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別總是撩我-3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隔天,杜平安帶著保溫瓶,隨著蕭景和一起去拍宣傳照。蕭景和在化妝的時候其實是沒杜平安什麼事的,杜平安就安安靜靜的抱著保溫瓶看著蕭景和做造型。

單純用看的還是覺得蕭景和人很不錯,要帥氣有帥氣,要身材有身材,要……杜平安把自己的視線從蕭景和的小腹下方移開,他敢打賭,蕭景和的尺寸絕對不輸那些G片男星!

正當杜平安滿腦子兒童不宜的時候,蕭景和站起來了,杜平安趕緊收斂自己的腦補,跟著走到攝影棚去。

今天蕭景和拍攝的是接下來歌曲要使用的照片,消息還沒對外發布,杜平安也不知道他接下來的單曲叫什麼名字,不過看他又跳又吹風的拍照動作看來,不叫「青春」之類的歌名都浪費了這組照片啊!

蕭景和拍完動感的照片之後,換下嘻哈風格的服裝,改為英國古代貴族的衣服,但沒有戴白色假髮,還是保持著現代的髮型,而現場的道具也換為宮廷風的家具,前後兩個風格差異太大,杜平安不曉得蕭景和的作品到底是什麼樣的歌曲,只覺得有趣——畢竟平常人沒這麼多機會嘗試如此多變的造型。

姑且不論蕭景和本人的個性如何,杜平安覺得他還是很上相的,幾乎不用攝影師的指導,就能自己抓準鏡頭所在位置,露出他最好看的一面;剛才穿著嘻哈服裝的時候就是個叛逆小子,換上貴族服裝後,隨意的坐在沙發上就展現出睥睨眾生的氣場;似乎可以理解為什麼蕭家光靠砸錢就能幫他砸出名氣來了——因為蕭景和有本錢。

「水。」蕭景和拍完這組照片後走向杜平安,杜平安這才從「觀光」的心態回到「助理」,連忙從保溫杯倒了一杯給他,蕭景和只喝了一口就皺眉,杜平安尷尬的抓抓頭:「抱歉我準備的是金桔檸檬,想說對你的喉嚨比較好……」是不是太自作主張了啊?

「太酸了。」雖然今天不是錄音,但有人為了自己的喉嚨著想,蕭景和內心還是有點感動,只是他不喜歡酸的東西,再加上老劉說杜平安內心還是不服他,先對他下個馬威,之後比較好掌控。

蕭景和喝完飲料,又去換衣服,杜平安趕緊尋找飲水機,將保溫瓶的內容物換回溫水,默默地在記事本上面把金桔檸檬槓掉,繼續發呆看著蕭景和拍照。拍著拍著,就差不多到了吃飯時間,杜平安怕自己自作主張又惹得蕭景和不高興,先是問過其他工作人員後才出去買大家的便當,每種口味都買了一個,總有蕭景和喜歡的吧!

路邊有台小貨車在賣西瓜,杜平安覺得口渴,便買了一袋打算待會兒吃,快走回攝影棚的時候,手機響了,是「傀儡」!

呃……這誰?杜平安摸不清應該拿出什麼態度來應對,他小心翼翼的接起電話:「您好?蕭少正在忙,我是他新的助理,您可以叫我小杜。」

「你好,少爺今天拍攝還順利嗎?」是個和氣的男聲,從他對蕭景和的稱呼來看,應該是管家一類的人物吧?怎麼就取了「傀儡」這名稱呢?杜平安暗自搖頭。

「還不錯,應該趕得上下午開會。」杜平安如實回報進度,也不好意思直接問對方是誰,只要小心一點,沒人知道這支手機裡面是怎麼稱呼「傀儡」的。

「好,到時候見。」對方掛了電話,下午就能見到「傀儡」了,杜平安也不急於一時;他提著便當和西瓜,回到攝影棚。雖然是吃飯時間,但攝影棚的人都非常有默契的等到蕭景和換下貴族服裝之後,讓他先選便當,這才各自去吃飯。

看來蕭家的淫威不小啊……輪到杜平安要拿便當的時候才發現蕭景和把他的西瓜拎走了!杜平安很生氣,他決定從公費錢包裡面扣掉那袋西瓜的錢!不對……他把支票換成現金了嗎?

西瓜、雞腿便當……專屬蕭景和的記事本上面多了兩筆,杜平安鬱悶的吃著他最討厭的控肉便當,然後協助其他工作人員收拾垃圾。嗯,蕭景和的便當吃得很乾淨,是個不挑食的小孩。

蕭景和後來又拍了兩組照片:清純男孩,商務精英。杜平安在一旁看得心花怒放:因為他是個同性戀,再加上蕭景和的外型是他的菜,他平常沒有那種機會可以盯著帥哥看,現在正大光明的盯著明星看並不會讓人覺得哪裡奇怪,這對他來說是個不小的福利。

「幫我拍照。」蕭景和穿著最後一套商務精英的西裝走到杜平安休息的椅子旁坐下,杜平安轉頭看了看攝影師,對著蕭景和困惑地眨眼,蕭景和戳戳他放著公務機的口袋:「側拍,放粉絲頁。」

「哦。」杜平安還不太習慣幫別人經營粉絲頁,而當他拿起手機的瞬間,蕭景和摩挲著下巴,看似思考著什麼人生大事一般,杜平安找了個背光的位置,照片內只有蕭景和隱約的輪廓,但又能讓粉絲辨認出是他;杜平安雖然沒拍出「沉思者」的氣勢,但蕭景和人帥,就算那油頭抹了三層,可以直接當黏蠅板用,還是怎麼拍都好看。

「這張?」杜平安拍好之後遞給蕭景和看,蕭景和點點頭,拿起來熟練的用修圖軟體點了幾下之後還給杜平安,「今天來拍照片,期待嗎?」

杜平安愣了一下之後才知道這問句並不是問他,而是要發到粉絲頁上面的內容,他編輯好貼文之後張貼出去,過沒幾秒手機就開始瘋狂震動,提示某某人點了「喜歡」,或是某某人在您的貼文留言,手機放在口袋內,貼著大腿,這樣震動震得杜平安起了不該有的心思,連忙將手機的提示功能關閉,這才鬆了口氣。

蕭景和微微一笑,對於自己的人氣感到十分滿意,也不看留言,逕自走回更衣室,換回原本的衣服,這才帶著杜平安回到公司。




「場地在景葉商場……」見面會的細節杜平安左耳進,右耳出,反正他知道幾點、在哪裡就好了,現場秩序有專門的保全人員,而且聽名字就知道這商場是蕭家底下產業,蕭家人不可能讓他們少爺受到什麼傷害的。說不定見面會有一半是他們自己人來充場面呢?對於蕭景和的人氣,杜平安採懷疑態度,雖然他也是喜歡《跳躍》那首MV的人之一,但杜平安欣賞的角度是蕭景和美好的肉體,並不是音樂,隨便換個有臉蛋、有身材的人來跳舞,杜平安一樣會喜歡他。蕭景和應該也就紅這幾年,騙騙小女生吧?

杜平安不知道他的想法正是網路上黑子們的心聲,他悄悄打了個哈欠,從眾人的對話當中判斷出那位「傀儡」其實是蕭景和的經紀人,名字彷彿和他是兄弟一樣——姓平名順,大家都叫他順哥,只是這名稱還是比不上「少爺」,平順要看蕭景和的臉色行動……好像懂為什麼手機通訊錄裡面用「傀儡」來稱呼他了?杜平安默默地將通訊錄名稱改為「順哥」。

見面會的事項只是走個過場,早就有人安排好了,蕭景和像是董事長一般蓋個章確認就行,什麼都不用管。杜平安以為今天可以收工了,但蕭景和拿起桌上的文件開始看,杜平安知道還有事情要討論,老闆都還沒走呢,他怎麼能走?他默默縮在角落發呆。

蕭景和皺著眉把文件丟在桌上,似乎都不太滿意:「怎麼都是劇本?我不會演戲。」

「接下來要客串席珊珊的MV,只是看看有沒有機會往別的方向發展……」平順擦著汗解釋,「少爺不喜歡的話那我婉拒席珊珊的邀請?」

「不用。」的確好像可以開始考慮走別的路線了?他出道以來一直都是走冷酷叛逆風格,姑姑也在和他討論別的風格的可能性,今天去拍了那麼多組照片的目的就是在此,要讓整個團隊來打造全新的「蕭景和」,他接下來打算出專輯,不可能整張專輯裡面都是舞曲,這就正中了那些抹黑他的人的下懷。

風格什麼的,他無所謂,他只是喜歡受注目的感覺,站在舞台上盡情表現自己,獲得掌聲,他要大家都看著他,這讓他感到很充實……等等,角落的那個人為什麼不看他?蕭景和瞇起眼來盯著杜平安,杜平安感覺到危險的視線,連忙擦掉因為打哈欠擠出來的眼淚,用假到不行的恭維笑容問道:「蕭少要喝水嗎?」

「……」蕭景和沒說話,杜平安尷尬的不知道要不要出去倒水,平順將他打發出去:「小杜你去跟『水晶』訂下午茶。」

「啊,好。」杜平安感激地對平順點點頭,走出會議室。

蕭景和又思考了一會兒,從文件裡面挑出一份:「動畫配音可以考慮,幫我安排相關課程。」

平順點點頭,開始尋找所有他能聯絡的上的配音工作,讓蕭景和感到有點頭痛:「順哥……我只是想嘗試,並不想把配音當作主業。」他知道他星途順遂都是姑姑的安排,他父母不知道是不懂得怎麼關心兒子,還是根本懶得養他,從小到大只要遇到問題,解決方式很簡單粗暴:直接用錢砸。

「能用錢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蕭景和的父母這麼跟他說。生活得有點……太過容易,蕭景和對自己的人生目標感到迷茫,於是他出國留學。在國外的時候他發現他喜歡音樂,也喜歡表演,因為美好的音樂而讓大家關注他,充實了他空虛寂寞的心,他媽媽更是欣慰兒子遺傳到他的音樂細胞——蕭媽媽是學聲樂的。

蕭景和喜歡聽見別人稱讚他,但最近好像又回到原點了:網路上批評他的那些聲音活不過一天,就會全部不見,只留下正面的評論。不用想都知道是姑姑的傑作,這讓蕭景和不知道該不該繼續下去?他想繼續唱歌,繼續跳舞,但蕭家的保護傘又把他困在其中,扼住他的喉嚨,讓他難以呼吸。已經發行了三張叛逆風格的單曲,姑姑還沒感覺到這點嗎?蕭景和又開始感到迷茫了。

扣掉劇本、動畫配音,平順遞到他眼前的是潮牌服飾代言,還有運動飲料、手錶等代言讓他挑選。蕭景和突然覺得很無聊,因為這些東西只要他點頭,他就能獲得機會;就算是阿姆斯壯登陸月球,也需要一些飛行時間,但是對蕭景和來說,他就是直接從月球表面長出來的,連飛行時間都不用,那還有什麼挑戰性?

故意去嘗試自己不擅長的東西,挑戰自我,順便從別的角度來檢視自己……好像是個選項?還有那個一直打哈欠的助理,似乎就是屬於「控制範圍以外」的人?如果能夠打動那個助理,那肯定就是好作品吧?

「叩叩。」敲門聲打斷了蕭景和的思緒,杜平安提著點心進來,發現蕭景和目不轉睛的盯著他看,嚇了一跳。原來蕭景和很餓嗎?跟著蕭景和的這兩天內,杜平安只看到他皺眉,或是不屑的微笑,他還沒辦法很好地透過表情來辨別出蕭景和的情緒,他看了看手錶:下午四點。嗯,四點他就會餓,專屬筆記本上面再添一筆。

「呃,我送點心過來了。」杜平安將剛剛買到的精緻茶點放在蕭景和面前,蕭景和皺眉,杜平安以為自己又要被嫌棄了,不過平順知道這是他在思考的表現,用嘴型要杜平安先回去,但杜平安早就看出平順在蕭景和面前不能作主,只好眨眼看著蕭景和,等著他的指示,不敢擅自離開;蕭景和沉默了好一會兒,才像是發現杜平安存在般,突然抬起頭來:「啊,你還在。」

「……」茶都涼了你才發現我在?剛才就應該聽平順的話早點走的!杜平安反省是不是自己的存在感真的太低了,導致蕭景和根本沒注意到他這個人。

「蕭少有什麼吩咐?」

「沒有了,你先回去吧。」蕭景和腦中突然有很多新專輯的想法,他拿筆唰唰唰的記錄著自己的靈感,平順用手勢叫杜平安一起退出,兩人不敢打擾他,默默地離開會議室。

    1會員
    80內容數
    沒肉吃只好自割大腿肉的作者一枚,主要寫原創BL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