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3.10 –初賽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你們練習都這麼晚啊?」我跟他走出校門。

「差不多。」他肩扛籃球網和書包。

「這樣你來的及記錄他們嗎?」

他佻眉看向我,「怎麼不能?」

我被語堵,「好吧,能進行就好。選手的事說了嗎?」

「還沒。」

  兩人沉靜了一會兒,走在沒有街燈的小徑上,我放鬆的仰望天空,在他身邊能安心的呼吸空氣,挺好的。

「雖然問急了,有感覺他的動向嗎?」『體育老師的。』

「嗯,意外滿規律的。」『週一到週三下午四點到五點是固定選手訓練,五點後到六點他會找非選手的人私訓,大約七點又會回來學校到晚上快九點。』

『週四到週五呢?』

他聳肩,『選手訓練會排在早上,其它時間他不一定在學校固定地方,有時候會提早離開學校。』我看是偷學生私人物去郵局賣了。

『嗯,你真棒,這樣就下一步吧。』

他忽然沉默許久,我停下回看他,他抬起請求的紅眼,『這次也沒獎勵嗎?』

『呃!』心臟中一槍,我壓著怦跳的胸口,對狗狗乞討眼神毫無抵抗力,我抿著嘴靠近他。

「下來一點啦......」

他眨眼彎下身,我小心輕吻他微熱的臉頰,害臊看臉上留下的唇印,「好了......」

他張大雙眼,修長的指腹撫過吻痕,看指尖留下我唇瓣的顏色,瞬間臉躁紅了張闔嘴,「啊......」吞口水傻臉又靠近喃喃,「可以再一次嗎?」

我閉眼抿唇,耳朵酥麻不已,捧著他的下巴吻向另一邊,克制自己微微的顫抖,微蹙眉瞪他,「可以了吧?」

他闔眼一臉享受,用力點頭,「真的好香,好想吃妳。」

我猛然用力拍他胸口,「回去記得洗掉,知道嘛!」快步奔回宿舍。

跑沒多遠我回看杵在原地的他,正撫媚的舔舐沾上口紅的指尖。我的媽呀!晚上我還睡得著嗎?

 

  坐上電梯我搧著臉,畫面遲遲不肯扇去,叮!門一開就對上木髮女,她馬上狐疑地打量我,感謝她的出現讓我滅火,我嘴角一勾避開她的視線走到洗衣間,把今天穿過的儀隊服拿出來清洗,明天就能乾了吧?我看著天空的星雲動向聞風氣偏乾,明天早上不會下雨,又看向更遠處的天際線,色澤一致,看來明天是晴天。娜娜米拿著要洗的衣服走來,

小奈也在洗衣服啊?」我看她抱著成堆的衣服,我指著空的洗衣機說,

「這個沒人用。」她欣喜地把衣服放進去,一人就快把衣服擺滿了。

「還可以再放些,小奈有要洗的嗎?」我想想最近都手洗,頂多就身上這套制服,

「可能要等我洗完澡喔?還是妳要先洗,或是問她。」

「啊,我去問問。」拿走回房間。

  我在大型的洗手台小心搓洗儀隊服,順便檢查流蘇等配件牢不牢固,一個不耐煩的聲音傳入耳,

「嗤,妳還在啊?」我抬頭看木髮女,淺笑回應,

「對啊。」

  她把衣服放進快滿的洗衣機,拿起洗衣精倒入,淡淡的檸檬味飄來,闔上蓋子操作機器。我轉開水龍頭細心的按壓衣布讓肥皂水流出,背對的她出聲,

「妳不爽我就直說。」

我仍微笑佻高眉,「哪裡?」

「哈!」她不滿的出氣,「假惺惺的一直笑有趣嗎?把人當猴子耍還真惡趣味!」

  我把衣服放在洗衣板上壓乾水份,抽出我掛在曬衣架的浴巾把衣服捲起來輕壓放在一旁,轉過身靠在洗手台,她正背對我叉著腰,我輕笑,

「我不討厭妳啊,妳誤會我了嗎?」我平靜的說。

她轉過頭看我神情自若不解的整個轉面向我,「妳都笑我這麼明顯了?」

我理解後,「我不是在笑妳,是被那古怪的寵物逗笑了。」

她訝異的思考片刻,抬起頭拼湊回憶,「那在操場上妳還對我笑?」

我聳肩莞爾,「我們是儀隊誒,當然要笑啊,肌肉又不是說放就放。況且我那時才剛跟學姊們道別。」

她擰下巴醒悟的張大眼,我忽然靠近她的臉嘴角一勾,「再說,妳這麼漂亮,我實在不覺得妳有什麼理由討厭我。」

她倏然臉紅,支支吾吾,「什、什麼啊妳!」她慌張地逃開大喊,「搞什麼鬼!」

  我揚眉輕吹口哨,滿意地站起身子。好啦,這樣她就不會來鬧我了吧?這時間靠近我不是好時機,我繼續把浴巾跟衣服分離,把它們都掛上曬衣架。

  手撐靠在窗口吹著夜裡的涼風,心臟與靈核相較剛來村莊時虛弱不少,雙腳和現世的情況一致了,有點惋惜也很快接受,擁有一小段健康的時間也足夠,我很珍惜了_

 

  隔天,同寢室的她們已經趕著去學校,我坐在鏡前看嘴上的血痂變深,今天唇色要上重一點,右邊輕落床鋪的聲音吸引我目光,瞬化成植稻的他驕傲地抬起臉頰,我驚愕的看他臉頰明顯昨天的唇印,

「你-!」一激動口紅畫出唇,我腦羞的拿著一條布朝他逼近,他笑盈盈地站起身躲過我一抓,「幹嘛啦!擦掉!」我突然意識這樓可能還有其他同學,

『你給我過來!』我氣鼓鼓的站在他前方。

『這樣挺好的啊。』他邪媚的彎起嘴角。

我臉頰躁熱,『過來!被看到怎麼辦,變回去!』

他看我快動真格,嘟囔的變回龍寶,安分的落在娜娜米床上,我立刻捧起牠的臉擦拭乾淨,牠微皺臉張開一眼,『主人今天也很香。』

『啊-!閉嘴!』我擦得更用力。

牠被擦的掙扎著,我確認乾淨後呼出氣,牠小聲說,『您不擦嗎?』

我想起自己畫歪的口紅,回到位置上坐著,啊......好慘,要重畫了。我抿著卸妝棉小心擦拭傷口,

『主人為何要畫那?』牠的位置剛好看不到我的傷口。

『口紅放著也是放著,拿來玩玩。』

『喔,』牠的頭伏在床上,『我不太希望主人這樣被別人看。』

嗯?我故作鄭定的抹好唇妝才看向牠,『我不會常化妝啦。』

牠明亮的注視我唇片刻,『您說的下一步是什麼?』,甩動尾巴。

『今天下午我們去把最後的攝影機找出來。』

『攝影機?』牠問。啊糟,我沒提過嗎?『不是都知道了嗎?您給我過學校攝影機位置。』

『呃......』直接說是私人攝影機牠會爆氣吧,『學校好像......有安裝新的,對,所以我想確保看看。』

『喔。』牠揚起翅膀,『那我先去晨練了。』

『好,』我扶著後頸,『體育老師給你的鑰匙下課會留給你嗎?』

牠思考半晌,『今天應該會。怎麼了?』

『新的攝影機好像在那,想跟你借。』我傻笑著。

『好,我先走了!』牠迅速飛出,我收起揮動的手,牠還挺準時的嘛。

  我撇看鏡中的自己,紅龜粿般霧色朱唇感覺甜甜的,油然些不好意思挽起頭髮,把黑色斗篷雨衣收進書包,還有白色儀隊服裝進牛皮紙袋。

  到校打開鞋櫃擁出的紙張掉落地板,我振愣了會兒,把每張紙條與信封快速看過,沒有對決信,清一色都空白的面積居多,我翻著信封的正反面,也都空白?確定沒塞錯信箱嗎?

  都放進書包後巧遇儀隊學姊,把衣服交給鳶華姊後拿待要廣播的紙本,

【各位同學早安,今日十點將進行運動會初賽,請有參賽的同學到操場集合,再重複一次......下午兩點,請各班選手代表前來室內體育館領取賽服,再重複一次......開幕儀式人員到教務處領取相關資料,報告完畢。】

  我關上廣播器,檢閱收到的信紙,這房間只有我可以安心的看。有些連提筆人名字都不寫,就當單純告白信。有寫名希望進一步的沒約時間,回個紙條到鞋櫃就好。最後要求見面的兩封,地點還約一樣,怎麼不再巧一點連時間都一致,好方便全拒絕。

  我起身到隔壁房察看校內攝影機,胖體育老師正在走廊上,若能學會遠距殺人就好了,但代價應該不小......唉,要修行又不能走火入魔真他媽難_

  十點,大家頂著太陽唉聲唉氣到操場集合,我看到娜娜米神情緊張出場,高職畢業後我對運動會毫無興趣,不用參賽的我仍穿著制服慵懶坐在陰涼處,我輕捏隱隱作痛的膝蓋,司令台的老師舉著麥克風說,

〔接下來進行兩人三腳,請各班代表出列!

  娜娜米和比她高些的女同學綁上腳帶,並肩箭步預備,瘦體育老師拿著紅旗口持哨子,嗶!隨旗一揮奔馳的腳步快速超過眼前,踏踏的腳步聲令我的膝蓋更痛了,神色黯然的看他們跑到終點,有歡呼的也有唉嘆的......

  看我們班選手雀躍的奔回,絲絲羨慕,現世我最後參賽項目是科上的兩人三腳,那時候後我忍著包紮的腳與同學們得到第一名,是獲勝了,我的腳板也為此惡化而不能再跑。我笑著迎接開心歸來的同學們。因為我知道,那時就算放棄,我也一樣抵不住骨頭的衰敗、身體的惡化,不如再帶點傷贏得一個回憶。

「妳們好棒啊!」我對她們說,她們燦笑回應,

「我們要拿冠軍!」我欣慰笑著_

 

  接下來無緣的體育項目引不起觀看共鳴,我拿起筆記本寫畫著,突然好奇如果我和阿薩克沒來到這裡,現在的場面是什麼樣子?拿球棒互K的老大競賽嗎?還是女人們選獅王隊的日子?

  哈,有點好奇誒?我草草畫著示意圖,搖搖頭,木已成舟,後面有的是計劃要處理。

  每當抬頭場上都有不同人對我招手,這些不認識的傢伙是誰?除了籃球隊的人還算有印象,金毛學長開賽前就朝遠方的這裡用力招手,不意外很多人歡呼著,我簡單回應一揮。

  接近中午預賽都結束,我伸起懶腰扭一下脖子,之後晉級賽就看班級要不要觀賽,我們班啦啦隊的女生擁上我一起前往食堂,她們興奮的討論剛才帥氣的男生還有下午快拿到的表演服,我留意到其中一個女孩神情不太一樣,但食堂人太多大家擠著吃飯我逮不機會詢問。

  累壞的大家午休時間都趴睡著,一股微妙的看護感,我看快到約見時間打了聲哈欠到指地點。這孩子真不會挑告白時間_

  咖啡色波浪大捲髮的女生怯怯地站在那,她抿唇盯著自己華麗的彩繪長指甲,長而濃的假睫毛像毛毛蟲貼在她的眼皮上,刻意畫大的下眼線與脖子不同膚色的臉頰,我微嘟唇輕喚還沒注意到我的她。

「嗨。」我雙手擺後柺頭說。

「呃啊!」她嚇的指甲如揮舞的獸爪,我迅速地避開莞爾看她,她驚慌雙手握實,「抱、抱歉!」

「沒關係。」微風將黑色的髮絲帶些到面前,我勾起挽在耳後,「今天預賽很有趣吧。」

她愣了半晌,才驚回,「是,很有趣!那個,謝謝妳赴約......

「沒事,不要緊。倒是妳找我有什麼事?」

她通紅臉垂首,搬弄著指甲片,「我......我喜歡妳......妳廣播的聲音,很好聽......」聲音越來越小。

我眨了眼,她猛然抬頭說,「抱歉!讓妳覺得噁心了嗎?」她眼眶帶淚。

我微笑,「不會啊,我不討厭女生。」她神情放鬆下來,「只是我要跟妳道謝跟道歉。」

她落寞的低頭,彷彿等我的宣判,我輕軟說,「謝謝妳,還有很抱歉,我現在想專心讀書。」

她點點頭,我接說,「早上也累了吧?回去休息吧。」

  我回身朝原路返回,如果琪婭還在,我敢跟她告白嗎......如果她還在,在運動會上以什麼姿態活躍呢?我闔上眼感受拂過眼睫毛的騷動,那時候她看著我抹上胭脂的嘴唇說,

〈妳的嘴唇好水潤,好像水果呀。〉

  那時盪漾著心朝她靠近一步,不禁說出

〈想嚐嚐嗎?〉

  我張開的視界沒有她的影子了,我抿了唇,她的氣味不再,那時的她也同氣息般消逝,留我在原地。

  我含苦微笑,那時若再前進點,她不會拒絕......也不會接受我。這樣的距離一直都沒有變過_

33會員
113內容數
成為一位靈活穿梭的時空者前寫下的日記,吟唱著關於靈修者在與各物種間。(*小說通常都會有筆者的親身經歷編寫,有些美化或虛幻,請勿上升到真人真世界。) 還有跟自己的喃喃細語,喜歡或吸引你的話,偶爾來喝茶坐坐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