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型的另一邊

2024/02/13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熊野古道伊勢路第一天的旅程有些荒謬:從沒有頭緒、沿路摸索、到陰錯陽差走上規劃外的路線。

直到現在,我對自己所犯下的錯仍無法釋懷。這事關早已知道的自己的性格缺失,是明知卻無所作為的不能原諒。

無意把所有責任攬在自己身上(我沒這麼重要啊),但仍非常、非常感激旅伴W(至少在可感知的範圍內)沒有因此責怪我。

 

可是,我有犯錯的事實並不會因為沒被責怪而改變。

我如果再仔細一點研究W傳給我的翻拍照片,如果多花一點時間在電腦上面打開檔案不要只在手機上放大閱讀,很可能就可以避免斷章取義亂找關鍵字的情況。

如果發現手邊的路線資料跟W所說的耗時差太多的當下,更認真的反應溝通,是有發現錯誤的機會的。

如果有多點認真去了解伊勢路,就會知道從預設出發點開始有兩條路線,就不會以為只要看到熊野古道的標示跟上就對了。

 

對路線整體情況沒有充分掌握、明明有使用科技媒材能力卻沒有找對檔案,是造成這個荒謬狀況的主因。路標指示不清雖是事實,卻不能當作忽視自己缺失的藉口。

以結果來說,我們踏上的百分之百是熊野古道伊勢路的路程沒錯,但以「規劃──執行」這部分來說,是失敗的。

但是還好也是熊野古道,還好人平安,並且順利完成了這條意料之外的路線。




這一天的裝備:

 

Isobaa 50%羊毛240、Marmot W's Eustoma No Collar Shirt美麗諾羊毛混紡襯衫、Mammut Sapuen 軟殼外套、mont-bell Chameece圍巾、Tierra Sta Outdoor長褲、Teton Bros. Cozy Tbea毛帽。

背包、小包、鞋子因為沒得變化,就不再重複記錄。

raw-image


氣溫約是8-9度。連同軟殼外套都穿著走緩坡會熱是預期中的事,但在最初的一個小時裡,始終沒心情調整。事實上,把外套脫掉後,即使走的都是下坡,也還是不免流汗。但今天仍然不敢像平常一樣脫到只剩底層來行進,流汗量只要不太過,注意防風便是。



前一天晚上,我們各自住在伊勢市的旅館。早上約定好一起搭乘電車前往梅ヶ谷站,從那邊出發。預定要走的是「ツヅラト峠」這個路線。

前幾天的預報是隔天才會下雨,但前一天晚上在確認時,卻發現雲雨帶提早報到。這天早上稍早就已經下過一場雨,到了我們出門時,雲層仍低,陰雨未歇。

 

車站的月台出來後,看不出來是往左還是往右。W依照書裡指示,往神社方向轉過去。

前方有停車場、有廁所,作為一條步道的起點確實有模有樣。看到熊野ツヅラト峠的標示牌,沒錯就是它。

大約五分鐘,走進一個團地,斷續有貨車迎面開過來。W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是走進團地呢?


raw-image
raw-image
raw-image


於是我們返回標示牌,看到指標旁有另一條林間的路,以Google查詢ツヅラト峠的方向也確實沒錯,就往前走。標示牌上的路徑有告訴我們前方有橋要過溪。走著走著,看到了溪是沒錯,但沒有橋。

也完全沒有可能跳石頭渡溪的地方。對岸有布條,但看起來並不是路徑也看不出來有路徑。(幾天後我利用沿途所見歸納出來,那種粉紅色絲帶應該是他們林業自已的標記。登山布條的長相不是那樣)

raw-image
照片上可見的盡頭就是垂直在兩米下方的溪谷。

照片上可見的盡頭就是垂直在兩米下方的溪谷。


站在溪邊,左看右看都沒有橋。那到底是要?

 

只好退回,試著從神社境內通過看看。

也是無法。


raw-image
raw-image
raw-image
raw-image


雨沒有要停的意思,陰沉天氣讓不安的心情更加跳動。

 

一直在這裡徘徊也不是辦法。猶豫之間,能問的人也都漸漸走光了。

我拿出事先下載GPX檔案──就是這個動作,問題看似解決了,但其實另一個錯誤就產生了。

 

因為我下載的地圖不是ツヅラト峠,是荷坂峠路線。

更可笑的是原因。我在W給的翻拍資料中看到「順便」介紹到的荷坂峠,然後就逕自以為這也是路徑的一部分。加上ツヅラト峠片假名太多讓我會下意識放空,於是就以「梅ケ谷、荷坂峠、紀伊長島」三個點來查找,找到了耗時約2.5小時的路線。而我明知W告訴我我們第一天要走的路線大約是4小時,我依然沒有警覺。

 

然後就更自以為是的說,我下載到的軌跡圖,應該是從車站的另一邊開始。

然後我們就走到車站的另一邊去看看,看到了荷坂峠的指標牌,也就以為是這樣走沒有錯。


raw-image
raw-image


但一路走下去,不確定感還是深深圍繞著。

W書上寫的要經過的點一個都沒經過,而且第二個指標竟出現在第一個指標後的半個小時。中途完全看不出來我們在走熊野古道。

天氣不穩定,路程不確定,心情不安定。

 

看見蠟梅讓我感覺好了一點。

我最喜歡的梅花。顏色和微微透光的質感就是無可救藥的深得我心,並且總是散發令人嘴角上揚的香氣。

raw-image



終於,看見了一個斑駁難以辨識的熊野古道標誌。

raw-image


路邊遇見的誠實商店是個小驚喜,一顆珍貴的寶石。讓我稍微跳脫出剛才的情緒,真切覺得自己在旅行、在徒步。

raw-image


很遺憾沒能進行採購,只能繼續往前走。


raw-image
raw-image


難題隨即又來到面前。

我手機上軌跡紀錄所指的那條路,被路障擋著。

入口清楚寫著是熊野古道,但那路障是擋車、還是連人也擋?明顯他並沒有特地在側邊留下行人出入口,可是鐵鍊的高度又是可以輕鬆跨越的程度,而且也沒有行人禁止進入的標示。

所以我只好認知為「車輛禁行,僅可步行進入」。

 

是嗎?但是前面有倒木。


有時,明顯的倒木是種「此去無路」的暗示(或明示),但有時只是山徑上的日常。

眼前的是哪一種?

此時的我已經對自己的判斷失去信心,但也無其他可行之路,只好跨過去,邊走邊看。


raw-image
raw-image


腳下的路徑沒有新鮮的足跡。

這是對的路吧?只是很久沒有人走了而已吧?

對照手機裡的路徑,知道這是一個月以內的軌跡紀錄,告訴自己要相信。

 

看到隧道入口,很慶幸不需要走隧道裡面,也不用高遶。只需要小心穿越馬路到對面去。

raw-image


對面也有標示,太好了。而且五分鐘後,一堆標示就陡然出現在眼前。

要嘛一個也沒有,要嘛到處都是。

我有點不知道應該怎麼去感覺這種莫名的情況。

隧道口的標示

隧道口的標示


五分鐘後

五分鐘後

raw-image
raw-image
raw-image
raw-image


算是放心了一點,剛好雨也算完全停了,出發照還是來一張。


raw-image
raw-image


接下來完全是下坡路段。

從這裡開始,三五步就一個英文的熊野古道標示。明明應該覺得很確定很安心的,但這與稍早的毫無指示實在落差太大,看著這麼密集的標示,反而有點生起氣來。


raw-image
我的理解,這英文的標示是紅+白色的理由,跟歐洲(美國不知)的山徑噴漆顏色,是相呼應的。不知是否當真如此就是了。

我的理解,這英文的標示是紅+白色的理由,跟歐洲(美國不知)的山徑噴漆顏色,是相呼應的。不知是否當真如此就是了。


這裡的山徑也有告知「進度」的標示。

「這才對嘛!」

雖然明知不應該有太多預設。不管官方或民間,對每條路徑的規劃一定都不一樣,還是在心理比較起來了。

raw-image


走著,看到了「長島灣一望」的展望缺口。

剛好有板凳,可以喝口水、賞個景。


raw-image
raw-image
raw-image
raw-image


然後,看到了蓋印章的地方。

原來伊勢路也有集章制度呢!

果然功課做得不足,汗顏。

raw-image


走著,有名為「沖見平」的展望處,我們沒有上去。

又看見茶屋遺跡。足見這條古道曾經的繁榮,只是而今很難想像。

raw-image
raw-image


接下來,路徑分為兩部分:一條是明治道,一條是江戶道。可想而知江戶道比較古老,除了路徑狀況可能比較不好,也比較陡峭。

拿出手機來看了地圖,確實江戶道就是直直下切,那等高線的密度不是太誇張但也不怎麼好惹。眼前的路徑鋪滿了落葉,稍早的雨可能將下層浸濕,是一個看不出來哪裡會滑的陡下坡。

明治道就是迂迴的之字坡,沿途會有多處跟江戶道交會的地方。

raw-image
raw-image

我們選擇了明治道,讓自己悠閒放鬆。

 

繼續下坡,看到了水量很少的溪溝,接著又看到成堆的標示。

raw-image


raw-image
raw-image
raw-image
raw-image

荷坂峠的另一頭到了。我們等於是走完了這一段的熊野古道。

raw-image


可笑的是,此時我才完全接受了是完全走上不同路的事實。一開始明知行進方向離地圖上的ツヅラト峠越來越遠,卻抱著一絲希望,想看看甚麼時候會轉個彎繞回去。

 

時間有點早,但查了半天,也無法臨時再加上甚麼耗時剛剛好的其他步道行程,因為還要趕上最後一班轉往紀伊勝浦的電車。

 

下山走進住宅區,地上看到了預設覺得一開始應該就要會看到的標示。

等到我們都走完了才看到,這是怎樣。

raw-image


「一里塚」似乎也是古道上常見的標示。

石佛的面貌久遠,但每當看見這些,心中都很感謝這些文物被好好的保存著。

raw-image


住宅區裡沿路都種了梅花。正想著為什麼是梅花不是櫻花,也正因此開心(喜歡梅花遠勝於櫻花啊),慢慢的才想到這裡是紀州。

紀州梅,是名物哩。

raw-image


在經過「道の駅」之前,就在盤算應該要在這裡用午餐,還是到車站附近再看看。

雖然知道冬天會營業的店家不多,但猜想紀伊長島不是甚麼極小規模的無人站,周邊應該也還有一些商店。多多少少還是想把路徑完整了之後再來覓食。

因此路過道の駅,沒有停下來。

raw-image
raw-image


到了紀伊長島站,放眼望去杳無人跡。沒有店家的氣息,沒有白晝時分理應有的活動力。

用Google Map查看,能找到的店家已經寥寥無幾,即使有,也沒有在營業或看來早已沒有在營業。

(但是,有書店!)

raw-image


只好往遠一點的地方走,找到了一間拉麵店,店門口的標示很有趣,寫著「自2/1起中午營業至下午三點,現在營業至下午兩點」

我始終沒有想起來這一天是1/31日,還不是二月份,一直在想「現在」跟「二月」到底哪裡不一樣。

很好,「現在」是一月,「現在」是下午兩點十五分,已經沒有在營業了。

 

再試著多走一點,看到一個很可愛的烏龍麵店的標示,高興的走過去看看。

raw-image

但是彎進田間的小徑一看,沒開。

路口正在家門前整理東西的先生看我們一副失望折返的樣子,主動問我們是不是要找吃的。

幾番詢問,結論是既然那間拉麵店我們已經去看過了,就只能去國道上看看那邊幾間烏龍麵有沒有營業到下午三點的。

 

謝過那位先生,一輛小貨車開出來。

結果正是那間烏龍麵店的店主。

「真是太遺憾了」店主說。

「真是太遺憾了」我們說。

 

國道上除了車子呼嘯,幾乎沒看到人。

可見的少數幾間餐廳,全都掛著「準備中」的牌子。

 

還好,還好有超市。

於是午餐就在超市外的長椅上吹著風,吃著熟食區的東西。

不過幸好很好吃。一邊吃,也一邊盤算等一下要買哪些回去當晚餐。

 

午餐後,找了附近覺得或許能去看看的神社等地去走走。

結果看到了地上的指標。原本應該要下山回來的地方是這裡啊。

raw-image

但是,從此處到車站,又是一個指標也沒有。

只能說,我知道自己很不會找路,又有著完全相反的直覺方向感。但大家真都這麼會找路嗎?用聞的都知道要往哪裡走嗎?

 

回到車站,發現站前就有好好的指標。

但在兩個指標之間不算太遠又相當迂迴的這些路徑,大家都是怎麼解決的呢?

raw-image
raw-image



搭車從紀伊長島到賀田站。天氣不好的緣故,才五點多天已經全黑。

還好其實有路燈(只有表面上學到教訓的我依然把頭燈包在了不方便取到的第方,唉),還好雨勢是撐傘能解決的大小。

在黑暗中步行將近15分鐘,從車站到我們今晚的住處中間,甚麼都沒有。

房子是有的,但要不是已經荒廢,沒荒廢的裡面也沒有人。

 

轉往旅館的下坡路更是坑坑疤疤,如果不注意的話可能會拐到哩。

突然間,看到路燈的範圍中照到了一株好大好漂亮的樹。

希望明天早上能有機會先來看看再出發。

 

謝謝W找到了這麼棒的旅館。

我已經好久好久沒有住過這種等級的了。

 

面海的落地大窗前有可調整角度的躺椅,有膠囊咖啡機(咖啡杯是Narumi的),有茶包、急須、湯吞,也附贈當地的仙貝,有煮水器。化妝保養用品有不同品牌的兩套,盥洗備品俱全:毛巾、浴巾、浴衣,樣樣乾淨蓬鬆。

即使鼓勵人家去大浴場(還有分海景浴場和一般浴場),房間裡的浴室也完全不馬虎。

壁龕邊的花是真花。

服務生送行李上來的時候,還墊了塑膠布。連雨天行李可能是濕的這點都考量到了。

 

雖然沒有悠閒的心情餘裕去大浴場、去觀摩海景溫泉,但在這樣的房間裡多待一點時間,也是對我來說難能可貴的享受。

畢竟下一次是遙遙無期的,呵呵。

raw-image


raw-image
raw-image


舒適的住處療癒了我這一天自我感覺的不良好。

隔天天氣看來不錯。有了一點找路的經驗,晚上也跟W確認過的了我找的路徑和他的規劃相符合,接下來應該會順利一些吧。

 

本日記錄:

https://yamap.com/activities/29580384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3會員
    38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