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勳的信

2024/02/13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嗨,過年期間都還好嗎?
今天想聊聊,關於書的話題...

我想妳跟我一樣,看過不少書吧? 都說現在人們不愛看書,只滑手機,然而愛看書的人,他們也買書嗎??至少以前的我,是會買啦。

隨著年齡增長,書也越買越多,這裡的人們戲稱我是百科二宮,可能跟我看過很多不同種類的書有關,天文的,科普的,藝術的,生物的,文學的,小說的,限制級的,總之好多好多,當時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那麼愛買,買了又很少看第二遍,那麼這些買來的新書,最後不免又落入斷捨離的世界,那麼跟一次性消費商品,又有什麼不同呢? 似乎有點浪費,也不環保,就跟每學期結束之後,孩子大量淘汰的課本簿本,進了資源回收廠一樣,其實那些課本都還很新,只是因為屬於特定主人,似乎沒了價值,這樣看起來,電子書反而更環保...那麼我們追求實體書的意義,又是什麼呢??

想起去日本自助旅行,看到馬路邊整捆的漫畫雜誌被丟棄,又想起,曾在自家地下室的廢紙回收區,看到成套幾乎全新的漫畫,被主人放棄,如果回收廠沒有舊書交流體系,這些漫畫變成再生紙的機率,我想很大吧。

人們斷捨離最大的難處在於,這些妳曾經很在意的東西,對別人來說,已經沒有太大購藏價值,丟也不是,不丟也不是。

我也曾希望孩子多看書,他還小的時候買了一些全新又有趣的童書,想不到也是沒興趣看,都說要親子共讀,結果這些印刷精美又有內容的童話故事,或許只合適於我們的童年時代??

也罷,當我想開之後,就把這些幾乎全新的童書,跟我一部分已經列入"一次性消費"的藏書,前一陣子我打包成幾箱,捐給八里的二手書店了。因為我也不希望這些書本最後變成再生紙,妳說捐給茉莉還是其他較高檔的書商嗎?他們要的,也大多是能上架賣相較好的書籍,又離我家比較遠,所以我就選擇八里的書商,過個關渡橋就到,正好。


raw-image


年節期間,我帶了孩子去了一趟三民書店,我好久沒來這裡,這裡曾是我很喜歡逛的地方,因為經史子集,科普藝術應有盡有,這些年來,我在這裡貢獻了滿多出版業的經濟產值!(笑)

raw-image


於是我發現,與其買書給孩子看,不如讓他選擇自己想看的書,這樣容易得多,也不用擔心買給他的書他不愛看,投資精神文化的錢打了水漂。也許是少子化的關係吧,三民書局B1的親子閱讀區,也已經取消好多年了,想到這裡,內心不免也頗有感觸...。

後來在三樓,看到一本書名為藝術家與他們的謬思女神,又忍不住想買,想到這本書又可能變成我的一次性消費產品,最後還是忍住了,大藝術家的背後,往往都有一位讓他文思泉湧,或者感愛至深的女人,我超喜歡這樣的內容,哈!

這十幾年來,青少年的紙本閱讀又有怎樣的改變? 據我觀察,一樓增加了一兩個漫畫專櫃,雖然也描述小情小愛,然而耽美的比例卻大增,這是以前不曾有過的現象,因為以前看耽美是個禁忌,還會招來異樣的眼光,或許二十年前,同性愛仍然是禁忌的關係..。

至於那些描述對岸鄉情的民國文學已慢慢式微,爾雅洪範九歌,聯合文學等書商都還在

,只是跟以前動輒一個書櫃的書量來說,現在只剩下一兩排了,或許這就是政治文化變遷之後的結果吧,又或許,我們年少時看的書,與我們父母那個年代,又有很大的不同。

二樓的語文專區有許多英日語的口袋小書,我承認我有點戀物,我很喜歡這些口袋書,因為攜帶方便,可是我現在都不年輕了,早已過了跟外國朋友交流的那個年紀,所以...這好像可以作為我不想再精進英日語的藉口,就沒有買,回到家之後發現我想買的日語小工具書原來我早就有了,可見我的記憶也開始泛黃了吧,哈哈。

給你看看我最近拍的台北天空,希望妳喜歡。今天就聊到這。

二宮

raw-image





    185會員
    430內容數
    繪圖與創作..,故事可能是真的,但請別想太多....^^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