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成長]對職涯現狀不滿意?對家人不滿意?對自己不滿意?如何釐清自己的不滿來自哪裡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前言


最近受到能量場變化影響,每個人都挺心浮氣躁(包括我),我們都對於很多事情感到不滿意。


不滿意工作、不滿意薪水、不滿意家人、不滿意生活……好多好多不滿意,好多情緒混亂地擠壓在一起。我到底在不滿意什麼?該怎麼釐清自己的不爽到底來自於什麼?到底該怎麼解決?


目前的我也還在摸索中,但已經有一些心得,我想把這段時間的心路歷程分享出來。



raw-image



一、很多不滿都來自於壓抑自我


我發現我很多的不滿都來自於「我沒辦法做我自己」。


我從小就是個很乖的孩子,放到現在甚至會被稱作天使小孩。


我在學期間都沒有經歷叛逆期,連嬰兒時期都只會吃跟睡,完全不會哭鬧,很少生病,超級好顧。爸媽生病的時候都是我在照顧,從高中開始背學貸,想要什麼都是自己想辦法賺錢去買,在外人眼中我就是一個超級乖超級孝順的小孩,以前的我對於這個稱號很引以為豪,但現在的我只覺得──我為什麼要這樣?


現在的我慢慢理解了,我會這樣不吵不鬧,是因為我潛意識明白:


就算我要了也得不到。


如果我不這麼乖,我的家人就不會對我這麼好了。


這兩個認知是對的嗎?還是錯的?──可能只對了一半。


從去年(2023年)下半年開始,我終於再也壓抑不下去,搬出家裡。我發現我的人生中,當我需要照顧時,我的家人很少能給我我需要的照顧,而當他們在討愛討照顧時,我卻都會給。我一直在透支自己成就他人,我直到去年才忽然驚覺:


我好像沒有學過「拒絕」這件事。


在我父母身上,跟在我自己身上,我都察覺到:我們不懂得拒絕,我們不懂得拉封鎖線保護自己,我們對於外人無理的要求會任人予取予求,然後也會理所當然地用這種態度對自己人,造成了各種情勒Drama事件產生。


因為不懂得拒絕的這個習性,我父母在成為受害者的同時,又是加害者。


無止盡的情勒讓我感到厭倦,所以我搬出了家裡。


對其他人來說,搬出家裡可能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但我在學期間也沒有住宿過,我過去的30年儘管搬家過數次,大概兩三年就搬一次家(逃債),但都是跟父母同住。


跟父母同住有什麼問題嗎?


之前聽台通Podcast的時候,我聽到某句話瞬間驚醒:


那個不是你家,是你爸媽的家。』


沒錯,小時候居住的家的確不是我的家,因為我無法獨自決定這個家的任何事。就連買東西丟東西都必須經過家人的同意,這個家真的不是我的家。


搬出家後,的確一切都必須自己來、自己解決,但我本來就不缺乏解決問題的能力,所以一切都讓我感到自在極了。我可以決定我要買什麼家電,我要買什麼丟什麼都不會被過問,我的房間不再會被天天無預警闖入,我不會再動不動聽到家人的爭執聲,我可以有完全獨立的空間讓自己靜心、創作──


我第一次發覺,原來我很獨立,原來我根本不需要那些太過緊密的牽掛跟支援。


離開家後,我損失了那些過多的牽掛,跟我不需要的微薄支援,但我得到了更多對我而言極其重要的事物。


當我開始學習人類圖之後,我從我6/2的人生角色察覺到,我真的超需要獨處,獨處時我才有辦法處理掉我的很多負面情緒。


在我2023年決定搬家前,我遭遇到的是:白天工作忙得昏天黑地、晚上回家聽我爸抱怨、我爸抱怨完換我媽去我房間跟我抱怨、要睡覺時家裡養的老狗開始哭叫(老狗接近殘廢不舒服),導致我晚上完全睡不著,等於我一整天都在極度高壓的狀態下,而且沒有時間可以排解負面情緒。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一兩個月,我終於爆炸了,去年六月時我跟公司提離職,跟家人翻臉,有一瞬間我想拋棄一切什麼都不管了。當時的我是完全無法思考的狀態,所以任何溝通都無效,後來是我主管讓我先休息一個禮拜再說。於是我請了一周的特休,獨自出去旅行。




二、我可以給我自己想要的


我來了一場三天兩夜的獨自旅行,我發現這段時間的我很自在、很舒服。過去跟家人出遊常常需要互相忍讓、互相遷就,然後忍到受不了就開始大吵架,氣氛糟透了,旅行時完全沒有放鬆感。


就是在這次的獨自旅行中,我開始認真反思,自己一個人住有什麼問題嗎?我好像不太害怕獨居的感覺,自己一個人出遊會有些許不便(需要自己顧行李、提東西之類的),但多了更多的方便(不用顧慮別人的感受跟行程,臨時起意想幹嘛就幹嘛)。


在這趟獨自旅行中,我初次體驗到「做自己」是什麼感覺。


我手裡有多少資源就可以做多少我想做的事,沒有人可以牽制我,我跟所有人都保持禮貌的距離,我不打擾到別人,別人也無法打擾到我──這種感覺真是棒極了!


當我要回家時,是2023年的六月底。我發現我又要回去面對那個吵雜又充滿情勒的家時,我感到好疲憊、好厭倦。


就是這個瞬間,讓我決定了,我要搬出去。


我想要一個「屬於我自己的家」。




三、拋棄不需要扛的責任,扛起需要扛的責任


要展開新的生活,就必須扛新的責任。我必須為自己想要的新生活負責,比方說我必須繳房租跟各種費用、自己打理家裡的一切、照顧好自己的健康。但此時的我已經有點超出負荷了,該怎麼做呢?


其實就是該拋棄自己根本不需要扛的責任。


我開始學會協商,開始學習爭取自己的利益,開始懂得判斷什麼事根本不需要我親力親為。


在這個過程中,我也漸漸理解到,任何事情都由我一手包辦,其實也是在抹煞他人的成長空間




四、理解自己特質帶來的優缺點


我發現過去的我很需要「被他人需要的感覺」,所以我常常會做得過多,然後沒有得到褒獎或獎勵時就會很失望,覺得自己被辜負──我也在我爸身上看到了相同的影子。只是他會透過情勒的方式來爭取他認為自己應得的獎賞,我是心死就直接離開的類型。


我查覺到自己有這個課題,再透過人類圖研究自己,我看到了意志力中心空白的特點:


空白的意志力中心對自己的價值感不清楚,不知道自己哪裡好,但也不太知道自己哪裡差,透過後天大量觀看並搜集旁人回饋後會了解自己的價值,但對於不熟悉的領域是沒辦法用體感判斷的。

善於接收外面的能量,能夠感覺到別人的價值,也會知道別人講話是否有信心、是否肯定自己。

空白的意志力中心的人,「人生不適合設定目標」,因為他們無法衡量自己做不做得到,就算設立目標也是盲設,而且通常在達成目標的那刻會鬆一口氣,而不是覺得自己很棒。空白的意志力中心的目標,比較適合用來衡量能耐,透過最後達成率了解到自己的能力所在,而不是來達成用的。

由於不清楚自己的價值,空白的意志力中心的人可能會因為覺得自己沒有價值,而陷入了「非自己」,想盡方法要證明自己,但其實「不知道價值在哪,不代表沒有價值」,反正不管是是好的還是壞的,自己怎麼也搞不清了,就算越補越多能力自己也沒辦法感受到,所以不需要做什麼來去證明自己,也不用把自己能力夠不夠列入決策的參考。

來源:https://medium.com/guiguanlin/人類圖-九大能量中心-centers-4b275a662b4b


我看到這段描述哭了很久,它解答了我的很多疑問。


我喜歡被人需要的感覺,我容易受他人評價影響,我害怕被罵,我容易做得過多,我察覺不到自己的優點……


這些特性都是來自於「我透過他人的評價來定義自己的價值」。


過去的我習慣將力量交給他人,我習慣讓別人定義我的價值,因此才會有這麼多的痛苦。


但同時,我也因為空白的意志力中心得到不少好處,我擅長接收外在的能量,我知道別人的優缺點,我知道對方是否有自信,我很擅長鼓勵他人、給人勇氣。


這些特質其實都是一樣的,只是當運用不當時,我就會傷到自己。


既然如此,我能不能學會好好運用自己的特質呢?




五、坦誠面對自己的一切


所謂的坦誠面對自己,是不批判、不否定,理解自己,包容自己。


當我足夠坦誠時,我發現我身上很多的刺會慢慢軟化,因為我身上會有刺,是為了保護自己。因為我容易被他人的評價影響我對自己的評價,所以當我發現我身邊都是會用力指責我、批判我的人時,我會用非常多的刺跟牆把自己包起來,避免自己受傷。


而理解到自己有這樣的特質,察覺到自己的憤怒跟武裝是為了保護自己,我就可以追本溯源去解決真正核心的問題:


「我能不能賦予自己價值?」


如果我能夠理解自己、肯定自己,由我來賦予自己價值,不被他人的評價左右,我是否就能漸漸放下那些無謂的武裝?




六、許多不滿的根源,其實是不滿自己


我很常會看這個不順眼、看那個不順眼,小時候的我還很常會把這些不順眼的地方直接講出來,搞砸自己的人際關係,然後忿忿不平地說「這些人都不懂進步!」。


其實真的是這樣嗎?


長大後,我發現其實那些人都有他們自己的步調、他們自己的價值觀,他們不想理我,他們不會受到我的批判影響,是因為他們很知道自己的信念是什麼、價值是什麼。


反觀我自己,正因為我沒有明確的價值感,別人說什麼我很容易照單全收,信念系統一團亂。我連自己真正覺得好的跟壞的事情都分不太清,還想去指責他人做得不夠好──有趣的是,如果沒有我爸,我可能沒辦法產生這樣的自覺。


因為我爸在這方面跟我很像,只是我在社會化的過程中,發現這些指責會很讓人討厭,所以把這些刺耳的話都收起來。我爸是四處亂炸人,講一堆有的沒的,還常常把自己搞到要被打......


透過觀察我爸跟嫌惡我爸的過程,我發現我這麼討厭我爸,是因為他等於是我身上負面特質的放大版。我多討厭我爸,其實就有多厭惡自己。


如果我沒有將自己的特質用在適當的地方,很可能就會步入他的後塵,成為一個我最討厭的大人。


而為什麼我會說,要對自己坦誠呢?


因為我發現我跟我爸最大的不同,是他永遠都在否定自己的失敗。


他從中年開始跌跤,一路上都不願意承認自己的失敗,這樣的焦慮讓他的人生就像開著碰碰車瘋狂撞牆一樣。


很多時候,承認自己失敗,承認自己扛不起這些重擔,是很重要的坎。


因為如果我不願意承認,我就會不斷地強迫自己去扛那些自己壓根扛不起的責任──但我實際上又扛不起,我就會一直活在愧疚中,並認為自己是個很爛的人,怎麼連這點事情都扛不起。




結語


對自己坦誠,是一輩子的課題。


畢竟直面自己的弱點這件事並不好受,甚至可以說,很可怕。


但我們會一直在原地打轉,在同樣的課題上不斷輪迴、不斷經歷,怎樣都走不出去,都是因為我們對自己不夠誠實。我們不敢看某些骯髒的角落,一直沒去清掃,污垢就越積越多,一些噁心的蟲子跟蟑螂老鼠就會開始寄生在我們身邊。


這幾年來,很多人都在說,原生家庭的傷痛需要很長的時間化解,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認為自己被原生家庭傷害的很深。


但看到我的案例,你是否也會有一瞬間想到,你跟某個你厭惡的家人真的好像、好像?


有沒有一個可能,他的存在是在提醒你,你也是這樣的人?


如果你沒有意識到,只是一味抱怨他有多爛,會不會在不知不覺間,你也變成跟他一模一樣的人?

斜槓不是為了賺更多錢,只是因為我想做就做! 國中斜槓寫小說,高中斜槓畫插畫,大學斜槓畫漫畫──現在又要斜槓寫部落格、做Podcast,到底有沒有在念書/工作呢? 這個部落格會分享我從小到大斜著向前走的過程,以及一些心靈成長、自我成長相關的故事,若有興趣歡迎追蹤訂閱,並留言讓我知道你的想法哦~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