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局 神話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太常寺,中墟閣。

殷末勳雙掌大力拍向桌案,比起知道月見的藏匿處,他更想知道那名有白色巫力的女子是誰。

『巫觋至今都未傳出有白色巫力者,怎麼里月見出現沒多久,白色巫力就跟著出現?』

殷末勳握緊雙拳,想起方才透過黑蜂鳥看到的景象:『里月見不是一個人,她身邊還有其他人,她憑什麼!』

殷末勳一拳憤恨地打在桌案上。

『白色巫力…白色巫力…,里月見上哪去弄一個這樣的人?』

整個巫觋族都沒消息,有個外人不知從哪弄來這樣一個不知是真是假的傢伙,若將這件事告訴陛下.…

『不。陛下還不知道里月見進了玉京城,也不知道日後將會有更大的事發生,這時候,陛下什麼都不要知道最好。』

殷末勳這麼說著,決定動身去一個地方,便是予王府。

就在殷末勳剛踏出中墟閣時,他忽然想起一件事。

『那是堯王府嗎?』

殷末勳想著,堯王素來不喜朝政,只管賦閒在府邸,里月見出現前與出現後,他都沒有動靜,況且,堯王府的位置是眾所周知的偏僻,他的府邸與里月見的宅子相近或許是巧合。

殷末勳低頭想了一下,即便有萬分之一的可能性,也不能遺漏。

———

予王府。

接到門僕的通知後,宣邕立即前去門口迎接殷末勳。

『太常卿,你怎麼會來,是有何要事嗎?』

『殿下,我們進去說吧。』殷末勳行禮道。

進到正廳後,宣邕便先命人去準備茶水。

待雙方入座後,殷末勳首先開口。

『殿下,里月見在玉京城。』

宣邕訝然道:『你如何知道?』

『經過幾日來的搜尋,最終,找到她所在的位置。』

『在哪?』

『城西郊區。』

『當真?確定里月見在那?』

『是的,她不知何時在那裏弄了一座宅邸,規模甚至不輸給您的王府。』

『從你剛才的話聽來,里月見似乎很早之前就到玉京城了?』

『不錯。她早就來了,只是藏得很好。而且…』殷末勳說到這,頓了一會,接下說,『她不是一個人,她身邊還有幾個人同她一起。』

『不是一個人.…。』

『還有件事,里月見的宅邸旁,是堯王的府邸。』

宣邕訝異地看著殷末勳:『三王兄的府邸?太常卿,你是想說...?』

『殿下,堯王的府邸建在城西郊區,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但這麼多年來無人知道堯王府旁邊還有個宅子,且堯王素日來都待在自己的府邸,並無其他異狀,但怪就怪在里月見的宅子恰巧在堯王府旁邊,這未免太過巧合。』

『太常卿的意思我明白,你是怕三王兄可能與里月見私下有往來?』

『不錯。殿下,對於堯王,我們必須防。』

宣邕點了點頭,在爭儲君這條路上,所有可疑的人事物都須謹慎以對,即便是毫無威脅的人,都得設防。

———

『那她呢?』宣藍指著川茴問道。

『她是水界王神,水龍王。』月見說道。

『哇.…真的有神界的存在啊。』宣藍一臉驚奇地看著川茴,接著轉頭問月見,『不過,妳是怎麼認識這些神的?』

這時候,陽東士清醒過來,他聽到宣藍的話,也跟著說道:『里月見,妳的來歷絕對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樣簡單。』

『唷,你恢復正常啦。』

陽東士指著伏惑與川茴,對月見說:『這次,妳別想給我蒙混過去。』

月見兩手一攤,略顯無奈地說:『好吧、好吧,比起日後再告訴你們,不如現在說一說,免得徒增一些麻煩。』月見搔了搔頭,對伏惑說,『你認為我從哪講起比較好理解?』

伏惑嘆一聲:『妳故意讓我與水龍王在凡人面前出現.…喔不,是我們這些神,差點忘了還有一個先被妳拖下水的,總之,妳高興想怎麼講就怎麼講,順便告訴他們上古神話史也行。』

『神話史?』陽東士說道。

『十多萬年前,天地混沌,某日,天外降下一顆殞星石,間接促使開天闢地。天地創生爻父,而後創生六神獸。為了完善世界規制,天地創三大神界,天、地、水三界及人界。天地讓爻父負責管理三界,但爻父命數有限,天地便創一對雙生兄妹,兄為月神,掌管星月,妹為母神,許給爻父,與其生下三子,分別為黑龍王、白龍王、水龍王,三龍王則各負責掌管天、地、水三界。這些事情在書上應該都看的到吧?』

陽東士說:『與書中記載的,大致上相同,但有一個地方是書中沒寫到的,就是殞星石。按書中記載,是天地初始混沌,天上降下巨光讓混沌散去,天地才開闢出世界。可妳說是天外降下殞星石,才促使開天闢地,是書中記載的才是正確的,還是妳說的才是正確的?』

伏惑看向月見:『把殞星石這部分拿掉是不是妳幹的?』

『不是,是黑鳳凰。』

聽到是黑鳳凰做的,伏惑了然的喔一聲。

陽東士在月見與伏惑間看了看:『所以,書中記載的並非全貌,妳說的才是正確的?』

『是,我說的才是正確的。』

『妳為什麼會知道的那麼清楚?』

月見放出燦爛的笑容:『因為,我就是那顆殞星石。』

撇除煙縷與阿离,陽東士、宣藍、里蔚三人震驚地倒抽口涼氣。

『月見,我跟妳學了這麼久,妳怎麼沒跟我說這些事?』

宣藍感到心裡不平衡,明明自己是月見的徒弟,卻隱瞞這麼重要的事。

『時機未到,當然不可說。』

『妳的意思是,現在時機到了,可以說了?』

『正是。』月見看向陽東士,『我說過,我會帶你見識你所不知道的世界,你當初認為我會利用煙縷作惡,是因為你長期待在封閉的崑崙觀,接收到的都是片面訊息,可當你走出崑崙觀,看見更多的可能性之後,你還認為我要利用煙縷作惡嗎?』

沒錯,至今為止,里月見從未拿煙縷做什麼事,而煙縷也是靜靜待著,沒想要離開,除了找自己麻煩之外。

從一開始認識里月見,她就一直打破我固有的認知,長生不老,天命,預知未來,探勘過去,還能隨時遙視觀測各個地方,現在,連神話裡才會出現的神都站在自己面前,可以推定她所言不假,那麼,殞星石又是什麼?

『殞星石為何物,怎能促使開天闢地?』

『天外之物,非尋常道理可言,能量強大,可毀天滅地,也可開創天地。通俗的話來說,就是無可比擬,至高無上的存在。』

川茴這時候翻了個白眼:『殞星石若那麼厲害,蹦出個妳來做啥,妳與殞星石是天差地別的層級。』

『川茴妹妹,我還沒說完。』

川茴撇了嘴:『好,妳說。』

『殞星石幫助天地創生萬物,與萬物為伍,本可以在天地殞滅後,替它守護萬物生靈,但,事事萬千變化,曾經至高無上的存在,卻淪落到即將消亡的命運,即使在強大,也掌握不住自身命數。』

『妳說妳是殞星石,可從妳話裡聽來,只是在敘述一顆石頭的過去,再說了,石頭怎麼會迸出個人來?』陽東士說出自己的疑問。

月見笑了笑:『我忘記補充一點,殞星石不是顆石頭那麼簡單,它是有意識的,你想想,有意識且能量強大,如同天地,難道就不能像天地那樣創生生命嗎?』

『..…什麼?』

不只陽東士愣住,宣藍與里蔚也跟著愣住。

一旁的煙縷蹙起眉頭,她想著,月見這話似乎哪裡奇怪,但是又說不出是哪部分。

『妳與殞星石不是不同的存在嗎?妳不是殞星石弄出來的嗎?殞星石不就相當於妳的父母嗎?就像天地是爻父、母神、月神的父母那樣。』

川茴發現自己之前好像誤解一件事,一件不得了的事。

月見看向川茴,神情倏然淡漠,如傲視萬物,睥睨眾生之態,僅短短幾秒,就令川茴產生畏懼。

而也就這短短幾秒,讓川茴瞬間想通了。

月見那句“我就是殞星石”不是開玩笑,她也不是隕星石生出來的,而是,她本身就是殞星石,真真切切的殞星石。

殞星石居然可以.…自行化身?!

轉瞬間,月見又恢復以往的不正經,她笑道:『我活過,也死過,只是後來又死了,現在又活了。』

『什、什麼.…?』

陽東士徹底懵了,什麼活過又死過的,里月見到底在說什麼?

伏惑無語地看著月見,知道這人又開始胡謅了,他直接幫月見說:『總而言之,我們這幾隻神獸是殞星石看著長大的,而殞星石也就是月見,她曾在天界待過,自然認識神界三王神,如今的月見就是個凡人而已,自她化為人身出現在天界開始,至今已過了三千多年。』

『啊?』陽東士驚得合不攏嘴。

我剛才聽到了什麼?

宣藍雖感到驚愕,但她很快就明白過來,月見曾經是神話,只是現在,是以凡人之姿出現在人界。

『殞星石,本身就是比神還強大的存在,對吧?』宣藍說道。

『不錯。』

『那麼,天地呢?天地開闢世界,創生萬物,它應該也是與殞星石同樣至高無上的存在吧?』

這時,伏惑稍稍瞄了月見一眼,卻看月見一如往昔的神態,伏惑心道,興許是自己想多了。

『天地自然是,只可惜,它完成了任務後,便成為萬物生靈的一部份了。』

『那不就表示,世上獨一無二,至高無上的存在就是妳了?』

宣藍說完,突然覺得自己的言論很荒謬,便笑了出來。

3會員
63內容數
以古風奇幻當故事背景。 她串起了許多事件,卻是因執念而起。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