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兔寫短篇~柳家有女初長成(13)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一早,柳青青就被水蓮女官喚醒。

「酉儷郡主!已經辰時,該起身梳洗了。」

柳青青起身穿鞋之際,她看到腳榻處有一滴蠟淚,她狐疑著並在腦海中回想昨天房間的狀況。腦海中並沒有看到蠟淚印象,她想或許是自己沒有注意到,畢竟這得彎腰細看才看的到。

「水蓮姑姑早!」

「郡主昨晚應該太累了,到了傍晚還沒起身,」

「水蓮姑姑,昨晚有丫環來到我房間嗎?」

「我瞧郡主需要好生休息,所以我讓丫環們不要叨擾郡主休息。」

柳青青腹誹:若不是自己從小有訓練,若其他女孩到了陌生之地還找不著半點燭火,不嚇死才怪?

一番梳洗與早宴之後,柳青青方隨著女官前往主殿,公主娘娘養病之處。

根據女官的描述,公主娘娘,白晝大多的時間在睡眠中,到了夜晚反而精神較好,但神智時好時壞。她看見女官眼下有著一圈青黑,那是長年睡眠品質不佳引起的。

她問:「昨晚公主娘娘睡得好嗎?我好像沒聽到什麼動靜。」

女官:「公主娘娘一夜安眠,守夜的丫環們沒回報異樣。」

柳青青踏入正殿外廳,她便依稀嗅到一股香氣,到了內寢室,香氣的味道更濃。因為香氣甚濃,她不自主地動動了鼻子,女官瞧見便解釋說:
「這是安神香!娘娘自從當年事情之後,都睡不安穩,焚上這香有助於睡眠。」

裡有合歡皮、夜交藤、黃菊花與異國的拉凡達(薰衣草),照道理這些成分清新淡雅,作用在放鬆神經以助眠,濃厚的香氣反倒刺激鼻子,久而久之有損嗅覺。她見女官與其他丫環似乎早已習慣這香,更遑論躺在床上的公主娘娘。

公主娘娘很安靜地躺在床上,臉色蒼白但非病容,與她原始想像有所出入。長期躺臥的人通常四肢纖細,尤其是下肢肌肉流失,難以支撐自身體重,漸漸就無法行走。公主娘娘蓋著被褥,她無法判斷她是否如此,倒是瞧見手臂皮包骨的樣子,她看著都感到難受。

父親種植菊花很講究日照時間,他利用日照時間長短調節開花期。父親說:
「菊花其實是短日照花種,日照越長,花莖長的越好,花開的遲。」

所以在他的菊花田裡還有一排簡易農舍,上面僅有屋樑,屋簷遮蔽不多,他用來產期調節。在秋初的時候,一般菊花田已紛紛開花,量產之下,價格偏低。當大家採秋菊的季節,她得幫忙父親將菊盆搬進屋內,連夜晚也點上燈火。當市面上產季過後,她爬上屋頂蓋上黑布。當他們的菊花是花苞時,市面上菊花早就成了菊花茶了,當他們的菊花三分顏時,家戶都想爭購來當新年裝飾。人都道三叔的柳記號書店傳的盆滿波滿,柳靜靜是富家千金,但自己其實也是小富婆,只是雙親特別交代要低調低調。

她看著公主娘娘的手臂,想起菊花花莖的粗細長短與日照的關係。她環顧內寢室窗櫺的數目,時測床榻與窗櫺的步距。

她笑笑說:「好奇好奇!第一次看宮裡貴人的房間。公主娘娘的房間好大。」

女官看著她的舉動,不置可否。

然後又說:「走著走著,就感到熱了。」抬手就推開一扇窗戶,一點點。

瞬間清新空氣流入,她感到清醒些。

陽光、空氣、水,

生命的本質!




13會員
124內容數
兔走東西南北,所見所聞有感思,紀錄為了將來好回憶。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