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走吧!愛與最後的旅途(第一章)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raw-image

第一章─殺雞焉用牛刀

記憶,或許會因時間而慢慢消逝、遺忘。所以,總要試著留下點什麼物品,好試圖去回憶這段美好的日子,就算會因此而流下眼淚,也不願忘記與妳最後一趟的旅程⋯⋯

「張宇凱,這次暑假有打算去哪裡嗎?」周敏峰突然一把環住我的脖子問道。

對於他這無預警的舉動,差點讓我的下巴撞到桌面,因此,我不滿地回應道:「耍白癡唷!我差點就要破相了。」

然後狠狠地拉開他的手臂,推開他。

周敏峰是我的好友兼死黨。高一跟他混在一起後,這傢伙就像是甩不開的跟屁蟲,一直跟我上到同一所大學。

我無奈地回他:「暑假能去哪?眼前所見的都只不過是假象,還能去哪呢?」

周敏峰手伸出窗外,讚嘆道:「明明眼前的美景是用屏幕播放,但,這徐徐吹來的微風還真是有夠逼真的。」

我長吁一口氣,伸出手,試圖感受眼前的富士山是否真實不虛的。 才剛拉長手,就碰到牆上的屏幕,頓時讓人掃了興。

這世界已經崩壞了⋯⋯

從我有記憶開始,我就未曾見過天空,我指的是真正的天空,而不是這些佈滿像素點點的風景畫。

「周敏峰,你有聞過真正天空的味道嗎?」我將注意力放回到數位黑板上,發楞地問他。

「天空真正的味道?」周敏峰歪著腦袋,滿臉疑惑地對我說,「你覺得我們都在這地底下一起生活,你會認為我能聞到天空的味道。我倒還想問你,天空是什麼味道呢?」

我從書包內拿出了一本相當破舊的書本給周敏峰看,並說:「這本上頭有寫到關於天空的味道。」

周敏峰一看到我拿出書本,嚇得左顧右盼,趕緊用雙手遮住它,神色驚恐地對我說道:「我說你這書是從哪裡找來的?這不是被強烈禁管的物品嗎?一旦被老師發現,可是要受到處罰的。」

我搔著頭說:「我跟一個地下商人買的。」

「地下商人?」周敏峰對於我說的話充滿質疑,「有這麼好康的事你不會跟我分享?」

「你腦袋是吸太多油臭味壞掉了嗎?」我指著書本對他說,「我現在不就在跟你分享了嗎。」

「好好⋯⋯你安靜點。我很好奇,你在這底下城市裡,是怎麼接觸到地下商人的?」周敏峰好奇地問我。

「廣告,」我取出Cherry的平板,秀出幾天前我特地截圖的頁面給他看,「我就是看到這個廣告頁面,萌生了好奇心,將上面的代碼輸入至『座艙』中,竟意外地讓我聯絡到了他。」

周敏峰指著屏幕右下角的那串代碼問我:「那現在這個代碼還能用嗎?」

我搖搖頭,說:「沒辦法了,就連廣告都是隨機的。我嘗試了很多次,尋找不同頁面,就是沒再看到和這相同或是類似的廣告資訊,我感覺他應該是個駭客。」

「駭客啊⋯⋯」我見周敏峰搓著下巴,似乎在思考著什麼問題。

他的舉動讓我不禁問他:「怎麼?你也遇到過駭客嗎?」

「沒!」他露出一副令人欠打的表情,逼得我用拳頭狠狠地捶向他的手臂。

「搞毛啊!裝什麼正經,我還以為你也看過這頁面!」

周敏峰揉了柔發疼的手臂,嗤笑道:「抱歉抱歉,我想說自己太過俗套,裝個正經,看看能不能跟你處在一樣的同溫層裡。」

此時,他刻意看了看手中的手錶,「哎呀!我看時間差不多了,我也該去打工了,明天見,朋友!」

周敏峰迅速拎起放在桌上的背包,頭也不回的溜了。

我喃喃自語地偷偷揶揄他:「明明錶壞了,還要在那裡裝模作樣,太蠢了吧。」

見他走後,我將目光放回到那篇廣告上。上頭寫到的文字讓我深思,我相信任何處於地底下多年的人肯定都會自然而然地打上那篇代碼,想瞭解這世界的真相。

「有興趣嗎?想知道這世界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我們會住在這裡?想知道政府不可告人的秘密嗎?歡迎聯絡我。」

我的背後傳來一名女性細聲細語,聲音如同銀鈴一般,輕柔地唸出我平板上的廣告文字。

這真的讓我嚇了好一大跳。

我臉色慘白地轉身看著身後的人,大喊道:「班長!」

我看著班長雙手叉腰,眼神凌厲的看著我。

班長,名叫林宛惠。

剛入學時,她主動提出擔任班長一職,讓人不禁懷疑班上的同學是否有些天真,居然一致同意了她的提議。

然而,沒人預料到她那冷漠又難以相處的態度竟然讓她成功地牢牢掌控著大家。

自此,她被賦予了新的綽號——「霸道班長」。

我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完了!」。

林宛惠以其清新秀麗、娉婷嬝娜的外貌而聞名。

烏黑動人的長髮,圓溜的大眼,和纖細的眉毛使她看起來堪比校花。

然而,她總是板起臉孔,這使得她失去了一些可愛的特質。

儘管外貌出眾,十之八九,理解她的人絕對沒人願意跟她交往。

如今,被她發現這種文宣廣告,簡直就是在自掘墳墓,看來,我的大學生涯就此結束了。

齁齁⋯⋯

我露出一臉悲苦的表情。

「可以讓我看看這篇廣告和書包裡的那本書嗎?」

見班長這麼說,我傻了,「班⋯⋯班長,妳剛剛一直都在教室裡嗎?」

「是的,我一直都待在牆角的儲物櫃裡。」林宛惠指著她後頭放置打掃用具的櫃子。

我望著那勉強只能塞下一人的櫃子,再看看班長,滿臉疑惑的問她:「有必要為了管理班級秩序做到這一點嗎?重點是,妳是怎麼知道我今天會跟周敏峰分享這些事情?」

林宛惠從丹寧褲的口袋裡掏出智慧手機,然後對我說:「我從你的平板裡監控著你的一舉一動。」

「蛤!不會吧!」我迅速拿起我的平板,仔細看了看前置鏡頭,「難不成,妳一直用這顆鏡頭監視著我?」

林宛惠沒有回應我,但是這也表示,她間接承認了使用駭客軟體在監控著我。

我納悶了,「妳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監視我的?現在妳打算對我做什麼事?」

「我真心覺得,你的話很多。」我見她從圓潤的屁股後面拔出了類似像槍械的物體,「我勸你明白自己現在的處境可說是相當危險,要不乖乖跟我合作,要嘛⋯⋯我直接電暈,把你帶走。」

我舉起雙手呈投降狀,「我配合就是了,妳不需要這麼極端吧?」

她反倒將手中的槍械反轉過來,遞向我,說:「由於你的慢吞吞,話又多,又不肯聽我解釋,再過兩分鐘法紀特警就會過來逮捕你,勸你要有反抗的準備。」

不會吧!

「等等,班長!我現在反抗肯定就會是死路一條,那還不如投降會比較好吧?」

「你天真了。」林宛惠硬是將槍械塞給我後,不顧我願不願意,硬是將我從座椅上揪起,翻過造景的窗戶,躲在屏幕與水泥牆之間的縫隙裡。

我緊抱著手中那把槍,跟隨林宛惠蹲在牆後,緊張地問她:「妳到底想做什麼?」

「噓,安靜一點。」

林宛惠才剛用食指頂住嘴唇,要我噤聲,隨即我便聽到教室兩邊的出入口關起時發出的碰撞聲。

這時,林宛惠大喊:「蹲低一點!!!」

碰碰碰碰碰碰碰⋯⋯乒乓!匡噹!咚咚!啪咑!

我耳邊一直聽到子彈呼嘯而過的聲音以及教室內物品和木頭因子彈擊中後,發出的爆裂聲。

我從沒想過教室內這厚重的水泥牆竟成了保命符。

啪啪啪,子彈打一顆顆打在牆上的聲音,彷彿死神的召喚,僅差幾釐米,窗口飛過的子彈就能消掉腦袋大半頭皮了。

所以,我將身子伏低,不經意看見林宛惠從她順帶拉進來的背包內取出了像滾筒狀的金屬罐。

我見她拔下插銷,伺機而動。

我弱弱地問她:「這是什麼?」

林宛惠冷冷地對我說:「閉上你的嘴和你的眼就對了。」

她既然都這麼說了,我就順帶閉上雙眼,免得激怒她,不用等到外面的人處置我,我感覺自己就先躺平在這裡了。

槍聲一停,我隱約聽到教室外有無數個腳步聲,像是把整間教室都包圍住。

這時,我聽見教室門因迅速打開導致的碰撞聲,響徹整個教室。

稀稀落落的腳步聲湧了進來,像是在尋找掉落的物品似的,正確來說,應該是在尋找我的屍體。

霎時,我感覺出林宛惠投擲出手中的金屬罐,因為我聽見金屬碰撞地面的聲音。隨後,我聽到幾處男性發出低沉又撕吼的慘叫聲。

接下來,我感覺到換我這裡發出類似的槍響,但比起剛剛的槍彈雨林,顯得更為薄弱。

沒多久,我感覺後領口被提了一下。

林宛惠悻悻然地說:「該走了,此地不宜久留。」

我睜開眼,緩慢地站起身。眼前所見滿目瘡痍,書桌全被子彈打到東倒西歪,破損不堪。牆壁更是彈痕累累,身穿法紀特警的人全都倒臥在地上,目測約有七、八人。

我實在想不透,就區區我一個人,為何需要動員這麼多人,像是打算把我趕盡殺絕一樣。

不對,我這時看了林宛惠,「他們⋯⋯是來解決妳的嗎?」

林宛惠將我所認為的手槍抵在肩膀上,長髮一甩,回頭用著嚴肅的神情對我說:「不是我,而是我們。」

4.9K會員
156內容數
我是非賢君子,是一個熱愛創作小說的作家。 這裡會有一個專屬討論創作想法的專欄。 有興趣成為小說創作者可以在此互相討論、交流。 希望大家能帶著友善的言語相互鼓勵,謝謝大家m( _ _ )m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短篇小說│替死鬼 中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短篇小說│秋風孤月思姮娥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短篇小說│船舶的守護者
閱讀時間約 14 分鐘
短篇小說|我與炸彈客之間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短篇小說|雪染白衣
閱讀時間約 21 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