的存在讓人心在動亂間回到安定,也鼓勵珍惜生命、珍惜資源、勸人為善,多少可以達到自我約束的目的。當然了,那個時空背景哪來的安樂善終呢?但是那樣的時空背景也沒有無止盡的無效醫療與各種管餵灌食延命呀...(苦笑)

若有閱讀過畢柳鶯醫師的斷食善終一書,便能知道在心肺復甦術與插管的出現之後,急救和延命的理所當然讓人與自然死亡漸行漸遠了,自然的狀況下一個人進入生命末期,自然地減少進食到走入離世,時間不過1~3週,且無過度醫療介入、無極端痛苦,表現平靜,除了平均壽命沒有這麼長,更沒有無效醫療來過度延命,最後自然有尊嚴的善終離世。但醫療的發達,現在已經是急救與長照的地獄了。並非指責醫療介入不好,而是醫療太容易的取得與使用,讓我們少了很多覺察,覺察這時的醫療目的是什麼?醫療還是醫療嗎?這麼做的用意為何?對當事人的福祉在哪?

生命已經因為無效醫療而滿足人心的繼續延長時,「自然離世走完自己的業」這件事還成立嗎?那前面被延長的部分是算誰給的呢?

人,決定我們飼養的寵物其生活的一切,是一切!人對醫療、對生命、對宗教的態度,也自然的延續並左右自己寵物整個生命,我們養下寵物的那刻,已經宣告牠接下來生活的一切都是由我們決定的事實,因為飼主的每一個決定,都是影響動物的生活、生命、感受,即便有人最後說的是「我不能幫牠做決定。」嗯,這樣跳開,就是一種決定。

我遇過很多人(不分信仰)自然而然的對寵物進行過度醫療只為延命,也遇過許多位毛孩家長最後面臨醫療極限時,讓毛孩用安樂的方式終止病苦,甚至將善終的時間往前提,不至於讓毛孩走完整個受苦的下坡,但卻鮮少遇到佛教徒願意讓自己的毛進行安樂善終離開無藥可止的疼痛,只有一位曾跟我說「我家是信奉佛教的,我的狗皮膚型淋巴癌最後真的很慘,但家裡的信仰讓我沒辦法決定安樂,後來我真的心很痛,這時我不是一個佛教徒,我是我家狗兒的媽媽,我真的沒辦法看他這樣,最後讓他安樂了。」

寫這篇並非要大家不重視醫療,更非想與信仰對立,而是身而為人,要對自己每一個環節的選擇更有意識,知道為何而為、知道意圖為何,是有效的治療還是單純延命,是為了另一個生命的福祉,還是為了自己的期望。

社會一直在進步,也越越多人有能力看到另一個生命的不公平、苦痛、辛苦,而內心升起些憐憫與同理,宗教很難與時俱進,不過人心可以進步,只要你願意的話,人的同理心、人的眼睛,是可以更看到另一個生命正在經歷的事情,這也是整個社會更看往生命福祉的指望了。

因為微光湖盼讓我能從寵物臨終服務師的角度,說些一般人看不到的事情,讓每個毛孩飼主可以反思將來要如何面對自己毛孩年老、生命與死亡,毛孩來到我們身邊之後的日子,就是一場最完整的生命教育。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寵物臨終-神秘的年關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火化之後-遺骨吉祥話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寵物臨終 - 死相。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寵物臨終 - 快樂死。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