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是前夫

李英華
發佈於人間有愛 個房間
2024/02/27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 圖: 來自pixta )

( 圖: 來自pixta )

(一)

星期六傍晚,雅蘭在廚房煮飯,她的兒子回家一進門,就到廚房要跟她講話。

「媽媽,我想跟你討論一件事?」兒子說。

雅蘭覺得煩,她在煎魚。

剛剛不小心,從冰箱要拿出鋼杯裏的竹筍,不小心把鋼杯打翻了,杯裏的竹筍全掉到地上,水一下子在地上逃竄,她無助地拿破毛巾吸著水。

「我在煎魚喔 !」雅蘭說。

今天她有些力不從心,她怕無法煎好這條魚。

「你不能聽我一下嗎?」兒子問。

「你把你要說的話line 給我。」

雅蘭不耐煩地向兒子揮著手說。

「我不要用line的,我要跟你說比較清楚。我今天見過我的父親。」兒子不高興地說。

「你見過你的父親?」雅蘭驚叫出來。

她趕緊把瓦斯爐火關掉,她再也顧不了那條魚了。

(二)

「你的父親在你兩歲的時候病死了。」

小學一年級,兒子第一次問起他的父親,她這樣說。

那年兒子剛滿兩歲,她的丈夫有了外遇。

那是個嚴寒的日子,下午她把兒子帶去娘家。傍晚簽完離婚證書,她從婆家拿一條棉被要回娘家。因為離婚証書簽得匆促,娘家來不及為她購買棉被。

當她提著棉被離開婆家,走到馬路沒有幾步遠,她的前夫追上來,說:「把你手上的金戒指還我。」

她把棉被放到地上,用右手去拔左手無名指上的婚戒,花了十秒鐘左右,還是沒辦法拔下來,她的前夫突然伸手,把戒指從她的手指上扯下來。

她痛得叫出聲來,她的前夫竟不吭聲地拿著那個戒指走了。

那一刻她告訴自己: 他已經死了。

此後,她的家人沒人在她的面前提起過她的前夫。

(三)

她的兒子恍神地坐到客廳的沙發上,心裏想著今天下午在咖啡廳和父親見面的經過。他沒有驚喜,那個落魄的老人竟是他的父親,他沒有死。

雅蘭移步到客廳。

「你怎麼知道他不是騙子?你的父親在你兩歲那年就死了。」雅蘭說。

「媽媽,你不要再騙我了,我第一眼看到他,就知道他是我的父親,他看我的眼神....」兒子說。

「我沒有要騙你,是他愛上酒家女,他不要我,也不要你。」雅蘭大聲說。

當她說出「也不要你」這句話,心裏一陣痛,多年來她一直忍耐著不在兒子面前說這話。

「我有問他,為什麼沒來找我,他說你不准他靠近我。他說我讀國小四年級,他有來校門口,看我上下學。」兒子喃喃地說著。

「他說謊,他以前就很會說謊。做生意賠了一堆錢,也不敢承認,還到處跟親友借錢,沒錢還搞上酒家女。敗家子! 畜牲 ! 」雅蘭喊著。

雅蘭把長年積在心中的怨恨,一下子發洩了出來。

她沒有遠大的理想,這輩子她只想有個家,而這個家被她的前夫毀了。

「媽媽,你不要這樣駡他,他是我的父親。我覺得他有點可憐。」兒子哀求著說。

雅蘭坐到兒子身邊,放低聲量問著:「他有跟你要錢嗎?」

「沒有,我們第一次見面,彼此都還是陌生人。」兒子搖著頭說。

「他很快就會跟你要錢了,你不可給他錢,他從沒照顧過你。」

雅蘭說話的聲音又高亢起來,接著她走回廚房繼續做晚餐。

兒子不吭聲地呆坐著,他無力反駁母親,母親是這輩子守護他的人,可是陌生的父親是需要幫助的老人。

晚上,雅蘭和兒子沈默地用著餐。她望著盤中那條燒焦的魚,心裏怨著前夫為什麼要來找她的兒子。

(四)

一個月後的某個中午,雅蘭和她的朋友麗霞,在一家餐廳用餐。她們先從餐台取餐,擺到桌上後,兩人就坐下來,邊用餐邊聊著天。

「麗霞,最近我碰到很麻煩的事,我的前夫來找我兒子了。」雅蘭說。

「怎麼可能? 他不是再婚了嗎? 還有個女兒? 」麗霞驚訝地問。

「他的太太去年走了,女兒嫁人了,不太搭理他。可能經濟也不太好。」雅蘭說。

「他有跟你兒子要錢嗎? 」麗霞好奇地問。

「我也不知道,兒子可能瞞著我給錢,啊 ! 有可能,我問他這件事,他眼睛都不敢看我。」雅蘭疑惑地說。

「我就知道他一定會給錢。」麗霞說。

「你怎麼知道他會給?」雅蘭吃驚地問。

「以前他讀大學的時候...你那時候有說給我聽啦,他在宿舍養了一隻倉鼠,你怕它嚇到室友,你要求他把那隻倉鼠放生。你還記得他怎麼說嗎? 」麗霞問。

「記得啦! 他說那隻倉鼠如果放生了, 它沒有覓食能力,很快就會死。」雅蘭說

「你兒子有不忍人之心,有一副好心腸。」麗霞稱讚著說。

「啊 ! 就是個爛好人啦! 他的父親從沒照顧過他,老了還有臉來要求撫養,真是沒道理! 」雅蘭嘆著氣說。

「你要感謝你的兒子有能力給錢喔! 你就當你兒子捐款給弱勢老人好了,你不是也有捐錢給弱勢兒童嗎? 」

「是啊 ! 已經捐七年了,每次捐完錢,我都感到快樂。」

雅蘭希望她的兒子也能像她一樣。

(五)

晚餐,雅蘭把盛了魚的盤子端到餐桌上,叫著:「兒子來吃飯啦 ! 老媽今天煎的這條魚很漂亮,很香喔 ! 」

她的兒子走過來,看到桌上擺了幾道菜,其中一盤躺了一條魚,金黃色的魚皮特別耀眼,他的母親已經很久沒煎出這麼漂亮的魚了。

他知道母親今天心情很好,就趁機說: 「老媽,我打算每個月給我父親五千元,會不會太多?」

雅蘭在餐桌前坐下來,說: 「你不用耽心,你把每個月要給我的那份,也給他好了。」

在她的眼中,兒子的父親已不再是她的前夫,而是待援的老人。

129會員
56內容數
文學的愛好者,喜愛詩、散文和小說。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