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都中的各種樣貌

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寫在前面:

自從2020年疫情的爆發後,深居簡出的我很久沒有搭火車去外縣市晃晃看看,尤其是到一個相對於鄉下交通和資源發達的城市走走。距離上次搭火車去高雄走走晃晃,翻了一下GOOGLE相簿是2020年十月份了,那是涼爽的秋季日子,和老弟去看傍晚場的重返大螢幕的《星際效應》,滿滿感動的餘韻和配樂空靈感仍舊迴盪在我心頭。



這次為了睽違十年重返高雄的黃色小鴨,隔了三年沒去高雄的我,於是和老弟帶著老媽再度去高雄遊玩。那天早晨涼爽,吃完早餐背著包包後就坐上區間車搭往高雄,很久沒坐火車,看到車上一大早還那麼多的乘客,居然有點社恐,一上車便叫老媽去坐博愛座,自己則趕緊找個靠窗的位子假裝睡去,老弟則是尿急跑去上廁所。當我睡沒幾分鐘醒來時,發現旁邊坐了一個長相貌似很帥氣的男生,但我沒正眼看,只是偷瞄了一下感覺很帥這樣,然後四處尋找老弟的蹤影,才發現他上完廁所後,坐在另一邊老神在在地翹腳滑手機,似乎沒像我這樣有點社恐。


好久沒和陌生人在同一個緊閉空間下,而且還靠我這樣近,覺得有點焦慮緊張,於是我趕緊望向窗外的田野風光,來緩和自己的不安感,當我看著熟悉的鄉村景色在我眼前愉悅地飛過時,便想起以前坐火車通勤的日子,那美好溫暖的回憶頓時湧上心頭,漸漸地這樣緊張焦慮的情緒慢慢緩和下來了。


以前的我都喜歡這樣悠閒地看著窗外的田野風光一路搭到目的地,想起自己以前讀書時,根本就是火車專用戶,高中搭了三年的通勤火車,那時候買的月票到現在還被我好好地收藏在抽屜裡存放著。而讀大學時,又常搭火車回屏東;每次獨自搭火車時,最愛坐在靠窗的位子,買對號座也會跟售票員說,想在靠窗的位子,少女時代時也常常很期待旁邊會不會坐著超級大帥哥,來場像偶像劇那樣浪漫的邂逅。


就在我看著火車從光明的地表漸漸駛入幽暗的地下,表示高雄站快到了,在不打擾他人的情況下,伸了伸懶腰,整理了一下服裝儀容,看了看旁邊的帥氣男子到底長怎樣,才發現「他」是女孩,一個帥氣的女孩!


台鐵列車緩緩到了高雄站後,車上許多乘客和我一樣,紛紛站起來魚貫而走出地離開車廂,踏上月台。這裡的景色跟三年前來高雄車站時,一模一樣,一樣的人潮,一樣擁擠的電扶梯,還有一樣的特殊味道。


熙來攘往的人群中,我們從台鐵搭著往捷運的電梯時,遇到了兩位外國夫妻推著嬰兒車進來一起搭電梯,到捷運站後,讓他們先出去,我則殿後死命按著「開」的按鈕後,隨後趕緊出去,門在我背後悄悄關上。

每次搭電梯時,總會讓我起一段可怕的經歷,那是在讀大學時,校外的宿舍共有五層樓,當時我就住在第五層,那天,和當時的朋友吃完晚餐要一起搭電梯上樓,有幾個不認識的女孩已經進入電梯,我和朋友說了「等等我們一下」,接著用衝地方式跑進電梯,朋友進去後,我要進去時,電梯門突然要關上,就這樣「碰」地很大一聲,把所有人嚇壞,包括我自己。電梯門狠狠撞上我的肩膀和手臂,下意識地不顧痛苦,趕緊跑進電梯中。電梯緩緩向上,一堆女孩站在裡面誰也不說話、誰也不敢看我眼神,死寂一片,我雙臂的疼痛感突然升起。

和朋友走出電梯,當時走廊上只剩下我們兩個時,她說:「她們站門邊的居然沒有幫妳按開的鍵,要是我每次站那邊,一定會一直按著不放,剛剛那一聲,超大聲地嚇死我,妳的身體沒事吧!」

我搖搖頭說沒事,但心裡卻痛得要命,發誓自己以後絕對不要當最後一個進電梯的人,就算要進電梯,也要當一個幫人按電梯門的那個人,要確保大家安全進出電梯,自己則是要最後一個出電梯。後來被電梯門撞上的瘀青,過了好幾個禮拜才消失,但心裡的陰影始終沒消失。


進捷運站後,等了七八分鐘後,按照老弟規劃的路線,搭乘紅線到中央公園站下車,租借附近的youbike騎到旅運中心。這是我第一次騎youbike,體驗一回在高雄騎腳踏車的感受。以往和朋友來高雄或是獨自一人來高雄,我都是搭捷運或公車後,用雙腳步行到目的地,只是這次身旁多了老弟和老媽,可不能帶著老媽用走的,太累了。

高雄中央公園站的蜜柑站長的拍照展示台

高雄中央公園站的蜜柑站長的拍照展示台


在城市騎腳踏車,還是這樣繁忙的大城市,每次跟著人行道的綠燈騎過馬路時,心臟都快跳出來。一直覺得台灣都市的大馬路好不適合騎腳踏車,因為沒有專門給自行車的車道,只有那種比較偏避或者比較鄉村郊外一點的馬路才有特地規劃給自行車在騎。

youbike的坐墊可以隨著身高調高或者調低,不知道是我太矮還是坐墊太高,我調到最低,還是覺有點高,腳還是要稍微墊起腳尖才能採到地;但整體體感是舒適的好坐的,前面還有籃子可以放我的外套和包包那些,覺得很方便。

跟著老弟的手機導航,穿越城市的幾條馬路後,看到被太陽曬到發光的藍色河灣上有很多人在那漫步,轉一個彎,接著終於看到可愛的黃色大鴨鴨在我眼前出現時,興奮之情溢於言表!把租借的車在據點歸還後,就展開看鴨鴨之旅。

當天天氣晴朗的如夏天般,晴空萬里的連一朵白雲都沒有,前幾天還冷得穿上毛衣毛褲呢。真沒想到高雄的天氣比屏東還要炎熱,到處都是穿著短裙短褲的人們,自己卻還穿得像冬天一樣,還差點中暑,趕緊躲在陰影下喝水喝飲料。


在人潮的擁擠的港灣,要找到好的角度拍攝黃色大鴨鴨,又不能拍到陌生人的臉孔,真是一大學問。不過,人們為了美好的畫面和事物,總是會耐著性子的,大家輪流拍攝,也懂得看到他人的鏡頭和手機就會自動閃避。於是,為了橋角度,我就這樣和鴨鴨單獨自拍了好幾分鐘後,就跑去和在陰涼處等待的老弟和老媽會合,老媽還不忘提醒我說記得傳照片給她,她要傳給她的親朋好友看(笑)。

沒想到,避開過年那幾天,還是很多人潮

沒想到,避開過年那幾天,還是很多人潮

另一個角度拍攝的。

另一個角度拍攝的。


*****

一行人,吃完了有點貴的午餐,一路從光榮碼頭上橋後到真愛碼頭,然後走到下面的高流(高雄流行音樂中心),在海音館和高音塔、低音塔逛了一大圈後,有點體力不支的我,就在裡面找個位子坐著休息。體力比我還要好的老媽說她還想去附近的廣場走走逛逛,老弟便陪著她出去,留下我一個人在裡面吹冷氣休息。

休息發呆喝了多口水,接著繼續喝著沒喝完的檸檬牛奶飲料時,這時一位看起來優雅的女士緩緩地朝我方向走來,便用溫柔地語氣對坐在我旁邊的白髮老奶奶說:「媽,妳慢慢吃,不要噎到了,慢慢來不急,如果還想吃什麼,再去買給妳。」說完後,那位優雅的女士緩緩走掉,不知道是去廁所還是買東西呢?

我用餘光偷瞄了老奶奶,是一個看起來有氣質的奶奶,但偏瘦。假裝喝飲料的我,又再次看到優雅的女士走過來,坐在老奶奶的旁邊,溫和地不疾不徐地說:「媽,等下吃完,我們不能待在這太久,因為我還要趕著收衣服煮飯那些呢。」

這時,內心有一些溫馨美好的畫面在我腦海中浮現,一邊喝著飲料,一邊想像,那位優雅女士替親愛的家人洗衣曬衣煮飯的賢慧模樣,對待婆婆如自己的媽媽,老公則像大樹一樣溫柔地保護著一家人。那樣傳統男主外女主內的溫馨樸實的家庭畫面,曾經是我小時候的夢想,當著賢妻良母好好把家中大小事,打理得井然有序的。

從高流內往外拍攝的鴨鴨

從高流內往外拍攝的鴨鴨


當我還在沉浸在幻想中──那曾經的兒時美夢時,耳邊又傳來那位優雅女士的柔和嗓音:「來,我們戴帽子,一人一頂,這是你的,這是我的,等下要是走累了,媽,看你要不要坐輕軌?」接著我就看著她們母女兩人緩緩起身,帶著同樣款式的帽子離開高流了。

我心想,她們是婆媳關係呢?還是母女關係呢?如果用我的性格來猜測的話,是婆媳關係,因為我對自己的親生媽媽,說話都很沒大沒小的,總是調侃她。如果是我面對婆婆或是長輩的話,才會如此必恭必敬地說話;但也不一定,搞不好,有些人就是很有修養又溫柔,不管對自己親生父母還是其他人,都如此溫柔耐心呢;或者說,那位老奶奶自己也是溫柔的人呢,所以晚輩才會如此溫柔地和她互動呢。

這時,老弟和老媽走了進來,大家又休息了一會兒,繼續往外走,在兩隻鴨鴨看了差不多後,我們決定去真愛碼頭搭輕軌,不想再用走路的去看那隻倒頭哉的藝術裝置的鴨鴨了。

超多人排隊拍照,我只能勉強喬這樣的角度拍。

超多人排隊拍照,我只能勉強喬這樣的角度拍。



後來才知道,春節期間搭輕軌不用錢,雖然不用錢,但每幾分鐘來的輕軌車廂上滿滿都是人,擠到有點不舒服,就好像日本人常常搭地鐵時說的沙丁魚列車。也許等到鴨鴨的熱潮過後,輕軌要收費後,就不會這樣擁擠,但這樣的港都城市,交通真的很方便,輕軌幾乎都有停靠在知名的觀光景點,像是夢時代、哈瑪星、駁二、高雄展覽館等等,也可以從哈瑪星或前鎮之心轉搭捷運到其他站點。

好幾年前,年輕的少女我和還未結婚的少女閨密要去夢時代逛街時,都要搭高雄客運,那時在舊高雄火車站一出站,要在高雄公車總站看好時間後,去售票窗口排隊買票完,並在特地的某號站牌等公車來,當時怕排錯站牌,還問了問其他的年輕人,確認無誤後,才安心地跟著其他人一起排隊等公車。

啊,好懷念的泛黃回憶啊!滿滿的青春就被時光給偷偷帶走了,只能在腦海中的相簿回味著。

高雄輕軌的旅運中心站。

高雄輕軌的旅運中心站。



輕軌來到旅運中心站後,到了小朋友最愛的「冬日樂園」,裡面滿滿的親子排隊人潮,看了真可怕,幸好我沒結婚沒孩子,要不然小屁孩看到這個,肯定會想玩,因為我自己就想玩,只是那排隊人潮和烈日的太陽,算了。

吃貨的老弟和老媽說想吃東西後,兩人就跑去攤位市集那找吃的去了,我就開始拍照起來,拍倒頭栽的鴨鴨,拍鴨鴨油桶,拍不同角度的高雄港灣和黃色大鴨。但實在是風太大又太曬了,我又開始體力不支,找個位子坐著發呆看那些鴿子在地上到處覓食。

每次來到一個城市時,我最喜歡的就是坐在路邊觀察路人和各種街景,看著全家老小,推著嬰兒車的、帶寵物的、還有推輪椅的、還有各式各樣的外國人,就知道,這城市是一個友善包容的城市,才會吸引不同形形色色的人來觀光。

鴨鴨鐵桶

鴨鴨鐵桶


看著每個熙來攘往的人群,都會別著那特製又貴得要死的鴨鴨髮夾──在頭髮上、在包包背帶上、在寵物身上、在嬰兒車車上開心地在陽光下晃動著時,就覺得很有趣。而那些小小孩對地上找尋食物的鴿子感到強烈的興趣,用非常逗趣姿態和叫聲追逐著鴿子,人類中似乎只有幼兒型態的孩子對那群不怕生的鴿子感興趣,大人們就默默在旁守護著自己的孩子,深怕自己的孩子在追逐鴿子中出了甚麼差錯。

人總是這樣,在這美好愉悅的氣氛中,就算有任何煩心的事情,總在那氛圍下,被那樣愉悅的氣氛給感染,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往往在人生的低潮時,能帶給我們往前進的動力,正是在這些平凡景色中發現小小的幸福。

就像皮克斯電影《靈魂急轉彎》的「二十二號」靈魂,覺得地球很無聊,他都在「萬物堂」通通體驗過一輪了,陰錯陽差進入喬的身體後,這時才發現原來在地球上那些看似日常的事物,卻是最能觸動他心中的火花。

這時老弟和老媽拿著食物回來,坐在我身邊,一行人愉快地開吃起來。

太陽開始漸漸往西方移動,我們三人逛得差不多、拍得也差不多、吃得也差不多,陽光也曬得差不多、風也吹了差不多,海港的風真是不容小覷的,就這樣一天的港都之行,也差不多要打道回府了。

於是又重新擠進塞滿人的輕軌後,再轉搭一樣塞滿人的捷運,再轉搭台鐵,坐在舒適的椅子上,一整天的體力消耗,人逐漸昏昏沉沉睡去,而火車漸漸地從繁華的都市駛入我可愛的鄉村家鄉了。



把生活中每個有感觸的當下,寫出來並紀念著~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