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魔舞【第一部】凌仙之仙 ☆第十章 萊陽遇險<下> 其一

2024/02/02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前情提要】遭定身咒制住的仙舞並不屈服,反而以空無元嬰驅動縛仙綾打落南極道翁手中的裂魂鈴,讓三人有逃脫機會。掙開縛仙綾,南極道翁動了殺意,欲以銷魂大法對清心師父等人不利,豈料一名絕色少女現身,施法逼開南極道翁,毀去裂魂鈴,更教南極道翁摔了個大跟斗;無良無德的修仙高人終告敗退,仙舞她們才得以得救。原來,施救者竟是神界大神『玄玉聖女』,閨名為月狐,由狐身修成最強大的正神。仙舞一見,滿是驚異,她居然看見一頭狐狸精!月狐不以為忤,反而大方贈予仙舞一只玉雕白狐,以為護身之用。謝過恩人,返回邱府後,仙舞少不得讓紅蓮和白雪好一陣擔心,她感激之餘,將兩名摯友擁入懷中,一切不需千言萬語。當然,仙舞永不放棄!

   望著仙舞一會兒翹唇、一會兒跺腳的不依表情,便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兒─她八成又被擋在擎天府門外。明攻不成,暗訪也不行,擎天府的防衛當真滴水不漏?

   紅娘子、清心師父坐在邱府議事廳,任由仙舞在她們身旁撒嬌磨蹭;那嬌憨可掬的模樣,教一旁的紅蓮及白雪又笑又搖頭。 

  「乾娘,仙舞才不信擎天府完全接近不得!」丁仙舞本還打算扮作小丫鬟混入,孰知被清心師父逮了回來。

   而月狐相贈之白玉狐確實發揮示警功用,使仙舞多次在玉狐庇護下躲過高人追擊,化險為夷。仙舞更因此認清自身之實力不足。

   輕輕嘆息過後,邱夫人將仙舞摟住,「傻孩子,乾娘怎可能讓妳隻身深入龍潭虎穴之中?想那傅恆行事心狠手辣,絲毫不留情;若是落入他手,豈有生還之理?」

   小女孩兒可不服氣,甜甜吟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說不定仙舞能擒服那賊子,要他向乾娘磕頭謝罪!」

   聽罷不免右手覆額,白雪、紅蓮不由得哭笑不得─好友的『樂天知命』真令她倆搖頭頻頻。

   「好、好,為師小看妳的志氣。」面浮微笑的清心師父撫摸仙舞的如雲青絲,「不過,凡事切忌衝動,記得找人商量,免得教人擔心。」

   乖巧地點頭後,仙舞心中又萌生主意,反正她就是不肯罷休。

       XXX      XXX       XXX

   一隻花白相間的幼犬於擎天府南面後門東聞西嗅,似是尋找什麼。牠肥胖五短的身體,走起路來搖晃不止,樣子極為討喜,惹人憐愛。

   幼犬雪亮通透的眼睛四處打轉,機靈的神韻絕非獸類所能擁有,牠的短尾不停擺動,紅舌微吐,細細喘氣。

   數名府內丫鬟走出後門打掃巷弄,發現這隻花白小狗,樂得輪流摟抱牠,並決定帶回飼養。

   活潑亂跳的小花狗一進府中,自然到處閒逛,不受太多拘束。牠對一些諱莫如深的節度使座上客十分敏感,會自行走避,離得遠遠的。

   小花狗走到一處戒備格外森嚴的庫房外圍,自是一陣好奇的凝視,彷彿想洞悉一切。守衛兵士立刻驅趕牠,但牠屢屢回頭張望,不知所欲為何。

   「大人回府!」一陣吆喝聲此起彼落,足見傅恆的排場不亞於當今皇上。

   低聲嗚叫幾聲,小花狗鑽入樹叢,眨巴小眼珠,看著東南節度使一伙人的靴履魚貫經過。有點饑餓的牠好想挑個看起來可口的傢伙一口咬下,眼睛卻盯住領頭的傅恆的背影不放,咬牙切齒。

   「你躲在這兒啊。」等傅恆的仗儀通過,一名小丫鬟抱起小花狗,「大爺的天威是不能干犯的。」

   牠倒也沒掙扎,任由她托抱。偌大的宅邸,經牠一番摸索,重要屋舍了解個大概,料是傅恆對自己信心十足,除人員守備外,竟未吩咐食客佈下陣法,或許能有可乘之機。

   丫鬟走過幾個議論中的僕役,小花狗豎起耳朵偷聽內容。原來東南節度使當夜將率數名坐下最有能耐的食客一道動身至襄陽,與數名駐邊大將共商大計。

   這些僕役才剛籌備完傅恆囑辦之事務,人仰馬翻,不免抱怨連連。主子愛使喚人,累的是他們。

   小花狗擺動短尾,眼眸中浮現一名美豔絕倫的小女孩臉龐,正是仙舞。丁仙舞本就善於與鳥獸交流溝通,亦能操控其心志;小花狗極愛她手中香噴噴的肉丸,當然願意仙舞以『馭獸術』進駐其意識內。

   遠在邱家本宅的仙舞以狼毫大致繪出擎天府的房屋佈置,並將防守最嚴之處以硃砂為記,也是主要目標。

   白雪、紅蓮『佩服』仙舞的永不放棄,連這種常人想不到的計策都用上了,誰會料到一只可愛幼犬是隻不起眼的間諜?

   同樣對仙舞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紅娘子、清心師父決定再次夜探擎天府,少了幾名元嬰期以上的可怕敵手作梗,其餘的便看自個兒本事。

       XXX      XXX       XXX

   皇天不負苦心人,仙舞等三人終於潛入傅恆的勢力範圍。於『隱身咒』之掩護下,她們穿越重重關卡,前進擎天府之深深庭院。

   絳衣小姑娘靠近白天小花狗發現的庫房,發現仍有重兵看守,並加上等級不低的修仙者看管。清心師父識得那些人物之修為不足為懼,心中亦料想─必須謹慎行事,以免誤蹈陷阱。

   守門的衛士與修仙者突感天旋地轉,立即渾身僵直,猶如尊尊石像,凝然不動。三道無形的身影閃過,庫房堅實木門為三道精煉鋼鎖及粗如手指之鐵鍊鎖牢,此刻卻無聲打開鬆脫,飄浮於空中。

   大門悄然開啟,遂又閤上,鎖鍊歸回原位,竟似從未發生任何怪事一般。

   才一進屋,清心法師立即做出憋氣之手勢。一陣異香撲鼻,屋內瀰漫淡紅薄霧,『酥骨斷魂散』四下飄逸,若無警覺,勢必中招。

   紅娘子見狀便丟出一粒藥丸,化作縷縷青煙,頓時將紅霧驅趕得一乾二淨,三人才稍微定下心來。

   「好個賊廝,耍這種陰險手段。」紅娘子輕啐道,「大意不得。」

   青衣道姑微加頷首,環顧庫房內部。只見最裡面是一處高台,上置一只沉紫鐵木箱。地面上繪有一圓形,上書數面道符,筆跡渾厚蒼猷。

   「且慢。」道姑再度停止動作,「有陣待破。」

   該陣法為『天圓七步陣』,入陣者須於七步內找出出陣煞門,否則永遠困於無限圓周間,不得其門而出。

   清心師父囑由仙舞破陣。小女孩一進陣法,唯覺四方圍上黑幕,完全失去方向感。

   「仙舞,七星天罡步!」青衣道姑嚷道。

   北斗、開陽、搖光……,仙舞腳踩三步七星方位,看見兩道陣門─紅色乃死門、黑色乃煞門。她提起仙氣,連拍幾掌,攻開煞門,周遭黑幕盡褪,道符分解成灰,回復如常。

  清心、紅娘子縱身躍至仙舞身旁,以讚許的眼神鼓勵她。仙舞只是紅唇微彎,三人定睛望向高台,不知內有何種機關?

236會員
191內容數
反正什麼稀奇古怪的靈感,在下都會轉換為文字,消化成小說。這裡將佈滿在下的創作。無論是仙俠、武俠、科幻、言情等等類別,都會在這個天地中出現。至於文筆和劇情的梗好不好、優不優,就請您來指教和踢館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