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試閱—我居然是神明大人嗎第一集

2024/02/20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楔子 為雪活埋的我遇見了燒焦的飛天

  西元2026年冬末春初,雪域

  據傳聞,雪域山難發生的那一天,整個世界就猶如活生生的煉獄。

  作為少數的倖存者,美里•卡曼戈爾(Misato Kamāngīr)至今仍還記得當時的場景,儘管當時她僅有十歲而已——

  原來和煦的太陽突然間發出令人眼盲的白光,接著整個雪域開始劇烈搖晃,孩子打從懂事以來沒經歷過這種幾乎無法站穩腳步的地震,她只聽著帳內的大人先是一陣毫無秩序的吆喝,沒多久便開始往外頭奔跑,彷彿此處留有什麼可怕的猛獸,非逃離現場不可。

  然而,在這個人命關天的時刻,年幼的美里倒是沒有像大伙一樣你推我,我推你地全往帳外跑去,而是坐在空蕩蕩的地毯上,呆呆地望著帳門外刺眼不已的光景;不過,這並不表示女孩比那些大人還來得有勇敢,之所以沒有跟著大人逃走的原因,一方面是因為帳外充斥著各種令她害怕的聲音,她無法分辨那究竟是雪層融化開始滑動吞沒一切的聲響?還是從森林裡逃竄而出野獸的哀嚎?又或是逃難人們在銀白雪地上的無助吶喊、喘息、哭號?另一方面就是自她一直仰賴,數天前深入聖地的父親至今還未歸來。

  爸爸呢?還留在須彌山(Sumeru)上工作的爸爸呢?為什麼還沒回來呢?

  懵懂的美里當下腦袋裡冒出了多少的無助、疑惑,但卻始終沒有人能回答她的問題;最後,在天搖地動中她踉蹌地扶著帳篷的骨架捱到帳外,恐懼又緊張地望著那早已不再熟悉的景致——在灼眼日光中大量的水氣自雪地騰騰冒起,開始扭曲整個視野,讓她更難以辨識週遭的環境究竟原來為何。

  是煉獄,那根本就是弗栗多(Vṛtra)現界的人間煉獄。

  害怕到腿軟的女孩忍不住跪坐下來,她想起了幼時在父親膝上聽過弗栗多險點把世界(Loka-dhaatu)全部吞噬掉的故事。

  美里對於父親的工作是什麼其實並不是很了解,只知道父親一直都在研究神話。從她牙牙學語開始,只要父親難得有空就會將美里抱到自己的雙膝上,說著那些絢爛綺旎的故事——聽英勇健壯的釋迦提桓因陀羅(Śakra devānām indraḥ)是如何拉開那美麗的銀白大弓,將耀眼的雷箭射向虛無之海,從沸騰的細碎泡沫中激盪出九山八海;聽全知萬能的維瓦斯法特(Vivasvat)多麼地令人驚嘆,一笑萬物生,一息寒氣遍地;聽美麗動人的芙蘿娜(Vouruna)是如何用天生的迷人香氣誘惑維瓦斯法特,與其交媾,誕下最初的人類,以及還有更多難以數計的神話故事,這些百聽不厭的故事滋潤了懵懂女孩的心靈,在美里的心裡,父親懂的神的那麼多事,應該是距離神最近的,一定知道怎麼跟神溝通和打交道。

  然而,當前所發生的種種一切卻否定了自己一直以來所認為的。蜷縮在帳內止步不前的女孩突然發現自己所認識的世界又再一次做了人類難以想像的變化——先前炙熱白織的蒼穹迅速被不知從那冒出的漆黑吞沒,大地旋即陷入了一片無垠無涯的漆黑,而持續的搖晃讓美里更難辨識東南西北,只能繼續依靠著傾斜將沒入雪地的帳篷支架,望著帳外可能藏著父親的那一片黑暗。

  「爸爸?您怎麼還不回來啊……大家都走了,為什麼您還沒回來啊……嗚嗚嗚嗚……」

  明明爸爸是最懂神的,可是為什麼還會發生這種事呢?

  這下美里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恐懼,微溫的淚水隨著激動的情緒自眼眶流下,恐懼的女孩終於抽抽噎噎哭了出來。

  自從母親病逝離開她和父親之後,美里從來沒像這次如此深感恐懼,因為她感覺到帳外可怕的異變場景還會有更糟的發展,不過,就算如此,女孩在恐懼之餘,還是想著如何讓自己先鎮定下來,於是她開始回想父親告訴自己的故事。

  據父親的說法,在很久很久以前,釋迦提桓因陀羅因為拒絕弗栗多共治世界的要求,而惹惱了弗栗多,險點讓弗栗多把整個世界給吞噬;經過一番纏鬥後,最後,因陀羅用一根蘆葦桿作為箭矢射殺了弗栗多,終於解救世界於水深火熱之中。

  因陀羅射殺弗栗多、因陀羅射殺弗栗多……啊!有了!

  突然間,小美里靈光一閃,連忙舉起不知因為冷冽還是害怕顫抖的小子,垂下頭來,闔上雙眼,向著前方的黑暗,深深吸了一口氣來,準備做有生以來最虔誠的禱告。

  畢竟,小孩子心裡也知道自己哪裡都逃不了,與其讓自己繼續陷入這無止盡的恐慌坐以待斃,還不如鼓起勇氣信一回可能會發生的神蹟,哪怕從頭到尾並沒有改變什麼——

  「神啊……不對。」

  好不容易讓徬徨許久的自己定下心來開口講了第一句,美里突然有覺得哪裡似乎有所不妥而停頓了下來。

  神嗎……女孩想到釋迦提桓因陀羅是神,芙蘿娜也是神,維瓦斯法特更是神,單只用「神」這個字似乎太過籠統,對象不夠明確,於是她稍稍思索了幾秒,整理好自己的思緒後才繼續祈禱下去——

  「敬愛的釋迦提桓因陀羅大人啊!我……美里•卡曼戈爾,正在你所居住的須彌山山腰,虔誠地向你祈禱……」

  英勇的因陀羅大人應該就居於前方看似無垠的黑暗之上,美里一邊禱告一邊思索自己究竟該跟神明大人說些什麼才好。

  畢竟,父親是為了接近神才來這裡的,孩子實在想不出來為什麼會遇到這種事?唯一比較可以解釋的應該就是由於一下子太多人跑到須彌山上,驚動了封印在山裡深處的弗栗多,才會生氣跑出來震撼大地、吞噬太日輪;一想到此,警覺不能再猶豫不決的女孩 繼續向看不到的神祇述說:

  「若是因為父親工作的緣故……因為試圖揭開神代神秘,而不小心把大人你好不容易封印的弗栗多放出來的話, 那麼——」

  沒錯,這樣就對了。儘管週遭的嘈雜聲大到感覺隨時會將她所處的地方給掀覆,但不知道為什麼,似乎唸出口的禱告確實讓小美里不再似先前那般恐慌,大概是覺得因陀羅應該有聽進去自己的禱告的緣故吧?

  「就請你把所有的懲罰和詛咒都降在我身上,將那可怕的惡龍給收伏吧!雖然我爸爸他……經常忙於工作讓媽媽離開了我們,但、但他好歹也是為了讓人類持續進步才這樣的啊!所以、所以,」

  話說到此,女孩不禁哽咽了起來。明明她只是無辜被捲入這場天災的人,明明人類進不進步跟自己幸不幸福並沒有直接的關聯,明明女孩所希望的是父親不要花太多時間工作,多一點時間陪她。

  然而,當下虔誠禱告的她沒那麼時間去埋怨一切,無法想像失去父親的恐懼早已佔據了內心深處,女孩別無所求,只是嘗試將凍僵的雙腿打直,扯開喉嚨,試圖提高聲量好讓在自己頭頂之上的神明大人聽清楚自己實在微不足道的請求——

  「釋迦提桓因陀羅大人啊!此刻我誠心誠意地拜託你……請你大發慈悲救救大家,讓世界恢復正常吧——」

  咚喀!

  「好痛!什麼東西啊……」

  話才剛說完,美里突然只聽到空中傳來一陣嗡嗡聲響後,接著額頭就被某個堅硬的東西打出了腫痛感,同時也打斷她與神之間的對話;被中斷禱告的女孩痛到忍不住舉手揉了揉自己發疼的眉心,睜開眼來看看究竟天外飛來一擊的是什麼玩意。

  結果,出乎意美里料之外的是,落在自己膝前,正緩緩沒入濕潤雪地的是一枚深色帶著鈍光的牛角扳指。

​  「咦?這是……?」

  ……牛角扳指?

  女孩好奇地彎下腰將眼前來路不明的牛角扳指給拾起,然後抬起頭來望向遠方始終沒有發生任何變化的陰晦蒼穹。

  莫非這小玩意是從天空掉落下來的嗎?


以上內容均為小說試閱內容,欲知詳細內文,歡迎來到PubuGoogle圖書購買,感謝!

1會員
16內容數
目前這裡暫時堆一些小說存稿,之後有在考慮一些開箱文或是拍攝心得之類的文章。 小說-我居然是神明大人嗎? 日記-隨拍隨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