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息遊戲遇到敵國O上將怎麼辦?可是很香1》連續版試閱06(本回與節錄版03相同)

顧玫卿同意與警察合影的舉動很快引起騷動,門外偷聽的人擠進病房大喊「我也要和上將(聯邦的英雄、暴君陛下)合照」,最終演變成一場小型攝影會。

當顧玫卿走出醫院大廳時,路燈已取代陽光,天空與宇宙同樣黝黑,但不見一顆星子,僅在飛機、太空梭等飛行器掠過天際時會閃過微光。

顧玫卿舉手招來無人計程車,坐進車中在下班下課的車陣中泅泳一個多小時,這才回到他所住的公寓。

他用掌紋指紋解鎖關閉近兩個月的家門,看著從玄關、客廳到餐廳的照明一盞一盞亮起,模糊的色塊恢復為熟悉的擺設,肩膀微微放鬆,舉腳跨過門檻。

乳白色的蛋形家務機器人接手顧玫卿的行李箱,他將大衣與軍服外衣也扔給機器人,走到餐廳操作食物合成機,給自己弄了一份羊肉咖哩配烤餅與蜂蜜氣泡水當晚餐。

而幾乎在他端著餐點來到餐桌邊時,眼前彈出巴掌大的投影視窗,告知顧玫卿他的頂頭上司,宇宙軍中央軍的統帥,談諾一級上將發來視訊請求。

除非有緊急事件,否則談諾從不打擾部屬的假期,顧玫卿的放鬆瞬間被警覺吞噬,迅速按下接受鍵。

文字視窗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比前者大上近三倍的視訊視窗,視窗內有一名髮絲灰白但身形厚實的中年男性,他坐在鐵灰色的辦公桌前,但雙眼沒看著顧玫卿,而是嚴肅地盯著左手邊的投影視窗。

這讓顧玫卿心中警鈴大作,立刻出聲問:「統帥,出什麼事了?」

談諾嚇一跳,將頭轉回前方道:「玫卿?我沒想到你這麼快就……你還沒吃晚餐?」

「正在吃。出什麼事了?」

「……」

「統帥?」顧玫卿靠近投影視窗。

談諾張口再閉口,反覆數次才下定決心道:「玫卿,我知道你剛結束兩個月的邊境巡航,此刻一定很想休息,而你也值得一個長假,但是……後天的無蹤者終戰紀念日,你能出席嗎?」

「無蹤者終戰紀念日」是紀念八年前包含地球聯邦在內的銀河系聯軍,在歷經慘烈的傷亡後擊退來自銀河系外的侵略者無蹤者的活動,當年參戰的文明會在決戰日當天派代表前往最終戰場,一同緬懷亡者、提醒生者宇宙潛藏的危險。

顧玫卿做為決戰中負責突襲無蹤者女王部隊之一,也參加過幾回紀念日,不過……

「今年的軍方代表不是早就定好,是第二軍團的蘭開夏上將,與第四軍團的托伊中將嗎?」顧玫卿問。

「的確是,但托伊的家人一個小時前告訴我,他急性腸胃炎送醫。」

「吃壞肚子?」

「正確來說,是嚇壞。」

談諾沉下臉搔頭道:「斯達莫帝國三小時前公布他們今年的出席者,是他們駐地球聯邦的大使,領攝政王頭銜的第一親王,黑格瓦.貢.曜現。」

顧玫卿先是一愣,接著雙眼睜至極限。

如果說顧玫卿是聯邦的英雄,那麼黑格瓦就是銀河的傳奇。

斯達莫帝國是銀河系中唯一能和地球聯邦抗衡的國度,雙方各自佔據了三分之一的星系,擁有類似的語言、同樣的六種性別與情感,差別是地球聯邦的主要族群是人類,斯達莫帝國則是具有動物特徵的獸人。

拜這份同中有異之賜,數百年來地球聯邦和斯達莫帝國時而競爭時而合作,最終迎來關係改變的起點。

起點是一場政變,斯達莫帝國的宰相對皇室發動突襲,近百人的皇族一夕間被屠殺到僅餘兩名生者──太子最年輕的弟弟,與太子剛滿三歲的幼子。

所有人都認為斯達莫帝國要改朝換代了,然而誰也沒想到,十年後九死一生逃出皇宮的太子之弟就重返皇宮,擊敗宰相重掌政權,扶持兄長的遺子坐上帝位。

這位太子之弟便是黑格瓦,不過他會被稱為傳奇不單是因為復國,而是他為了逼地球聯邦與斯達莫就政變後的國土變化做談判,親自帶兵從聯邦邊境出發,僅花二十天就殺到離首都星只有兩光年的地方。

「……托伊的姊姊是死於攝政王的突襲,自己也被打到只剩一口氣,所以心理陰影比誰都大。」

談諾嘆氣,按著額頭疲倦地道:「原本我是想,紀念日上有不少聯邦議員會出席,又會做全星系轉播,那麼只要派出咱們的偶像,就能有效收穫好感,讓軍方下年度的預算漂亮一些,然而……唉。」

「只有蘭上將不夠嗎?他……我記得他上過某種榜單?」顧玫卿偏頭不確定地道。

「有,他是『聯邦最想嫁的Alpha』第三名,論戰功軍中只輸你,然後家室上他是蘭皇集團現任董事長的弟弟,俗話說『鐵打的蘭皇,流水的聯邦主席』對大多數人來說,講到聯邦王子第一時間想到的是他,而不是聯邦主席的兒子。」

「那麼應該……」

「這分量還不夠。」

談諾放下手,沉默片刻才接續道:「我以下說的是不能外傳的情報,聯邦政府有意縮減軍事預算,特別是后式機甲的研發與生產部分。」

「為什麼針對后式機甲?」

「因為后式機甲的駕駛是Omega。」

談諾聲音轉沉,橫著皺紋與刀疤的臉龐滿是苦澀:「政府……正確來說是政府中的衛生健康部認為,雖然后式機甲一機控數機的特性能大幅減輕軍方的人力需求,但也將珍貴的Omega放到前線,直接面從敵軍到宇宙射線的種種威脅,無形中加劇了聯邦內Alpha和Omega出生率下降的問題。」

「不是只有Omega能生育Alpha和Omega。」

「的確不是,Beta也生得出來,但根據衛生健康部的統計資料,Beta生育的Alpha和Omega在數量與等級上都不如Omega。」

談諾雙手交握,臉色變得更嚴峻道:「不過最棘手的不是統計資料,而是他們不打算利用這份資料。」

「什麼意思?」

「如果甩出資料,直接說:『為了獲得更多優秀的Alpha和Omega,我們主張讓Omega離開軍隊回歸社會專心生育。』肯定會被罵翻天。因此他們換了一個說法,主張政府預算不應該獨厚軍中的Omega,而是要將政府資源公平分配給各行各業的Omega。」

「我不覺得軍中的Omega有被特別優待。」顧玫卿蹙眉。

「我的帳本也這麼告訴我,但遺憾的是,就跟我們軍人打仗時會聲東擊西欺敵一樣,政治人物們也會。」

談諾苦笑,再斂起笑容道:「政府有沒有給軍中的Omega優待並不重要,只要民眾如此認為,他們就搶下一半的勝利,本來就佔少數的Omega會分裂成民間派與軍中派,非Omega族群最好的狀態是隔岸觀火鬥,最糟的情況是支持刪減預算。」

「您認為他們可以騙到民眾?」

「成功率挺高的,畢竟對大多數人而言,這是一個除了軍中的Omega外,所有人都會獲益的政策。」

談諾輕敲桌面道:「且聯邦在歷經與無蹤者的大戰後,本來就需要繁衍與建設,所以一些明白人恐怕也會抱著犧牲軍方Omega,換取聯邦整體發展的心思閉口不言。」

顧玫卿拉平嘴角,想起剛結束的邊境巡航。

在遠離首都星與中央星區的暗處,宇宙海盜、黑幫和走私團成群結隊,資源衛星中不只有資源,還有濺著鮮血和哀號的地下市場。

他放在桌面上的手收緊,嚴肅地道:「聯邦沒有平和到可以削減軍備。」

「中央的大人物不知道,他們只知道今年是無蹤者終戰第八年,和斯達莫帝國締結和平條約的第十三年。」

談諾目光轉銳道:「所以我們必須提醒大眾,和平不會隨時間累積而深化,而是靠眾多人的血汗、生命與守衛才得以延續。」

「我該做什麼?」

「作為軍方代表之一,出席無蹤者終戰紀念日。」

談諾淺笑道:「老實說,雖然攝政王殿下的出席嚇壞了托伊,讓我無法利用他這個『被軍務耽誤的娃衣設計師』來刷大眾好感,但也會直接讓民眾、官員想起殿下的壯舉。」

「壯舉……您是說單憑一隻部隊,就突進到首都星外圍?」

「沒錯!而我則要提醒大眾另一件事──」

談諾手指視窗外的顧玫卿,得意更自豪地道:「擋下帝國傳奇的,是駕駛后式機甲的聯邦軍Omega軍官。」

顧玫卿眨了眨眼,耳稍微微轉紅,別開眼不自在地道:「那不是我的功勞,他一路急行軍早就消耗過度,我只是打出最後一擊。」

「贏了就是贏了,你不用客氣。」

「我沒有客氣,當時……」

「你當時贏了。」

談諾笑著打斷顧玫卿,再收斂笑容認真地道:「而我需要你再替聯邦贏一回,你願意出席終戰紀念日嗎?」

「請將集合地點和時間發給我。」

顧玫卿毫無遲疑地回答,不過下一秒灰瞳就籠上不安,下意識低頭道:「但我和蘭上將、托伊中將不同,不擅長交際……我會謹言慎行。」

「放心,你出席就夠了,社交活動交給我和開夏。」

談諾拍胸承諾,瞄了視窗右下方的電子鐘一眼道:「時間……雖然還稱不上晚,但也差不多過晚餐時間,我就不打擾你吃飯,邀請函我發到你的信箱,明天下午兩點,翠嵐港第三後船室見。晚安!」

4會員
44內容數
M.貓子的沙龍,基本上拿來放小說、工商宣傳和不定期掉落的碎碎念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